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民主化 美知名華裔學者:兩岸問題正解

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凱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主任裴敏欣,與台灣民眾分享對中國40年政治轉型的反思。(郭曜榮/大紀元)

人氣: 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曜榮台灣台北報導)蔡政府上台迄今,兩岸關係急凍,台灣的國際空間屢遭中共打壓;事實上,中共從兩蔣時代以降,對台灣的政治與外交打壓始終不斷,只是力道大小視統戰需要而有所區別。面對這樣的惡鄰居,兩岸關係是否只能等到中國民主化才能真正有解?

長期研究中國大陸貪腐與民主化轉型的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凱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主任裴敏欣表示,若中國真正民主化,對解決兩岸之間的問題,肯定是一個正面的發展。

裴敏欣近日應龍應台基金會邀請,來台出席「2017焦點中國系列──大國崛起』的細節凝視」活動,與台灣民眾分享自己對中國40年政治轉型的反思。

兩岸價值隔閡不消除 取得互信和解很困難

裴敏欣表示,現在兩岸之間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政治認同問題,一邊是專制體制,一邊是新興民主國家,「這兩個是天差地別」,如果這個價值隔閡無法消除的話,那麼要真正達成互信和解,「的確是很困難的」。

他說,雖然中國要搞民主的難度比台灣高出幾倍,但台灣的民主轉型經驗在一個點上對中國的統治菁英是有指導意義,也就是在舊政權沒有全面喪失民眾支持、在總體性危機來到之前,「先發制人搞改革」,這對統治菁英的長期是有利的,「一定要提前改革,掌握改革主動權」,但是這個經驗教訓,至少目前中國的政治菁英還沒有聽進去。

「中國民主化轉型的模式,如果說是一個自上而下、按部就班的民主化,基本上不會出現大的動盪,因為政府權威是鞏固的」,他提到,但如果出現革命性的、舊政權被推翻的改革模式,那兩岸之間肯定會出現意想不到的事情,可能會很危險,因為中國方面,要維護舊政權的人會打民族主義牌;一旦大陸亂了,台灣也不會排除這個尋求政治獨立的大好機會。

裴敏欣指出,轉型過程雖充滿風險,但如果中國出現新的民主政權,至少在中國內部會有一場理性、公開、平等的有關台灣問題的辯論與交流,這是現在沒有的,他相信中國大陸還是有許多人是理性的,如果創造這麼一個平台,在言論自由的情況下,讓他們談如何處理台灣問題,「我想得出的答案,肯定跟現在是不一樣的,肯定會創造出至少比現在更有利的政治條件」。

民主自由像氧氣 缺氧時才知重要

龍應台基金會8日舉辦「2017焦點中國系列──『大國崛起』的細節凝視」活動,由裴敏欣(左)與中央研究院院士吳玉山(右)對談。(網路截圖)
龍應台基金會8日舉辦「2017焦點中國系列──『大國崛起』的細節凝視」活動,由裴敏欣(左)與中央研究院院士吳玉山(右)對談。(網路截圖)

當天活動與談人、中研院院士吳玉山詢及,對中共來說,最擔心什麼樣的民主化指標出現?裴敏欣回應,共產黨最擔心的就是有組織的反對勢力出現,以及新聞自由的傳播。吳玉山進一步問到,如果有些組織,當初並非反對勢力,例如法輪功?裴敏欣說,我們都比較天真,但中共認為,只要有組織跟政治行動的潛力,它就不會讓你存在,「因為過去七十多年它就是這樣生存下來的」,凡是有組織的,不管你今天政治態度如何,都要對你進行控制,甚至要把你禁止。

裴敏欣強調,民主自由並不是為我們提供更好的經濟收入,而是像氧氣,平時呼吸根本感覺不到氧氣對我們的重要性,可是哪天一旦缺氧,馬上就感覺到,「那些批評民主制度的人,要改變他們的想法,最簡單就是送到北韓,保證1小時就缺氧」,體現出民主制度有許多看不見的隱形價值。◇

責任編輯:旻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