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明:司法獨立是美中貿易協議執行的重要保障

人氣 642

【大紀元2019年02月27日訊】在歷史上經歷了多次被中共忽悠以後,這次美中貿易談判美方認真關注到協議的執行機制,因為如果得不到有效執行再好的協議也等於零。應該建立什麼樣的執行機制呢?美方似乎沒有清晰的方案。筆者認為,不管什麼樣的執行機制,對中國來講,獨立於中共黨和政府的司法體制也就是司法獨立是必不可少的,它應當是執行機制的組成部分。

一、司法獨立是市場經濟體制的標準配置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由市場經濟體制國家組成的貿易體系,其所有成員國都應當是市場經濟體制,實際上現在WTO的成員國除了中國外都是市場經濟體制。這些國家都是民主國家,國家機關互相之間分權制衡,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實行司法獨立。因為司法獨立能夠使司法機關不受政黨和政府的干擾,獨立地、公正地裁處糾紛,解決經濟發展中的矛盾,懲治違法,保障經濟運行處於良性發展的軌道。市場經濟體制國家必然實行司法獨立。中國進入WTO,就應當遵守入世承諾,實行市場經濟,實行司法獨立。但實際上,中國(共)一直沒有踐行它的承諾建立市場經濟體制,仍然固守壟斷的、專制的經濟體制,之所以與美國和其他國家產生貿易衝突,根源就是市場經濟體制與國際壟斷經濟體制是水火不相容的。美國在此次長達近一年的貿易談判中,目的就是讓中國(共)兌現入世承諾,放棄國家壟斷,實行市場經濟體制,按蓬佩奧的說法是「表現得像一個正常的國家」。中國如果實行市場經濟,就必須實行司法獨立。

二、中共政權反對實行司法獨立

中國在中共的專制統治下,黨領導一切,所有的國家立法機關、行政機關、司法機關、企事業單位、群團組織等都在各級黨組織的絕對領導之下。按照馬克思的理論,軍隊、法庭、監獄等都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暴力工具,都必須掌握在共產黨手中。中共對公檢法司等機關的控制程度不亞於對軍隊的控制程度。各級司法機關都設有黨組織如黨委黨組黨支部,這些黨組織的一把手同時是這個司法機關的一把手,如各級法院的院長、檢察院的檢察長又是本院黨委或黨組書記,他們不僅管黨建,也是本院決定具體司法案件的最高領導。從中央到省、市、縣這四級黨委,都設有政法委,代表黨委對司法機關和政法工作實行領導,對司法案件有高於司法機關的決定權。最近吵得沸沸揚揚的最高法院丟失案件卷宗事件就是由中央政法委調查處理的,這是因為他擁有對司法機關的監督權、調查權、決定權。在這種政治體制下,是不可能有司法獨立的。共產黨歷來反對司法獨立,毛澤東說自己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到了習近平,更加強硬地反對司法獨立。他在2019年2月的中共中央黨刊《求是》雜誌上發表文章說:要從中國國情和實際出發,走適合自己的法治道路,決不能照搬別國模式和做法,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子。不走司法獨立的路子,也就是不走市場經濟的路子。這篇文章是在美中貿易談判的關鍵階段發表的,等於向美國人說中國現行的壟斷專制的經濟體制是堅決不改的,堅決不搞市場經濟。

三、中國必須實行司法獨立以保障美中貿易協議得到執行

眾所周知,中共歷史上素有食言而肥的傳統。近期在美中貿易談判中,中共惡習不改仍然是「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槍」,在去年12月1日布宜諾斯艾利斯川習會上,習近平滿口答應川普總統要對經濟體制進行結構性改革,換取川普把加征關稅的時間推後了3個月,但習近平回國後就自食其言,說沒有能對中共指手畫腳的教師爺,不該改的堅決不改。1月31日劉鶴來美國談判晉見川普時說中國每天買美國500萬噸大豆,按此計算每年需要付給美國6000多億美元大豆款,只此一項就遠超這幾年美中每年5000多億美元的貿易額,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這簡直是國際關係史上最搞笑的忽悠。面對言而無信的中共,怎樣才能保證貿易協議得到執行?美國人這次聰明了,提出要把執行機制寫進貿易協議。那麼,應當建立什麼樣的執行機制呢?筆者認為除了使用政治的、經濟的、行政的手段保證協議執行外,還應當使用法律手段。當美中兩國之間的企業、個人和政府發生貿易糾紛時,要有中國有管轄權的司法機關進行公正裁判;當中國的企業、個人和政府違反或破壞貿易協議時,要有司法機關追究其法律責任。這就要求中國的司法機關是中立的,公正的,是不受中共黨和政府控制的。遺憾的是,中國的司法機關都是聽黨的,不能獨立公正的處理各類涉外案件。例如2018年福建法院審理的新百倫商標權糾紛、晉華訴美光專利權糾紛,都做出了不利於美方企業的裁決,凸顯了中國的貿易保護,其中必定有中共及其政府的影響。再如孟晚舟和華為,盜竊美國公司科技成果、破壞公平貿易,犯下滔天大罪,如果不是美國司法機關啟動追究程序,中國的司法機關是絕對不會追究他們的。所以,要想保證美中貿易協議的遵守執行,中國必須實行司法獨立,司法機關必須獨立行使審判權、檢察權、偵查權,不受中共黨和政府的干擾。如果沒有司法獨立,美國的利益就不能得到有效保障。

四、美國應當把司法獨立納入美中貿易協議

要把司法獨立作為執行機制的組成部分寫進貿易協議,中共一開始肯定會拒絕的。司法體制作為中共政治體制的組成部分,對專制政體起著維護保障的作用,司法機關行使國家強制力,代表黨的意志,維護黨的利益,是中共對人民進行統治的暴力工具。如果讓中共放棄對司法機關的控制,實行司法獨立,勢必危及中共的統治地位,所以它就極力反對。但不能因為中共反對,美國就不堅持。美國要堅持把實行司法獨立寫進貿易協議,這是對貿易協議得到執行的保障,根本上是對公平貿易的保障,不僅能保護美國的利益,也能維護中國人民的利益,從政治上講也是遏制中共專制政權的有效手段。能不能讓司法獨立的機制或者精神進入美中貿易協議,是對美國政府和政治家們的魄力和智慧的考驗。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中共政法系統擴至街道 專家:政權嚴重危機
中共擴大政法系統權力 專家:出了大問題
美中談判開場氣氛凝重 成敗看四大關鍵點
美中談判未達協議 白宮重申90天到期加關稅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新聞看點】川普連環反擊 習近平稱備戰打仗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