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民國衛國戰爭歷次大會戰紀實

衛國戰爭之淞滬大會戰 8:初戰碧空

原作(大陸)徐志耕  編輯(大陸)黃原真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初戰碧空
 
8月14日淩晨,中國空軍的每個部隊都接到了準備出擊的命令,在激動與緊張中,藍天驕子們一個個鬥志昂揚。悶熱的夏夜沒有一絲風,譯電員急促的腳步聲引起了中隊長王倬的興奮:「有情況。」

電令是蔣介石發來的:
在長江中的日本50艘兵艦和輪船,正在向東逃跑。你們大隊應即帶上炸彈,於拂曉前將其炸沉。倘若日艦已經駛進吳淞口,停泊於黃浦江內,就不准轟炸,以免引發國際糾紛。

精瘦而精明的王倬今夜值班,值班室是臨時用帳篷搭起來的,第5大隊剛剛從南昌轉場來揚州備戰。他把委座的電令立即向丁大隊長報告。

丁紀餘是1925年廣州航空學校的飛行教官。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時他作為廣東空軍的混合機隊隊長北上參戰,現在是空軍第5大隊大隊長。這時候他當即命令中隊長劉粹剛率領18架「霍克」式驅逐機,每機帶500磅炸彈1枚,立即追擊長江中的日艦!

王倬一躍而起,飛快地穿上飛行服。一批「利箭」頓時劃破了濃霧。梁鴻雲、雍沛、袁葆康、董慶祥、姚傑、余騰甲、胡莊如、董明德、張偉華,還有宋恩儒、劉依均和鄒賡續紛紛駕機躍上了長空。

天剛濛濛亮。雖然高空已經初露曙光,但機翼下的山川還沉睡著。

「霍克」式驅逐機編隊飛行。它們越過江陰要塞,看見長江就像一條白練閃閃發光。機群沿著長江向東搜索前進,但波光萬里的江面沒有一艘軍艦。直到機群飛近長江口,才望見吳淞口以東的日龍港停泊著一艘飄揚著太陽旗的日本軍艦。

長機當即下令改變隊形。面對仇敵,戰機一架接一架地向著鯊魚似的艦艇俯衝投彈。劉粹剛帶頭用一個半滾動作從空中直衝敵艦,炸彈就帶著尖嘯激起了衝天的水柱。第2架是25歲的副隊長粱鴻雲的座機俯衝轟炸。500磅的炸彈命中了敵艦的尾部,當即濃煙四起。其他的戰機一架又一架陸續投彈,艦身漸漸下沉,並最終沉入了滔滔的江濤。全隊凱旋時,初升的太陽從濃雲中透出淡淡的陽光。勇士們興奮地吃完早餐,梁鴻雲一邊收拾碗筷,一邊說:「這一餐是這麼多雙筷子,明天不知道會少誰的一雙?」

山東人梁鴻雲平時不太喜歡說話,他喜讀史書。「九﹒一八」事變後,19歲的梁鴻雲投筆從戎進入航校,他立志為苦難的民族英勇殺敵。

梁鴻雲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是複雜的,懷孕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兒正等著他勝利的消息,而戰雲密布的嚴峻形勢卻告訴他,必須隨時準備犧牲。

誰能料到,梁鴻雲的這一句話竟成了千真萬確的事實。當天晚上,在空軍揚州第5大隊那個土地廟改建的飯堂裏,許多人吃不下飯,因為飯桌上少了副隊長梁鴻雲的一副碗筷……

這天上午,初戰告捷的消息傳到南京,空軍副總指揮毛邦初立即飛到揚州來慰問5大隊的勇士。他對著立了大功的梁鴻雲熱烈祝賀。

梁鴻雲紅了臉。他只是請求當即再上藍天殺敵。毛邦初緊握著他的手,微笑地點了點頭。

下午,天氣陰沉下來了。2時整,5大隊奉命出擊上海日軍。梁鴻雲率領3架「霍克」飛機出發了。雲層很低,快到上海時,一架敵機發現了青天白日機徽,連忙躲入雲層,它乘中國空軍還沒有發現的時候,迅速從雲縫中衝下來,對準梁鴻雲的2410號戰機,射出了一梭槍彈。

