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解黨話詞語系列(39)

伍新:解「革命」之二(兼論「黨領導一切」是為了「把一切人毀滅」)

「共產革命」其實是邪靈偷天換日篡取神位藉以徹底毀滅人類的偽革命

人氣 80

【大紀元2018年01月10日訊】

【解體黨文化】之六:習慣了的黨話(上):中共盜用國家政權對民族文化和語言的深刻傷害,可以說前無古人。語言是思維的工具。被黨文化嚴重污染的語言,嚴重地損害了人們反思中共、反思黨文化、構思民族未來的能力。很多人都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人們用中共製造的語言批判中共,憤怒聲討中共的文章仍然稱中共建政為「解放」,有人在「退黨聲明」中仍然說「我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讓人簡直難以分辨他到底是要唾棄中共,還是要感激中共。在中共政權搖搖欲墜、人民亟待回歸正常人類文化的今天,認清附著在民族語言上的黨話,清除黨話,已經成為刻不容緩的任務。
——題記

伊朗草根動,遊行抗暴眾。中共怕要死,封堵慌慌恐①。
末日多報應,黨媽鳥驚弓。號稱革命黨,最怕被革命。
恐懼本特徵②,今重精神病。只因其革命,不止反天命。
偷天黨換日,篡位偽革命③。宣揚無神論,明明否神明。
暗暗掩鬼魔,邪靈隱影形④。革命更天命,天命天策命。
更命天自更,世稱革天命。人理天道理,人道天道通。
道德天規範,道統天綱統。邪黨竊神位,主義冒天命。
上帝與愷撒,黨權集一柄⑤。真理獨吞吐,道德改準繩⑥。
革命義擅定,暴動充革命⑦。積非久成是,索命即革命。
害命謀共產,篡權號革命。奪權人海戰,超限戰窮凶。
建政不赦免,濫殺更兇殘。短短幾十年,八千萬冤塋。
一切黨領導,分享決不成。大權黨獨霸,邪教合暴政⑧。
軍隊黨屠刀,政府黨附庸。國庫黨倉庫,監獄黨刑廳。
家國大小獄,網路牆內甕。言路鸚鵡道,路路堵卡封。
尊嚴侮辱盡,恐懼籠神經。毀人從不倦⑨,陷阱無底洞。
革命無禁區,害人不留空⑩。一切黨領導,一切皆革命。
理講革命理,情講革命情。黨標革命黨,政叫革命政。
旗打革命旗,風吹革命風。人喚革命人,兵呼革命兵。
開口革命話,邁步革命徑。日記革命跡,照相革命影。
舞跳革命姿,歌唱革命聲。婚結革命伴,革命小家庭。
班接革命班,宗傳革命宗。酒喝革命酒,醉死算革命。
廁所翻新修,旗號亦革命。革命被用爛,標籤遍地紅。
紅朝最大罪,反黨反革命。一切為革命,隨時叫犧牲。
革命本錢身,革命需要命。生育革命計,生活從革命。
工作幹革命,業餘玩革命。行行革命線,門門革命營。
運動是革命,改革又革命。革命無止境,永遠鬧革命。
衛黨革命權,六四狂屠城。衛黨害人權,迫害法輪功。
酷刑集大成,活摘產業隆。不光屠肉體,猶重誅心靈。
文化革命化,徹底毀傳統。神傳文化廢,黨文化替頂○11。
灌輸成生活,洗腦到傻瘋。日管人言行,夜管人做夢。
人命天賜命,人身憑天成。良知本天良,人性本天性。
洗腦硬改造,灌注革命性。啥叫革命性?假惡鬥黨性。
黨性泯人性,非人魔獸性○12。取命竟取樂,陷阱無底洞○13。
高級動物性,黨奴工具性。死為革命死,生為革命生。
共妻革命性,胡鬧性革命○14。天給人條命,豈容胡玩命?。
革命成習慣,滲入血液中。名聲漸發餿,標籤漸淡輕。
骨子卻未變,輕賤人生命。不倒車就推,為黨獻一生。
掉頭風吹帽,蹬腿劇到終。革命即犧牲,犧牲為革命。
黨權大於天,革命無比重。一切聽黨命,一切為革命。
革命終為啥,只是要人命?黨權幹嘛用?就為要人命?
黨就幹這個,毀滅人乾淨?你還別生疑,黨就這害蟲○15。
紅魔毀滅人,正拉陪葬坑。九評○16剝畫皮,惡黨本邪靈。
究竟何究竟?巨著○17根刨清。有良快找讀,讀懂大勢明。
漂紅心歸正,向善遵天命。棄黨辦三退○18,逃難獲新生○19。

