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又一個「中國特色」 超多的非婚生子女

人氣 131
標籤: ,

【大紀元2015年05月08日訊】當今中國確實很有特色。有一大特色似乎至今尚未受到足夠的關注,那就是超多的私生子或曰非婚生子女。可惜沒有統計數字,不過我敢說,在當今中國,非婚生子女數量之多,舉世罕見。

2月17日中紀委通報,廣東省政協前主席朱明國被雙開。在講到朱明國違法亂紀的問題時,除了提到他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巨額賄賂」外,還提到朱明國「嚴重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知情人士表示,這是指朱明國尚未與原配離婚時,在外與另一女子生有一子之事。3月25日財新網披露,今年1月落馬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包養6個情婦2個私生子。4月2日官媒又披露,去年7月落馬的天津市公安局長武長順有9個私生子(不過據報導,經組織鑑定,9個私生子中只有3個是他親生的)。以上幾個都是官員。記得前年國內媒體報導過著名電影導演張藝謀違反計劃生育政策,有幾個非婚生子女。這些都是官方媒體公開報導的,沒有報導的想來更多。

為什麼在當今中國,會有超多的非婚生子女?原因很簡單:主要是因為獨生子女政策。

從1979年起,中國政府開始實行強制性計劃生育政策即獨生子女政策(準確地說是一胎化政策)。這項政策之所以能夠提出、能夠制定,並且能夠嚴厲實行三十多年,那是因為掌握政權的統治者和擁有話語權的精英們自己大都願意接受它,那是因為這些人自己沒有多生多育的慾望。例如中共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結婚成家的時候正趕上獨生子女政策實施,各自都只有一個孩子。薄熙來有兩個孩子,那是因為薄熙來有兩次婚姻,也沒有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習近平也有兩次婚姻,不過他第一次婚姻沒有孩子)。

但是,在權力精英、經濟精英和知識精英這些人中,總還有不少人不願意只生一個孩子,他們希望有兩個或兩個以上,有的人還很嚮往多子多孫。為了滿足多生孩子的願望,同時又避開違法超生的懲罰,非婚生子女或曰私生子就成了熱門選項。不錯,你也可以通過多次結婚的方式得到多生孩子的許可,不過那畢竟太費周折,遠不如私生子來得方便。眾所周知,當今中國,婚外情早就蔚然成風,二奶三奶氾濫成災。其實,有人包二奶三奶,圖的就是生孩子。有的情婦也樂得當孩子他媽,因為成了孩子他媽,就增加了轉正上位的資本;就算得不到名份,至少能得到長期的包養。

非婚生子女可能遍於社會各階層,但可以想見,在上層尤其普遍,在有權有錢的那些人中尤其普遍。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講的就是富豪的情婦到美國生孩子的故事,可見國人對這種事早就司空見慣。

特別是當官的。富豪們公然違法超生,無非是被罰款而已,富豪還可以是富豪;當官的公然違法超生,就當不成官了。所以當官的想多生孩子,只有選擇私生子,只要女方不說破就平安無事。

記得那年李雙江之子打人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當時有人揭發,參與打人的奧迪車司機蘇楠是山西省公安廳某位副廳長的私生子。有媒體電話採訪該省公安廳長楊某,楊某表示:「是不是有私生子是他個人的私事,由他個人去處理。」很多網民不服氣,說這怎麼能算個人私事呢。身為中共官員,養情婦就違反了黨紀,該受處分的,若是再違法超生,起碼也該「雙開」。但問題是,如果情婦不說破,你怎麼能肯定蘇楠是那位副廳長的私生子呢?

當然,以中紀委的厲害手段,要逼迫這位副廳長坦白交代也不難,不過紀委通常不會這麼做。在這種事上,照例是官官相護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官員有私生子的不是個別,在這件事上還不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另外,因為獨生子女政策太不近人情,一般人都很不滿,因而在官場上乃至在整個社會上,人們對私生子的問題都比較體諒,比較寬容。

朱明國、馬建、武長順等都是因為垮台才牽扯出私生子的問題,還沒有哪個官員單單因為私生子的問題而垮台。儘管按共產黨的規矩,官員有私生子就該「雙開」,但是紀委不會單就私生子的問題就去追查該官員,所以只要「後院」不起火,該官員就平安無事。

當然,沒有獨生子女政策,也會有私生子問題。事實上,每個社會都有私生子問題。不過,有獨生子女政策,必然會迫使許許多多本來並不想選擇私生子的人也不得不選擇私生子。既然古今中外,唯有今日中國才實行強制性的獨生子女政策並長達三十多年,所以我們可以斷言,當今中國,一定有著舉世罕見的超多的私生子。

--原載縱覽中國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德媒揭秘中共計生政策黑幕 暴利罰款去向不明
張藝謀坐不住了 代理人到無錫接受計生調查
楊支柱 : 要求消除計生與戶籍捆綁的聯名公開信
【任重】中共製造潛在炸彈 「黑孩子」長大要參加黑社會
最熱視頻
【全球新聞】國際紅十字會:下次瘟疫或已不遠
【中國禁聞】四川放開未婚生育登記 民諷私生子合法
【熱點互動】從紅黃藍到胡鑫宇 中共裡外禍害
【晚間新聞】胡鑫宇遺體「縊吊」小樹林 疑點重重
【軍事熱點】瓦格納炮灰 恐因傷亡慘重被邊緣化
【環球直擊】白紙運動參與者遭鎮壓 國際團體敦促放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