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醫生:有責任保護市民 一定要走出來

10月26日,香港民眾在遮打花園舉行醫護人員集會,反對警察暴力。民眾手持訴求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15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因為我們看到香港政府的專橫和警察的濫權,那我們醫護人員其中的一個責任就是保護市民,希望受傷的市民、無辜的市民可以得到適當的治療。所以我覺得今天集會是很重要的。身為一個醫生我一定要出來。」 醫生Frances說。

香港市民四個多月來一直在向政府表達「五大訴求」,目前政府只撤回《逃犯條例》,一直沒有回應其它的訴求,市民持續抗爭。10月26日晚間6時到9時,香港醫護在中環遮打花園集會,譴責港警暴力濫權。

醫生:我一定要出來

當晚,香港的醫護人員紛紛來到遮打花園,大多數醫護人員都穿著自己的工作服,有的手舉著「醫民同行 拒絕淪陷」、「人道求援 刻不容緩」等標語牌。

自香港返送中活動以來,醫生Frances就在第一線,他說:「其實我自己都有在不同的示威活動當中,希望幫到一些受傷的人士。無論是黃絲、或者是藍絲、示威者、甚至是警察,如果他們受傷我們都會幫的。」那是一個醫生或一個救護的責任。

參加集會的醫生Frances(梁珍/大紀元)

「其實受傷的人差不多一定是市民。我們也都知道,很多很多的市民受了傷是不敢去醫院的,因為他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他表示,現在醫院裡面可以看得到,警察已經肆無忌憚,進到醫院去抓人。所以和平示威者受了傷不敢去醫院,其實這個完全是迫於無奈。「那這個是我們所擔心的事情。」

醫生Frances稱,人們看得到,警察或者政府方面,除了他們自己的濫權之外,也縱容很多暴徒對和平的示威者做出一些不人道的行為。

當被問到傷者的受傷程度時,Frances說:「這個我不敢說,因為我只能在現場看到一些示威的人士,受了傷他們也不敢去醫院。但是我沒有足夠的數據,所以我也不敢代表說什麼。但是我見到一些,至少在我個人經歷中見到一些受傷的示威者是應該去醫院的,但他們不敢。我只能這樣說。但是,究竟他們受傷到了什麼程度,我想我不可以以我個人的經驗作為一個整體上的情況去反映。」

警察全副武裝進醫院 很離譜

對於屯門發生了很多警察全副武裝進去醫院的事,Frances明確地說:「我覺得很離譜,完全不可接受。」 基本上病人去醫院是接受治療的,對於醫護人員來說,病人接受治療是首要的。

他還表示,那警察不可能不知道,「我也不敢說他們有沒有拿到搜查令,有沒有足夠的懷疑,就這樣警察進入醫院,但從我的角度看他們基本上就是在製造白色恐怖。」除了恐嚇示威者,也讓醫護人員不敢去幫助那些示威者,「那我覺得這對我們醫護人員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污辱。因為對我們來說,任何受傷的人都應該接受治療。」

香港醫管局宣稱醫院不是示威場所的說法,「但是我現在針對的就是在醫院裡接受醫治的病人。」為什麼要遭受這樣一些基本上是很不文明的恐嚇?令一些嚴重受傷的人不敢去醫院接受治療。「我覺得這在任何一個文明社會都是一個底線。如果這種事發生,我覺得是很悲哀的。」他說。

Frances最後表示,自己不在醫管局裡面做事,但是就算是在醫管局裡面工作的醫生,今晚也看出來很多。在大是大非面前,是避無可避。「我想,如果我們醫護人員見到一些病人因為受傷不敢去醫院,因為怕被警察抓而不敢去醫院。如果我們都不出聲,還有誰敢出聲?我們醫護人員一定要到第一線,走出來。」

香港警察根本不是警察 是暴徒

從事旅遊業的退休人士鄧先生(梁珍/大紀元)

從事旅遊業,已退休的鄧先生今晚也來到遮打花園,與醫護人員一起表達自己的訴求。「我覺得香港政府這樣壓迫香港的市民,受過傷的這些人,或者受了槍傷的那些人,(政府)都阻止他們去接受治療。我覺得香港政府不可以這樣做。」

他說,這些醫療人員真的很努力,也很勇敢,走出來說話。希望香港政府中很多公務員能夠一齊出來做,「我覺得會更好。所以,我們做市民的,一定要撐這些公務員。」

香港警察的行為在國際社會引起很大的反彈。對此鄧先生表示,他們簡直是暴徒。他們和以前那些第三世界的暴徒有何分別?每個人都蒙著面,你根本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警察。所以「我認為,香港警察根本不是警察。」

鄧先生稱,這些警察已經變得不知是警察還是暴徒?香港這樣的警察,說句不好聽的話,應該要解散。如果不解散它,香港政府怎麼挽回香港市民對他們的信心?

「我想文明國家是不會接受這些香港警察的。有誰的警察會打自己的人,打自己香港的人呢?我們給你出工資,你卻拿我們來出氣。」 鄧先生說,說句不好聽的話,好像是共產黨、六四,當年六四鎮壓,都不是用北京的軍人去鎮壓,是別的省份的軍人去鎮壓。原因是,北京人不會打北京人。現在的香港,香港不是很大,讓香港警察去打香港人。

他表示,為什麼這次香港18個區都這麼憎恨警察。他們(警察)像過街老鼠那樣,應該檢討一下自己了。

香港政府在國際上說,這些示威者是暴徒,鄧先生則說,最好不要自己說,而是讓國際說哪些是暴徒,哪些是市民,哪些不是暴徒。「說我們是所謂的暴徒,防火,或者毀壞公物,諸如此類的事。但他們(學生)手無寸鐵,你們(警察)全部裝備,有槍,有盔甲,什麼都有,這些示威者有什麼呢?可以笨到用紙皮做盾,你都可以說是攻擊性武器?就是說,你(警察)的攻擊性武器比示威者的厲害。」

從事旅遊業的鄧先生說,(香港政府)自己造成了這種情況,說句不好聽的話,任何一個旅客,不是怕示威者,要搞清楚,他們是怕這些警察。香港政府可以自己去做一個調查,問一下那些旅客,是怕警察,還是怕這些示威者?要搞清楚。#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9-10-27 1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