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究,還是一個人

作者:吳若權
font print 人氣: 19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不必哀悼青春,更不用頻頻探詢生命的解答,

積極主動規畫人生下半場,就能找回完整的自己。

午後白花花的陽光,從枝葉茂密的縫隙間,溫和地灑在肩上。

高中開學第一天放學的畫面,再度浮現眼前。剛結束日夜蟄伏於補習班一年的重考生涯,穿上全新的高中制服,瀟灑地再見天日,告別幽暗灰敗少年的憂鬱,迎向一個雖然未知、但不能再壞的人生,讓我既感傷、又興奮。

揹著書包搭上車,站在公車司機座位後面,我盯著車身兩側的後照鏡看,窗外的景象,前一秒是未來憧憬,後一秒已是過眼雲煙。

明明是夏末天氣晴好的都會午後啊,豆大的淚珠竟如山間的豪雨,氣勢磅礡地打在記憶的長廊。我聽見決心的戰鼓響起,催促自己勇往直前。不要再沉溺於既往,活出真正想要的未來。

從那一刻起,我主動做出慎重的決定──從開學的第二天起,獨自留在學校晚自習,直到圖書館熄燈才回家,立志不花父母的辛苦錢去補習,一定要憑自己的努力,考上理想的大學,以免三年後再度嘗到名落孫山的敗績。

那年我十五歲,第一次體驗到成長過程中劇烈地、徹底地轉折,來自一個看似輕輕的逗點,卻是大大的改變。

人生,會有幾個這樣的逗點?可以在當下敏銳地覺察自己──重新,一個人。然後毅然決然地朝向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前進。告別過去、告別愛恨、告別煩惱、告別恐懼,有決心、也有能力,以自由無畏的姿態,擁抱全新的自己。

年過五十的這個夏日午後,我和朋友約在特色鮮明的小小獨立咖啡館。一個人從鬧區人潮熙來攘往的市街,悠然轉進路邊舊式古老建築的靜巷,彷彿經歷一趟人生旅途的縮時攝影。少年熟悉的陽光,再度如亮麗的花瓣,飄落在熟年的肩上。了然世事地告訴自己,我終於懂得這般道理:穿越滾滾紅塵,才能享受孤獨;抖落愛怨悲歡,才會安適自在。

既善於獨處;也樂在相處

小時候,我是非常喜歡享受孤獨的孩子。童年經常搬家遷徙,和兩位姊姊聚少離多。我習慣自己一個人玩、一個人奔跑、一個人放風箏、一個人讀故事書。

一直到青少年,我仍不知道如何和玩伴相處,甚至有過幾次被霸凌的經驗。人際關係的挫折,讓我學會偽裝自己,以親切和善的樣貌,掩飾內心的孤獨。雖然以短暫的和樂假象融入人群,不至於會太不快樂,但總在匆匆逃離團體生活,回到自己的角落時,大大地鬆一口氣,感覺無比的輕鬆自由。

能夠真正毫無膽怯地和別人互動,已經是上大學、甚至是出社會上班以後的事。長大才結識的朋友,幾乎不能想像從前的我,是多麼害羞、木訥,而且講話結巴。在改變自己的過程中,我付出許多努力、克服無數障礙,才能從自卑到自信,走出自己的世界,和別人產生連結。終於,經過生命的無常、友誼的歷練、親情的喜捨,當我再度回到自己一個人的角落,慶幸自己能夠真正地成為「一個人」。既善於獨處;也樂在相處。

細數過往歲月,我曾在多少人的心中來來往往,多少人曾在我的世界停停走走?年少時為了卸下「一個人」的孤寂,以為彼此擁抱才會幸福,試著努力追逐著和另「一個人」相濡以沫,愛與被愛的傷痕斑斑累累,幸與不幸的記憶層層疊疊,和往事漸行漸遠,與自己愈靠愈近,才慢慢懂得:無論最後的結局,是「一個人」和另「一個人」願意繼續相守、或各自轉身分手,唯有彼此尊重與祝福,才能兩相忘於江湖。

少年的我,雖然剛踏入青春期;天真早熟的心智,已經懂得歲月的滄桑。當年的大哥哥、大姊姊們,剛從西洋搖滾音樂的熱潮,轉換到清純的民歌創作,我剛學會彈吉他,敞開小小的胸膛裡,懷抱暖暖的吉他,跟著吟唱由楊弦先生譜曲,演唱余光中老師的新詩作品〈江湖上〉:

一雙鞋,能踢幾條街?

一雙腳,能換幾次鞋?

一口氣,嚥得下幾座城?

一輩子,闖幾次紅燈?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風裡

一雙眼,能燃燒到幾歲?

一張嘴,吻多少次酒杯?

一頭髮,能抵抗幾把梳子?