注:
1、據大紀元2018年01月05日訊,已持續一周的伊朗民眾反政府遊行抗議活動,很快遭到中共當局封殺,網路上相關的帖文很快被刪除。海外社交媒體上傳出中共中宣部下達的特急指令:「鑒於伊朗發生混亂狀況,即日起,全國所有媒體不得報導任何與伊朗相關的消息,更不能提及伊朗革命。」但其真實性尚無法得到證實。湖南維權人士朱承志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大力封鎖該消息,是因為每個獨裁政府對於民眾起來反抗暴政的事情,「都是怕的要命」。

2、「共產黨也是一種生命,但其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是一種反宇宙的邪惡生靈。」(【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永恆的恐懼感是中共黨史的最大特徵,維持生存成為共產黨與生俱來的最高利益。這種延續生存的最高利益,以強力支撐著那變換無窮的皮中之恐懼本質。它像原生癌細胞一樣擴散、滲透了肌體的每一個部位,使其他正常細胞死亡,任由惡性細胞瘋長。」(《【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

3、《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五章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上):中共篡上神位

神仿照自己的樣子造了人,因此每個人都有神性,具體表現在人有求真、向善之心,有生命昇華的需要,有返回天國家園的渴望。與此對應,每個文化在其結構中都有一個至高無上的位置,有的民族稱之為「道」,有的民族稱之為「神」。我們稱這個位置為「神位」。

共產黨在人間篡奪政權後,用暴力毀滅了中華文物。但是,中華文化中的神位,不僅是神奠定文化時建立的結構,也是神造人時賦予人的內涵。這種通天的安排要拿掉非常不容易。在共產黨長時期「排神」的運作中,由恨和宇宙中敗壞物質集合成的邪惡靈體,或曰「共產邪靈」,偷偷附上了人心中和中華文化結構中被劫空的「神位」,冠冕堂皇地冒充起「正神」來。(大紀元2017年11月30日)

4、共產黨宣揚「無神論」,不僅要否定人的生命來源於神,還有一層含義,是掩蓋它自己不是神而是「邪靈」的真實本質。具體而言,有兩個方面:

第一,人如果相信有神,就相信有魔。在任何一個宗教中「上帝—撒旦」和「佛—魔」都是對比著出現的,因為神度人的時候必然會告訴人:人會在信仰中遭到磨難,這些磨難很多都是魔的誘惑。因此共產黨就告訴人「沒有神」,這樣也就等於告訴人「沒有魔」,從而掩蓋了它是魔的真相。

第二,當人不相信有神的時候,人就放棄了神的拯救。這樣,即使神要救人,人也不接受,神最終被迫放棄人。這時候人自然就落到了魔的掌中。(《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五章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上),大紀元2017年11月30日)

5、愛因斯坦的兒子愛德華曾經問他:「爸爸,你為什麼這麼有名呢?」愛因斯坦說:「你看到這個大皮球上有一隻瞎眼的大甲蟲嗎?它並不知道它爬行的路線是彎曲的,但是愛因斯坦知道。」這句話實在意味深長,中國人說「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如果想認識一個系統就必須跳出系統之外去觀察,然而以人有限的生命去觀察宇宙無窮的時空,人類將永遠無法窺其全貌,宇宙也就成了人類的永恆之謎。

科學無法逾越的障礙自然是形而上的,這也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信仰」的範疇。

信仰這種人內心世界的活動,對於生命、時空、宇宙的體驗與思考完全不是一個政黨應該管理的範疇,「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然而共產黨卻憑著他們對宇宙和生命可憐又可笑的認識,把他們理論之外的一切都稱之為「迷信」,還要將有神論者洗腦,轉化,批倒批臭,乃至肉體消滅。(《【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

