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十大假新聞

人氣 38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月24日訊】2001年,可謂是中國假新聞的“丰收年”,從年頭到年尾,傳媒源源不斷地生產出五花八門、令人瞠目結舌的假新聞。為了全面“檢閱”2001年假新聞的“重大成果”,以提請新聞界同仁自重,特評選出 2001年十大假新聞,并授予相應的“榮譽稱號”。
  
1。最富想象力的假新聞——上海將建300層、容10万人的摩天大樓

上海將建造一座可容納10万人、高達1121米、300層的摩天大廈。這將是全球最高的摩天大廈,比現時全球最高、位于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452米的雙子塔大廈還高出一倍有多。

這座被命名為“比歐尼克塔”的鋼筋混凝土建筑,是西班牙建筑師皮奧斯的杰作。該摩天大廈估計造价高達150億美元(約1170多億人民幣),完成全部工程要15年。大廈底層呈車輪狀,內設酒店、寫字樓、公園、戲院、醫院、大型購物商場及停車場。整幢大廈共有368部電梯,從最底層到最高層,不用2分鐘即可到達。至于大廈內的用水和能源,則會利用92條垂直的管道輸送。大廈地基上會有一個人工湖,以吸收任何底層震動所引起的搖擺。大樓設計者曾經同上海市市長徐匡迪及城市規划官員會晤,并討論有關构思,他們除了表示感興趣外,還成立了研究小組評估可能興建位置,以及如何從公眾和政府方面籌措資金。

最早披露這條消息的是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2月25日(星期日),該報發表約翰佛賴恩(John Follain)的文章,題為《上海計划建造可容納十万人的摩天大樓》。而中文傳媒最早報道此事的是香港《文匯報》,該報2月26日頭版刊發報道《滬擬建三百層巨廈》。而上海最早報道的是《新聞晨報》(2月27日)。國內网站最先報道的是大洋网(2月26日)。几天之內,此消息出現在全國几乎所有的网站上。從報道內容可以看出,几乎所有報道的來源,不是直接譯自《星期日泰晤士報》,就是轉載自香港《文匯報》。

2月28日《文匯報》在第4版頭條位置刊登記者洪崇恩、王蔚的文章《上海建300層“摩天樓”純屬子虛烏有》。3月5日下午,在全國“兩會”上,上海市市長徐匡迪公開澄清事實:“上海沒有建造300層大樓的計划,我也沒有像一些网上說的那樣接見什么英國專家代表團,一些网站散布的不實之辭已經到了混淆視听的程度。”其實,据知情者披露,這只是歐美建筑商的設想而已。“歐美多批建筑商屢次向上海有關方面推銷了各种方案,但都還沒有得到中方的認可。國內報紙引用時沒有完整表達,以訛傳訛造成了誤解。”(《揚子晚報》2001年3月1日)

可以肯定,如果沒有互聯网,這則21世紀的“天方夜譚”,豈能在兩天之內,越過英吉利海峽,在中國搶灘,并且鋪天蓋地、四處開花?當互聯网將世界縮小為“地球村”時,判斷网絡信息的真偽也就成為新聞從業人員必須掌握的基本功。雖然這則消息看似有板有眼,而且細節丰富、數据“真實”,并輔之以彩色效果圖,但只要細心分析,憑常識就能判斷其真偽。因為不少网友當即指出,這是一則“愚人節新聞”。而傳媒卻奉為至寶,豈不汗顏?

2。最匪夷所思的假新聞——錯位夫君夜換嬌妻30年

湖南省洞口縣青龍鄉的劉光國、唐紅花、周開林、尹珍芳來自同一個村,且早有婚約。唐紅花的父親早在其小學時就將她許配給周開林,劉光國和尹珍芳還在腹中時兩人的父親就指腹為婚,但4個年輕人卻各自愛上了對方的未婚夫、未婚妻。1969年7月,4個家庭的父母宣布同意孩子們自己的選擇,并為他們舉行婚禮。但兩個新娘在揭開紅蓋頭后,惊愕地發現被父母出賣了。兩對新人當晚便共謀對策,并于次日到公社辦理离婚手續,卻被一名革委會負責人拒絕,并恐嚇當心批斗、游街。無奈,4人終于想出方法,日間按父母的安排做假夫妻,夜里各自与心愛的人同床。就這樣經過了近30年,直至去年才被發現。劉家和周家的儿女們商量,馬上結束了父母們30年來偷偷摸摸的愛情生活,讓兩對有情人成為公開的合法夫妻。

