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七一港警退守現場 專家分析疑港府「設局」

程翔:與納粹黨「國會縱火案」情節相似

7月1日55萬人上街,同日亦出現示威者占領立法會的行動,期間警方突全部撤退,任由示威者占領,其後中共發動文宣攻勢譴責占領,數百名示威者包括學生或面臨警方「大搜捕」。外界質疑中共在港設局「誘捕學生」。(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38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梁珍香港報導)7月1日55萬人上街,同日亦出現示威者占領立法會的行動,期間警方突全部撤退,任由示威者占領,其後中共發動文宣攻勢譴責占領,數百名示威者包括學生或面臨警方「大搜捕」。外界質疑中共在港設局「誘捕學生」。

有資深媒體人認為,林鄭月娥作為特首,在處理政務上,特別是在整個「送中」條例(《逃犯條例》)的處理上是失職的,甚至成了中共的代理人。而引發這次局面的真正推手,是隱藏在背後的制度暴力。

分析指,這次反送中運動已經令中共在國際上顏面掃地,如果再鎮壓下去,下一步香港的民主運動將有可能以對抗中共為目標,那就不再是爭取香港的民主,而是香港變成全球對抗中共的前線。

7月1日當晚大批示威者闖入及占領立法會大樓,令很多港人感到驚訝,但也理解年輕人面對一個無動於衷、完全不回應民意的政府的憤慨。

警察退守 將現場交給示威者

浸會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表示,七一當天早上已發生警民對峙的局面,但警方一直沒有特別的行動,令示威者有機會包圍立法會大樓,看似要衝進立法會。以往警方的布防是在立法會大樓外用鐵馬陣一層層攔阻,但今次鐵馬陣卻排在立法會大樓內,令示威者可以直接撞擊玻璃門。下午1時就看到有人推著運貨的鐵車開始撞擊玻璃門。

吳明德

他直言這個時間性很重要,因為很多準備參加遊行的市民都在附近用膳,「很多人看到電視直播,可能會重新考慮是否去遊行。原來第一個故事的開端就是想減少遊行的數字。」

他說,之後看到電視直播,帶頭衝撞的人撞完後就消失了。「這個人是否好像在做一個很大的工程,做完走人,將現場交給示威人士。」之後警民又陷入膠著狀態,又在等候時機。「原來是等遊行完了,約晚上7、8時,又有一批人出來說衝進立法會。」

吳明德說,當晚做完D100現場節目後,趕到灣仔為遊行龍尾的市民打氣加油。當時看到電視直播立法會已經出事了,於是又趕到立法會附近勸學生趕快離開,不要中計,因為現場的警察都不見了。

吳明德直言很好笑,因為訓練有素又有全身裝備的警察怎會抵擋不住手無寸鐵的市民?他又質疑當日凌晨4時記者會警方的解釋,「『我們試過一百萬、二百萬人示威,又發生過6.12警民對抗(所以撤退)。』又不見你6.12時警察這麽仁慈?不見你看到示威人士撤退?為何這次就撤退呢?」

疑重演德「國會縱火案」

熟悉中國事務的資深評論員程翔表示,看了當晚片段之後,很強烈感覺這是「國會縱火案」翻版:「納粹德國時期納粹黨策劃了一個國會縱火,在德國國會放火,然後嫁禍給反對黨反對派人士,結果用國會縱火案一下扭轉民意變成它有藉口打擊一些當時反對納粹的力量。我看完整個片段第一個感覺是,這會否是國會縱火案的現代版呢?」

程翔

他說隨後見到網上有很多人羅列很多疑點:「即是有人蓄意擺空城計,刺激一些年輕人攻入立法會,然後營造一個民意逆轉,這樣做一石三鳥:第一就是用立法會事件去證實有所謂顏色革命,有外國要利用香港顛覆中國大陸,第二要坐實有暴動,使它們的(動用)武力振振有詞,第三是要分化二百萬上街的人,使他們別再支持青年學生。」

