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生活在斯德哥爾摩系列

最後一個座位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5月23日訊】(作者:雨蓮)

4月初,我們全家有機會到意大利一遊。

意大利的行程是一個很突然的決定。我們原打算三年以後再考慮去意大利旅遊的。

說起來,這還是托《神韻》的福。喜愛舞蹈和音樂的我和喜愛中國傳統文化的老公都是神韻的鐵桿粉絲,每年必看。但因為今年的神韻演出在北歐(丹麥)的演出門票早早就售完了,我們只好去查哪裡還有神韻的演出。歐洲已經有8個城市演過了,還沒演的城市有兩個已經訂滿了,就只剩維也納,漢堡,薩爾茲堡,米蘭這4個城市還有票了。

聽朋友說這4個城市中,米蘭最靠南,春天來得最早,天氣也更舒適,於是我們就決定去米蘭。訂機票時,老公又說,既然去了就多玩幾天,索性把周邊的城市也看一下。記得小時候學過一篇課文說的是威尼斯,看看離米蘭不遠,就把回程延後兩天,把威尼斯也納入計劃之中了。

到了米蘭,少不得到處遊逛一番。其中一個小插曲令我感觸良多。

那是在米蘭的第三天,我們去市中心景點參觀。中間要換兩趟地鐵。

當我們隨著其他乘客走進地鐵車廂,我看到還有一個空座位。想到沒推兒童車,怕女兒小,扶不穩,我就站在座位旁,轉頭去招呼女兒過來坐。當我拉住女兒的手,回頭看座位時,發現一位年輕的意大利女士已經站到了座位旁邊,正要坐。我們四目對視,不禁都有些尷尬。她立刻讓到一邊,把座位留給我女兒。

我想向她表示謝意,但看到她滿臉羞紅,局促不安的樣子,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只好點點頭算是謝了。她無意中成了和小孩子爭座位的人,顯然感覺很丟臉。直到兩站之後我們下車時,她的表情仍不自然,可能還在回憶那尷尬的一刻。早聽說意大利人感情豐富,浪漫溫柔,這次見了,果然不虛。

這讓我想起了多年前,在北京經歷的一幕。

那是在一天下班的高峰時期,因為頤和園是首發站,等車的人很多。那裡沒有規範乘客排隊的圍欄,大家都憑經驗聚集在司機休息室附近的空地上。車來了,剛一停穩,車的前後門就被人群擠得水洩不通,車門一開,人們蜂擁而上。我隨著人流來到車上,發現居然還有一個空座,說時遲那時快,我身旁的一位女士一個箭步躍過去,然後一個優美的轉身,心滿意足地坐下去。……居然!她坐在了一個小伙子的懷裡!

我都看傻了!在那女士轉身之前,那個座位還是空的,這個小伙子竟然在零點幾秒的時間里後來居上,搶先坐下。我都沒看清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那女士也大吃一驚,然後羞紅著臉站起來,走到一邊去了。那小伙子向他的同伴露出得意的笑容。在場的乘客們都嘲笑地看著那位女士,對小伙子“敏捷”的身手則佩服有加。

我饒有興趣地回憶著這兩個場景,想著:“有的人為了爭座使出絕世武功,有的人因為座位羞得面紅耳赤,那斯德哥爾摩的人面對空座位是什麼樣兒呢?——哦!也許,三天前地鐵上的那個小片段正好可以作為一個答案。”

那是出發去米蘭當天發生的事。因是下午6點的飛機,我早晨照常去上班。那是一個與往常一樣的高峰時段,地鐵車廂裡的過道站滿了人。

有人下車,一個座位空出來了。站在座位旁邊的是一位穿紅襯衫的女士,她一動不動的繼續聽著她的耳機。她沒看見嗎?不可能!因為她就面對著這個空位,而且她是睜著眼睛的,沒有睡著——我保證!這個場景是如此奇怪,一個空座,半徑兩米內,至少8個站著的人,但是沒有人去坐,就那麼靜靜的站著。我非常好奇地觀察每個人,希望找出一些原因,來解釋這個奇怪的現象。這些站著的人中多數是白人,也有黑人,也有亞洲人(如果算我的話)。他們有的在打電話,有的在聽耳機,有的在看手機。——只有我“無所事事”地四處張望,充滿好奇地想對這個也許他們習以為常的事情一探究竟。——這些人中,我能找出的唯一共同特點就是:他們衣著得體,都是上班一族。

他們在看了空座之後,又都看了一眼那個紅衣女士,然後就像沒看見一樣,繼續幹他們的事。也許他們認為那是她應坐的位置,不管她是什麼原因不去坐,此事與他們無關了。

於是我就很好奇想看看這事到底如何結束。直到三站地之後,那位紅衣女士下車,才有一位剛上車的人坐了那個位置。旁邊的那幾位,除了下車的,就是自得其樂地站在原地,看都不再看那個座位了。

瑞典人,真是有點不一樣。

後記:

回到瑞典後,我和一位華人朋友聊到此事,她的老公是瑞典人。她說,他們自己就經常有空座不去坐。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有時是經常坐著辦公,想多站一會兒。有時覺得站著挺舒服的,也就不去坐了。

聽了她的話,我也想了想自己。在北京工作的那段時間,也坐辦公室,但上了公交車,雖然不去搶座,但碰到身邊有座,那是一定要坐的。那時是一種什麼心態呢?是一種不坐就浪費了的心理,甚至隱隱有一種怕吃虧的感覺。但到了瑞典之後,這種心理就漸漸沒有了。

那為什麼在北京就有那種不坐就浪費的心理呢?朋友笑著說:“也許是因為難得有座位吧?”

也許吧!但有一點我很明確,如果現在讓我回到北京去生活,去坐公交車,我也不會再有怕吃虧和怕浪費的感覺了。與多坐一會兒的舒服相比,心態的平和更令我愉悅

責任編輯:小金

評論
2016-05-23 8: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