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記者被抓與公開信夭折說明了什麼?

人氣 170

【大紀元2016年02月01日訊】1月28日,距離甘肅《蘭州晨報》駐武威市記者站記者張永生被當地公安局、檢察院以涉嫌「敲詐勒索」的罪名拘留、批捕幾天之後,一份以《蘭州晨報》名義撰寫的《致武威市涼州區委政法委的一封公開信》在網路熱傳,此信對張永生被捕案提出了質疑。隨即,《重慶晨報》主辦的「上游新聞」稱《蘭州晨報》負責人說此公開信屬實。

公開信稱,案發之前,張永生在當地從事正常的新聞報導,因其報導內容被當地有關部門視為「負面報導」受到不同程度的阻撓和威脅。據張永生自己講,涼州區公安局主要負責人曾致電他,要求他刪除網上的有關涼州區原副區長受賄被公開審判的報導,他明確回答自己做不到。後來因刊發《兒子涉案被拘留 父母「想不開」自殺身亡》一文,張永生同樣接到涼州區公安局主要負責人要求不要刊發稿件的電話,遭到拒絕之後,該負責人在電話中威脅張永生:小夥子,你是武威人,你這樣做,你等著。據瞭解,武威市、區、鄉(鎮)的領導幹部都曾採取不正當手段,阻礙張永生進行正常的新聞報導。 1月7日早上,張永生和《蘭州晨報》新聞調查部記者曹勇聊天,在聊天記錄中,張不止一次感歎:自己被「武威公安盯上了」、「就希望我們報導政府的業績,什麼案子呀一篇社會新聞都不讓發」、「宣傳部門恨不得把我趕出武威」。

公開信還稱,警方1月14日給《蘭州晨報》通報說,張是在洗浴城涉嫌嫖娼被抓的。當地宣傳部門給省裡有關部門彙報時說,張是警方在辦案過程中發現違法線索被抓的。而《武威日報》在1月19日的通報中稱,張說自己是當地警方在治安大清查中因違法被抓的;據家屬轉述辯護律師的說法,張說自己是在西關大街上被抓的。該報質疑張永生被抓,究竟哪一個才是準確的說法,其中警方是否存在「釣魚執法」。

但蹊蹺的是,29日清晨,《蘭州晨報》社發出「鄭重申明」稱,「本報一名記者涉嫌敲詐勒索一案目前司法機關正在調查,本報未曾在網路發表任何公開信。1月28日晚開始流傳的《致武威市涼州區委政法委的一封公開信》系何人在網路所發,本報將進行調查」。

那麼《蘭州晨報》到底有沒有寫過《致武威市涼州區委政法委的一封公開信》?如果寫過為何又公開否認在網路發表過?對此,自稱與張永生同一個部門的一位《蘭州晨報》記者29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公開信》確實是報社撰寫的,原打算28日公開發表,但因受到壓力,臨時取消。據悉,與張永生一同被逮捕的還有蘭州晚報和西部商報的兩位記者。《蘭州晚報》一位資深記者告知美國之音,目前當地媒體已經噤聲:「蘭州晚報一個、西部商報一個、蘭州晨報一個,三個人全是(因為)‘巧克力’(‘巧克力女孩’事件),完了以後,這邊的媒體都不出聲,上邊打了招呼的,現在地方媒體不敢說,也不能說」。當局對媒體的控制「無以復加,很恐怖的。」律師也被當局「打招呼」,不得接受採訪。

顯然,不是《蘭州晨報》沒寫過公開信,也不是它寫了之後改主意不發了,而是「上邊」不讓它發,把公開信壓住了。如此看來,要教訓教訓寫「負面報導」記者的不僅是武威官方,還包括了更高一級的權力。

其實,這樣的事發生在大陸一點也不奇怪。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所有的媒體都是「黨的喉舌」,《蘭州晨報》《蘭州晚報》《西部商報》當然也不例外。既然是「黨的喉舌」, 按照當權者的邏輯,當然就要千方百計的歌頌黨,多說好聽的,怎麼能經常搞「負面報導」呢?警告多次後還「屢教不改」,不得給你點顏色看看麼!

張永生等人被抓和《蘭州晨報》公開信的夭折再次證明,在中國,一個媒體人一旦開始把報導真相作為自己的職責,他就成了官方的敵人,從此踏上了一條隨時可能失去自由的險途,即便他服務的媒體想保護他也保護不了。這是中國媒體人的悲哀,這也是中國媒體的恥辱。不過換個角度看,當這類事件一再發生成為家常便飯時,距離一個王朝的覆滅是不是也就為期不遠了?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貴州記者被抓多月無聲息 福州記者因言獲罪判三年
大陸網站記者傅濤拘留期滿 再拘留15天
提供消息給大紀元 山東記者深夜被抓
山東記者被抓月餘無消息 妻子發出求助信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紀念入聯講4要點 美點中共軟肋
【新聞看點】尹家緒反習被抓?多地詭異爆炸
【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拍案驚奇】拜登喊軍事護台是口誤嗎?
【秦鵬直播】與中共開戰?澳防長:讓對方回答
【珍言真語】練乙錚:對華投資須考慮兩因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