一顆心,能年輕幾回?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風裡

現在網路上仍可以搜尋到鴻鴻老師的評介:〈江湖上〉是余光中老師一九七○年旅美時期的作品,引用Bob Dylan的歌曲〈Blowin’ in the Wind〉。全詩也仿Dylan使用一連串問句,但相對於反戰歌手的意氣風發,中年的離鄉詩人卻別有懷抱。

在那個年代成長,總會背誦幾首詩、唱幾支歌,無論經濟多麼窮困、心情多麼苦悶,只要幾段文字與音符,就能掙脫現實的牢籠,在寬廣的夢想裡飛翔。

人到中年,重回記憶,找到似曾相識的心情。當年我只是個十五歲的孩子,如今已經是五十歲的熟男。對於生命的困惑逐漸減少,繼之而起的人生課題是:全然的順遂接受。

唯有靠自己,才能完整自已

幾天前去參加來自荷蘭靈媒作家潘蜜拉.克里柏(Pamela Kribbe)來台的系列講座,聽眾提問相當踴躍,有幾位期盼走入婚姻的女孩,問了很相似的問題:「我一直很渴望伴侶,為什麼他遲遲沒有出現?」即使每個人的背景不同,潘蜜拉轉譯的靈訊卻大同小異。要她們回到內心深處,先安頓自己。

雖然我也曾經渴望伴侶,但經過多次的戀愛,我才學會:無論單身或已婚,在幸福的道路上前進,必須放慢腳步,試著完整自己,而不是匆忙追趕,找尋另一個人前來完美你的人生。否則,你會一再錯過、一再失望。

我認識許多真正很幸福的已婚伴侶,從他們身上發現:兩個人在一起,能夠長久幸福的秘訣,並不是依靠彼此,而是成全對方。尊重對方以「一個人」的姿態,自由自在地活在婚姻裡,這段關係才會長久。

有些人會質疑地問:「萬一對方在外面亂搞;甚至出軌怎麼辦?」其實你如果真心愛對方,就應該容許他選擇他感到快樂的生活方式。或者,他最後終會發現自己對於快樂的追求,既膚淺、又荒唐;然而,你無須評論,只要回到自己身上,保持高度的覺察,隨時提醒自己:「我也可有我的選擇!」但這個選擇,必須是基於愛與信任,不是恨與背叛。

在我開辦的療癒課程中,有很多學員問我關於「維持單身」或「期盼結婚」的題目,我的回答是:有些人的生命課題,需要由伴侶砥礪切磋;有些人的靈魂修行,需要靠自己獨力完成。如果,你選擇後者──請千萬不要因為孤獨而自怨自艾,而是要把握單身而自由自在。

單身,並非公害,也絕對不是國安問題。相反的,單身反而往往因為納稅金額、勞動生產、照顧父母,而成為對國家、社會、家庭,很有貢獻的一個族群。

或許,單身者還是會被某些人歧視,原因可能是對方不了解或不包容。但正因為如此,單身,更必須好好善待自己。

重新,一個人;從心,一個人

在人生的旅途上,踽踽獨行。關於「一個人」的概念,我已經越過「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的不同層次,猶如宋詞〈虞美人.聽雨〉 (作者:蔣捷)──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我們因為付出愛而讓自己變得獨特,就像小王子照顧玫瑰花而讓它成為唯一。在滿天星斗中,聽見遙遠笑聲,而知道那是你最在意的一顆星。浪跡天涯的路上,有愛、有恨、有燦爛、有荒涼。兩個人相愛,最美的結果,並非永遠擁有對方,而是自己願意成長,幫助彼此生命更為豐盈。

或許,有「一個人」會讓另「一個人」得到短暫的投靠與安慰,但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是另「一個人」永遠的依靠與救贖。

無論你現在幾歲,身心屬於哪種性別,單身、已婚、或離婚,生命走到最後,終究,還是一個人。

在「一個人」的情狀下,可以泰然處之,終必學會自得其樂。當「一個人」不再害怕「一個人」,才能在遇到另「一個人」時,相守時願意成全對方、分手時彼此祝福。

活到熟年,邁向中老,若這一路走來始終只是「一個人」,或經過千山萬水回到又只剩下「一個人」,面對長長的人生、匆匆的回憶,該如何面對下半生?

此刻,那首民歌,再度浮現腦海:

為什麼,信總在雲上飛?

為什麼,車票在手裡?

為什麼,惡夢在枕頭下?

為什麼,抱你的是大衣?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風裡

一片大陸,算不算你的國?

一個島,算不算你的家?

一眨眼,算不算少年?

