林如文: 一名脫北者的逃難經歷

人氣 110

【大紀元2012年11月02日訊】北韓,這個在我的眼裡似乎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度,雖近在咫尺,卻又感覺那麼的遙不可及。然而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一名來自北韓的脫北者,她向我講述了自己死裡逃生的經歷,讓我知道了在這個世界上因為專制獨裁還產生了這樣一個弱勢的群體。

剛認識她時,她還不到30歲,有些黃瘦,但很漂亮,還紋了一個有點硬朗的眼眉。她告訴我那是在北韓紋的,北韓紋眉跟韓國是不一樣的。韓國式的紋眉柔柔的很自然,但是北韓式紋眉陡峭冷酷的眉頭,讓人感覺帶著那個國家的冷冷氣息。

她在北韓的軍隊當了7年的兵。據說北韓的女子被選定當兵後,都要服7年的兵役。每頓吃的米飯是做了尖但遠遠不夠一碗的飯。就這樣忍饑挨餓地服完了漫漫兵役。可是回到家才知道自己的父親已經去世了。雖然家裏當時捎去了信,但是軍隊壓著沒有告訴她。看著自己滿身是病的母親,面對父親的遺像,她滿腔的悲憤,對那個國家徹底失去了信心。這也促使她下了逃出北韓的決心。

從小就在鴨綠江邊長大的她對邊界的地形十分瞭解,北韓跟中國交界的那條河有的地方相離非常近。兩個國家的人一起在河邊洗衣服,對面就可以聊天。趁著這樣的機會,她冒著被射殺的危險,連夜逃到了中國。

在中國,這樣的朝鮮女子很多,因此也就出現了很多專門接觸她們來掙錢的人。為了生存,她們甘願被人販子販賣,當時平均每人可賣到人民幣5,000塊。她也被人販子賣到了中國北方的一個農村,給一個40多歲的光棍男人做老婆。

但是中國落後農村又髒又亂的生活讓她無法忍受,飲食不合胃口,話語也無法溝通。最重要的是,中國對向她這樣的人是不給予保護的,即使是生了孩子,也不給身份證。如果有人舉報的話,不管你呆了多少年,也一樣被遣返回去。但是遣返回去就意味著被判了死刑,北韓會按叛國罪處理,連自己的父母兄弟都要受牽連。這樣的不安生活時時在折磨著她。

幸運的是,這家的婆婆對她還不錯。每天讓她一起去山上撿蘑菇,撿回來蘑菇到市場上賣,賣了錢歸她管。就這樣過了大概一年多。有一天,時刻冒著被抓的危險而無法繼續安心生活的她,有一天終於帶著賣蘑菇掙的大約1萬多元錢遺憾的逃了出來。

據她說,中國的韓國大使館他們是進不去的,因為進之前要經過中國警察的身份檢查。那就等於自投羅網。於是她找到了專門把北韓人往韓國送的中間人,交上錢,跟一群北韓人輾轉來到了雲南邊境。在那裏,每天就是砍木頭做木筏。這樣一段時間後,他們造出了一個木筏。中介人帶他們來到一條河上,把他們放到木筏上就走了。

木筏隨著湍急的河水漂流而下。在經過一個鱷魚灣的時候,有兩個人不小心掉到河裡無辜的餵了鱷魚。剩下的人無奈的在極度的恐懼中繼續漂流。當漂到泰國時,終於到了他們的目的地。

泰國的非法滯留者,只要交罰金就可以繼續呆下去。於是他們就交上罰款,找到了韓國的大使館。韓國大使館收留了他們,並將他們帶到了韓國。

韓國政府為了讓他們更快的適應韓國社會,把他們分到一些善良的家庭去體驗生活。在這過程中,她遇到了好心的韓國人,認她做女兒,並送給她許多生活必需品。韓國政府又分給他們房子,幫忙安排工作,直至生活的一切都穩定下來。歷經種種艱辛的她終於結束了自己的漂泊生活。後來遇到一名善良的男人,跟他結了婚。現在的她已經過上了幸福安定的生活。

與她聊天時,每當談到中國的時候,我都能感受到她對中共的一種隱隱的怨恨。我很能理解她的心情,因為如果不是中共的種種的不人道政策,也許她根本就不需要經歷如此多的磨難。

然而最讓我想不明白的是為甚麼中共對已經跟中國人成家的北韓人,也不給予身份保護。因為這最終受害的不僅僅是北韓無辜的難民,還有那些時時面臨著妻離子散的中國人,和那些年幼的孩子們……他們受到的傷害誰負責?又是誰之罪呢?

相關新聞
北韓婦女:在中國被當成牲畜買賣
脫北者或躋身韓國國會 創先河
國際壓力下北京暫停遣返脫北者
營救脫北者獲罪 四名韓國人在中國被捕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以色列精準擊殺哈馬斯高官 北京急?
【遠見快評】巴以衝突誰設局?新式戰爭警示台海
【拍案驚奇】台染疫驟增 以色列妙計重創哈馬斯
【秦鵬直播】疫情再起 官員甩鍋 李克強洩底?
【時事縱橫】亞洲多地疫情告急 陸爆千萬男光棍
【直播預告】國會聽證:中共種族滅絕及冬奧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