子彈射中了梁鴻雲的腹部和背部。飛機稍稍顛覆了一下。剛毅的粱鴻雲咬緊牙齒,忍著劇痛駕駛著飛機,向著虹橋機場降落。
戰機安全地落地了,滿懷壯志的梁鴻雲卻因失血太多而為國捐軀了。

英名萬古傳飛將,正氣千秋壯國魂。

駐在安徽廣德的空軍第2大隊是一個有27架輕型轟炸機的轟炸機大隊。大隊長張廷孟是上午8時接到出擊命令的。命令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發佈的,任務是轟炸停泊在黃浦江畔匯山碼頭的日本旗艦「出雲」號以及虹口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

「出雲」號是日軍在上海最大的一艘旗艦。早在「一•二八」抗戰時,日本派遣軍的白川司令就在停泊吳淞口外的「出雲」艦上發出全線總攻的命令的。

中國軍民對這艘日軍的指揮艦咬牙切齒。有一天,上海灘上的暗殺王、擔任安徽幫會的工人義勇軍司令王亞樵和他的部下商量,決心利用潛水渡江去爆炸這艘旗艦。兩名一等水性的」水鬼」表示願意去執行這個任務。

清瘦臉上戴一副金邊眼鏡的王亞樵找這兩個「水鬼」交代爆炸「出雲」號的方法,最後問他們有什麼困難,兩位「水鬼」拍著胸脯:「為了打日本人,我們死也幹!」
王亞樵說了一聲「好」。他派人找到吳淞駐軍的翁旅長,開出兩張出海捕魚的通行證。

兩條漁船開出了吳淞口,順利地到了「出雲」號的附近。幾個水手裝出捕魚的樣子,把裝有水雷和炸藥的漁網投入水中。接著,兩個「水鬼」牽著繩索,跳入江中,用力把水雷和炸藥拖到「出雲」號的艦底。「水鬼」乘著漁船安然地離開時,水雷轟轟地爆炸了。可是不知是安放水雷的部位不當,還是潮水衝移了水雷,「出雲」艦只是晃動了幾下。自然艦底下轟隆隆的巨響也嚇慌了一些日本兵。於是鼓舞人心的消息便被當作頭號新聞刊登在中外報刊上。

這就是中國「水鬼」曾炸過日軍出雲艦的故事。

從廣德起飛的21架美國造諾斯羅普一2E型輕型轟炸機在副大隊長孫桐崗的率領下浩浩蕩蕩地直飛上海。近了,近了,透過雲層之間的縫隙,孫桐崗望見了波光粼粼的黃浦江,黃浦江上的外白渡橋和黃浦公園已經在機翼下歷歷在目。

戰機尋找著目標。天色灰暗,但是,機敏的飛行員很快找到了蘇州河北面的那一條黑蛇狀的鐵路。淞滬鐵路旁那一幢灰色的四層樓房也看到了。還有,匯山碼頭和附近有煙囪的公大紗廠都看到了。
轟!轟!最大時速365公里和航程只有580公里的輕型轟炸機一架一架成梯次向下投彈。

炸藥爆炸的巨響和煙塵以及彈片的尖叫和驟然騰起的火光激動著空中勇士們。可是架設在屋頂上、艦艇上以及平地上的高炮和機炮,正編織成猛烈的火力網向著俯衝轟炸我空軍飛機密集掃射。

機群朝著匯山碼頭飛去。有一架轟炸機被高炮擊中了,就在它負傷的同時,駕駛員看到了黃浦江中的「出雲」號,離「出雲」號不遠的江面上,停泊著美國、英國和法國的兵艦。於是,拖著濃煙的飛機朝著日軍的旗艦俯衝,轟炸機投擲下了所有的炸彈!可惜,只有80磅的1枚炸彈沒有多大的殺傷力,「出雲」艦只是受一點點輕傷。

