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不掉的別離

作者:Jasmine

別離是貫穿人生始終的一部分,對待躲不掉的別離,還是多一些微笑。(fotolia)

  人氣: 388
【字號】    
   標籤: tags: ,

今天,在車站等車,看到別離的一幕。

我扭頭遠眺,看要乘的公車到沒到。沒有公車的影子,但有一輛機場巴士到了。我旁邊是一對情侶,很明顯男孩兒要往機場趕。我用眼睛餘光留意到,男孩轉身前和女孩深深相擁。這並沒什麼特別,我低頭繼續看手機新聞。

看了會兒新聞,我再扭頭看公車到沒到時,注意到剛才的女孩兒還沒走。她碰巧直面著我,所以我看到她的臉。那青春洋溢美麗的面孔上,寫滿了悲傷。她眼睛紅紅的,剛才肯定哭過了,表情是茫然的,也許男孩兒一走,她的心也空了吧。

一開始,我以為只是很平常的別離的一幕,但看到女孩兒的臉時,我內心突然被觸動了。我忍不住猜想,他們是暫別還是要分開許久,是能再相聚還是從此各奔東西?我想起了過往,想起自己經歷的那一次次別離。

很奇怪,現在也經常出差,與家人朋友別離,但每次離開、歸來好像多是樂呵呵的,很少像眼前的女孩這樣悲傷。也許這就是成長吧,學會了微笑著面對心中隱隱的痛,學會在別離時堅強、在相聚時珍惜。

生命中,我們終將懂得,別離是貫穿人生始終的一部分,誰都躲不掉。沒有誰能永遠片刻不離地陪在我們身邊,包括父母子女這樣血脈相連的至親。別離自然傷感,但也給我們帶來重逢的快樂。所以,對待躲不掉的別離,還是多一些微笑吧……◇

──轉載自新三才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蒞日清晨,孫嚴芳往刑部大牢而去,提審趙啟。下至陰森惡臭的地牢,孫嚴芳方才發現趙啟還被綁縛十字木架之上,比起昨日身上更添許多傷口,遂向牢頭問道:「昨夜,鐸克齊大人來過?」牢頭道:「回總捕頭,昨夜王上親自審訊,誰想那犯人死鴨子嘴硬,龍顏大怒,令我等賞了他三百鞭,弟兄們凌晨才打完,現下歇息去了。」
  • 隋朝統一中國前,南方有一個國家叫陳國,稱南陳或南朝陳,南陳最後一個皇帝是南朝後主陳叔寶,樂昌公主就是陳叔寶的妹妹、陳宣帝的女兒,她以「才色冠絕」而聲名遠播。生來錦衣玉食的樂昌公主,在宮中以溫婉賢淑而為人稱道。
  • 絕壑高閒 文徵明
    公對之嘆息淚下。老婦訝異道,公君子,對著貧居而飲泣,難道與先夫有師友淵源?公曰,非也。賢夫所謂再來人,即我是也。今日之會,豈非天意?
  • 隋朝時期,大將軍韓擒虎臨死之前,得知自己將做閻羅,留下一句「生為上柱國,死作閻羅王」,人生能夠如此,足矣!
  • 世間的相遇,無論貧窮或富貴,無論擁有哪一種身分,無非都是久別後的重逢。重逢的背後是一個大寫的「緣」字。有人報恩,有人索債,也有人從累世的記憶中警醒,為民間傳奇再添光彩。
  •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風吹夢成今古」吟哦清麗超逸的納蘭詞,心是要痛的,唇齒是要留香的。三百年了,歲月沒有湮沒他——納蘭性德。這個美好的名字,即使在今天也不讓人感覺陌生,他是真,他是義,他是才情。
  • 代時江蘇常州府無錫縣東門外有一戶人家,兄弟三人,老大呂玉,老二呂寶,老三呂珍。呂玉家的兒子叫喜兒,六歲那一年,喜兒跟鄰居家孩子去逛廟會,結果一去不回,呂玉與妻子王氏一連找了數日都不見蹤影。
  • 戰國時期,齊國淳于髡(音昆)以滑稽善辯,善於進諫而聞名。齊威王派淳于髡多次出使他國,他都能不辱君命,順利完成使命。當齊威王言行舉止不當時,淳于髡則用寓言勸諫國君。
  • 霸陵折柳傷別,李白傷今懷古!楊柳岸曉風殘月,吟唱千古,為何都和柳有關?「昔我往矣,楊柳依依」和「柳營」有何聯繫?韓翃寫了「寒食東風御柳斜」給他帶來意外的官運;寒食清明柳千秋繫何人?歷代傳唱的楊柳之歌、折柳之歌富含文化典故與感人的故事。
  • 王蒙《摹王維〈輞川圖〉》
    史書稱王維「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絕塵累」。晚年的王維,素食素衣,退朝下班之後,便獨自靜室焚香,摒棄雜念,冥想誦經。只要不亂於心,官場名利不影響他的修道。在朝不保夕的仕途上,王維「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