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殺人黨血腥「執政」70年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二十

人氣 1174

【大紀元2019年12月25日訊】習近平先生,你效忠的這個惡黨,是個人盡皆知的殺人黨。共匪的所謂「執政」史,說白了其實也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殺人史。

殺人黨當初打著「成立民主聯合政府」、「解放全中國」等旗號,裡通外國,殺地主、殺富農、殺資本家、殺抗日將士……直殺得中國大地屍山血海,血流成河。

殺人黨這70年來的「執政」資格是怎麼得來的?是靠了殺人和騙人得來的。「新中國」成立迄今,從無真意義的選舉,殺人黨是舉國唯一的執政專業戶。

殺人黨靠殺人和騙人起家,「執政」後仍殺人不止:以「肅反」的名目殺人,以「平暴」的名目殺人,以「三反五反」的名目殺人,以「反右」的名目殺人,以「文革」的名目殺人……

殺人黨殺人如草,無非是找個名目,扯塊遮羞布而已。這就正如廣東佛山虐殺一個無辜的孩子,在「法治國家」,無非也就是像編天書一般,編通故事而已。

一個雙手沾滿血污的殺人黨,在一個人口大國竟能血腥「執政」70年,這在人類史上倒也算是一奇蹟。誰都知道這樣奇蹟不會恆久,於是又負薪救火,有了「維穩」的「執政」奇觀。

維穩」經費時常高於國防開支,這也意味著殺人黨實質是在買凶殺人、整人和搶人,是在將黨的安全公然置於國家安全之上。

「維穩」中死人的事常有,因「維穩」死了多少訪民和警察,這在殺人黨無關痛癢。殺人黨更多的時候,關心的只是「能操一天是一天」。

要說殺人黨這70年來完全沒成長,也有失公允,至少殺人黨在互聯網時代,有了這樣顯見的變化:過去多以見血的方式殺人,後來「文明」多了,似更傾向於用不見血的方式殺人。

比如放任「執法」者橫行不法,以各種名目毀掉一個個家庭,將良善之士從大監獄送進小監獄;比如任由冤民啼飢號寒,在「正常渠道」內備受煎熬,再於「天子腳下」為尋求公道耗盡餘生……

比如強迫負債、不讓人吃飯、圖謀滅口餓死其舉家老小等等,雖然也屬於虐殺,但較之將廖夢君捅得刀口累累,殺得滿身是血,至少明面上是沒有了濃重血腥的氣息……

習近平先生,在互聯網時代,在這個名曰「共和國」的「法治國家」,每天有多少人在慘烈消亡,每天有多少人在承受這樣或那樣的虐殺,你又怎麼可能會是一無所知?

習近平先生,請別忘了你黨終究是處在責任鏈的末端。殺人黨血腥「執政」了70年,現在你身為這個黨的黨魁,為促使其捐殘去殺,為解民倒懸,你究竟做了哪些實質性的有益工作呢?

我的追問不重要,重要的是國內國外時刻都在風雲變幻,但願你能問心無愧,來日可以經得起歷史的追問。人活於世,既要對得起當下,也要可以坦蕩地面對未來。

2019年12月24日寫於福建泰寧(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導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909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帳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九天劍:殺人為嚇人,嚇人為保權
維護中國人知情權 真相電視插播者生死遭遇
芸蓮:人間正道有神助 何懼垂死一毒蟾
諸葛高參:習主席,中國夢仰賴大格局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大選辯論 川普2招或擊拜登軟肋
【時事縱橫】蓬佩奧訪梵蒂岡 聚焦中國宗教自由
【珍言真語】梁家傑:親共派要摧毀香港法治
【珍言真語】香港網媒:我們猶如戰地記者
【拍案驚奇】拜登中國致富之路 美空軍隊徽祕密
【西岸觀察】紐時曝料會衝擊川普選情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