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令人困惑的指標 官員為何不茫然?

人氣 4

【大紀元2014年06月16日訊】近日,網絡上一篇題為《河南規定安全事故死亡人數上限 控制在1098人以下》的文章頗為惹眼。乍看這個標題,或許很多人會感到困惑和不解:死亡人數如何能人為控制呢?如果真能控制,何必有「1098人」之多?如果不能控制,「1098」這一數字又有何意義?對於這些匪夷所思的問題,不明緣由的人大多都會百思不得其解。

事實上,控制死亡人數的這個「規定」是源自河南近期公佈的一份名為《安全河南創建2014年行動計劃》的公文。這份公文針對工礦商貿、生產經營性道路交通、鐵路交通、農業機械四個領域的生產安全問題,提出因事故導致死亡的人數必須控制在1098人以下。對於「1098」這個上限人數,安全生產監管部門的工作人員也解釋稱,這個「死亡率」只是一個控制指標,目地是通過硬性的指標,迫使各地政府和官員將事故死亡人數,控制在一個逐年下降的範圍之內。

當人們第一眼看到那個令人困惑的指標時,似乎很難想像,它涉及的問題會與政府傳達的行業政令有關;然而,白紙黑字的公文以及政府工作人員的言辭鑿鑿,卻不得不讓人面對並接受這個頗有些滑稽、可笑的事實。而更加值得一提的是,這種不合邏輯、卻由政令下達的硬性指標並非只是今時今日出現的某種偶然,其實在歷史的過往中,就一直存在著類似的、可與之相較的雷人數字。

網媒曾報導的一則有關「精神病攤派」的消息或許仍令人記憶猶新。就在去年10月,河南鄭州的衛生系統就下發了「規定精神病人數」的官方文件。那時,各個轄區的衛生服務中心在接到上級的政令之後,便開始在所屬社區展開了「尋找精神病」的行動,以求完成上級規定的「人數不低於轄區人口總數的2‰」的攤派任務。據稱,這個任務的完成情況將被納入衛生部門對社區醫院的考評中,如果完成不了,就會面臨上級的督促、訓導。

「1000個人中找出2個精神病患者」,聽來倍感諷刺的同時,或許也會讓人心生好奇。究竟有怎樣的高明辦法可以讓那些一臉迷茫的下級單位出色的完成領導交予的任務?在這一事件尚未出現後續報導的今天,那個「死亡人數控制在1098以下」的政令又該如何切實有效的實施、完成呢?

聽到這一件件意圖通過硬性指標來進行量化的政令,忽然想起經濟學家何清漣的那篇《中國的GDP神話是如何造出來的》評論文章。文章指出,即便是「GDP」這個被視為國家經濟「晴雨表」的重要數字,官方從下至上所採取的高明策略,也不過是看領導的臉色來進行偽造和虛報。「官出數位」、「數位出官」這兩個頗具深意的詞彙,可謂是將政績所得如何被量化的淵源描述的淋漓盡致。「官出數位」,意思是數字並非按照標準合理統計得出,而是官員為了迎合上級編造而成;而「數位出官」則告訴人們,上報的數字越能滿足上級的需求,就會越容易獲得官位陞遷的機會。

如果說,在這樣的規則中,中國持續高漲的GDP數據可成為令世界矚目的「神話」,那麼,「2‰的精神病患者」以及「上限為1098的死亡人數」最終能達到如期的成效也就不足為奇了。對於深諳數據造假、虛報等潛在規則的官員來說,得心應手的完成上級安排的任務根本算不上甚麼憂心、恐懼的難事。於是,政令下達之後,那些下屬部門及其工作人員不但沒有大驚失色、惶恐不安,甚至還為領導的政令詳加註解,以此來證實其存在的合理與規範。這樣的反應卻只能說明一點,那就是他們根本從未想過,這些數字將會仰賴現實的境況,將會依靠親力親為的收集、整理,將會科學有效的進行統計、分析。因為大筆一揮、腦袋一拍就能上報的數據,又有誰會歷經萬難、拿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決心與熱忱呢?

或許某個不為人知的清水衙門還真就存在著幾位兢兢業業、盡職盡責的官員,只是他們的一絲不苟、誠實本分、甚至是對徇私舞弊的不恥與憎惡,都會在領導的一顰一笑、一嗔一怒、以及與自身晉陞和生死存亡密切相關的某句稱讚與貶斥中被逐漸的消磨殆盡。原因很簡單,因為中國的集權體制之中真正需要的不是務實、愛民的父母官,而是懂得如何歌功頌德、深諳如何溜鬚拍馬、迎合主子的犬馬和奴才而已。

相關新聞
金海濤:也來說說「死亡指標」
吉林監獄殘害法輪功學員 10%的死亡指標
科學家研究12項指標 預估10年內死亡機率
北京暴雨 當局恐慌下死命令:城裡不能死人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劉鶴傳接燙手山芋 習巨資走毛老路?
【時事縱橫】美中暗備星球大戰?中防長遭打臉
【拍案驚奇】台山核洩3風險 UN列強摘受害群體
【橫河觀點】愛國同心會中招 拜普會聯俄抗共?
【財商天下】土豬拱白菜 勵志還是可怕?
【唐浩視界】拜普峰會 預示美中俄如何博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