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心頭在 何須盟誓堅

專訪芬蘭法輪功學員吳志平朱洛新夫婦

人氣 36

【大紀元2015年07月20日訊】第一次聽到吳志平、朱洛新夫婦的故事,是在2009年,當時筆者簡直無法相信是真的:兩個曾經的「天之驕子」——一個銀行職員,一個門戶網絡的高管,1997年結婚,2001年被抓,8年了沒有見過面。因為在中共下令不允許修煉法輪功之後,這對恩愛夫婦不僅不放棄,為維護信仰還自費印傳單發放,以致身陷囹圄——當時丈夫吳志平已被營救到芬蘭,而妻子朱洛新尚未出獄。

再一次得到他們的消息,是在3年後。聽說在吳志平的努力下,芬蘭政府伸出了援手,朱洛新已經到了芬蘭,11年未見的夫妻倆在機場大廳相擁而泣。筆者腦中浮出了蘇東坡的《江城子》:「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由此萌生了採訪他們的念頭,這對夫妻有著甚麼樣的故事?

又是3年過去了,芬蘭美麗的7月裡,吳志平和朱洛新接受了採訪。

美好姻緣修煉牽

分離前的吳志平夫婦。(本人提供)
分離前的吳志平夫婦。(本人提供)

吳志平曾擁有一個人人稱羨的家,一家四口人父親是醫學專家;母親是醫院副院長,哥哥在醫學院從事研究工作,他是銀行職員,在1996年1月開始修煉法輪功

一天,吳志平去煉功,發現煉功點上多了一位年輕的女子,這便是朱洛新,他日後生死與共的妻子,當時正在任天堂中國公司任經理助理。

朱洛新也是廣州人,畢業於澳門大學。1992年,她在香港工作期間,不幸患上了紅斑狼瘡,全身皮膚潰爛,奇癢無比。她曾到香港各大醫院求醫,吃了許多藥,可止癢卻不能根治,最後連換衣服也困難。醫院檢驗結果已經失去人體免疫力。那年她才二十多歲,為此痛苦不堪。

1994年12月,朱洛新回廣州辦事,有緣參加了廣州舉辦的講法學習班。「法輪功教人向善,做一個好人,按照真、善、忍去做。我一聽就覺得很好。」朱洛新說。

僅9天的學習班進行到第5天在換衣服時,驚奇地發現,令自己痛苦不堪的皮膚病已不翼而飛了,朱洛新身心為之震撼。

「這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她回憶說。業餘時間,她滿懷熱忱義務教功,成為廣州市荔灣區義務大法輔導站副站長。

這一天,兩個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在越秀公園的煉功點相遇了。一瞬間兩個人都頗感意外,從未相見卻似曾相識,相識卻又無從相認。日後,他們才知道,小時候他們竟然是鄰居,但緣份未到,那時候並不相識,他們感歎冥冥之中的定數,轉了一圈有緣終會一線牽。

97年他們結了婚。吳志平的母親吳玉嫻、哥哥吳志均、姨母吳玉韞(母親的妹妹)也都修煉法輪功。對於他們來說,個人生活上,前世因緣今生再續;他們修煉了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法輪功,找到了生命的真諦。一切都是那麼如意。

大法蒙難夫妻離索

風雲突變,99年7月20之後,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開始了,媒體中傷、公安抓捕、單位開除……一時間血雨腥風,風聲鶴唳。但對於吳志平和朱洛新來說,卻是「任爾東西南北風」。親身經歷令他們認定:法輪大法是正法,就修這一門不放棄。

從此後,夫婦倆曾先後五次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多次被非法關押。

2001年10月10日,吳志平被中共警察關押至廣州市第一勞教所,非法「勞動教養」兩年。

筆者聽說吳志平在勞教所時,曾經4個多月每天都被勞教所獄警吊銬在勞教所操場的籃球架下。謙和平靜的吳志平不願多談自己的遭遇,追問下,他簡略地說,那是2002年的事,每天要銬十七個多小時,一天只能去三次廁所,吃飯、去廁所的時間只有十多分鐘;在吊銬中曾還被警察向眼睛噴辣椒水。怕勾起他太大的傷痛,筆者也沒有再問下去。

