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鑒恆:畢福劍一唱激起千層浪 大戲在後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4月09日訊】北宋詞人柳永一生仕途坎坷不得志,留下:「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忍把功名,換了淺斟低唱」的名句。看央視畢福劍的「飯局視頻」,雖不似柳永般儒雅,也非潦倒景狀,而是高朋滿座上,賓客饒有興緻,或撫掌喝采或會意發笑,畢劍福愜意微醺,邊唱邊評,巧闖道道紅線,戲噱毛共。這段視頻掀起不亞於9級地震後的輿論海嘯,有人說,畢這1分18秒的內涵和效應完勝三場春晚。

一、毛左狂歡,可為甚麼是畢福劍

其實畢福劍調侃了三個事,毛本人、共產黨的軍隊、「斗地主分田地」。這些在近年的大陸根本不是甚麼新鮮內容。然而畢對毛用的一個東北土語「老×養的」發揮了火濺油鍋般的效應。這一詞和「紅太陽」「大救星」起的反差太大。刺激得毛左們狂轟濫炸,像要把地球掀翻。從中也看到,儘管官方都不得不承認毛是有錯誤的歷史人物,在很多人心底並沒有根除毛的毒害,對這個獨夫民賊,並沒有徹底的認識,還尚存「領袖」情結。所以很多人貌似公允的說甚麼:「言論自由可有個限度,辱罵你爸你媽也是言論自由?」不自覺地把毛與生養父母掰扯不清。

畢福劍視頻遭毛左大批出動圍攻,卻也再次引發了一些民間知識份子和公知對歷史問題的反思與清算。對中共篡政、毛的危害、文革、大躍進等等的大曝光式文字出現在海內外網站、微博微信,與毛左們涇渭分明,大有兩軍對壘之勢。

與過去相比,中國人的意識形態在大批異見人士、社會良心啟蒙者的推動下,已有了很大變化。這也是中共自己都意識到的「信仰危機」。民間傳統文化復興、民主意識都給中共獨裁專制帶來潛在危險。特別是網絡信息傳播時代,毛周等過去神壇上的人物被還原真相,邱少雲、雷鋒、「抗日」等洗腦概念已被顛覆。老百姓私下裡、飯桌上拿毛調侃、諷刺中共的政治段子數不勝數。連體制內也出現了茅與軾、袁騰飛、辛子陵對毛無情鞭笞,無論從內容上還是深刻程度上都遠遠勝於畢福劍的一段調侃小唱。為甚麼畢福劍被捲入如此嚴酷的輿論漩渦?

這與畢身上「央視的光環」有直接關係。央視是公認的中共代言,喉舌、洗腦工具。做為央視名嘴,享盡榮華、大獲名利,就要時時處處為中共美言、為中共辯護、為中共發聲。這裡不禁想到西方媒體曾評論中共方程式是「拿富裕換自由」。所以做為「央視」的「主旋律」主持人畢福劍,是沒有表達個人思想的自由的。他主持《星光大道》、紅歌大會、捧紅那麼多紅歌明星,私下裡,自己開口唱的卻是「反共曲」。輿論嘩然,不依不饒,由此而生。看來央視像畢福劍這樣有一點身份地位的,都是被無處不在的監控著,連吃個飯也沒有自由,心牢般的生活,一邊還在違心歌功頌德。

正常社會,媒體本應是監督公權力的,媒體人批評時政按說理所應當,「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媒體人越是眼光獨到犀利越受公眾認可,相應獲得豐厚報酬。但在中共特色中,恰恰相反。誰都可以吐槽,央視名嘴吐槽就成了「吃飯砸鍋」,時刻保持說謊狀態才可保住一身富貴。這是一黨專制下,媒體呈現奴性的怪現象。

二、黨性枷鎖未除,私德與公義混作一談

中共建黨之初,就建立了「政治、思想、組織」三大路線。所以無論黨員還是被統治的人民,被要求的是絕對服從,像「螺絲釘」一樣嚴絲合縫、順從、聽話。黨是絕對不可懷疑、不可挑戰、不可褻瀆的。這就是黨性。中共黨性凌駕於人性之上,黨性被無限擴大、人性被逐步萎縮,是以中共維持政權。黨就像一步絞肉機,但凡人性大於黨性,體現出一絲人的良知、思辨或不符合中共價值觀的喜怒哀樂,就會被絞肉機無情絞殺,中共就是這樣的逆淘汰制。

