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恐怖的野蠻狂歡

夏侯

人氣 10078

【大紀元2017年04月06日訊】1917年列寧竊取政權後,俄羅斯大地掀起紅色恐怖大潮。因此俄羅斯史學界將1917年至1923年界定為「紅色恐怖」時期。研究「紅色恐怖」的史學家,以「人質研究所」、「恐怖階級」、「野獸狂歡」等評價列寧的共產暴力運動。

暴力搶劫銀行

共產黨的邪惡基因之一就是搶。以暴力強取劫奪維持它的生存。列寧發動革命,對外串通德國領取資助,對內搶劫銀行壟斷資金。

1917年7月,契卡特別處特命的全權代表緬任斯基(Menzhinsky)回到俄羅斯。同年10月25日,緬任斯基奉命擔任彼得格勒革命軍事委員會專員,前往國有銀行主要辦事處洽談贊助革命資金問題。他要求銀行向列寧政權繳納1,000萬盧布資金用於當下的開支。國行職員不承認布爾什維克新政權,因此拒絕他的無理要求。於是,赤衛隊迅速占領這家銀行,但是資金還是沒能拿到手。

緬任斯基擔任財政部副政委時,曾接受美國人約翰.里德(John Reed)的短暫採訪。他公開承認,沒有錢,布爾什維克的革命活動寸步難行。他說:「列寧下令用炸藥炸開國有銀行的地下室。至於私人銀行,剛剛頒發了一項命令,叫他們明天就開張,否則我們自己動手打開他們的大門!」

列寧和緬任斯基共同簽署的《關於銀行開業的決議》中寫道: 「工農政府命令各家銀行於明日,即10月31日,按平日營業時間開業……如果銀行不開門營業,不按支票支付資金,銀行行長和理事會全體成員都將被捕。財政部將為所有銀行任命臨時專員,在他的監督下,憑藉蓋有工廠委員會印章的支票,銀行就要支付現金。」

僅11月17日這一天,緬任斯基就收進500萬盧布的現金,用於支付人民委員會的各種開銷。人民委員會又通過決議要打開私人銀行所有保險櫃。於是,向每家銀行都派駐武裝。

緬任斯基擔任財政部副政委期間,僅僅用了幾個月時間,以革命和人民的名義,以恐嚇和武裝把銀行的錢全部搶了出來。人民委員會宣布由國家壟斷銀行業務。私人銀行全部收歸國有,與國有銀行合併為統一的人民銀行。銀行股票被廢止,所有的股票交易都被宣布為非法。

這是1917年十月革命期間,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暴力革命的一幕,他以暴力武裝革去平民百姓的生命,又以暴力搶劫銀行的龐大資金。

普列漢諾夫是列寧的導師,十月革命期間看出列寧凶殘的一面,他在臨終前口授一份《政治遺囑》預言了日後俄國的政局走向,其中很多內容都得到歷史的印證。根據《政治遺囑》的說法,列寧「為了達到既定目標甚麼都幹得出來,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結盟」。

列寧的「人質研究所」

當初中共學蘇聯,也搞紅軍搞武裝割據,但是軍火彈藥、吃飯穿衣、黨員的地下活動都需要資金,因此共產黨就以綁架富豪為人質,逼著富豪家人一壇一壇地送銀元供養紅軍。這些被搾乾的富豪,有的被折磨驚嚇而死,也有的在奄奄一息時才被放回,但是此時已家破人亡。

中共竊取政權至今都是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為行動指南。中共為了手中的權力,控制整個國家機器和宣傳工具,大肆推行它的「人質流氓文化」,在文革時期、1989年的六四事件、鎮壓法輪功事件,可以說中國的十幾億百姓被中共劫持為人質,玩弄於股掌之間。共產黨的「人質論」強調的是,如果它不鎮壓某些人,國內就要出現大亂,於是在這樣的藉口下,中共想要鎮壓誰,隨時都可以揮動輿論工具,開動國家暴力機器立即鎮壓,而且永遠是打著國家的名義,信口雌黃「鎮壓有理」,以此強姦民意。