林鄭未履行《基本法》責任

程翔又指出,6.12事件發生後,民間一直要求當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直沒有成功,並遭到三四個警察的相關組織反對,然而衝擊立法會事件,政府卻立即成立調查小組,沒有人反對,那是一種編排好的舉動。

他認為,林鄭月娥一直拒絕與抗議人士對話,卻在7月2日凌晨召開記者會,是進一步反映整件事是一個陰謀,記者會就是陰謀的一部分。

程翔又說,3日看到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在報章的評論文章,也質疑今次是警察布局,被學生輕易搶攻立法會。程翔說:「連一個這麼親建制派的人都產生這疑問,所以我希望我們能夠集合民間力量揭露這現代版的國會縱火案的實質。」

陳文鴻本身非常支持建制派及北京,為現任中共商務部經貿政策諮詢委員會委員、江蘇省政府經濟顧問及哈爾濱市政協委員。

被問到林鄭月娥作為特首有沒有盡特首的道德責任時,程翔說,林鄭月娥沒有履行特首的責任。根據《基本法》第43條,特首需要為中央和特區負責;一位好的特首可以是中央和特區之間好的介面(interface),「如果一國兩制之間的兩制interface功能短路或失衡的話,一定會出問題的。在她處理政務時,特別是在送中條例上,她完全沒有兩制的意識,就是她完全沒有盡到對特區的責任。」

「她可以完全按《基本法》辦事,但在送中條例上,她連遵守《基本法》的意識都沒有!」程翔說。

今局面背後推手:制度暴力

他呼籲社會各界認清是制度暴力引致日前的肢體暴力,他更不滿建制派的所為:「我請他捫心自問,導致今日這局面你們建制派的人,由於你們錯誤地盲撐政府,導致今日局面有無你們要負的責任。請大家不要再輕率譴責暴力,肢體暴力,我們看到,制度暴力,看不到,我們只能感受制度暴力。回歸(主權移交)以來不斷出現制度暴力對我們步步壓逼,終導致今日的肢體暴力。如果你要譴責肢體暴力,請同時以同樣力度譴責制度暴力。」

劉細良:七一衝擊的反思

香港民主運動何去何從?前中策組顧問、資深媒體人劉細良分析局勢說,香港目前面臨一個很關鍵的十字路口。七一前,三個年輕人相繼因不滿送中條例而斷送生命,「政府沒有回應,沒有慰問他們(家人),沒有表示他們的歉意」,令社會民怨達到臨界點。很多年輕人已經抱著付出前途抗爭的決心,故出現占領立法會的激烈場面。

劉細良

社會主流民意同情學生

對於示威者及學生占領立法會,坊間有不同說法,劉細良強調,無論是出於何種目的,中共想要達到的目的,是想將學生變成暴徒,然後大搜捕,在社會製造白色恐怖。但他指,事件發生後,和當年旺角騷亂不同的是,社會主流民意沒有譴責學生,而是將矛頭對準「制度暴力」。

科技大學校長史維發出的公開信則代表主流民意,認為不應該簡單譴責暴力,「必須討論問題根源,才能應對眼前的挑戰」。

「如果是負責任的政府或者警方,為何要撤退?應該保護立法會,他們沒有盡到警方的責任。其次,政府的官員從6月29日女生自殺開始,到7月3日,沒有一個人出來回應一句。昨已有二至三人準備留言說會自殺,包括立法會議員等去天橋去找他們。」劉細良稱,是因為社會將他們推上絕路。

香港或成為全球抗共前線

劉細良強調,反送中只是一個導火線,真實原因還在於對於中共的不滿全面爆發。他指,今次反送中運動已經讓中共在國際上顏面掃地。

至於香港未來何去何從,劉細良形容,現在是一個很關鍵的十字路口,「如果再鎮壓下去,下一步就是香港的民主運動就會以和中共對抗為目標了,這個就不再是爭取香港的民主,而是變成是全球對抗中共模式的前線。」

他認為,以中共以往面臨管治危機的處理手法而言,地方官員會被懲治幾個,以平息民憤,故相信林鄭月娥、李家超和鄭若樺很快就會被撤換。◇#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9-07-04 2: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