朱洛新當然不會被中共放過,她被便衣跟蹤,在吳志平被抓後約半年於2001年12月3日,在送法輪功真相資料給其他法輪功學員時,朱洛新也被捕入獄。一年後,法院秘密開庭,朱洛新被判刑十年。

朱洛新在監獄裡是怎麼過的?獄警曾用30-40斤的腳鐐把她釘在牢房的地上14天,當她再卸下腳鐐時已不能走路;在冬天零下2-3度的時候,只給她穿一件襯衣,被關在一個2-3平米的禁閉倉裡14天;每天被強迫做超強度的奴工──製作廉價出口商品;等等……。

天涯路盡終月圓

重逢后的吳志平夫婦2013年在日內瓦人權大會作證。(本人提供)
重逢后的吳志平夫婦2013年在日內瓦人權大會作證。(本人提供)

2003年2月28日,吳志平被釋放,兩天前的26日,公安局將朱洛新轉移到遠離廣州的監獄。回到家中的吳志平,見到的唯有形單影隻的老父親,才知道母親、妻子、哥哥被判重刑,被關押在三所不同的監獄和阿姨被關三次洗腦班。

吳志平打聽到了妻子所在的監獄,去看她,得到的回覆是:她沒「轉化」,剝奪探視權利。沒有其它途徑,吳志平只能一封接一封地給監獄中的朱洛新寫信。但是,他始終都沒收到朱洛新的回信,也無從得知她的情況。

「我們很久沒能聯繫,我不知道她的情況,我一直擔心。」吳志平回憶說。他後來才知道,因為朱洛新不放棄信仰,他的信件全都被監獄扣押了。

監獄外是嚴密的監控,出獄不到兩個星期,610辦公室的又找上門來了,要再把吳志平抓到洗腦班去。他決定不再承受迫害,一直尋找機會擺脫。2003年9月,吳志平得知與他有聯繫的學員又被抓了,危如累卵之下,他緊急離開廣州到香港,再輾轉到了泰國,向聯合國難民署駐泰國辦事處申請了難民庇護。五年後,2008年12月,吳志平被芬蘭政府營救到芬蘭定居。

2009年10月朱洛新出獄之後,才知道吳志平已經到了芬蘭,而他也是從家人的片言隻語中得知了妻子的消息。朱洛新在出獄後 「享受」的是24小時全方位的監控:電話監聽、車子跟蹤、家中物品神秘被挪動、無預警的騷擾等等。吳志平家中的電話也是被監控的,夫妻倆根本無法聯繫。

終於有一天,朱洛新得到了一個空檔,擺脫跟蹤關上手機,用公用電話給吳志平打了一個電話,聽到了丈夫的聲音,得知他正在向國際社會呼籲營救她。

吳志平的呼籲引起了芬蘭政府的重視,很快決定給予朱洛新入境許可。但是,朱洛新無法赴芬蘭駐廣州大使館的約見,她去公安局申請護照也被拒絕。無奈之下,她托人聯繫了蛇頭偷渡到了泰國。

2012年1月,在芬蘭政府的幫助下,分離了11個年頭的夫妻在芬蘭重逢。14年的婚姻,他們在一起不到4年,再一次相見,真的都是「塵滿面,鬢如霜」了。

講述真相喚良知

忙碌在征簽桌前的吳志平。(本人提供)
忙碌在征簽桌前的吳志平。(本人提供)

「以前,我還從來沒想到我們能有今天,我沒想到我們還能見面。」朱洛新說。就因為這樣,夫妻倆把講述法輪功真相、揭露中共暴行引為他們的使命。

幾年前,在歐洲反迫害集會上,朱洛新有一段發言:「我和我家的經歷是中國千百萬法輪功家庭的一個縮影。我和我丈夫分離多年後畢竟還重逢了,我今天還能幸運地站在這裡。但是有多少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們,他們或者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或者正在經歷著同樣的遭遇,他們沒有機會站在這裡講話。所以,今天我在這裡,想要代表他們呼籲,請你們做一切可能做的事情,幫助立即停止這場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迫害。」朱洛新告訴筆者,這是他們的心聲。

