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左手墨跡:一間房子引發的血案

圖為江西十八塘鄉樟坊村村民明經國鏟殺了帶隊強拆其房子的當地官員,案發次日被抓。(微博圖片)

人氣: 157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3月21日訊】兩年前,江西贛州發生了一起抗拆案件,事件的主人公是明經國,他的房子被鎮裡認定為空心房,當地鎮政府要著手清理空心房,所以很自然的,明經國的老房子就成了鎮政府清理的對象。然而,當挖掘機開到舊房子門口時,明經國並未同意拆除,然後他就與拆遷隊領隊發生爭執,進而發生了後來的抗拆殺人案,明經國被帶走,這事兒也在輿論場引起軒然大波。

在私產被充分保護的地方,不管任何人闖入他人私人領地,人家都可以以保護私有財產的名義崩了你。比如美國,你不經允許闖入他人宅院,人家就可以直接拿著槍崩了你,且不用付任何法律責任。但在這片土地上,法律對未經允許隨意闖入私人宅院的行為視而不見,卻對闖入私人宅院後發生的案件言之鑿鑿,須知萬事有因才有果。

拆遷隊未經允許闖入他人宅院在先,未經主人允許肆意拆挖在後,然後才有了抗拆殺人案,但在法院審判的過程中卻無限放大了抗拆殺人的過錯,有意忽略了殺人的原因。去年9月份,明經國被判死緩,明經國不服提出上訴,今天二審宣判維持原判。

明經國,一個老實的農民,過著窮苦的日子,一輩子老老實實兢兢業業,在莊稼地裡混口飯吃。他是一個全中國都在開動轟轟烈烈的城市化大機器的時候他還死守著自己那破舊老房子的農民;一個阻礙拆遷隊完成指標幹大事的老實人,卻意外的在保護自己舊房子的時候成了殺人犯。

事發後沒有人追問,未經所有人同意,挖掘機是怎麼開到明經國的舊房子跟前的;沒有人問為什麼非要拆了他的舊房子!只是一聲接一聲的問,明經國為什麼要殺人!是啊,為什麼要殺人!

按照調解員們的步驟和邏輯,他們沒經同意拆你房子,你可以找有關部門協調解決啊。按照調解員的步驟,估計明經國還沒到信訪局呢,房子就已經被夷為平地了,等信訪局接訪時,拆遷現場的挖掘機都開走了。不管你以後有沒有地方住,要住在哪裡,那些部門只會相互推脫。等你的錢財和精力耗盡,對調解的途徑絕望,最後要麼自認倒楣,要麼一輩子跟信訪死磕,總歸就是那麼回事兒了,絕不會影響城市化進程的大局。

要麼就像明經國一樣,以一己肉身擋在挖掘機前面,誓死捍衛自己的財產權。結果就是要麼跟拆遷隊幹起來,成了抗拆者們心裡的孤膽英雄,要麼就以擾亂社會治安的名義被就地正法。不管是窩窩囊囊自認倒楣還是勇敢的奮起抗爭,最後都是法律大棒下的冤魂。

自從2003年城市化進程加速推進以來,舊房拆遷就成了推進社會發展中的重要矛盾,各地也時不時的爆發出各種血淚拆遷事件,但沒有一個人的呼喊聲能夠阻擋城市化的步伐,或者說城市化的步伐可以碾壓一切反對的聲音。

在美國,私有財產是神聖不可侵犯,是一切自由和社會道德的根源,任何侵犯私產的行為都將受到懲罰。但在這片土地上,農民的田地是集體的,現在就連宅基地都是集體的了。即使宅基地上面建起來的房子是私有財產,私有財產也只是聽起來神聖實際卻總是被各種其他利益碾壓的神奇存在,從來沒有什麼私產被真正保護過,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關於拆遷,他們總是說告訴人們,個人利益要服從公共利益。一個人的利益不是公共利益,一百個人的利益是公共利益,如此剩下的九十九個人被單獨拎出來,每個人的利益都不是公共利益,每個人都可以隨便被服從,那麼誰才是真正的公共利益?!

不管輿論怎麼反轉,事情永遠不複雜。就是那些衣冠禽獸日益膨脹的貪功冒進心裡和普通老百姓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生活節奏之間的矛盾。衣冠禽獸需要漂亮數據點綴平步青雲的勳章,而明經國的房子阻礙了數據的持續上漲,沒有數據的上漲就沒有平步青雲的勳章,所以明經國要死,他的房子得拆!至於那把屠宰正義的刀,早已血光淋淋。

文章轉自作者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3-21 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