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和孤獨

作者:梅花一點
font print 人氣: 77
【字號】    
   標籤: tags: , ,

現在,我所能和你說話的,當然不是用摸不著邊際的聲音,而是用看得見的有形象的文字。以前曾有位友人曾寫道:

記憶是鐘鳴,
時鐘鈴那煩人的滴滴答答,
自行車鍾鈴那嚇唬人的嘩嘩朗朗,
上課鍾鈴那催人的呤呤呀呀,
教堂鍾鈴那莊重人的轟轟哈哈,
永遠看不清摸不著的鐘鳴。

在這裡,真正的聲音充斥了一切,看不見世界有精確的概念,但卻有各種豐富變化的酸甜苦辣的味道,也被叫做語言。從「人之初」的訓練開始,億萬年的記憶跳出了「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的蒙昧,啟程了。

覺醒的人常是孤獨的,心靈如同一座座互不相干的房子。言語的精靈居住在房子裡,通過看不見的聲音、通過嘴這扇門出出入入,有些是匆匆過客,有些是百年世家,有些活潑可愛,有些憂鬱沉默……反正他們都在記錄著一個又一個故事,或編寫悲劇,或調侃無聊,或一去杳無音信,或在幽暗牢籠裡,漸漸的消失於歷史長河裡,沒人能找得到、揭得開這些奧祕。

於是通過自言自語,保證了孤獨的喧鬧,而且又是天知、地知、我知、萬物皆知,或許爾等不知。一躺下,馬上變得開始想、想、想入非非如石窟門前飛揚上天的鮮花,或如壁畫裡從山崖墜下的商隊駱駝。有時候也不必特意去想,「心」上只「相」就自個兒跳桑巴舞。從晚上七點到早上七點,不離工作椅的編程序,到休息時卻常回頭,因為後面好似有汽車聲或人聲,瞬間一剎那而過,儘管僅僅是幻覺的好像而已。言語不喜歡孤獨,也不知道孤獨,他一定要說,可以是吵、鬧、哭、笑……

其實我等又何必在意孤獨呢?他至多是自己表現自己而已。因為人們常說: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我相信,這些都是來自上帝的和善慈祥的微笑。

又,子曰: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朋友的到來,何必去接近不知道辜負自我的害怕和恐懼呢?哪裡用得著什麼自言自語?打開心靈的門與窗,精靈們自然而然會證明他們之間是親密無間的。

在《老人與海》的真實裡,桑地亞哥老人在船上分別同馬鈴魚和鯊魚作了交談,裡面包含的無所謂失敗還是成功,駛回港灣的孤零零是準備好了的明天的起程。@*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回收站的骯髒和肥沃,如同蓮藕的生長之地,最污穢之地的魔煉反而鍛造了一朵朵燦爛聖潔的蓮花。這個不是比喻,是行者們真實而遙遠恆古的助師征伐,在層層諸神眼裡認為不可能的事卻在實現著,實現著聖蓮們的純正芬芳沁香布滿寰宇。
  • 窗口的張望,在很多方式裡,難道除了眼睛,怎麼會沒有鼻子、耳朵、口、手、皮膚一起共同來四處張望呢?
  • 人類不僅要清掃垃圾,大自然也會巧妙的自我設計了清掃垃圾的一切方式,使得流浪螞蟻們的忙忙碌碌並非可有可無,反而也是識別風捲殘雲的晴雨變換標識。
  • 流浪的困苦,乞討的艱辛,無法阻止流浪者的前行步伐,疲倦到了天涯海角也依然淪落為一無所有的孤單。然而也總是有發生例外的情況,流浪者休憩而倚靠的蘋果樹會砸來一顆蘋果,讓流浪者減省了半日的乞討,就像偶遇山泉的湧出而滋潤了旅行的乾渴。
  • 海洋的寬廣博大,為流浪者浪跡天涯的故事留下了充足的空間和時間,湧出了翻滾的靄靄迷茫。
  • 流浪者流浪何方?或許再簡單不過了,就是跟著感覺走。感覺在哪兒?或許就在心裡,或許就在不經意裡,或許根本沒有什麼感覺,反正流浪者的流浪一直都在四處招搖,卻沒有招來任何值得在意的追逐和渴求。流浪者幾乎是百無聊賴的成就著繼續的流浪。
  • 踏過了多少山山水水,路過了多少城市鄉村,結識了多少流浪過客,遭際了多少坎坷艱辛,流浪者的流浪本身就屬於一件不大不小的世間經歷,書寫的個人故事或許能流傳片刻,或許悄然無聲的消失在茫茫人海的潮起潮落之中,使得懵懵懂懂的天真都在癡癡的困惑著:流浪,到底是怎麼樣的一件事情呢?
  • 四海為家的流浪者,不得不經常經營自己的小窩,窩裡陳設擺置床桌椅凳,對著照明的光線,點綴了牆壁上的幾幅奇麗的美圖,好似一個家的溫馨在迷糊著流浪者流浪的心緒。
  • 空氣的瀰漫,唯有刮過的風兒才會告訴世間那空氣存在的溫柔和狂暴。而人海茫茫潮起潮落的的流浪者,被帶動的是流浪心緒的糾結、傷感以及歡樂的是是非非。那麼,人海之間瀰漫的眾生,在發生著怎麼樣的有情有義呢?
  • 製作瓷器,是在延伸人類自己的手的捧握能力。製造馬車,是在延伸人類自己的奔跑步伐和負重能力。繪畫綿延了眼睛的美妙,音樂滌蕩了耳朵的奇特,烹調感應了舌頭的繁華,書寫微妙了思緒的漂流。人世間的所有製造,都轉變為人體之外的物類,想方設法衝擊甚至殺伐對於世間的依賴,驅趕了流浪者流浪步伐的因因果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