6、在這個「神位」上,共產黨成了「真理」和「道德」的制定者。它推行無神論,強制人們忘掉自己的神,讓人們認為自己沒有根,就是這一生這一世,死後一了百了。共產黨讓人不把自己輪回轉世的生命當作真正的生命,不承認和神的淵源關係。在神還沒有放棄人的時候,共產黨就強迫、誘騙人先排斥神,人類因此被推向了毀滅的邊緣。這個天大的陰謀,邪惡至極。(《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五章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上),大紀元2017年11月30日)

7、毛澤東:「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8、「共產黨的本質,其實就是一個為害人類的邪教。」「以階級鬥爭、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為中心的共產黨教義,導致了充滿血腥暴力與屠殺的所謂共產革命。共產黨政權的紅色恐怖持續約一個世紀,禍及半個世界,導致數千萬至上億人喪生。這樣一個創造人間地獄的共產黨信仰,正是人世間的頭號大邪教。」(【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

「中共最厲害的暴政統治工具是網羅式控制。以組織的形式,把犬儒主義加到每個個體身上。它不在乎前後矛盾,出爾反爾,就是要以組織的形式剝奪個人與生俱來的做人權利。政府統治的觸角無處不在。無論城鄉,人民都要由街道委員會或鄉委會管理。一直到近期,就是結婚,離婚,生孩子,都要通過它們的同意。黨的意識形態、思想體系、組織方式、社會結構、宣傳機制、運作體系都為這種強權統治服務。黨要通過政府體系來控制每一個人的想法及每一個人的行動。」

「共產黨控制的殘酷性不僅僅在於肉體上的折磨,而是使人逐漸變成沒有獨立見解,或有獨立見解,卻不敢放言,以保平安的懦夫。它的統治目的在於給人人洗腦,讓他們想共產黨所想,言共產黨所言,行共產黨所宣導的事。」(【九評共產黨】之三 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

9、《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 共產邪靈
毀人不倦(上):共產邪靈毀人最為歹毒的一招是邪——邪變人心。

共產黨是從人出生、成長到死亡的過程中,一直根據共產邪靈的需要來塑造人,顛覆是非善惡標準,「好的說成壞的,壞的說成好的」,叫人背棄古老的傳統,生活行為越低下越如邪靈之意,毀人不倦。(大紀元2017年11月28日)

10、「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九評共產黨】之一 評共產黨是什麼)

11、《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五章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上):建立黨文化的魔教場只是從人中洗劫神造的一切,共產邪靈並不滿足。為了實現其終極目的,它同時在人間建立了一個巨大的黨文化魔教場,讓人「自然」地生活在其中而渾然不覺。黨從暴力殺戮開始脅迫人們生活於其中,到大「騙」讓人習慣生活於其中,直到人以為世界就是這樣構成,自覺地服從這個物質場的規矩和限制,想共產黨之想、言共產黨之言。黨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的前途」,人們就想,「離開了共產黨,誰能領導我們的國家」;黨說「反黨就是反華」,人們就混淆了誰是黨誰是中華。

在黨國中,國人沒有信仰的自由,不能自主地選擇信仰。人不相信有神,不知道自己有信神的權利,共產黨的邪惡伎倆得逞了。

有信仰的人都知道神度人,都有相對應的天國世界。黨也模擬著為中國人造了一個黨文化的生活範圍,一個封閉的沒有上天的人間物質環境。

黨文化有一套生活準則,還有一套語言系統,全面涵蓋黨國的生活內容。其中有對「天堂」的重新定義,有污蔑、否定神的理論體系,有黨的魔教黨章,有黨魔教的組織生活和規定,有實現邪靈目的的行動綱領,有「革命」指導思想,有黨魔教的組織路線和幹部路線,有黨的魔教教職人員的稱謂,有「運動」的發動和進行,有整人的操作程式,有逆道德升遷的審核標準,有違背天理良心的獎懲制度,有整人害人的培訓,有洗腦的機制,有歪理邪說發佈的機構,有除了日期別無真話的媒體,有裝好人不像、演壞人不用裝的藝術……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黨重複一百遍的謊話,成了真理和前進目標。黨欲征服世界的狂妄,成了國人的驕傲。黨給人一個遲來的且並不合格的「小康」,人們心滿意足,從財小氣粗終於變成財大氣粗。如果黨給大家漲了點工資,印出一千元面值的鈔票,明天卻讓人的生活品質下降,不要驚訝。黨的手法從來是多變的、反復無常的,但黨的本質沒有變,也不會變。