中共照搬蘇共的一切模式,譬如中共的軍隊也叫紅軍、黨徽也是鐮刀斧頭、革命區叫蘇區等,而中共的「人質論」鼻祖正是列寧。

馬克思思想的基本宗旨是毀滅人類,殺人變成共產黨政權的目的,不管殺的是誰,它就是不停地要殺。圖為蘇區肅反。(大紀元配圖)

在俄國內戰期間,列寧為對付那些逃匿的白軍軍官,炮製了抓捕人質的手段。布爾什維克按照他的命令,抓捕白軍軍官的妻子兒女做人質,直到他們現身。即使白軍軍官現身,這些人質依然會被槍斃。

布爾什維克和契卡成員在匯報槍決人質的通報中稱,這只是為了響應「列寧的屠殺陰謀」。

1918年11月4日,《莫斯科晨報》第21期刊載彼得格勒一個契卡頭子彼得斯的一段話。他供認不諱地稱「這幾天的槍決」確實是「歇斯底里的恐怖」。他在採訪中對記者說:「但我完全不像他們認為的一樣,是一個嗜血的人。」

所有這些槍決行動在契卡頭子的眼中,只不過是為了響應「列寧的屠殺陰謀」,為了響應他的陰謀,所以殺人就成為布爾什維克的藉口和理由,而且他們所說的革命,是對一群「軟體動物的革命」。在布爾什維克的意識形態中沒有人類的概念,而是「軟體動物」。

彼得斯自稱不嗜血,卻公開威脅道:「我宣布,俄羅斯資產階級所有的反動嘗試都會遇到巨大的阻力和可怕的懲罰。在他們面前所有的白色都將變成恐怖的紅色。」

種族滅絕論提倡者之一的恩格斯說:「恐怖,是敗類的殘酷,把它推到人群中,就會使人自己產生恐懼。」為了響應列寧製造恐怖氣氛,契卡公開出版的《契卡週刊》常常會公布槍決的人質名單。

1918年10月20日,彼得格勒版的《契卡週刊》第五期,公布的「官方」消息:布爾甚維克這幾天槍斃了500名人質。而莫斯科版的《契卡週刊》則宣布,這幾天槍決了300多人。而槍決的時段從公布的說法中,幾乎都是「這幾天」,他們都是以天來計算殺人的數量。有時因為名單實在太長,週刊上都沒有地方刊登。

自1917年十月革命列寧竊取政權後,布爾什維克究竟槍決了多少人,人們無從得知具體的數據。根據《契卡週刊》每次公布的人質名單,史學界推算遇難者的人數,所得數據依然非常保守。但可以肯定的是,實際數據遠遠高於此。

1919年3月23日,英國倫巴達(Lombard)神父向洛德.屈爾宗(Lord Curzon)匯報時說:「在八月份的最後幾天,兩艘船裝滿了(白軍)軍官,布爾什維克用帶刺的鐵絲將他們三三兩兩地分別捆綁,然後將船擊沉,並在芬蘭灣把所有的屍體全部拋除。」

根據目擊證人所說:「在彼得格勒,粗略的統計,處決的人數超過1,300人,儘管布爾什維克只聲稱500人。在喀琅施塔得和聖彼得堡,沒有經過中央的特別授權,只根據地方蘇維埃就處決了數百名軍官、前公務員和有身分的人。在喀琅施塔得一夜就槍決了400人。他們在院子中挖了3個大坑,這400人就站在坑的前面,一個接一個地被處決。」

俄羅斯下諾夫哥羅德市的契卡宣布說:「我們的精神領袖——列寧,在罪惡的屠殺陰謀中,杜絕優柔寡斷,鼓勵以強硬的手段領導無產階級專政。」

於是為了列寧的無產階級專政,他們列出一份很長的名單,包括軍官、牧師、官員、護林員、報社編輯等。就在契卡分支宣布列寧為「精神領袖」的當天,契卡成員就抓捕了700名人質,並聲稱:「每殺一個共產黨員,或者殺我們的人未遂,我們都將以槍決資產階級人質進行還擊。」

