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桃花」千載淳情

作者:皇甫容
font print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8月14日訊】「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吟著李白的詩句,在一個不是桃花紛飛的時節,反而縈繞著桃花的思緒,也別有一番風味。不過,可不是命犯桃花,而是心中那幅《桃花源記》一樣的畫,常會讓人在一個落英繽紛、芳草鮮美的境地,踏歌放舞流連忘返。

說起桃花,有一首很有名的詩,就是唐朝崔護的那首《題都城南莊》:「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這首詩雖然寥寥數語,卻可以讓一個人在歷史的塵埃中,留下雋永的歌調,傳唱至今。

唐朝崔護官至嶺南節度使(「節度使」相當於現在軍區司令的職位),也相當於一方諸侯,在當時官名顯赫一時,但後世沒有多少人能夠記住他的官銜,只記住了這首膾炙人口的七言絕句。一首人面桃花,讓崔護榮居青史流芳之列。

現代人喜歡明星的八卦,當時也有好事者,特別喜歡追蹤詩詞創作的背景,於是隱藏在崔護身後的那位「人面桃花」——絳娘,便從幕後走到了臺前。淳美的故事,還真是羨煞旁人。

根據唐人孟棨所作的《本事詩》(「本事詩」意在挖掘詩的創作緣由)探索到的消息,崔護的這首詩創作於唐貞元十一年(公元795年)。當年崔護進京參加科考,但不幸落榜。失意的他在離開京城前,趁著明媚的春光到郊外踏青,以調和落差的心情。

史載崔護是「孤潔寡合」之人,所以沒有多少朋友。他獨自一人一路踏青到郊外的一處山坳,因留戀春景,早已忘了腳下的路。當他感覺口乾舌燥時,才發覺已經走了很久,已看不到小路。他想討碗水喝,卻又不見人煙。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他找不到腳下的路時,忽見山坳深處有戶人家,滿園盛開著豔麗的桃花,桃花隨風飄落,紛紛揚揚非常的美。他以為是隱逸之士的處所,於是驅步前往。

崔護來到院牆外,邊叩門邊問是否能討水喝,不過開門的可不是白髮長髯的隱居之士,而是一個妙齡少女,很像杜甫筆下的「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質樸的少女示意他進入院中,崔護坐在草堂等待茶水時,看到草堂內窗明几淨,牆壁上掛著一副對聯:「幾多柳絮風翻雪,無數桃花水浸霞。」,他從這副對聯猜測主人一定是清雅之士。

在臨窗的書桌上,崔護又看到一首「詠梅」詩:「素艷明寒雪,清香任曉風;可憐渾似我,零落此山中。」 詩的意境也引起落榜的崔護內心的共鳴。

少女為他準備了茶點,崔護邊喝茶邊靦腆地介紹自己的姓名,少女則倚靠在盛開桃花的樹下,回話說她叫絳娘,跟隨父親住在這裡。在一個「發乎情,止乎禮」的古樸時代,絳娘報完自己的名字,便沒有再說話,只是含笑盈盈地看著他。

晚風瑟瑟芬芳,枝頭的花瓣被風吹落,片片猶如空中蝶舞。兩人在草堂院中,一段無聲的時空對白,似心有靈犀,留下「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淳情。日落西山,暮色漸沉。崔護看著紛飛的桃花,再看看「人面桃花」的清美,心自感歎桃花絕美,不知來年是否還會相見?

崔護回到家鄉,再次準備明年的科考。苦讀之餘,有時也會想起一面之緣的絳娘。於是,在他來年去長安科考後,再次踏青拜訪山坳的草堂。他還是像去年一樣,托辭討水,但卻無人再來相見。崔護獨自進去院中,站在盛開的桃花樹下,看著隨風飄舞的桃花,翻飛而落。雖是落英繽紛,卻再無「人面桃花」。

於是,崔護即興吟唱:「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一個「笑」字既道出世事的變化,也道出人去樓空後,濃郁的淳情掩隱著淡淡的憂傷,溢滿心中。這首膾炙人口的唐詩,帶著千年的淳情,也隨著繽紛的落英流傳今世。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1999年的7•20至今,已經經過了16年。每年的這個時刻,人總會在某個瞬間,靜止下來,就像站在一座巨大的豐碑之下,肅穆的仰望他的高大。又像是凝神的讀著豐碑上的故事,鐫刻的從善如流,一行一行無限的延續。
  • 《西遊記》故事中,因為悟空的心猿意馬,所以在天宮被封了個「弼馬溫」的官職,意在讓他管理那些脫韁的思想。豈料,悟空妄想與天同齊,也想坐凌霄寶殿的野心,犯下欺天誑上的大罪,500年喝銅汁吃鐵丸,那顆狂妄的心才被漸漸壓下去,幸好反省思過,守著修煉的一念才得以脫身。
  • 神思淌過一片光華,漾起一幅美麗的畫,一隻高飛的雄鷹,口銜香草飛往千秋故國,扎根御園沃土。隨思大唐至今已過千年,雄鷹投放的香草,已在御園豐茂秀美,采之佩飾,古風清韻躍然。循鷹而望它的主人正是大唐名臣魏徵,而這香草卻是能「內美、修能」的女德。
  • 駕一葉扁舟浮沉史海,於萬朵浪花中看到一顆明珠,心為神怡稱為「美人」。
  • 沉靜之時,人會像是站在心靈的明湖,注視著自身的倒影,像是尋找,又像是期待,等待遺失已久的那塊和氏寶玉,從新完璧歸趙,回到心靈的故國。於是,千百年來王朝紛爭,追尋和氏璧的蹤跡,誰又能把價值連城的璧玉,從遺失的久遠再現現實?
  • 近日,被外界公認為是中共一手栽培的「少林CEO」、「政治和尚」、「經濟和尚」的釋永信被實名舉報私生活混亂、侵佔少林寺財產等醜聞後,迅速發酵成為坊間熱議的焦點。在中共的一手操控下,千年古剎少林寺早已商業化,投身紅塵斂奪財富,竟有龐大資金在澳洲圈地蓋酒店。
  • 歷史的天空迴盪著一首波瀾壯闊的史歌,既有金戈鐵馬一路西征的動人心魄,又有娓娓道來的花絮和插曲。這部宏偉樂章,由成吉思汗「有度量,能容眾,敬天地,重信義」的德行交織譜成,詠頌著蒙古王「深沉有大略,用兵如有神」的凱歌。
  • 鐵木真騎著鎖兒罕失刺送的馬,順著人畜在草地上留下的蹤跡,一路向斡難河下游尋找,終於在豁兒出恢山附近與母親和兄弟們重逢。久別重逢的喜悅也降臨在這個小小的部落,為其凝聚了新的氣息。這股新的氣息,是命運的氣息,也是王者之路的氣息。
  • 輾轉古卷,登臨高閣,遍覽群山震人心魄。想到方外之人,常說紅塵萬丈,一落其中難以翻身。這個世界儘管充滿迷障,卻常會在靈光閃現中,另闢蹊徑牽出一條明麗的線,帶人擺脫苦海。人生如此,姻緣更是如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