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向真:還有多少封沒有被打開的《求救信》?

中共監獄奴工真相

孫毅手拿他塞到萬聖節裝飾包裝盒中的求救信。這封信導致中國勞教所的關閉。(劇組提供)
人氣: 4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06日訊】一部揭露中國勞教所酷刑內幕的紀錄片《求救信》,震驚了國際社會。溫哥華,多倫多,華盛頓,紐約,凡看過《求救信》的人,無不為暗無天日的中共監獄、勞教所震憾。

2012年10月,一封藏在萬聖節裝飾品中的求救信輾轉到了美國,俄勒岡州女士朱莉·凱斯(JulieKeith)發現了這封信,並公之與眾。

從谷歌上查詢,多年以來,來自中國監獄的,藏匿於服裝或手工製品之內的「求救信」已有多次漂流到海外,大多是隻言片語,雖被世人發現,但均未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而直至一名法輪功學員孫毅冒著生命危險,在中國勞教所發出了20封求救信,其中的一封被凱斯接到,才掀開了這個巨大的黑幕。不知每年出口至全世界成千上萬的監獄產品中,還有多少封沒有被打開的《求救信》……

中國監獄、看守所、勞教所到底有多黑暗?

中共的極權體制,才是役使奴工大量從事工業品生產的真正內因。中共號稱「春風化雨」、「人性化管理」,但這些冠冕堂皇的背後,卻是中共對於監獄關押人員的「無底線」奴役,與毫無人性的榨取。

一、中共知法犯法,明知故犯

中共有明確的法規,禁止監獄的人員從事出口產品的加工。然而,實際上奴工產品種類數不勝數,僅最近兩年明慧網上曝光出來的就有上百種之多,遍及人們的吃、穿、住、行,休閒娛樂、化妝美容、婚宴、節慶等。產品遠銷五大洲,包括美國、澳洲、印度、英國、日本、韓國、俄羅斯、德國、非洲、土耳其、意大利、阿拉伯、馬來西亞、加拿大、港澳、台灣等地。

二、幾乎全國範圍內監獄都存在「奴工」勞役

據不完全統計顯示,至目前為止,明慧網上曝光出至少有22個省/直轄市/自治區,近100個監獄/看守所/戒毒所/勞教所(已解體)存在不同程度的奴役。這22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分別是:安徽、北京、甘肅、廣東、河北、河南、黑龍江、內蒙古、湖北、湖南、吉林、江蘇、江西、遼寧、青海、山東、山西、上海、四川、天津、雲南、重慶。

三、黑箱作業,無人監督,無最基本衛生條件保障

正常的食品(入口),以及服裝(貼身),都應有身體無傳染病等保障,然而在中共監獄內,這些都是空談,奴工食品沒有任何衛生措施和檢驗、檢疫。而服裝生產,上崗合格證就是一個擺樣子的牌子。

雲南女子勞教所,一法輪功學員不願生產「餅乾」,獄警問她為什麼。她回答:「這樣的餅乾你會買嗎?」警察被問住了,沒吱聲。她繼續說:「一袋袋麵粉堆放在泥土地上,做餅乾的機器上糊滿了灰塵,攪拌那個夾心的東西的機器也是糊滿了灰塵,這樣生產出來的餅乾能符合衛生標準嗎?……你去看看那個廁所是什麼樣子?屎尿遍地,臭氣熏天,插足的地方都沒有,便後在自來水管上沖一下手,連塊擦手的毛巾都沒有,只能在自己系的圍裙上抹兩下子就去包餅乾了,這樣的餅乾你會吃嗎?我是煉法輪功修真善忍的,為的是做好人,我不能做傷天害理的事,所以這活我不能幹,我於心不忍。」

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各監區都有老弱病殘隊,這些人因肝病、肺結核、年老等原因,不能到生產車間。有些犯人摘毛衣上的毛球時,為了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有的用鞋刷子刷,有的往毛衣上吐唾沫,再用髒手上下左右抹平舒展,然後疊好後上交。經過這些病人的手生產的各類產品大多出口到日本、歐洲等國家。

在明慧網歷年的報道中,各地監獄、看守所內惡劣生產條件有著更為詳盡的報道。

四、強迫做毒活

由於監獄屬於無人監督,無法監督,也無人敢監督的特殊地帶,是進行地下交易的最保險的地方,而監獄為了利益很樂意承接社會企業無法完成的髒活毒活,然後強加分派在押人員勞作。

如黑龍江省佳木斯勞教所為獲暴利,強制在押人員用有毒膠原料製作手機套、亞麻汽車坐墊,坑害消費者。車間裡瀰漫著有毒膠的嗆人氣味,監工的獄警實在受不了,就找技術監督局來測試,結果是:原料的致癌有毒物嚴重超標。從此,獄警即使在十二月的寒冬寧可待在戶外也不願進車間,卻讓被押人員每天加班加點地完成超高定額。好多人鼻出血、心悸、呼吸困難、眼睛紅腫,身體嚴重受損。

抵制奴役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獄警打得耳朵鼓膜穿孔,有的被打得四肢成紫色,有的被用鞋底抽打得眼睛失明……