黨文化中還有「恐懼」。黨也知道自己太壞,現在禁不住人們罵黨。好吧,那就讓人們小罵吧。如果膽敢真批評,高智晟等支持正義的律師就是「榜樣」。在中共有限度放鬆的環境中,一旦觸及到黨不容許的邊緣,就會監獄酷刑伺候。人不敢觸碰黨的敏感神經,不敢挑戰黨的脆弱底線,因為恐懼其實是無處不在的。就是到國外生活,恐懼也隨身攜帶著不放,關起門來,躲在廁所裡也不一定敢罵黨。這真是一個很難逃脫的黨文化物質場,甚至能夠「超越時空的限制」,走哪兒帶哪兒。(大紀元2017年11月30日)

12、《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 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上):中共把人變成非人

中共不間斷的洗腦和欺騙,敗壞和變異,使得現在的年輕人沒有文化,不講道德,有些人就像狼崽子一樣,徒具人形。

2004年開始,大陸風行「狼文化」,從小說、電影到公司培訓手冊,都推崇「狼文化」。推崇者鼓吹,將狼的野性、殘暴、貪婪、暴虐的本性,運用到事業之中,稱為「拼搏精神」。許多人認為這是生存競爭中能夠勝出的「先進」文化。換句話說,人不需要道德觀念,在競爭中不擇手段勝出才是做事為人的衡量標準。

常言道:「毒如蛇蠍狠如狼」,蛇、蠍、狼沒有任何親情,連自己的父母都可以撕咬、吞吃。現在很多年輕人沒有任何傳統觀念,做事情沒有底線,在家裡唯我獨尊,在公共場合打罵父母,更甚者對父母視如寇仇,一旦不合己意就大打出手,這樣的人管他們叫「狼崽子」,恰如其分。(大紀元2017年12月04日)

現在的很多人對中國傳統文化一無所知,對中共的歷史也一無所知。他們沒有文化,不懂歷史,不講道德,沒有是非觀念,不相信神存在,頭腦裡只有金錢、權力、欲望。跟他們談起神,他會覺得你太迂腐了。即使神的使者以善言喚醒他們,他們也不會相信了。

神造人,而且給人規定了做人的標準。如果失去了這個標準,在神的眼裡那就是一具徒具人形的行屍走肉,根本不能稱為人。共產邪靈就是要糟蹋人,現在很多中國人被中共邪黨已經變異得沒有人樣了,神已經不把這樣的人當人了。沒有了神的佑護,人會加速地墮落下去,直到有一天,人徹底不能要的時候,只好被銷毀。

真的是危險至極!(《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 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下),大紀元2017年12月05日)

13、「在長期殺人的歷史中,中共演變成一個變態系列殺人狂。通過殺人來滿足其大權在握、生殺予奪的變態快感;通過殺人來緩解內心的恐懼;通過不斷殺人來壓制以前殺人所造成的社會冤仇和不滿。時至今日,中共由於血債累累,已無善解的出路,而又依靠高壓與專制維持到它生存的最後一刻。即使有時採用‘殺人,平反’的模式來迷惑一下,但其嗜血的本質從來沒有變過,將來就更不可能改變。」(【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14、貞潔的兩性道德,正常的夫妻關係,是神規定的人的生活方式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庸》說:「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及其至也,察乎天地。」性關係的紊亂,是一個國家衰亡的先聲。

羅馬帝國的衰亡,龐貝古城的被毀,跟性道德崩潰關係極大。聖經中記載的所多瑪和蛾摩拉兩座被上帝毀掉的城市,也充斥著淫邪之事。中共的前三十年,在社會上推行禁欲主義,高級領導幹部卻淫亂成性,據說被毛澤東玩弄的女性達千人之多。