在這樣的高壓強權統治下,人性被扭曲。人產生了兩面性。中共官員無不台上一套台下另一套,人格分裂。徐才厚說過自己最大的缺點是廉潔,搞的是塌方式腐敗;薄熙來唱紅打黑,背地裏倒賣活摘人體器官;周永康維穩,強調法治建設,卻讓冤案遍地使法治大倒退。普通老百姓從小被灌輸中共的標準答案,黨的一切都是正確的,放棄了獨立人格思考。

黨性枷鎖桎梏下,對社會上出現甚麼事,一些人總有一種私德與公義混淆不清的趨向。范跑跑大嘴無遮攔,稱自己地震先跑,母親也不管,引起大批口誅筆伐,恨不得全民批鬥,卻忽略豆腐渣工程和豪華政府大樓建設不當,死了那麼多無辜者;區伯「被嫖娼」、被責問「男人底線」,卻不追究設局陷害公民的長沙國保公安局;畢福劍髒話罵毛,被批口裡不一、個人修養不夠,可是對毛的殺人如麻,給中華民族帶來的深重災難,卻選擇性不見。對個人私德的問責遠遠超過對中共邪惡的徹醒,因小失大,聚焦點模糊,這樣的社會是找不到方向的,表現出各種所謂的價值觀泥沙俱下、爭吵不休,沒有宏觀的明確的方向。

三、極權滋養告密文化

畢福劍事件還有一個對社會較大的心理衝擊:告密。本來是私人聚會,畢喜歡搞怪捧哏,這樣的逗樂段子很可能也就是隨口一唱,大夥一樂而已,不具備「有組織、有預謀、有體系」的「反動」特點。然而把它公佈到公共空間,意義就完全變樣了。如果再加上刪減、掐頭去尾,脫離當時語境、環境,就帶有明顯置對方於不利的動機。那麼就像網友說的:破壞了人與人之間最寶貴的信任。

告密對人心理殺傷力極大,特別是對經歷過文革父子相殘、夫妻互揭的中國人,無疑是撒在創傷的鹽。畢的風波,兩大官媒《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罕見流露出對告密行為的不讚賞。

《環球時報》單仁平的文章,認為告密不應該受到鼓勵。《人民日報》則文稱:「不告密、不揭發是道德底線」。

但是,官媒未觸及的是,滋養告密文化的是這個獨裁體制及其歷史,不單單是個人品格和道德低下的問題。中共挑撥一部份人斗另一部份人由來已久。中共壯大自己靠的是假抗日,任憑國民黨在抗日浴血。毛一生奪權和鞏固權利,用盡利用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殘殺而漁利之厚黑學。挑撥、出賣、煽動,出現在當代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包括六四、鎮壓和抹黑法輪功……

當學生出了問題,不是改善教育本身,而是鼓勵孩子「打小報告」,當貪官盛行,不是反省體制,而是過於讚賞和美化「舉報」,又一次迴避了產生貪腐的根本原因,使人們眼睛凝聚在貪官個人身上。極權滋養著告密,告密又輔佐了極權。《人民日報》敢說:不告密、不揭發是道德底線,但一定不敢說「公平分配、平等競爭,透明體制是文明社會底線」。

四、大戲在後面?

畢福劍事件看似突兀,其實不是偶然,是中共統治危機浮出水面的一次戲劇化的集中體現。中共豢養的喉舌中的當紅人士都心裏另有一本賬,正說明體制內更知道赤裸裸的謊言、造假都是蒙老百姓的。信仰危機從體制內開始崩潰。黨員不再信仰共產意識形態,入黨只為名利。中共十八大傳達「從嚴治黨」的信息,中共高層早已知道逾8,200萬黨員的「信仰危機」。

2012年一次網上民意調查顯示,中國人最不認同的政治人物前五位依次是希特勒(49.41%)、斯大林(46.54%)、金正日(45.54%)、毛澤東(41.84%)和卡扎菲(24.19%)。

與此同時,國內外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的民眾日增。在海外網站大紀元上聲明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人數已接近2億人,中共的根部都已被拔起來了。

畢福劍事件恰好讓全社會再一次反思中共歷史上的種種謊言欺騙、反思中共極權統治造成的文化扭曲,也讓那些陰魂不散的毛左、為中共賣命的水軍五毛黨大批沉滓泛起,讓觀察到這一切的人在思考中分清是非、棄惡從善,從中也折射出民意的走向和體製麵對民心盡失而無可奈何的尷尬。

畢福劍視頻還令人聯想起傳說中令完成、郭文貴手裡的「秘密」,如果有的話,那將是何等的震撼效應。也許甚麼也沒有、也許大戲在後面。但中共垮臺是必然的,在剩下不多的時間裏退黨、團、隊,順應歷史潮流,是明智之舉。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5-04-09 3: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