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山:看馬列遭指指點點並不奇怪

人氣 7

【大紀元2014年02月20日訊】近日《人民日報》發了一篇《筆者在地鐵看馬列遭指指點點》的文章,文章中提到:「上下班路上的地鐵裡,多數年輕人都在把玩手機。筆者拿出本《馬列主義經典著作選編》翻看著。不時有人在旁邊指指點點,有人跟同伴小聲嘀咕『估計他在準備考試』。」

馬列主義不得人心,不始於今日,從馬克思主義產生之時,名聲就很臭,再加上名聲更臭的列寧主義,是與法西斯主義、極權主義齊名的幾個髒字眼,對此,西方人早就心知肚明。

以前聽一位老師講過這樣的一個故事,這位老師認為講授馬列主義應該用道理說服學生,結果遭到馬列老教員的強烈反對,告訴他正確的方法是不能講道理,就是要重複重複再重複。以後又聽到某位口才極佳、全國知名馬哲教授講怎樣讓馬列主義入腦入心。我當時就想為甚麼那東西就不能用道理說清楚?為甚麼就不能入腦入心呢?大概那東西根本就不是人的東西吧。

馬列主義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相信現實的物質力量,人的精神受物質力量的支配,但這完全經不起常識的推敲。比如你很餓,需要食物,有人給你食物時,卻嘲笑你,鄙視你,你也肯定不會接受他的食物,這個被古人稱為「不受嗟來之食」,是傳統中國人廣為流傳的常識。「君子喻於義,小人喻與利」,君子與小人的區別就在於是否能夠經受住物質利益的考驗。

如此思維相反的是傳統中國人的思維方式。《中庸》中說:「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祿,必得其名,必得其壽。」通過內在精神的轉變達到外在物質環境的變化,二十四史以紀傳體為本,而以記事的通鑒體為輔,其意亦在表明人比事重要,事在人為。儒家有一句話提綱挈領說:「自天子以至於庶人,一是皆以修身為本。」人在世上所得到的一切,不就是因為其誠實、信用、有德、善良等這樣的好品質得到的嗎?

馬列主義所提倡的唯物主義階級鬥爭、社會進化等等,雖然抽像複雜,名目繁多,其實可以總結成簡單的一句話,即馬列主義不承認人有良心,或者說良心不值錢,沒有用,比不上實實在在的現實利益。通俗的講就是,人算甚麼,人不值錢,錢才是錢。所以,在馬列主義看來,一切都變成了物質力量,人成了一顆螺絲釘、磚頭瓦片。當共產黨說思想是可以按模子塑造的意識形態,自由是由物質條件決定的,人性是小資情調,正義是資本家的欺騙,大家不必奇怪,因為這種歪理邪說正是馬列主義的「正道」。

現代社會發展史屢屢表明,公義、良心才是社會得以維持和發展最重要力量。人類與動物的區別在於人有良心,古人講「天人相通」,對於甚麼是道?甚麼是德?甚麼是天?甚麼是地?等等,也完全是靠自己的心去領悟與感通。老子的《道德經》寥寥五千言,所有的人都不會認為老子的五千言僅僅是五千個字,字的背後有層層內涵。一旦豁然貫通,則眼前的物質環境全然變樣,當萬丈光芒從內在精神升起之時,物質世界不過如敝屣。

遠古之初,所有的文明都曾經有個正邪、神魔大戰的傳說,孩提之時,對好與壞的也有直覺上的分辨,反而長大成人之後,分不清好壞。在今天這個相對主義的時代,很多人會覺得馬列主義也是諸多學說中的一種,其對資本主義的批評也有價值,充其量它是一種壞學說。但馬列主義何止是一種壞學說,它是地地道道的邪惡學說。

馬列主義進中國不到百年,經過共產黨有意系統化、組織化的利用,壞思想與壞人結合在一起,給中國人民的造成無窮禍害。49年以後以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為名製造出的種種謊言與殺戮,到了1999年之後,又成為造謠、誹謗、迫害法輪功正信的先鋒。

馬列主義毒化下的中國人早偏離了正常人的思維,中國傳統文化造就了坦蕩君子、彬彬文士。仔細觀察古人畫像,可以發現其氣象堂堂正正、乾乾淨淨,完全沒有當今中國人的世故、輕滑、傲慢、凶狠、猥瑣等,今天,中國人粗俗無比,腦袋裡裝的都是怎樣賺錢發財、怎樣陞官晉爵,怎樣吃喝玩樂,為了利益出賣良心與靈魂成為天經地義,各種機會主義、實用主義大行其道,這正是馬列主義毒化後的表現。

中國古代有個法家,用類似於現代的量化管理、嚴刑峻法治理國家,秦國在法家的治理之下,傳統社會禮讓之風蕩然無存,父子之間為小利爭爭鬥鬥,被論定為「刻薄寡恩」「傷風敗俗」,故而歷來為正人君子所不齒,流傳下來的僅僅有數部著作。

這樣看來,等待馬列主義的命運恐怕不僅僅是指指點點,而是連根拔除,《九評》已經系統揭示出了這個西來幽靈本來面目,徹底清算這個為害人類的邪靈為時不遠了。

相關新聞
簡評馬克思邪靈主義
孫中山與共產黨(下)4
網絡瘋傳中共中央黨校的十句流行話
鄭純清:從「不做小綿羊」到「為了人民幣」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以色列精準擊殺哈馬斯高官 北京急?
【重播】國會聽證:種族滅絕和北京冬奧
【探索時分】駐日沖繩美軍 25分鐘能到台北
【重播】蓬佩奧深度解讀拜登國家安全政策
【拍案驚奇】台灣封閉全境 劉鶴沒事馬雲麻煩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