「出雲」號被炸的時候,日軍第3艦隊司令長谷川清正在艦上,他立即命令日軍的飛機升空攔截!
於是,下午4時,成千上萬的市民又一次目睹了中國空軍轟炸「出雲」艦的戰況……@(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東人梁鴻雲平時不太喜歡說話,他喜讀史書。「九﹒一八」事變後,19歲的梁鴻雲投筆從戎進入航校,他立志為苦難的民族英勇殺敵。懷孕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兒正等著他勝利的消息,而戰雲密布的嚴峻形勢卻告訴他,必須隨時準備犧牲。
  • 二、血與火的搏殺 堅韌意志蔣介石決心以武力抗擊日本的挑釁;隆隆炮聲中,淞滬前線的最高指揮官在調兵遣將;前仆後繼的攻堅戰,從江灣到楊樹浦一線全面展開;每一寸土地地都浸透了鮮血。  
  • 調兵遣將震驚世界的淞滬抗戰就要開始了。… 從廬山回到南京,蔣介石鬥志昂揚。…聽說北伐名將白崇禧到達南京,消息靈通的日本記者立即發出電訊:「戰神到了南京,中日戰爭不可避免!」
  • 計謀和陰謀 對於日本這個惹不起也躲不過的鄰國,蔣介石憂心忡忡。中國人抵禦侵略的傳統法寶是萬里長城。從1934年開始,國民政府動員了相當數量的人力物力,大規模地構築防禦陣地,僅三年多時間,從內陸到沿海,從北方到南國,修築了比萬里長城還要長的防線。
  • 劍拔弩張 對於日本朝野來說,1937年8月13日這一天,是一個吉凶難測的日子。這一天,日本內閣會議作出決定,派遣第3師團和第11師團參加上海作戰。
  • (shown)滬寧急電   這一夜,蔣介石徹夜不眠。夜深了,蔣介石仍然沒有睡意,他在日記本上記下了對淞滬抗戰的作戰方針及指導思想:「對倭作戰應以戰術補武器之不足,以戰略彌武力之缺點,使敵處處陷於被動地位。」
  • B>風馳電掣宋希濂集合軍官開會,部署乘車順序,以及準備乾糧和飲水事項等等。風馳電掣的列車沿著隴海路飛奔。沿線民眾得知這是東征抗日的部隊,人山人海地鼓掌歡呼。香煙、餅乾、罐頭和糖果像天女散花般地從車窗中投擲進來。南京一鎮江一常州一無錫,離上海越來越近了,摩拳擦掌的官兵們,殺敵的熱血在胸中沸騰。
  • 中國大陸學者所纂寫的「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嚴謹地、忠實地記錄了大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浴血守土、報效中華之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本欄轉載自黃花崗雜誌連載「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淞滬大會戰〉之紀實,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國共產黨顛倒是非的謊言蒙蔽真實、道德紛失的年代,重現大時代刻記的忠貞,滌蕩人心,誠殊珍貴。
  • (shown)青天白日旗飛揚 中國大陸的大多數人對國軍抗日的慘烈毫不知情,他們以為日本侵略者是地道戰、地雷戰、還有麻雀戰打走的。如果連真相都被掩蓋,那只能說明我們並沒有勝利。如果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任由勝利者書寫的。如果14年艱苦抗戰是虛構的李雲龍、姜大牙,李向陽們打贏的,那我們民族的歷史就只是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如果我們再這樣一代一代的被愚弄,一代一代騙下去,我們將沒有歷史,只擅長篡改和遺忘。所以我要說,如果我因為說真話而死。那就讓我因說真話而死,我不會再沈默。我會記得這14年的舉火燎天,中華民國全圖1117萬4002平方公里,縱橫千萬里的戰線上奮勇作戰的身影,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國民革命軍。你們共匪欠我們中國人的,總有一天會還的。願戰爭永不再來!
  • (shown)最大謊言--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為了將自己包裝成抗日主力,中共不斷吹噓戰果。而據日方資料,百團大戰,擊斃日寇302人;平型關大捷,擊斃167人。…以上共計擊斃日軍599人。當國軍在前線和日本侵略者血拼的時候,中共這顆毒瘤把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當成了它寄生裂變的最佳機會。共軍10大元帥的林彪打了一個平型關伏擊戰,彭德懷打了百團大戰,餘下的功勳都是打內戰建立的,而國軍的高級將領個個都和日軍血戰過。 毛澤東說:「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