八十年代以後,中共雖然在政治上仍然緊抓不放,但在私生活領域卻有意放縱民眾墮落。中共深知,只有把民眾變成自私、冷漠、貪婪、淫邪的個人,他們才無興趣、也無能力關心公共領域,中共就可以隨便折騰了。各級黨官的包二奶、養情婦自不必說,普通百姓也推波助流,造成兩性道德的大崩塌。各種各樣的色情場所遍地開花,地下紅燈區林立。按摩、洗腳、髮廊、會所……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這樣名目繁多的色情場所。據統計,中國妓女已多達2,000萬,其中職業妓女就有400萬。中國的所謂門戶網站,甚至中共的官方網站新華網、人民網,挑逗性的文字和露骨的圖片、視頻比比皆是,想回避都回避不了。

為了反映當今中共官員淫亂生活的糜爛程度,線民曾對全國官員諷刺性地設立了包二奶大獎賽,並選出九項冠軍,如包養情婦多少的數量獎,情婦文化程度高低的素質獎,還有什麼學術獎、青春獎、管理獎、揮金獎……中共官僚的荒淫無恥,可見一斑。

以中共對社會的極端嚴密控制,如果真想掃黃,絕不可能聽任色情氾濫到如此地步。唯一的解釋就是,讓中國人的性道德崩潰,就是中共的既定政策,也是共產邪靈最終毀滅人的重要手段。

史學家認為,社會的淫風、羅馬人的縱欲是古羅馬帝國滅亡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國社會的全面淫亂跟古羅馬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近年來某些大城市的離婚率甚至超過50%。性病、愛滋病的氾濫,是性解放潮流的直接惡果,因為政府的掩蓋,外部只能瞭解冰山一角。淫亂帶來的更多社會惡果正在吞噬著中國社會。(《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 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下),大紀元2017年12月05日)

15、「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回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無論是暴力擴張還是悄然滲透,『共產邪靈』徹底毀滅人的方法就是破壞創世主為最後救人所奠定的文化。人類失去了這種文化,就失去人之為人的標準,在神的眼中成為徒具人形的獸,不僅道德上失去約束、急劇墮落,更無法理解創世主下世救人所開示的天機,也就失去了大難來時被救的機會。這是生命最大的劫數——被永遠銷毀,也是『共產邪靈』的終極目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大紀元2017年11月18日)

16、九評: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

17、巨著:九評編輯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18、三退:退出中共邪教的黨、團、隊組織。「‘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邪不勝正,看似猖獗的所有邪惡表像都是暫時的,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的《九評共產黨》開啟了中國的「三退」大潮,數億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這是中國人驅除共產邪靈附體的自救之舉。人只要主動「三退」,神就會將邪靈附體瞬間清除,這個生命就將屬於未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結語,大紀元 2017年12月07日)

19、「在不同的民族中,都流傳著最後神會來拯救人的傳說。人類已經走到了宇宙歷史的轉折關頭,而共產邪教就是人類此時獲得拯救的最大障礙。因此,我們迫切地以為,必須徹底揭示其終極的邪惡目的和手段,讓人類能憑良知本性的判斷拋棄共產邪教、和平解體共產組織並系統清理共產主義邪惡因素,迎接人類的新紀元。」《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大紀元2017年11月18日)

「對中國人來說,只要能讓善良的本性戰勝邪靈的誘惑和陷阱,堅決地脫開魔的軌道,人們就會看到,山還是中華的山,水還是中華的水,國還是中華的國,中國人卻不再是共產邪靈掌控的馬列子孫,而重新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人!中國人不僅可以擁有神賜予的富裕生活,更有內心的平靜、祥和與幸福;中國也會真正繁榮強大,享有神授予的力量和榮耀,再現歷史的輝煌。天地永固,生生不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結語,大紀元2017年12月07日)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伍新:雷洋案在演變為抓江的催命符
美陸軍44年來最大規模徵兵 投資3億增員6千
伍新:生退黨團隊  死離八寶山
伍新:解「戰略」(兼論中共「十九大」只能轉移往「死柩」)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高中生墜亡內幕曝光 央視罕見發聲
【秦鵬直播】成都49中疑案 疑中共高層介入結案
【首播】專訪程曉農:氣候變化是偽命題?
【橫河觀點】新生兒數據矛盾 學生墜亡疑點解析
【微視頻】高中生墜樓女大生上吊 自殺或他殺?
【未解之謎】美國教堂 神奇的螺旋樓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