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前官員:中共陷困境 川普不需要貿易協議

圖為2019年10月中共貿易談判代表、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白宮向美國總統川普交付習近平主席的信。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人氣: 137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美國前國務院資深官員週三(12月11日)撰文說,中國共產黨陷入困境,總統川普(特朗普)不需要現在達成貿易協議。

川普上週表示,最好等到他再次當選後、再與中方完成貿易協定。

曾任小布什時代的國務院官員,目前擔任智庫「國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高級研究員的惠頓(Christian Whiton)週三在福克斯商業電視網絡撰文呼籲,隨著12月15日對中國商品提高關稅的日期臨近,總統川普應堅持他的直覺——他不需要達成協議。

「美國不需要與中國(中共)達成貿易協議,那將為中國(中共)政府提供續命機會。」他寫道,「川普永久地粉碎了一些(人的)幻想,即美國對中國在貿易方面不會變得強硬,因為美國從中國受惠、且依賴它們。」

惠頓週三的撰文跟上月完全不同。路透社11月20日引述貿易專家和接近白宮人士的話透露,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可能會拖到明年才能完成。

當時惠頓表示,如果談判真的進展順利,美國將暫停12月15日的加徵關稅;如果不順利的話,美國將實施關稅,這將使第一階段協議的談判拖到明年。

但經過近1個月的事態發展後,到12月15日臨近美方加徵新關稅的前夕,惠頓越來越認為,川普不應當在這一時機停手。

多次反悔後 中共再虛假讓步

惠頓說,現在越來越清楚的是,中共拒絕了在10月跟美方達成部分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就像它在今年5月否決了先前的協議一樣。

十月談判時,北京承諾購買價值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但從雙方達成口頭協議後,它就撤回了它的承諾,暗示它不會買那麼多錢的商品。

還有,北京同意保護知識產權,並承諾向華爾街提供更方便的中國市場准入。這一招北京已經用了20多年,讓外界幻想他們可以進入中國、接觸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

如果繼續列舉,中共官方確實頒布了一項新法律說:「北京在執行其(知識產權)法律時不會歧視國內外企業。」

惠頓說,但是了解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國(中共)不保護國內企業的知識產權;同樣,北京以前也違反了許多類似的承諾,對一黨專政政府想要做的、中國(中共)法律連減速帶的作用都起不到。

中國國內的一位學者最近也指出,北京在過去幾年中是批准了336項改革措施,但據他觀察「這些措施實施得不好」。換句話說,中共政府只是展示改革,然後對外欺騙。

惠頓說,所以,現在北京方面堅稱,沒有川普政府事先取消關稅,中方的任何讓步都不會啟動。這種說法難以讓川普相信。

「(中共說的)根本不是十月份達成的協議內容,北京是在試圖通過虛假讓步將時光倒流回貿易戰之前。」惠頓總結說。

他認為,其實,「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概念已經是美方對中方讓步,這是財政部長史蒂夫·姆欽(Steve Mnuchin)倡導的一項緊身協議,以取代川普長期以來尋求的中國全面改革。

外界普遍認為,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不可能解決中國(中共)貿易「七宗罪」中的大部分——除了知識產權盜竊外,還包括合資企業的強制性技術轉讓、向美國出口致命的芬太尼、網絡攻擊、貨幣操縱、向美國傾銷商品導致美國公司停業,以及補貼中國國有企業。

貿易戰至今 美中經濟大不同

貿易戰進行1年多以來,中美經濟「一上一下」的趨勢越發明顯。比如:自10月以來,美國經濟自從川普當選以來的驚人增長,雖然受到美聯儲遲遲不降息的拖累,但也已經再度轟鳴。第三季度的GDP增長上修、失業率也處於50年來的新低;工資增長速度超過了奧巴馬時期,而中產階級的收入增長速度更高。

但中國的經濟問題卻被貿易戰激發得更加嚴峻,經濟已出現明顯的下滑。惠頓說,中共的官方統計數字是假的,也許中國的GDP增長可能接近於零,同時還伴隨著債務失控以及食品價格飆升的問題。

除了經濟問題,北京還因為在香港的強硬施政而陷入政治麻煩之中。

「那裡的危機進一步使人們懷疑習近平主席的判斷、中國其它地區的政治穩定以及執政的共產黨是否會因為壞消息出現痙攣。」惠頓說。

多份雙邊利好協議 美國的壓力比中國小

在此期間,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貿易協定》即將完成,其貿易額是美國與中國的任何貿易額的兩倍,是美國出口額的五倍。

而新的美日貿易協定也將於2020年1月1日生效。這將給美國農民和牧場主帶來重大利好,因為日本降低關稅,美國有望出口更多的農產品到日本。

惠頓表示,美國不需要與中國(中共)達成貿易協議,因為現在是向中國(中共)政府提供生命線的糟糕時機。此外,鑒於川普強硬的政治立場,他也不需要達成協議,因為在川普連任不斷攀高的可能性下,中方將更願意隨後簽署一份有意義的協議。

如果拖延對華的貿易協議簽署,比如拖到至少2021年以後,將會為美國的關稅水平和貿易政策帶來中期的明確性和確定性,反過來將使美國企業的規劃變得更加容易。

「簡單說,川普不僅在經濟上擊敗了中國(中共),而且他也在這個經濟和政治世界秩序的轉型期、再次超越中國。」惠頓總結說。

惠頓於2018年4月就曾在政治外交雜誌《國家利益》上撰文建議,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直接會面解決貿易問題。

惠頓是《慧實力:外交與戰爭之間》(Smart Power: Between Diplomacy and War)一書的作者,經歷了兩次因巨額貿易逆差爆發的中美貿易衝突。

「川普做這件事不是為了諾貝爾獎,是因為他想要擺脫這筆糟糕的交易。」惠頓認為,川普此舉是在兌現競選承諾,相信川普可以在前任美國總統失敗的地方取得成功。

「這個世界很大,中國需要我們超過我們需要它們。」惠頓說。他甚至表示,對中共來說,因為其依賴美國消費者以及那些膽小的美國企業高管,中美貿易談判會是一個更難捨的交易。#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12-12 6: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