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學文:中國病人——愛國賊

人氣 1316

 

【大紀元2017年03月03日訊】由於公共生活的匱乏,大陸民眾活在自閉性的私人生活領域。人的社會屬性和公共屬性都被極度壓抑、遮蔽在規訓化的生活中。然而人畢竟是社會性的動物,是處在公共世界中的生命。日常被壓抑的公共參與的熱情一旦遇到出口,便會發洩般爆發。意識形態的單向度灌輸在大陸培育了出一種中國病人:

每當中國在國際上出現外交事件時,被洗腦的民族主義衝動就會打扮成愛國的激情,呈現出意淫症的周期性發作。繼上次向肯德基示威後,愛國賊們近期又開始向韓國企業樂天發飆。意識形態默許的愛國主義更像一種病態的意淫症,在國人享受著大量全球化的好處的時候,他們卻幻想出中國被圍堵、欺凌的殖民地奴隸思維。奴隸不敢反抗壓迫自己的奴隸主,卻把壓抑的憤怒發洩於假想的敵人,這種發洩其實是一種刷存在感的表現,以此證明我存在著,作為一個不可忽視的中國人存在著。愛國表演更像一種刷存在的自我證明,以此遮蔽被奴隸主壓迫的醜惡現實。不敢去向奴隸主維權,卻敢去肯德基門口示威,一方面,去肯德基示威是安全的,另一方面,可以告訴別人:你看,我愛國呢!我愛國我存在,以此換來虛假公共參與的虛幻滿足。

網上流傳的一個故事很形象的說明了大陸愛國賊的真實面目:「陰暗潮濕的北京某地下室,一瘦弱青年一手拿了2塊錢一包的煙,一邊看著鳳凰網軍事頻道,愁眉緊鎖的他陷入了沉思:國家下一步該怎麼走?如何突破美國封鎖?如何收復台灣?如何保住南沙釣魚島?如何剿滅反華勢力?一個個難題需要他思索,抉擇。此時,傳來踹門的咣咣聲:開門!查暫住證!」後來網絡上有人將故事進一步演化到2003年之前:「隨後該青年便如眾所知地被帶上警車,押往警局,關押於臨時拘禁地。該青年被人私下告知:只要能聯繫到熟人送來兩萬元錢,就立馬可以出去,繼續他在北京的中國夢。若無人送錢,則將被送往昌平收容譴送站,在那裡被強迫從事每天16小時以上的繁重勞動三個月後,才會被送回老家。」專制體制下權利被嚴重剝奪的民眾,渴望獲得公共參與的機會,愛國表演是唯一的被許可的公共表達。當愛國賊們在肯德基門口示威的時候,警察以默許的姿勢假裝站在門口維持秩序。如果換成了某個民眾在政府機構面前舉起一塊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牌子,馬上就會遭到打壓。愛國賊們不明白的是:當他們在自以為是的表演著正義的時候,他們其實是在與意識形態合謀。意識形態允許你表演,你由表演獲得虛假公共參與的滿足,發洩被剝奪的潛在憤怒,換取自我在現實中被忽略被無視的虛幻存在感。與意識形態共謀的最大獲利者不是愛國賊們,他們的表演只是獲得廉價的自我滿足,而意識形態卻從這些廉價的表演那裡收穫頗豐:意識形態由此獲得大量素材,收割多年灌輸的成果,藉此可以再度向民眾進行持續洗腦,強化民眾的愛國主義毒素。最重要的是,體制由此獲得其匱乏的合法性,愛國賊們的集體表演夯實了體制的統治基礎,彰顯了意識形態的正當性。在愛國賊們鬧劇似的表演後面,是體製得意洋洋的猙獰笑容。

愛國賊們的表演一方面是自我意淫,凸顯個體的公共存在感,另一方面是意淫境外敵人,沒有敵人也必須製造敵人,昨天是日本,今天是美國,後天可能是菲律賓,敵人最好是越多越好,越多便越發可以激發「我們被包圍」的悲情想像,刺激殖民地奴隸的創傷心理。敵人的存在是必須的且必要的,沒有敵人,愛國賊喪失意淫的對象,敵人越多越壞,我才越正義越偉岸。意識形態需要不斷製造境外敵人,只有境外敵人的存在,才能使民眾忘卻被統治被剝奪的痛苦,統治者可以非常方便的將國內矛盾轉化為國際矛盾,以此來換取統治的繼續和穩固。

當愛國成為一種主義的時候,愛國就成為一種浸透著民族主義毒素的蠱惑意識形態。它必然導致狹隘的排外、製造虛幻的假想敵、在悲情主義宣揚下的虛假的正義。反諷的是:當愛國賊在聲嘶力竭的表演愛國秀的時候,統治者卻在越洋電話中和「帝國主義敵人」溫情脈脈的媾和。愛國賊永遠不懂的是:在國際政治的博弈中,國內民眾的愛國表演不過是政客們手中討價還價的一張牌。在民主國家,民眾的愛國表達是民意的真實體現,是依靠選票獲得合法性的政府不敢無視的,而在專制體制下,民眾的愛國表達只不過是統治者向他國展示的一種談判籌碼:你看,我國人民不答應呢!當統治者需要人民存在的時候,人民才能存在。表演愛國秀的民眾自以為存在,其實他們不過是符合統治者的一種需要,就像顢頇的慈禧太后對義和團的評價:「民氣可用。」在統治者的眼中,可利用價值是民眾唯一的價值。

印度思想家克里希那穆提曾說:「對那些覺得自我擴張是重要的人來說,與更大的東西認同,在心理上是一種必須」。汪丁丁闡釋到:「因為你覺得渺小由此而覺得自卑,所以你自卑的靈魂要尋求與一個更大的『自我』結合,那就是民族和民族國家。」大陸的愛國賊就具有這種心理病症,為了掩飾自身在現實中的渺小和自卑,必須尋找到更大的東西來依附和臣服,藉此來擺脫自身的自卑。這種沒有健全的個人主義的權威型人格特徵,是大陸愛國賊的共同特徵。大陸愛國賊是極好的精神病理學標本,是具有典型特徵的「」,是全人類中被意識形態病毒深度侵入、俘獲的奴隸新變種。

原創辛苦,感謝打賞支持!

文章來源:大陸微信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朱紫正 : 是愛國者,還是賣國賊?
任百鳴:誰是賣國賊
李華德:中共是賣國賊
自由人生路(四):愛國賊與賣國賊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拜登自命組閣「新瓶裝舊酒」
【十字路口】五大暴力超限戰 左派逼宮川普
【新聞大家談】腐敗窩多離奇 史詩級訴訟提交
【微視頻】三州將聽證舞弊證據 墨菲教訓深刻
專訪李劼:正邪決戰 美重打獨立戰爭
【財商天下】金融窟窿難堵 中共亂局已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