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8年俄羅斯足球世界盃預選賽

亞洲12強賽 中國男足平卡塔爾 難求一勝

世預賽亞洲12強小組賽第五輪,中國隊在主場0-0戰平卡塔爾。圖為雙方球員拼搶瞬間。 (STRINGER/AFP/Getty Images)

人氣: 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熔石綜合報導)北京時間11月15日,2018年俄羅斯足球世界盃預選賽,亞洲區12強小組賽進行了第五輪較量。里皮執教的中國隊在昆明0-0戰平卡塔爾,仍未能取得12強賽的首勝。五輪過後,中國隊2平3負僅積2分,排名墊底,晉級世界盃僅存在理論上的可能。

四輪一平三負墊底

本屆世預賽亞洲區12強賽,伊朗、韓國、卡塔爾、中國、敘利亞和烏茲別克斯坦被分在A組。中國隊首戰到客場挑戰韓國隊,主帥高洪波排出5後衛陣型。中國隊比賽中一度以0-3落後,不過下半場連追兩球,比賽最後時刻還險些扳平比分,最終以2-3惜敗。雖然首戰失利,但是中國球員在場上的表現還是獲得了肯定,特別是下半場連追兩球,讓中國球迷對接下來的比賽充滿了期待。

第二輪迴到主場,面對亞洲第一——伊朗隊,中國隊再次派出5後衛,結果雙方互交白卷,0-0戰平。前兩戰面對本組最強的兩個對手拿到1分,這樣的結果還是可以讓人接受的。不過,本場比賽中國隊主力門將曾誠受傷賽季報銷,替補門將顧超登場,這為中國隊接下來兩場比賽的失利埋下了隱患。

第三戰面對必須要取勝的敘利亞,中國隊依然打5後衛,結果因為門將顧超的一次出擊失誤,在主場0-1飲恨。這讓中國隊的晉級形勢陡然變得危險。

第四輪,到客場挑戰烏茲別克斯坦,想要全力一搏的中國隊捨棄了5後衛陣型,並且派出了老門將楊智,最終只被對手打進兩球已算僥倖,因為門框還擋住了對方三次射門。

高帥辭職 里皮接手

四場比賽過後,中國隊僅取得1平3負,積1分,小組墊底。在輸給烏茲別克斯坦後,中國隊主帥高洪波在新聞發佈會上引咎辭職。之後,中國足協僅用了16天的時間,就請來了意大利名帥里皮(Marcello Lippi)出任中國男足主帥,效率之快實屬罕見。即使這樣,留給里皮帶隊備戰與卡塔爾比賽的時間也只有12天。

憑藉著自己對於中國足球的熟悉與瞭解,里皮上任後迅速公佈了中國隊25人的大名單。高洪波倚重的幾位球員全部落選。里皮表示:「我選人更看重狀態,而不是名氣。」高洪波癡迷的五後衛陣型被里皮推翻,「銀狐」採用的是在意大利和恆大時期的陣型——433。對於帶隊的首場比賽,里皮賽前承諾,並不能保證中國隊從卡塔爾身上拿到3分,但一定要讓大家看到球隊在場面上的變化。

四輪比賽過後,高洪波辭職,意大利名帥里皮出任中國男足主帥。(STRINGER/AFP/Getty Images)
四輪比賽過後,高洪波辭職,意大利名帥里皮出任中國男足主帥。(STRINGER/AFP/Getty Images)

難求一勝 依舊墊底

結果在昆明的拓東體育場,中國隊被卡塔爾0-0逼平,依舊沒能取得12強賽的首勝。雖然沒能全取3分,但里皮確實給中國隊帶來了變化。里皮用中超冠軍——廣州恆大的班底,撐起球隊中後場;同時安排球員回歸自己熟悉的位置,讓他們踢的更有自信。在進攻方面,中國隊的思路變得明晰,中路傳導滲透更為果斷,邊衛前插參與進攻也更加大膽。可以說,中國隊的進攻壓制住了對手。

賽後數據顯示,中國隊共完成了22腳射門,遠遠領先對手的10次。而12強賽前四場比賽,中國隊的場均射門僅為6.8次。中國隊的控球率高達了62%,超過了前四場比賽平均控球率近20個百分點。

可以說,這是中國隊在12強賽中表現最好的一場比賽,雖然0-0的比分有些令人遺憾,但能正常發揮出自己的水平,對於中國球迷們來講,已經很滿意了。以中國足球現有的實力,讓里皮立竿見影,化腐朽為神奇並不現實。

場場爭勝 延續希望

本輪A組另外兩場比賽,韓國隊在主場2-1逆轉烏茲別克斯坦隊;敘利亞隊在主場與伊朗隊0-0握手言和。五輪戰罷,伊朗隊5戰3勝2平,保持不敗,依然是A組積分榜領頭羊;韓國隊反超烏茲別克斯坦隊1分,上升到A組第二位。

中國隊2平3負積2分,仍舊在A組墊底。距離小組頭名伊朗有多達9分差距,距離小組第二的韓國差8分,距離小組第三的烏茲別克斯坦也有7分。可以說,中國隊的出線只存在理論上的可能,與2018俄羅斯足球世界盃漸行漸遠。剩下的五場比賽,中國隊每場都必須全力爭勝,才能讓渺茫的希望延續下去。

明年3月,A組將進行第六輪和第七輪較量,中國隊將先主後客,挑戰韓國和伊朗。主場與韓國的比賽,中國隊必須要取勝,因為伊朗和烏茲別克斯坦下輪將碰到小組排名靠後的卡塔爾、敘利亞,贏球的可能性極大。如果中國隊不能戰勝韓國,積分差距恐怕要進一步被拉開,獲得小組第三的可能性將微乎其微,基本可以確定將無緣2018俄羅斯世界盃。#

責任編輯:鄭煌

評論
2016-11-16 3: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