五、非人的「奴工作息時間」

依據明慧網的相關文獻,對36個樣本,即36家奴工場所(包含監獄、看守所、戒毒所和已經解體的勞教所)奴工每天的「工作」時間統計顯示,奴工們每天要被迫10~20小時不等的惡劣奴役,當「生產任務繁重」時,奴工們幾天幾夜不得合眼。其中,奴工每天被迫「工作」12~14小時的監獄最多,占統計比率的36.11%;其次是16~18小時,占25%;位列第三的是14~16小時,占19.44%,三個時間段累計占總樣本數的80.56%。

六、奴工的「工資」

目前在中國大陸,年輕人買包最普通的香菸不會低於10元,剪個髮不低於15元。而奴工們挑戰生理極限的超長時間「工作」,拼死拼活的為監獄和「人民公僕」們創造不菲的價值,他們的薪酬和福利應該不菲吧?

事實總是讓人驚心!看守所、戒毒所的奴工,沒有一分錢的勞動報酬。監獄、勞教所很多同樣沒有「工資」,部分監獄和勞教所有頗具諷刺性的幾元「工資」,出手相對最「大方」的有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因為承包出口業務,根據勞動強度有5元~100元/月不等的工資,這在奴工中已經是鮮有難得的高工資了。若誰能拿到60~100元/月,就會引起其他奴工們的唏噓嘆羨。

七、監獄服裝生產 胃口越來越大 瞄上名牌服裝

在嘗試過食品、機械等工業製品後,中共監獄目前大量開始轉向服裝生產,且大多以出口產品為主。2016年5月,世界銀行發布了的《縫紉致富》報告指出,中國服裝出口占世界服裝出口的比例為41%,仍是世界最大的服裝生產供應地。而一位不據名的服裝業內人士稱,來自中國監獄系統的服裝生產量,約占到全國服裝生產量的10%,也就是說,中國監獄服裝生產量約占到全世界的4%左右。

據「追查國際對中共監獄、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生產奴工產品的調查報告」顯示,浙江省第一、四、五、七監獄與衢州浩龍服飾有限公司長期合作,衢州浩龍服飾有限公司在其尋客戶合作的廣告上明確寫道,該公司訂單主要放在自己工廠、監獄生產,監獄加工人員20,000多人。而其中就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我工廠目前主要是70%法國市場,20%美國市場,10%是國內市場,美國市場目前只是在通過COSCO框架下做幾個品牌。」

面向客戶的廣告,寫出了在監獄生產,但賣給消費者時,沒有任何一家監獄會寫出該服裝來自監獄。而在現實環境中,只要具備勞動能力,奴工就得上崗,有沒有傳染病只是在監內醫院,象徵性的走一個過場,就人人發一個上崗合格證。

中共治下的監獄對於服裝生意的攫取,已經到了毫無遮攔的地步。

八、奴工實質是漫長的酷刑

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滅絕運動後,因為擔心來自國內外的譴責民憤,不敢公開殺戮善良民眾,就極其祕密的施以酷刑虐殺,給社會民眾造成了一個粉飾太平的假相,無法認知中共的殺人罪惡,加上中共因為忌諱自己酷刑原罪太多,很少提及和宣傳酷刑罪等國際犯罪,使民眾非常缺乏對酷刑的認識關注,甚至覺得於己無關,以至於當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虐殺的冤案曝光後,人們還去相信中共編造的什麼「自殺」、「病死」等等藉口謊言。

什麼是酷刑?「聯合國反對酷刑折磨公約」認為,酷刑折磨有三個要素:由政府機構執行、教唆、煽動或認可的;為了一個特定的目的,例如逼供、威脅、迫害等;導致嚴重的精神或肉體上的痛苦、傷害。

中共江氏集團向法輪功發難後,縱容各級610、公檢法司等不法人員,以百餘種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在這百餘種酷刑中,像毒打、電擊、灌食、下藥、冷凍、醫療實驗、水牢、死人床、手背吊銬、五花大綁等等,以及超越酷刑的極刑活摘器官,在短期內或幾個小時,就可能摧殘致人死命。而像奴工這種摧殘手段,表面看起來是幹活勞動,沒有刑具加害,但這種奴工加害是超負荷的、致命性的、長年累月折磨的,是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下進行的,所以它實際是一種漫長的酷刑。

中共監獄和2013年12月廢除前的勞教系統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酷刑折磨和強制奴工生產等,嚴重違反了《國際勞工組織關於工作中基本原則和權利宣言》,及中國簽署的《聯合國憲章》、《世界人權宣言》、《聯合國反酷刑公約》(即《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等。

早在明慧網2013年發布的《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顯示,調查的3,653個被關押迫害致死案例中,就有3%即110個案例是被超負荷勞役直接致死的。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來,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判刑投獄,遭到中共當局的奴工酷刑加害,期間,有多少善良人被奴工折磨的精疲力竭、面容憔悴?中共奴工背後滲透了多少善良人的血淚傷痕?製造了多少人間悲劇災難?

一個毋須爭論的結論就是,只有解體中共,才能讓監獄奴工的酷刑黑箱,真正退出歷史舞台,才能讓司法環境有真正的清朗。#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08-06 2: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