布爾什維克從各階層抓捕了上千人,並把他們都投進監獄。《紅色恐怖的日子》把響應列寧、大規模槍決的這段時間稱為「紅色恐怖的野蠻狂歡」。

「浴室」恐怖的代名詞

而這段時間,被關押在監獄中的人質,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創傷。每天晚上,都會有專車開到監獄,契卡成員按照名單提出人質,用鐵絲將其捆綁。當人們聽到「帶上東西到浴室」,那就意味著又要槍斃人了。在共產專制制度下,契卡成員將殺人認為是在給監獄清理消毒,因此有了以「浴室」代稱槍決的暗語。在1918年,契卡口中的「浴室」是最邪惡的代名詞。經歷過的人永生難忘那種令人窒息的、絕望的恐怖氣氛。

當時,不僅在聖彼得堡和莫斯科執行「列寧的屠殺陰謀」,這股浪潮也很快地席捲全俄,不管是大城市、小城市,還是小鎮、小村莊,都逐漸瀰漫起血腥的恐怖。

1918年夏天,庫爾斯克火車站發生重大火災,火車的幾個車廂幾乎全被燒燬。年輕的少尉軍官謝苗諾夫(Семенов)涉嫌縱火被逮捕。因為他是目擊證人,他發現布爾什維克在火車站行竊。他們為了掩蓋盜竊的痕跡,故意縱火燒燬火車。這起重大火災的製造者正是布爾什維克。

布爾什維克得知目擊證人的消息後,立即逮捕了少尉,以及和他在同一公寓的父親和哥哥。審訊3個月後,調查人員稱很快會釋放他。但是忽然一天,傳來「帶上東西到浴室」的命令,這名少尉就被槍決了。一個月後,調查人員通知他的父親說:「你的兒子被殺錯了。」

在紅色恐怖瀰漫的年代,一句「你的兒子被殺錯了」,就把布爾什維克做賊行竊的暴行全部掩蓋了,而且死者也未能得到昭雪。

歷史上,暴君尼祿為嫁禍基督徒故意縱火焚燒羅馬城;希特勒為建立法西斯政權策劃國會縱火案;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事件,栽贓陷害法輪功。為了權力,為了掩蓋罪行,為了打擊信仰,這些策劃縱火事件的人,似乎都有著雷同的邪惡基因,成為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暴君和劊子手。

參考資料:

1、《九評》,大紀元

2、梅爾古諾夫.謝爾蓋《俄羅斯紅色恐怖1918~1923》(Мельгунов С.《 Красный террор в России. 1918-1923 》),所引原文頁碼為第5-7頁

3、列昂尼德.姆列欽,《克格勃 國家安全部門主席 解密的命運》(Млечин Леонид《КГБ. Председатели органов гос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е судьбы.》),所引原文頁碼為第16頁

4、《俄羅斯布爾甚維克報告彙編》(A Collection of Reports on Bolschewism in Russia. Abridged Edition of Parlamenters Paper Russia. Nr. 1. Книга эта переведена на французский язык под заглавием «Le Boichevisme en Russie. Livre blanc anglais»; цитирую по ней, стр.),引述第159頁

5、《莫斯科晨報》(《Утро Москвы》)第21期,1918年11月4日

6、《德皇陛下的革命家》,德國《明鏡週刊》,2007年12月出版@* #

責任編輯:謝秀捷

相關新聞
陳思敏:全球須小心中共紅色恐怖
史求真 :「文化大革命」實乃「暴力大破壞」
高天韻:文革「红八月」的冤魂—卞仲耘
【特稿】共產主義不是出路而是絕路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參議員克魯茲:推翻中共的戰略
【大選觀察】拿下必贏?看預測最準的搖擺州
【珍言真語】霸氣哥:國際反共 始於香港
【有冇搞錯】中共的雅貪政治 張曉明一字賣470萬
【重播】川普介紹病毒新測試系統:快速簡單
【直播預告】2020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