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敏欣:中共一黨專制還能維持多久?

裴敏欣

人氣 157

【大紀元2012年09月03日訊】在今後10到15年內,中國最重要的變革將不是經濟的持續高速發展, 而是從一黨專制向民主的轉型。這一預測在許多人眼中可能被看作異想天開或一廂情願。但是根據比較政治學中有關民主化的理論和過去近40年中民主轉型的歷史 經驗,中國的民主轉型不僅是一個時間問題,而且是一個可以被預測的高概率事件。

我們先從民主轉型理論來分析為甚麼中國一黨制在今後10-15年內將會被民主體制替代。比較政治中有關民主轉型的理論對民主轉型的起因有如下的解釋。

一是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總體來說,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水平越高,專制體制越難生存。比較政治學者們用量化研究得出的基本結論是,在人均國民所得(用購買力計 算)低於1000 美元時,專制體制相對穩定;在人均國民所得處於1000-4000美元時,專制體制的穩定程度就會大大降低;一旦人均國民所得超過4000美元,專制體制 的穩定程度更低。

絕大部份的專制體制會在1000-6000美元的「轉型區域」中被民主化維持。人均國民所得超過6000美 元後,民主轉型的可能更大。但是,人均國民所得超過6000美元的專制國家也比較穩定,但是這類國家基本都是產油國(定義是石油和天然氣的收入占政府稅收 的一半以上)。產油國的專制政權不需要靠對人民徵收高額的稅賦,因此可以維持專制體制。

雖然經濟發展的指標和民主制度的存在(並不是民主制度的出現,見下)呈正相關,但是學者們在經濟發展如 何通過政治途徑來促成民主轉型這一問題上有各種不同意見。比較流行的說法是經濟發展創造中產階級,然後中產階級為了保護其基本人權和產權而要求建立民主制 度。另一種理論上經濟發展分散了政治經濟資源,使民間力量擁有以前沒有的財力,技術,社會動員能力,和道德權威, 從而有能力和專制政權抗爭。

二是專制政權的政治危機。用經濟發展來解釋民主轉型有一個嚴重的缺陷,即這一理論無法確定轉型的具體時 間。而且,一個專制政權在1000-6000美元這一轉型區域可以生存多年,很難預定在哪一個發展水平上會出現民主轉型。通過檢查歷史數據,學者們發現專 制到民主的轉型在任何一個發展程度都會發生。其原因很簡單,即使在很貧窮的國家,一個專制政權的垮臺就會創造民主轉型的契機。由於這一因素,比較政治學者 們把注意力放到政治因素上去,通過分析專制政權的危機來解釋民主轉型的時間性。由此得出民主轉型的理論的基本結論是民主轉型的起因是專制政權的政治危機。

導致這一政治危機的因素有多種:經濟表現不佳(包括經濟危機),軍事失敗,獨裁者去世,民間抗爭,鎮壓 成本過高。危機一旦出現後,專制統治精英內部會分化,出現強硬派和改革派。強硬派會主張維持現狀,改革派則認為現狀無法維持,只有改革才能挽救專制體制。 在這一場專制政權內部的鬥爭中,如果改革派贏了,就會出現政治自由化,從而邁出民主轉型的第一步。

如果我們用這兩個轉型理論來分析中國民主化的前景,不難看到中國在今後10-15年內一黨制將面臨前所 未有的危機。從經濟發展水平上來看,中國現有人均國民收入是8400 (購買力)或5400美元(匯率),早已超過6000(購買力)這一水平。再過10-15年,中國的人均國民收入一定會超過10000 (購買力)。由於中國不是產油國,政府必須通過徵稅來維持專制體制的運行(納稅人目前出錢維持共產黨的組織運作的龐大費用),這將不可避免地進一步激化和 廣大民眾的矛盾。從專制政權的政治危機這一角度來看,現在許多跡象已經很明顯,如維穩(即鎮壓)成本過高不可持續,國家社會衝突日增,政府權威衰落,信息 革命為人民創造的巨大的輿論資源和政治動員能力,政治精英危機感深重等。這種趨勢在今後10-15年內將進一步發展,最終導致統治精英內部的分化。

通過回顧第三波民主轉型的歷史經驗,我們也可以領悟到中國在今後10-15年內轉型的極高的可能性。在 1974年葡萄牙的民主轉型開始了第三波民主化。至今已有80個國家從各種不同形式的專制體制(軍政權,一黨制,和個人獨裁)轉變為民主制度。當然,這些 新民主國家並不是所謂「高質量」的民主政權,但是大部份新的民主政權能夠生存下來。第三波民主轉型有許多經驗,這裡沒有時間一一列舉。最重要的有三個。

第一是轉型的突發性。許多轉型的政治起因十分突然。一些被認為是十分穩定的專制政權一夜之間會喪失合法 性,甚至垮臺。這就是說,引起轉型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心理因素。 一旦一個專制政權被大眾認為是不可被容忍的非法政權,廣泛的民眾的政治動員會瞬間發生(如阿拉伯之春和東歐1989年的革命)。專制政權合法性的消失呈幾 何狀態(以倍速消失),而不是線性狀態(即逐漸消失)。

第二是如果統治精英在反對勢力政治動員起來之前進行民主改革,他們有更大的控制轉型的能力,漸進轉型的 成功概率較高,統治精英還能通過和反對派談判保護自己的利益甚至獲得某些法律豁免權(如不必對其當政期的所作的迫害人權的行為追究法律責任)。在民主轉型 成功後,這些精英仍
然有政治生命,通過民主競爭參政。

第三是共產黨政權的自我轉型成功的實例沒有。在前蘇聯,戈巴喬夫的有限民主改革觸發了民主革命 (其最根本的原因是在戈巴喬夫開始改革時,轉型起步太晚,蘇共已過於虛弱,在政治上喪失控制轉型的能力)。在東歐,由蘇聯紅軍維持的共產黨政權毫無合法 性,一旦蘇聯不再支持,這類政權一夜都活不了。

我們從上面的分析可以得出一個基本結論,即中國的一黨制在今後10-15年內被民主制度替代的可能性很高。如果中國共產黨現有領導層看到這一歷史必然規律而趁早開始轉型,他們仍有機會避免蘇共的悲劇。

(轉自BBC中文網;責任編輯:郗古韻)

相關新聞
高官逃美國航返航 大陸熱傳最新政治段子
中共公務員知多少?調查:官多兵少男多女少
傳中共部委減三分之一 法廣:不大可能
【網文】在中國當官享有哪些特權?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中共冬奧誓言驚全網 穿越朝鮮?
【百年真相】凶手是誰?「封疆大吏」離奇送命
【秦鵬直播】王岐山大祕被判死緩 習敲打誰?
【遠見快評】挺普京入侵烏克蘭?北京適得其反
【財商天下】樓市至暗時刻 援手來了?
吳明德:香港防疫政策中共做主 是為政治服務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