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良勇:夾邊溝虐殺右派集中營

費良勇

人氣 207
標籤:

【大紀元2014年05月26日訊】波蘭的奧斯威辛-比克瑙德國納粹集中和滅絕營(Auschwitz Birkenau German Nazi Concentration and Extermination Camp 1940-1945)是納粹德國所建立的最大的集中和滅絕營。在4年多期間,先後關押過數百萬人。囚犯主要為猶太人、波蘭人、吉普賽人和蘇軍戰俘。估計有110萬人喪生,其中超過百分之九十是猶太人。因沒有關押和死亡的準確數字,難以計算死亡率。這裡如今是舉世聞名的奧斯威辛-比克瑙國家博物館,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遺產。

達豪集中營(德語:Konzentrationslager (KZ) Dachau)是納粹德國所建立的第一個集中營,距離慕尼黑16公里。達豪集中營曾先後關押過21萬人,其中3.2萬人死亡。死亡率為15%。達豪集中營如今也是國家博物館。奧斯維辛集中和滅絕營以及達豪集中營都是納粹德國犯下滔天罪行的歷史見證。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軍在中國設立的戰俘集中營有40餘個,關押戰俘約50萬名。如果算上日軍在各地臨時設立的上百個戰俘收容所和留置場,關押戰俘的總數 超過一百萬人。盟軍在德國戰俘營的死亡率是1.2%,在日軍管理的瀋陽盟軍戰俘營的死亡率是16%,而中國戰俘在華北戰俘營的死亡率高達40%!日軍對戰俘最殘酷最野蠻。

中國的夾邊溝右派勞改農場(1957-1961)關押了三千多名「右派份子」,死亡率高達85%以上,遠遠超過了達豪集中營,也超過了日軍在中國建立的戰俘營。而且,夾邊溝還發生了「人相食」的駭人慘劇。如果說奧斯威辛滅絕營是殺人工廠,那麼,夾邊溝右派勞教營則是殺人農場。夾邊溝右派勞教農場是一個典型的「共產專制集中和滅絕營」。理應在夾邊溝修建一個「虐殺右派博物館」,向後人展示歷史苦難,避免悲劇再現。可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特權集團為了維護既得利益,死保共產專制,千方百計抹殺歷史真相,掩蓋中共的滔天罪行,在高叫「中國夢」的今天,竟然傷天害理、滅絕人性,在夾邊溝幹出了「砸碑毀墓」的罪惡行徑,踐踏了人類文明的底線。更令人怒髮衝冠的是,中共正在修建「夾邊溝渡假村」,妄圖讓人們沉湎於歌舞昇平中,徹底忘掉先人們在毛撒旦共產極權專制統治下悲慘死亡的歷史。

夾邊溝右派勞教農場

夾邊溝本是村名。村子的一邊是古長城,當地人叫「邊牆」;另一邊是排洪溝,因此叫成夾邊溝。夾邊溝位於甘肅河西走廊重鎮酒泉三十里外祁連山下的荒漠戈壁之中。1954年,甘肅省勞改總局在夾邊溝村龍王廟的原址上開辦國營勞改農場,後來改為就業農場。

1957年,流氓暴君毛澤東為了樹立其絕對淫威,精心策劃了一整套打垮知識份子的陰謀詭計。他以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方針為誘餌,號召人們「大鳴大放」,幫助中共「整風」。隨後,毛同殺人魔王張獻忠一樣出爾反爾,發動反右運動,將大批優秀的知識份子打成右派份子,殘酷鬥爭,無情打擊。中共官方曾長期聲稱,有五十萬人被劃成右派份子,但根據羅冰先生的《歷史解密:1957年反右運動真相》,三百十七萬八千四百七十人被定為右派份子,一百四十三萬七千五百六十二人被列為中右。1957年8月,中共將1955年創建用來迫害國民黨軍政人員的勞教制度法制化,用於鎮壓右派。許多右派被判處勞教,相當一部份被迫害致死。勞教比勞改更為殘酷。

在這種歷史背景下,夾邊溝農場變成接納甘肅省「右派」的勞教農場。曾在農場搞宣傳工作的「右派」司繼才後來回憶,夾邊溝農場送去了大約3200人。他在1959年冬季發衣裳時,準確人數是3136人。1960年9月,夾邊溝農場除了三四百名老弱病殘之外,悉數遷往高台縣的明水農場。這裡的條件比夾邊溝更為惡劣。右派們大都浮腫死亡。兩地的倖存者總數不足五百人。此時此刻,毛澤東在全國各地修建了三十多處豪華行宮,窮奢極欲。他無視餓殍遍野,只顧自己盡情尋歡作樂,不僅不開倉賑災,還主動賣國,廉價出售大量糧食給東歐,贈送大量金錢物質給外國,導致全國餓死四千多萬人。短短3年之間餓死的人數遠遠超過了秦始皇統一中國兩千多年來所有大饑荒餓死人數的總和。

甘肅省總共「挖出」9700多個右派份子,其中三分之一被送到夾邊溝。甘肅省為何將大批右派送往貧瘠而寒冷的夾邊溝?《經歷——我的1957年》作者和鳳鳴認為:「選擇這種普通人難以生存的地方,以對甘肅全省的極右份子予以處罰,讓兩千多無辜者在苦役及無效勞動中消耗體力,消磨生命,這正是甘肅省當時一些領導人所要的效果。」事實上,這就是毛澤東思想的「精華」所在——整人害人。毛撒旦公開宣揚「與人斗其樂無窮」。他的快樂是建立在人民的血淚、痛苦和白骨之上的。

