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周永康嫖娼,何時上央視認罪?

廖祖笙

人氣 202

【大紀元2015年01月29日訊】中紀委在通報周永康的「六宗罪」時,說到周「與多名女性通姦併進行權色、錢色交易」;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近期的講話中,也提及周永康「大搞權錢、權色交易」。所謂「錢色交易」,說白了也就是賣淫和嫖娼。我給錢,你給上,只要周有過這般性行為,即意味著周曾參與過嫖娼。

錢色交易、權色交易不同於尋常通姦。雖然媾合的雙方同樣是非婚關係,但通姦有可能是兩情相悅,有著或深或淺的感情基礎,雖也違背道德和倫理,但其間並不存在著買賣關係。而錢色交易、權色交易,說到底屬於投桃報李的買賣行為。為權、錢而寬衣解帶,在本質上扮演的乃娼妓角色。

在一個慣常逼良為娼的國度裡,男人嫖娼本也算不得甚麼的,有賣方市場的存在,就會有買方市場的存在,更何況「食色性也」。問題是,這週永康在嫖娼時,並非黃冠草服,而是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司法單位熱衷於抓嫖,豈料主管司法單位最大的頭兒周永康,竟是老嫖客一個,何其諷刺。

既然公共決策總是在逼良為娼,那麼嫖娼便也不太丟人,對罪大惡極的周而言更是細枝末節。周永康們貪得無厭,巧立名目年年將高達幾千億元的「維穩」經費化作泡影,在掏空國庫的同時,一邊為殺人犯張目,一邊窮凶極惡迫害良善,並且圖謀政變。嫖娼之於周永康,根本就是雞毛蒜皮。

儘管同樣是嫖客,可周永康一嫖再嫖,與薛蠻子閒時逛了窯子,竟大為不同。曾經的微博「大V」薛蠻子,因為愛說話,說的話又不太讓當局覺得中聽,就不僅進了局子,還給弄到央視上去「認罪」,人生就此變得一片灰暗。周永康雖然是個嫖娼慣犯,但虎威猶在,時至今天無需上央視認罪。

年逾八旬的老作家鐵流因言獲罪,一大把年紀了,只因寫了些文章,又坐黑牢。還好,鐵流先生管住了自己的褲腰帶,不然有可能被弄到央視認罪;在生存絕境中苦苦掙扎的詩人王藏,只因自拍了一張讓當局覺得討厭的照片,被關至今。還好,王藏沒有嫖娼,否則可能會是下一個薛蠻子……

區別所在還在於:草民薛蠻子嫖娼,只能是自掏腰包。貪官周永康嫖娼,極可能是在揮霍公款;薛蠻子的買歡對像只是花街柳巷的殘花敗柳,周永康的買歡對像卻是金枝玉葉和社會名媛;薛蠻子嘿咻時,知道自己不過是一介草民。周永康嫖娼時,應也還記得自己乃堂堂的中央政法委書記……

周永康嫖娼,相較於薛蠻子嫖娼,孰輕孰重,人所共知。但從無警察也拎著手銬,衝進周永康的淫窩抓嫖。薛蠻子六根未淨,又愛添堵,不但要拘押在號子裡,且要被押到電視上去再羞辱。如此區別對待,這擺明了就是相關方面在看人下菜,在欺負老百姓。周永康嫖得,薛蠻子怎就嫖不得?

人盡皆知薛蠻子等人被迫在央視認罪,是有人將央視當作了一種政治工具,是為了藉此滿足某種政治需要。而黨國目前最緊迫的政治需要是甚麼呢?是反腐,是以儆傚尤。既然有此政治需要,既然有嫖娼需上央視認罪的先例,既然周永康之嫖娼已是鐵板釘釘,那麼就該趕緊讓周上央視認罪。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以及中宣部的掌櫃們,有責任有義務積極配合中央的反腐工作,儘快安排央視記者去秦城監獄採訪周永康,讓周在電視上就嫖娼的問題,痛快認罪。也唯其如此,方顯不偏不黨、一視同仁,不會說是官官相護,只會欺負小百姓。

寫於2015年1月28日

相關新聞
周永康令計劃關係鈕帶曝光 央視高層洗牌
分析:周永康企圖軟禁喬石?
傅政華公安部排名前移 或出任敏感職位
趙本山回鄉演出接待清冷 「上面的安排」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場冷遇
【橫河觀點】孫力軍為誰推磨 中紀委不談的話題
吳呂南:李貞駒如何走上中共間諜之路
【舞蹈三劍客】神韻七團全球巡迴演出 精采幕後
寒山碧:北京冬奧 西方國家與中共互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