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天辰:德國大水到底誰讓誰蒙羞

黃天辰

【大紀元2013年06月17日訊】5月底開始,洪水在中歐肆虐,水位上漲迅猛,給不少國家帶來巨大損失。德國多瑙河、易北河岸災情最為嚴重。總理默克爾、總統高克、重災區巴伐利亞州長和薩克森州長等都在第一時間抵達災區。國防軍、警察、技術人員迅速被派到第一線,還有數萬自願者加入抗洪。默克爾馬上宣佈,撥款一億歐元用於緊急救援。

兩週後汛情已基本穩定,聯邦政府通過決議,成立一個基金會,與各州一起立即為災區提供「足夠的、適當的」救濟金。默克爾與各州長會晤後達成協議,聯邦與各州共同分擔,救濟基金有可能達80億歐元。

從發大水開始,德國各媒體就開足馬力報導各地災情,分析受災原因,採訪政要、專家和受災民眾。大水啟動了全社會的探討和反思,為甚麼人們總是抱著僥倖心理,為甚麼事先不做更多防護,為甚麼防洪規劃中有的項目要拖上10-15年才得到批准等。例如,2002年世紀洪水後,薩克森州就決定整治堤壩,到目前為止,350項築壩措施當中只完成1/4。其它項目或因居民抗議擱淺,或因審批道路漫長還沒批下來。

對此,一些政治家也紛紛表態,例如薩克森州長蒂利希認為應加速目前防洪建築項目的批准,限制上訴的期限,縮小審計選項。與他持相同看法的政治家大有人在,不少人表示,大水退後在幾週之內,就必須採取行動。此外,在大型項目中,公民參與的比重應該佔多少,當個人利益和公眾利益衝突時應如何應對,是否因為少部份居民抗議就要耽擱整個項目,也是公眾集中探討的一個焦點。

不少在德華人表示,此次大洪水,德國充分展示了民主國家面對災難和「人命關天」大事,如何高效救災、媒體如何報導和公民如何參政,令人驚嘆和佩服。當然,也有人並不這麼看。

6月13日,光明日報駐柏林記者柴野發表《德國大洪水讓西方體制蒙羞》文章,說:「德國東部小城格利馬斯市曾在2002年那場洪水中被淹沒,當年的水毀迄今還未修復,此次該城再遭滅頂之災。表面上看西方「民主」 機制尊重民意,實際上是政府放棄自己的責任,在利益博弈中相互推諉和扯皮,最終貽害的是所有百姓。」

剛得知有這麼篇文章時,筆者覺得不可思議,一位朋友更是問道,中國政府救災不利的時候,光明日報哪裏去了?怎麼人家德國政治家自己在報紙上反省以前做的事情,人家德國媒體行使監督政府的權利和義務的時候,光明日報倒出來煽風點火了?

遠的不說,單看去年7月21日北京大暴雨中共當局的表現,就足以說明一切。

北京特大暴雨造成的傷亡和破壞,是天災也是人禍。僅2小時的暴雨不僅衝垮豆腐渣工程,而且也充分暴露了中共對百姓生命財產的漠視。災害發生後,中共九常委集體「失蹤」,沉默兩天。北京當局不僅不為抗災不力道歉,反而刻意掩蓋傷亡真相、封殺媒體對於災情的真實報導,還厚顏呼籲民間捐錢賑災,此舉激起民憤「捐你妹!」。

有網友表示:我不明白,一個有錢的政府不說馬上撥款而是立即募捐,這不是趁火打劫是甚麼?募捐不該是民間自己弄嗎?哪國政府出來募捐?

著名經濟學家、耶魯大學陳志武教授認為:「中國的錢美國可以用,非洲可以、朝鮮可以、政府可以、官員可以、富二代可以、二奶可以、唯獨老百姓不能用。」

對比德國面對災難的做法,中共當局真可謂事事反其道而行之。因此,光明日報的記者對西方體制的評判,實在是蓄意歪曲事實和詆譭。不過也讓人想起東西方冷戰時期的一則笑話,「美國人對蘇聯人說,我們敢在白宮前罵總統;蘇聯人說,我們也敢在克拉姆林宮前罵美國總統。」

相關新聞
美氣象局長:極端氣候將成為「新常態」
水位創500年最高 中歐洪水威脅德累斯頓
德國水患  南部見緩中部又告急
中歐十年來最大水災 造成12死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習被要求主動退休 當局防傅政華自殺
【遠見快評】習達沃斯轉向?普京又打臉中共
【秦鵬直播】房屋斷供潮來臨 中共急推3措施遇冷
【財商天下】開放賭馬 武漢來真的?
【新聞看點】中共官媒揪打B站 整頓影音平台?
《碧血丹心》——飛天大學學生自編自演節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