夾邊溝風大沙多,有限的農田嚴重鹽鹼化,主要植物為蘆草,幾乎無降水。從1957年10月至1960年年底的三年多時間,前一年多是右派的勞累史,後兩年則完全是右派的飢餓史。在饑荒中,他們吃盡了荒漠上能吃的和不能吃的所有東西,如野菜、草籽、樹葉、獸骨、老鼠、晰蜴、鼠糧、死人肉和內臟等,最後絕大部份人成了餓殍!其中包括傅作義的堂弟傅作恭。他是留學美國的博士,水利專家。他是由時任水利部長的傅作義寫信從美國叫回來報效祖國的,結果被打成右派悲慘地死在夾邊溝。許多慘死的右派都是這樣的專家學者。毛澤東是對民族精英進行群體滅絕的罪魁禍首。

當1961年初夾邊溝倖存的「右派」被分批釋放回家時,中共當局命令一位醫生留下來給兩千多名死者偽造病歷。他們被說成是死於各種致命疾病:心力衰竭、心臟病復發、肝硬化、肝腹水、腸胃不適、中毒性痢疾……實際上,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均死於飢餓。人活著時,中共編織罪名整人,人被害死後,還要偽造死亡原因欺騙世人,這是中共的專制本性決定的。

夾邊溝砸碑毀墓的罪惡行徑

夾邊溝原為勞教犯住宿的生活區及埋葬死者的公墓區,都是寸草難生的荒漠野地。在六十年代中期,當局已用鐵絲網與農場隔離。許多右派的遺骨被1969年接管農場的坦克部隊集中掩埋在一個沙包裡。經過五十多年歲月洗刷及人為破壞,公墓區原有的墓堆及小墓碑已蕩然無存。因當地氣候干寒,埋在地下的骸骨及死者衣物,部份仍能保存下來。偶有當年包裹屍體的爛棉絮露出沙地,提醒人們這裡有一群受盡磨難的亡魂。當年勞教犯自行開挖用以棲身的狹小地窩洞穴,還可以在生活區看到。人們後來在荒漠野地中,又找到了一些右派骸骨。

為了讓後人不忘記夾邊溝這段慘痛歷史,倖存的「右派份子」及死難者遺屬,包括兩名夾邊溝的倖存者劉光基和黃自修,決定實現多年來的心願,自行籌款在夾邊溝豎立紀念碑,建造遺骨墓,準備今年清明節到現場祭奠。

2013年8月蘭州市原九名受害老人,聯署致函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及相關部門,要求在夾邊溝及明水攤原址,分別設立五七紀念碑。其中三名年過八十歲的老右派和鳳鳴、劉光基和杜博智,不顧年邁體弱,親自到省委申述。他們被告知,黨中央對歷史問題沒有新的決議前,必須和中央保持一致,必須低調。酒泉市領導起初也表示「不支持,也不會攔阻。」高台縣表現較為開明,縣民政局表示支持重修公墓並在今年清明節豎立紀念碑。

可是,中共高層得知這個消息,立即指示有關部門橫加干涉。夾邊溝的環形遺骨衣冠塚和黑色石碑原本在2013年11月1日已經初步建成。幾日後中共肅州區委宣傳部來人嚴厲斥責、阻撓施工。至11月14日夾邊溝內紀念設施,已被中共僱傭的流氓全部砸毀,並用黃土覆蓋碑石碎塊。一直支持建立紀念碑的夾邊溝林場場長鄒大軍被撤職降級。夾邊溝入口處設置的勞教農場遺址指路牌及遺址保護標誌,也被拆除。更為惡劣的是,今年清明前半個月,高台縣通知右派聯繫人張遂卿,明水灘農場的公墓原址,已改建成新村,說是當地居民反對在村內豎立紀念碑,要求取消原定清明節舉行的集體祭奠。蘭州氣象局退休辦也口頭警告張遂卿,若參與此事,退休福利將被取消,其兒子辦退休手續也將受到影響。許多參與者因受到中共各種壓力而被迫取消行程。

堅持參加清明節集體祭奠的張遂卿、艾曉明、吳娟和任眾等人,都受到勸阻、強扭酒店、堆土堵路、路障阻攔等各種刁難。當局甚至以預防山火及臨時軍事演習為名,封閉道路,禁止車輛通行。出租車司機也接到公司電話,不得駛向夾邊溝,而要駛回酒泉。艾曉明等人無奈,只得在離開前朝夾邊溝三鞠躬,向亡靈致意。

已有近百位五七老人發出怒吼,遣責當局在夾邊溝做出了砸碑毀墓天理不容的逆行。人們強烈抗議中共在夾邊溝砸碑毀墓、阻擾公祭的罪惡行徑!也奉勸中共權貴稍微保留一點做人的良知和道德,正確面對歷史責任!

2014年5月初 寫於紐倫堡

相關新聞
費良勇:流氓暴君銅像前的恥辱婚禮
費良勇:但願人權大家拿
【新唐人2013十大中國禁聞】完整版
費良勇:六四紀念十大戰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蹤:歐洲疫情現緩和跡象
【直播】4.6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3萬
【紀元播報】楊寧:替中共撇罪 美國病毒獵手確診
【紀元播報】中共隱瞞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約華為
【珍言真語】吳明德:匯豐不派息 英政府禦通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