一輩子,算不算永遠?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風裡

(詞:余光中.〈江湖上〉;曲:楊弦)

人口高齡化不是趨勢,而是擺在眼前的事實。如果我們已經心知肚明,可能老來無以為伴,也不能依靠子女,就必須立刻停止感嘆,當下就開始準備為自己啟動第二人生。

無論是悲傷地經歷失戀、失業、失婚、失去健康,或是喜悅地因為心智已經逐漸成熟,到可以面對「重新,一個人」概念中的那個逗點,此刻不必哀悼青春,也無須負氣流浪,更不用頻頻探詢生命的解答,只要拿出決心與勇氣,以對生命百分之百的負責態度,積極主動規畫人生下半場,就能找回完整的自己。

人生的列車,一輛接著一輛,匆匆地駛過;途中的旅客,一批接著一批,被命運送往不同的地方。

如果你是列車上的旅客,處於昏睡的狀態,只因為你窮盡半生之力,還是覺得自己總愛不到想愛的人,做不到想做的事,結不到想結的婚,存不到想存的錢……就別再往錯誤的方向繼續行進吧!看清楚列車的時刻表、起點與終站,重新做出正確的選擇。

已經佇立在車站轉運大廳的你,此刻要往哪裡去呢?

從打瞌睡的呵欠中醒來吧,讓自己回到童年的火車上,像《小王子》書中第二十二章描述的孩子,繼續好奇地把鼻子扁扁地抵在車窗上,只因為心裡很清楚自己要追求什麼。

在人口高齡化的過程中,「年紀」和「寂寞」都愈來愈長,每個人都必須開始學習:如何面對「孤獨感」愈來愈濃厚的社會?無論你現在30 歲、40歲、或50歲,無論你是未婚、已婚、或離婚,趁早學習「善於獨處,也樂在相處」的態度與技能,重新開始規畫人生下半場,才不辜負自己的青春,也才能讓自己真正過得幸福。

《重新,一個人:擁有自由無畏的人生下半場》,是我出版的第一○四號作品,從財富、感情與友誼三大支柱,提供你全面的人生省思。這是我經歷過的掙扎與痛苦,轉化成喜悅與幸福,但願可以提供你更多的心靈能量與參考資訊,讓你及時抓住生命最關鍵的逗點──既是「重新,一個人」;也能「從心,一個人。」當下,就活出屬於自己的美好未來。@

──轉載自皇冠文化《重新,一個人:擁有自由無畏的人生下半場》

責任編輯:方遠

%e3%80%8a%e9%87%8d%e6%96%b0%ef%bc%8c%e4%b8%80%e5%80%8b%e4%ba%ba%e3%80%8b%e7%ab%8b%e9%ab%94%e6%9b%b8%e5%b0%81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獨特的一根草 一根 僅僅一根 可以和那堅韌無言的山比高
  • 有位父親把他雙耳全聾的女兒培養成中國第一位聾人少年大學生,留美博士;在歷經愛情婚姻的酸甜苦辣後,他立誓要做一位好丈夫,體悟到夫妻恩愛賞識的重要性。他就是賞識教育法創始人——周弘。
  • 2016年3月26日下午,捷克第二大城市布爾諾著名的雅納切克劇院迎來了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的完美演出。演出結束時神韻藝術家們三次謝幕,觀眾仍然依依不捨不願離場。
  • 「婆媳關係」是每個步入婚姻的女人最擔心的問題,婆媳相處和諧,一家其樂融融,婆媳相看兩厭,生活雞犬不寧。但不管我們面對的是什麼性格的婆婆,只要自身擁有正面健康、體貼寬容的心態,不管彼此間隔有多大、裂縫有多深,一樣可以逆轉局面、消融成見。
  • 知名旅遊指南「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公布2016年亞洲10大最佳旅遊景點,含有豐富原住民文化的台灣台東名列第10,日本北海道則位居榜首。
  • 現在,我所能和你說話的,當然不是用摸不著邊際的聲音,而是用看得見的有形象的文字。以前曾有位友人曾寫道:記憶是鐘鳴,時鐘鈴那煩人的滴滴答答,自行車鍾鈴那嚇唬人的嘩嘩朗朗…
  • 柳宗元自小被稱為神童,他「精敏絕倫」,二十一歲進士及第,妻子是禮部、兵部郎中楊憑的女兒;二十四歲任秘書省校書郎,三十一歲時,就已是京城的監察御史了。
  • 請告訴自己,天下沒有完人,一時的表現不佳,不足以代表一個人的整體,有缺憾的人生是常態。更何況,你的周遭朋友並沒有人把你視為邊緣化人物,反而很喜歡你。所以,你應該從觀念中改變自己完美的價值觀。不論男生、女生,都是因緣際會的安排,才會出現在我們身邊,本著真心相待的初衷,就能快樂地和他們相處,人我之間的緣分深淺也自有安排,只要出於至誠,毋須在意彼此分合的得失。人生本來就不完美,但是我相信你會好好地享受它,加油!
  • 中國的「雙11」網購促銷剛結束,美國感恩節的「黑色星期五」又在眼前……買到心中看好的物品,快樂度究竟如何?據美國心理學家最新發布的研究,購買心儀物品固然讓人滿意,生命體驗給人的愉悅幸福感卻要長久得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