2001年3月14日,《羊城晚報》國內新聞版上刊登了一篇題為《錯位夫君夜換嬌妻30年》的文章,署名鐘方。一時,全國眾多媒體你轉我抄,資源共享。4月7日,《北京青年報》刊登記者在洞口縣的調查報告,揭開了“夜換夫妻三十年”假新聞的來龍去脈。原來,這篇假新聞的最早出處是一篇題為《兩對戀人苦苦等了三十年》的文章,由洞口縣人謝立軍憑空編造而成,發表在1999年7月4日《邵陽日報》晚報版上。《兩對戀人苦苦等了三十年》中提到的青龍鄉早就不存在了,當地更沒有這么4個人,因此引起公憤。謝立軍害怕了,主動認了錯。几天以后,《邵陽日報》公開發表了致歉文章。誰曾料到,不到兩年,這則假新聞又借尸還魂,愚弄了更多善良的讀者。

据介紹,像謝立軍這樣的自由撰稿人,在洞口縣還有好几位,而且收入不菲。他們深諳讀者和編輯的胃口,怎么离奇就怎么寫,故而情節曲折,文筆流暢,跌宕起伏,極富人情。雖然稿件的內容十之八九是假的,但卻屢屢得手,他們每年都有一万多元的稿費收入。采用他們稿件的編輯們究竟是不知其中有詐還是放任自流、蒙騙讀者?那就只有當事人自己心知肚明了。只是苦了讀者,一掬熱淚,既養肥了別人又傷了自己的身體。

3。最傷中國人自尊心的假新聞——世界10大污染城市中國竟占8個

在第四屆中國北京高新技術產業國際周暨中國北京國際科技博覽會上,亞洲開發銀行中國代表處環境和可持續發展部主任魏紅指出: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中國竟然占了八個,我國城市生態環境建設和可持續發展問題已經迫在眉睫。世界十大污染城市分別為:貴陽、重慶、太原、蘭州、米蘭、淄博、北京、廣州、墨西哥城、濟南。

2001年5月,各大報刊、网站紛紛發布一條題為《世界10大污染城市中國竟然占了8個》的消息。隨后,濟南、廣州等城市的環保部門分別召開新聞發布會稱,此消息公布的結果實乃造謠。為此,《南方都市報》就“轉載《市場報》的《廣州列為十大污染城市》一文,由于把關不嚴未經核實,造成了失實報道”,公開表示“向廣州市政府、廣州市民及廣大讀者真誠鄭重道歉”。据查,《市場報》的确是始作俑者,不過標題并非《廣州列為十大污染城市》。5月12日,《市場報》發表了第四屆北京國際高新技術產業國際周的論壇發言精華,內容共分10個專題、38段發言摘要,其中有一個題為“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中國有八個”的表格。該報解釋說,這則信息源自《第四屆中國北京高新技術產業國際周暨中國北京國際科技博覽會論壇報告集》中亞洲開發銀行魏紅先生的報告,這一報告集由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下屬的《國際技術貿易市場信息》雜志社編輯出版。而在魏紅的報告中,沒有注明“十大污染城市”有關數据的統計年代及資料來源。

亞洲開發銀行駐中國代表處有關負責人在接受中新社記者采訪時說,魏引用的是1995年世界某組織(亞行不愿意透露該組織的名字)對世界十大污染城市的排名。魏引用此資料的目的,是為了說明:1995年中國環境問題非常嚴重,而在以后的5年中,中國在環保方面加大了整治力度,并得到了亞行在環保方面所給予的大力支持,從而使中國在環保方面取得一定成效。這位負責人指出,有關媒體有斷章取義之嫌,他們對此表示非常遺憾。

《市場報》覺得自己有點冤,因為魏紅的報告中沒有注明有關數据的統計年代及資料來源。《南方都市報》更覺得自己有點冤,轉載堂堂《市場報》的文章居然會出錯。其實,說到底一點也不冤。《市場報》雖然摘錄的是魏紅引用的資料,但在這則信息中,新聞五要素(何時、何地、何人、何事、何因)不全,編輯卻渾然不覺,信手拈來,焉能不錯?而《南方都市報》也不問究竟,把這則信息拿來當作新聞發表,放大了《市場報》的失誤,自然難辭其咎。

4。最聳人听聞的假新聞——家庭連環悲劇豬吃娃

陝西省富平縣留古鎮合家村南腰組劉兆合老漢的儿子、儿媳常年在外打工,劉老漢和老伴在家照看一歲半的孫子。7月5日下午,劉老漢下地勞動,老伴則帶著孫子到對門村民家打麻將。一不留神,小孫子离開奶奶自己回到家里,結果被家里后院一頭因為發了情而掙脫繩索的老母豬“咬食”,只剩下一雙小腿。劉老漢回來后看到血腥的場面,掄起木棒將母豬打死。因為覺得無法向儿子儿媳交代,气急敗坏地找回正在打麻將的老伴,將老伴用木棒打死。然后,老漢喝了老鼠藥自盡。此消息最后還發表議論,說“除了劉老漢的老伴因為貪玩沒有管好孩子以外,知識与修養對一個人情緒与命運的控制也在這里突現了出來”。