朱洛新笑著說,兩人的錢和假期都花在了路上。幾年來,他們自費到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會聽證會作證、到其它國家參加反迫害集會、給議員發真相信;在芬蘭他們和其它學員一起在赫爾辛基的中心廣場征簽、去學校洪法、到旅遊景點派發報紙……

夫妻倆平淡地聊著自己的生活,朱洛新說:「這是分內事,不值得誇耀。我的命是大法給的,我們的姻緣是從大法中得到的,我們做這些也是理所應當的。」

揚善除惡訴江

大陸法院今年5月1日實施有案必立的規定,改原來的案前審查為立案登記,對所有案件都必須登記立案,拉開了全民清算江澤民的序幕。從5月到7月中,就有80,000多法輪功學員及親屬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起訴江澤民,全球性的訴江大潮,正以排山倒海之勢衝擊中共營造的恐怖局面。

朱洛新和吳志平夫婦當仁不讓地加入了控告江澤民的大潮。

朱洛新說:「修煉法輪功不僅要煉功,更重要的是學習《轉法輪》,並且把書中要求的真善忍實踐到生活中,所以法輪功學員一開始不一定是個很好的人,但一定是個修煉變得越來越好的人;法輪大法之所以不但沒被消滅,還洪傳到了一百多個國家,我想,就因為他是高德大法。江澤民要消滅法輪功,要修煉者『轉化』, 真善忍『轉化』到哪裏去?只有假惡暴了。這是妖魔才會幹的事。」

她說:「能把親身經歷說出來,我們是很幸運的。我們要控告江澤民!他想把人,做人的最基本的善良,都從人的大腦裡面洗掉!我們希望這種迫害能夠早日停止,不應該再這樣下去。」

後記:

採訪結束,朱洛新送筆者到赫爾辛基的火車站轉車,一路行來,朱洛新談到了父親:「2004年年中,監獄610把我70歲高齡的父親用輪椅拉到監獄來威脅我放棄信仰。當時我父親身患糖尿病,身體極差。當天已約了醫院的醫生看病,但是610硬把我父親拉到監獄來。」

「看到坐著輪椅身體極度衰弱的父親淚流滿面,我心如刀割。我父親只是流淚,一句話也沒有說,就這樣默默地支持他的女兒。此情此境我終生難忘!」

朱洛新永遠思念的父親。(本人提供)
朱洛新永遠思念的父親。(本人提供)

「我出獄後也沒能侍奉老人家,他去世時我已在芬蘭,更無法為他送終。」朱洛新的眼底閃爍出的傷痛,令人不忍出言勸慰——在這樣的生離、死別面前,任何語言都太輕飄了。

前面就是火車站廣場,筆者將在這裡握別朱洛新。也是在這裡初見他們夫婦。那天正值芬蘭的法輪功學員們征簽,有不少路過的民眾在「反活摘器官」征簽簿上簽名,吳志平站在征簽台邊接待,朱洛新在不遠處發放著傳單。

站在一邊等他們,筆者心有所動:這個土生土長的中國男子,是甚麼讓他克服語言障礙站在這裡?是甚麼讓他剛到芬蘭就投身營救妻子?這對曾境況優渥的夫妻,是甚麼讓他們拋家捨業終不悔?朱洛新說,是「此身已許法」,真正的信仰是植於靈魂的,修煉真善忍的人,不用豪言不用壯語,他知道怎麼做。

正信心頭在 何須盟誓堅。

責任編輯:林彬

相關新聞
吳志平:我三個最愛的人都在獄中
近三載被關黑小號 一家兩死兩囚
劫後重逢 廣州夫婦11年後異鄉團聚
法輪大法在海外 (2013年12月16-22日)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與閆麗夢會談 專家:中共瞞疫無疑
【珍言真語】鍾劍華:港官染文革作風 打壓初選
【珍言真語】典型藍變黃 周小龍取消移民而參選
【思想領袖】司徒文:對華關係3錯 美低估台灣
【拍案驚奇】江西大潰堤唐山又震!回顧1976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