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天辰:德国大水到底谁让谁蒙羞

黄天辰

【大纪元2013年06月17日讯】5月底开始,洪水在中欧肆虐,水位上涨迅猛,给不少国家带来巨大损失。德国多瑙河、易北河岸灾情最为严重。总理默克尔、总统高克、重灾区巴伐利亚州长和萨克森州长等都在第一时间抵达灾区。国防军、警察、技术人员迅速被派到第一线,还有数万自愿者加入抗洪。默克尔马上宣布,拨款一亿欧元用于紧急救援。

两周后汛情已基本稳定,联邦政府通过决议,成立一个基金会,与各州一起立即为灾区提供“足够的、适当的”救济金。默克尔与各州长会晤后达成协议,联邦与各州共同分担,救济基金有可能达80亿欧元。

从发大水开始,德国各媒体就开足马力报导各地灾情,分析受灾原因,采访政要、专家和受灾民众。大水启动了全社会的探讨和反思,为什么人们总是抱着侥幸心理,为什么事先不做更多防护,为什么防洪规划中有的项目要拖上10-15年才得到批准等。例如,2002年世纪洪水后,萨克森州就决定整治堤坝,到目前为止,350项筑坝措施当中只完成1/4。其它项目或因居民抗议搁浅,或因审批道路漫长还没批下来。

对此,一些政治家也纷纷表态,例如萨克森州长蒂利希认为应加速目前防洪建筑项目的批准,限制上诉的期限,缩小审计选项。与他持相同看法的政治家大有人在,不少人表示,大水退后在几周之内,就必须采取行动。此外,在大型项目中,公民参与的比重应该占多少,当个人利益和公众利益冲突时应如何应对,是否因为少部分居民抗议就要耽搁整个项目,也是公众集中探讨的一个焦点。

不少在德华人表示,此次大洪水,德国充分展示了民主国家面对灾难和“人命关天”大事,如何高效救灾、媒体如何报导和公民如何参政,令人惊叹和佩服。当然,也有人并不这么看。

6月13日,光明日报驻柏林记者柴野发表《德国大洪水让西方体制蒙羞》文章,说:“德国东部小城格利马斯市曾在2002年那场洪水中被淹没,当年的水毁迄今还未修复,此次该城再遭灭顶之灾。表面上看西方“民主” 机制尊重民意,实际上是政府放弃自己的责任,在利益博弈中相互推诿和扯皮,最终贻害的是所有百姓。”

刚得知有这么篇文章时,笔者觉得不可思议,一位朋友更是问道,中国政府救灾不利的时候,光明日报哪里去了?怎么人家德国政治家自己在报纸上反省以前做的事情,人家德国媒体行使监督政府的权利和义务的时候,光明日报倒出来煽风点火了?

远的不说,单看去年7月21日北京大暴雨中共当局的表现,就足以说明一切。

北京特大暴雨造成的伤亡和破坏,是天灾也是人祸。仅2小时的暴雨不仅冲垮豆腐渣工程,而且也充分暴露了中共对百姓生命财产的漠视。灾害发生后,中共九常委集体“失踪”,沉默两天。北京当局不仅不为抗灾不力道歉,反而刻意掩盖伤亡真相、封杀媒体对于灾情的真实报导,还厚颜呼吁民间捐钱赈灾,此举激起民愤“捐你妹!”。

有网友表示:我不明白,一个有钱的政府不说马上拨款而是立即募捐,这不是趁火打劫是什么?募捐不该是民间自己弄吗?哪国政府出来募捐?

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认为:“中国的钱美国可以用,非洲可以、朝鲜可以、政府可以、官员可以、富二代可以、二奶可以、唯独老百姓不能用。”

对比德国面对灾难的做法,中共当局真可谓事事反其道而行之。因此,光明日报的记者对西方体制的评判,实在是蓄意歪曲事实和诋毁。不过也让人想起东西方冷战时期的一则笑话,“美国人对苏联人说,我们敢在白宫前骂总统;苏联人说,我们也敢在克拉姆林宫前骂美国总统。”

相关新闻
美气象局长:极端气候将成为“新常态”
水位创500年最高 中欧洪水威胁德累斯顿
德国水患  南部见缓中部又告急
中欧十年来最大水灾 造成12死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腾讯App暂停更新 微信也出事?
【未解之谜】漆黑太空背后的宇宙秘密
【远见快评】滴滴退市腾讯遭连击 习一石三鸟?
【财商天下】三胎催生失灵 中国出生率跌跌不休
【方菲访谈】程晓农:中共“新时代”剑指美国
【新闻看点】彭帅“活动自由”?赵克志为何丢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