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川普提名的國家安全顧問素描

人氣 515

【大紀元2016年11月21日訊】在美國新當選總統川普近日公佈的國家安全團隊成員提名中,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由退役將軍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出任,其餘兩人是司法部長傑夫·塞辛斯(Jeff Sessions)和中央情報局局長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這三人在相關領域上都持有強硬立場。與其他兩人的提名需經過國會參議院批准才能生效不同,弗林的任命無需國會批准。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是總統在國家安全相關事項的主要參謀,其與國防部不同,可以向總統直接提供超然獨立之意見,為總統出謀劃策。在緊急時刻,國家安全顧問操控白宮戰情室,提供總統危機事件的最新發展。以往美國總統中,不乏總統倚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例子,如當年尼克森訪華就是由時任國家安全顧問的基辛格一手操辦,連當時的國務卿都沒有知會。

因此,川普任命弗林作為自己的安全顧問,除了因為他在競選期間公開支持川普的政策主張、甚至為其提供政策建議外,更是因為其過往經歷勝任這一職務。而幾日前,日本首相安倍訪美時,弗林亦參與了會見。這說明其看法深受川普重視。是以,川普在介紹對弗林的任命時的聲明中說:「弗林將軍是這個國家軍事、情報領域最重要的專家。對於我本人和我的政府而言,他是無價之寶。」

1958年出生於羅德島的弗林,父親是一位銀行家,母親從事房地產,有著愛爾蘭天主教徒的血統。1981年,他畢業於羅德島大學,獲得管理學學士學位,其後還獲得加州金門大學電信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美國陸軍指揮和總參謀學院軍事藝術和科學碩士學位,以及海軍戰爭學院國家安全和戰略研究碩士學位。

弗林1981年入伍,曾在駐阿富汗、伊拉克美軍任職。2007年6月至2008年7月他擔任美國中央司令部情報處長, 2008年7月至2009年6月擔任聯合參謀部情報處長, 2009年6月至2009年6月在阿富汗國際安全援助部隊任情報處長。

2011年,弗林被提升為陸軍中將,在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工作。從2012年7月至2014年8月,他擔任美國國防情報局局長。在任職期間,弗林提出要加速情報局變革,以應對21世紀的挑戰。2014年,因與上司發生衝突,弗林宣佈退役。當時的弗林認為,受伊斯蘭國恐怖威脅的美國,較911空襲前更不安全。然而,他承認,自己的聲音十分微弱,奧巴馬政府視而不見。

退役後,弗林與兒子經營一家為企業和政府提供情報服務的諮詢公司。弗林還幫助他國遊說美國政府。對此,弗林表示,接受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任命後,就將切斷與諮詢公司的往來。

在2015年1月的一次演講中,弗林曾表示,美國國防和國家安全體系正遭到挑戰,並不再擁有美國一度習以為常的巨大的軍力優勢。他不止一次的引用雷根等前總統的話稱,美國面臨的最大危險並非來自於美國對自己實力的警覺或自大,而是來自於當戰爭不可避免時的無準備狀態或者過分避開戰爭的狀態。

今年2月,弗林接受川普的邀請,出任川普的外交軍事顧問。7月,弗林在共和黨全國大會上就美國國家安全問題發表了一段20多分鐘的演講,或勾勒出了川普未來的部分外交戰略。

弗林首先借用川普的「讓美國重新強大」的口號,以「讓美國重新安全」作為演講題目。在演講中,他將矛頭指向奧巴馬,稱「美國的外交政策一度以保護美國和它在全球範圍內的公民為中心,但不幸的是,在目前政府的領導下,這一目標化為烏有,這種情況不能繼續下去了。」一個重要的論據是,弗林認為正是奧巴馬幾年前對敘利亞反對派的坐視不理,才讓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得以壯大。

為了對付美國所面臨的威脅,弗林認為川普是可以付諸行動的領導人。弗林還堅持以美國意志塑造世界,認定美國具有不可替代的全球老大地位。弗林的鷹派色彩由此可見。

弗林還公開強調美國應更加積極的參與打擊伊斯蘭國行動。他據信還支持美國政府向土耳其引渡土耳其「7·15」未遂政變疑似主使、宗教人士費圖拉·居倫。弗林曾在文章中寫道,在美國新一時期的外交政策中應該把土耳其擺在首位,因為土耳其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打擊恐怖組織達伊沙問題上是美國最強大的盟友,同時也是地區穩定的來源。

無疑,川普競選時的某些外交政策上的看法,如質疑伊核協議,在美國本土和海外對極端主義採取更為進攻性的戰略等,不能不說,是受到了弗林的影響。

弗林的觀點在其所撰寫的《戰場——我們如何打贏狂熱伊斯蘭及其盟友的全球戰爭》一書中也有所體現。他的主要觀點是:一是美國政府由於情報不足而對其敵人瞭解不夠;二是認定美國的敵人正在形成聯盟,聯手摧毀美國。而弗林對美國在海外發揮實力的方式則提出兩個截然不同的判斷:要麼推銷民主,要麼選擇和軍事強人站在一邊。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在其書籍出版後,曾採訪弗林並問道,誰是美國的敵人。弗林的回答是:「那些國家當然包括俄羅斯、朝鮮、伊朗、委內瑞拉、古巴,當然還有中國(中共)。」不過,儘管弗林認為俄羅斯是敵人,但他認為美國必須與俄羅斯合作,比如在處理敘利亞問題上。在俄羅斯問題上,弗林與大贊普京的川普還是有一點不同,但尋求合作卻是共同的想法。

這樣的弗林,與同樣持強硬立場的塞辛斯和蓬佩奧,極有可能將改變美國的對外戰略,這對中共來說或許將面臨著更多的挑戰。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南澳弗林德斯大學實施「自願退休」計劃
弗林德斯大學減經費 部分學科或面臨關閉
專訪斯蒂爾:川普將成為什麼樣的總統
川普當選總統與華裔罕見的政治熱情(上)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胡編稱等著擦槍 中美衝突誰勝算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國「淨網」可癱瘓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一線採訪視頻版】黑格比襲溫州 頂篷被掀人被吹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