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穆勒報告:未發現川普及其團隊通俄證據

通俄門調查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24日在給國會的信中說,特別檢察長穆勒沒有發現川普(特朗普)或他的團隊,在2016年競選活動與俄羅斯「共謀」試圖影響當年的大選。圖為白宮。(Tasos Katopodis/Getty Images)

人氣: 32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綜合報導)週日(3月24日)下午3點40分左右,美國司法部部長(總檢察長)比爾‧巴爾(Bill Barr)將有關通俄門調查報告的一封信送到國會。巴爾在信中說,沒有發現川普(特朗普)或他的團隊,在2016年競選活動與俄羅斯「共謀」試圖影響當年的大選。

美國負責通俄門調查的特別檢察長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上週五(3月22日)將調查報告送給巴爾,結束了長達22個月的調查。

週日下午在收到巴爾的摘要報告後,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傑里・納德勒(Jerry Nadler)隨後發推文說,國會議員收到了巴爾一封「非常簡短的信函」,內容是關於穆勒的通俄門調查報告。

 

巴爾在信中說,穆勒沒有發現川普(特朗普)或他的團隊,在2016年競選活動與俄羅斯「共謀」試圖影響當年的大選。

巴爾的信總共四頁,他在信中說:「特別檢察長沒有發現任何美國人或川普競選團隊的官員或同夥,計謀或故意協同」俄羅斯人攻擊了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和希拉里的計算機系統。

此外,巴爾說:「根據穆勒的報告,特別檢察官的調查沒有發現川普的競選活動或與之相關的任何人與俄羅斯共謀或協調」,使用虛假宣傳活動,試圖干涉2016年總統選舉。

有關總統是否妨礙司法調查,巴爾說穆勒在調查報告寫道,無法做出總統犯罪的結論,但是同時也無法決定是否免責,並將這個留給司法部部長定奪。

針對此點,巴爾在信中總結說,他與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在徵詢了相關人士的意見後一致認為,穆勒在調查期間獲得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川普總統犯了妨礙司法罪。

穆勒於2017年5月被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任命為特別檢察長,負責調查俄羅斯是否干預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以及川普(特朗普)總統是否與俄羅斯「勾結」,影響大選。在這項任命案的前幾天,川普開除了當時的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

巴爾的信,穆勒的特別檢察長辦公室聘請了19名律師及40名聯邦調查局官員,他們在調查期間,總共採訪了大約500名證人,並向法院申請2,800多千張傳票,執行了近500份搜查令,獲得了230多份通訊記錄,向外國政府索取了13份證據。穆勒的特别檢察長辦公室通過法院系統和證人面談完成調查。

巴爾在信中寫道,他計劃最大限度地公開穆勒調查報告的內容,但是其中涉及依法應予以保護的內容,包括秘密的大陪審團等,因此司法部需要與特別檢察長徹底檢視報告,依法刪除不能公開的內容後才能公布。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收到巴爾的信後發表一份聲明表示:「(這是)法治的好日子,川普總統及其團隊度過的美好的一天,没有勾結及(司法)阻撓。這份報告驅散了川普總統的疑雲。」

「對那些希望穆勒調查會讓川普總統失望的人來說,這是糟糕的一天。」他說。

格雷厄姆在聲明中說:「穆勒和他的團隊做得很好,徹底調查關於俄羅斯的所有事情。現在是繼續前進、治理國家的時候,並準備好在2020年之前與俄羅斯和其它外國勢力(指美國敵對勢力)作戰。」

白宮新聞發言人薩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發布聲明說,「特別檢察長沒有發現任何勾結(俄羅斯),也沒有發現任何妨礙(司法)的證據,巴爾及羅森斯坦進一步確認沒有妨礙。司法部的調查結果證明美國總統的完全清白。」

川普總統在24日下午4點45分左右發推文說:「沒有共謀、沒有妨礙,徹底且完全的清白,保持美國的偉大!」

 

 

民主黨眾議員納德勒表示,司法部僅提供一個簡短概要,對公眾知情權來說,這是不夠的。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成員、民主黨眾議員大衛•西西林(David Cicilline,)發布聲明說,特別顧問穆勒(的報告)不能為總統脫罪。#

責任編輯:華子明

評論
2019-03-25 7: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