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中劍:永生之門

人氣 144

【大紀元2012年05月29日訊】聖彼得大教堂是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傑作,也是基督教的聖地之一和梵蒂岡教皇的宮殿,它那舉世聞名的巨大穹頂構成了羅馬的天際線,成了這座「永恆之城」的標誌。氣勢宏偉的聖彼得大教堂及其廣場也是許多電影的拍攝取景地。這座可容納六萬多人的大教堂每年迎來眾多的宗教朝聖者與觀光客,是羅馬最熱門的觀光景點之一。細心的遊客會發現,這一宗教聖地隨處可見「鑰匙」的標誌,不僅教堂內部多見「鑰匙」圖案的裝飾,就連聖彼得大教堂及其廣場,在空中俯瞰就是構成一把鑰匙的形狀。這座教堂的命名者聖彼得的雕塑與畫像也多是以手持鑰匙的形象出現。

為何聖彼得大教堂與鑰匙有如此深厚的不解之緣呢?相傳基督耶穌將象徵著天上與地上一切權柄的兩把鑰匙給了他的首徒彼得。據《聖經》記載,耶穌對彼得說:「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

耶穌還說,「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立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彼得原名西門,彼得是磐石的意思,這是耶穌給他起的名字。天主教奉彼得為首位教皇,據說聖彼得大教堂就是建在彼得的遺骨之上,所以歷代教皇也都以彼得的繼承者自居。從宗教法理上說,教皇在天上與地上的一切權力都來自於基督耶穌賜予彼得的權柄,而這天上與地上的一切權柄又是以天國的鑰匙為標誌的,所以教皇的徽章,也就是梵蒂岡的國徽中就有兩把鑰匙,分別象徵天上與地上的權柄。天國的鑰匙也就成了彼得身份的標誌。

兩千年來,西方世界一直等待著,等待著耶穌再來,等待著彼得手中的鑰匙打開通向天國的大門,等待著與眾聖徒一起進入天國。在漫長的等待中,歷史變成了傳說,傳說變成了神話,而神話又被科學所否定,被打入人心的冷宮,隨著時光的流逝而冷卻,褪色。

信仰雖隨著時光而褪色,傳統卻作為習慣而保留。美國的基督徒們等待著耶穌再來。至於耶穌究竟何時會來,介時他將以何種面目出現,彼得又將如何運用天國的鑰匙,這對所有的基督徒來說都是難以解開的謎團,也是西方世界兩千年來最大的迷。

如果耶穌再來時,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就是耶穌,所有的人都看到彼得手中那天國的鑰匙,那門就是寬的,路就是大的。可是在《聖經》中,耶穌卻鄭重告誡自己的信徒:「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耶穌還說:「你們要努力進窄門。我告訴你們: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

西方一直有千禧年之說,傳說中耶穌將再次降臨,並做一千年的王。世人以2000年為千禧年,可是那一年耶穌並沒有現身。然而在此之前不久的1999年7月,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中預言的「恐怖大王從天而降」卻如期而至。中共開動全部的專制國家機器,以傾國之力對一個名為「法輪功」的修煉團體發動殘酷而又血腥的迫害。隨著這場已持續了十三年的信仰迫害的驚人內幕被陸續曝光,越來越多的西方人發現,這與當年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迫害沒甚麼不同。眾多的法輪功學員所承受的苦難,以及他們在苦難中對真善忍這種信仰的堅定也與當初那些基督教的聖徒沒甚麼兩樣。

然而在中共流氓的謊言抹黑與暴力打壓下,能夠明白真相的人,能夠進耶穌早就指給他們的那扇窄門的人又有多少?包括很多宗教中的人,已經不能用那些宗教當初善良、理性、明智的眼光來看待問題了,甚至不少人還在中共的宗教特務,中共在宗教界的代理人的迷惑和煽動下是非不分,善惡混淆,用被變異和扭曲了的狹隘宗派觀念看待法輪功,看待法輪功修煉者所受到的非人的迫害,不敢也不願面對真相。那麼這樣的人,他們進的究竟是哪一扇門?

各個宗教的教義雖然不同,然而人類卻有著共同的普世價值。正教的教義也必定是與人類的普世價值相容的。同樣,各種宗教,各種修煉法門通向永生之門的道路雖然千差萬別,然而殊途同歸,最終都是指向真、善、忍。

佛教中講,入我佛門者皆善。耶穌說,信我就能上天國。有許多人就認為自己在宗教中皈依了就等於入了佛門了,受洗禮了就等於入了耶穌的門了,真的是這樣嗎?不善者難道在形式上皈依了就入了佛門嗎?不照耶穌所說的去做,光在形式上受洗禮了就能說是信耶穌嗎?耶穌能承認嗎?一切宗教形式都是有為法,都如夢幻泡影,神佛只承認人心。心不入門,永遠是門外漢。再多,再昂貴的形式又有何用?

神佛真正要的不是寺廟、教堂,不是供養,不是香火錢,而是人那顆向善的心。只要這顆心真正入了佛門,就是這一法門的人,其他宗教和修煉法門也是一樣。進了佛門,相當於進了佛的世界範圍,當然佛就要管了。雖然人剛入門時可能是位於最低處,可卻是與整個龐大無比的十方世界相連,相通的。

佛家講「法輪常轉」。一旦入了永生之門,這個人就相當於進入法輪之中了,從此只要隨著法輪而轉,自然就不斷在法輪中被淨化,昇華,最終被同化,成為永恆常轉之法輪的一部份,當然也就隨之成就了金剛不壞之體,得到永生了。

不過即使入了永生之門,如果放不下常人的執著,不能隨著法輪而轉,就會產生擰勁的問題。倘若執著遲遲放不下,自己也會越來越難過,甚至難以留在此門中。而人最難放下的就是自己的執著,最不願放棄的也是自己的執著。難怪耶穌說:「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許多人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苦苦等待了億萬年,就是等待這永生之門的開啟。然而當此門開時,很多人卻還認識不到。法輪大法洪傳二十年,永生之門也開啟了二十年,然而卻不會永遠開著。門內門外,看似近在咫尺,其實何止是天壤之別。最可惜的就是那些已經入了永生之門,卻認識不到,被忽悠出去的人。當永生之門關閉的時候,最痛悔莫及的就是這些人。

傳說當眾神創造我們這個世界的時候也同時造了一把天國之門的鑰匙,可是眾神卻不肯輕易讓人得到這把鑰匙,於是他們就商量把這鑰匙藏在何處為好。有的神說放在高山之巔,有的神說放在海洋之底,也有的神說放到月亮上去,不過最後眾神還是決定把這進入天國之門的鑰匙放在每個人的心裏,因為他們看到人總是向外無度的追求,卻很難回過頭來向內心去找。

良知和勇氣,這就是打開心鎖,走向永生之門的兩把鑰匙。這兩把鑰匙其實就藏在每個人的心裏。說耶穌把天國的鑰匙給了彼得,那可能也就是讓他給世人指出藏在他們心裏的良知和勇氣這兩把通向永生之門的,最珍貴的鑰匙而已。

相關新聞
建築師:信仰強大而堅不可摧
遠洋船長:信仰自由是人類的共識
銀行部門副總裁:我們都會有信仰自由
陳美琴:堅持信仰 維護人權一致澳洲政府和社會公開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