最先披露這出悲劇的是西安《百姓生活報》。在2001年7月9日一版上赫然印著:《富平發生一起特大家庭慘案(肩題),老母豬吃掉一歲半男童(主題),劉老漢斃豬殺妻服毒自殺(副題)》。“新聞”的作者是通訊員冉學東和該報記者張琦。

文章見報當天,人們紛紛表示怀疑。《華商報》記者于當日赶赴富平縣留古鎮派出所進行調查核實。3位值班民警很明确地回答“絕無此事”,因為事關三條人命,他們不可能不知道。另外,文中“合家村南腰組”地名也有誤,當地只有“大眾村何家組”。記者又來到何家組,小組會計何方亮告訴記者,根本沒有“劉兆合”老漢這個人。為進一步核實,記者又找到撰寫該報道的農民通訊員冉學東。他說消息來源于街頭巷尾的傳言,后來一個“賣菜的”向他提供了當事人具體的地址和姓名,他沒有核實就將報道發給了《百姓生活報》。于是,7月11日《華商報》發表報道《“家庭連環悲劇豬吃娃”是假新聞》,稱此事純屬子虛烏有。

《中華新聞報》7月21日也發表文章《不該如此愚弄百姓》:“7月10日,記者又撥通了陝西省富平縣留古鎮党委書記閻華鋒的電話。閻書記說,這純系謠傳,留古鎮根本沒有這個村,也沒有這個組。他還堅定地說,他用自己的党性擔保絕沒有此事。”

其實,這种所謂的家庭連環悲劇,民間早有流傳,且版本甚多,所不同的無非是豬變成了狗,狗變成了狼而已。比如2001年6月,陝西另有一報道說周至縣啞柏鎮庄家村一戶人家的狼狗咬死了2歲的男童,遭受喪子之痛的丈夫遷怒于外出“搓麻”的妻子,將其活活打死后自己也尋了短見。男童的奶奶因不堪承受巨大打擊,撞牆而亡后來證實也是假新聞。如此荒誕不經的民間傳說,甚至都入不了末流小說之列,但為何卻屢受新聞編輯們的青睞?難道這些編輯當年學新聞學概論時,教授沒有把新聞和小說的區別講清楚?抑或壓根儿就沒學過新聞學概論?

5。最具科幻色彩的假新聞——美國醫生操刀換人頭

48歲的羅伯特怀特教授打算于下周赴烏克蘭進行人類歷史上首次人頭移植手術。怀特透露說,經過近30年的實驗,換猴頭手術已經達到了絕對嫻熟的程度。在最后一次移植猴頭手術中,兩只互換了頭的猴子在手術結束后6個小時內就蘇醒了過來。“自打去年我給猴子換頭手術成功之后,我就堅信我給人類的換頭移植手術一定會獲成功。不過,當時我面臨經費和法律問題的挑戰。500万美元繼續研究的經費在一些私人基金會的支持下很快就解決了。第二個問題是,在美國,由于法律方面的局限,根本無法進行人頭移植實驗,所以我當時考慮去俄羅斯或烏克蘭,因為這兩個國家的醫學界在這個領域的研究是走在最前面的。”

怀特教授對即將在烏克蘭進行的換頭手術的成功充滿了信心。“隨著技術的日益成熟和手術后護理水平的提高,我堅信人類換頭術已經到了真正成熟的時候了。”

《北京青年報》2001年7月22日報道,美國醫生怀特將赴烏克蘭操刀換人頭。7月25日,留美生物學博士方舟子將這則新聞收入新語絲网站偽科學新聞專欄《立此存照》中,并批注:“智力稍正常者都不會相信。”此后他強調,有關怀特醫生“換頭術”的最早報道出自1979年6月5日的美國超市小報《全國探究者》,而不同意東方网獨家報道《“美醫生將操刀換人頭”假新聞出台始末》中所持“美國廣播公司應是始作俑者”的觀點。方舟子之所以有這樣的看法,因為他立足于怀疑怀特是否真有其人,是否換過猴頭。而《江淮晨報》7月30日刊登新聞調查證實,怀特實有其人,也的确換過猴頭,只不過《北京青年報》把他的年齡寫錯了。

東方网7月27日發表的《“美醫生將操刀換人頭”假新聞出台始末》則認為,此假新聞源自ABCNEWS(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网站)發表于2000年5月18日的一篇文章《換頭》。經查實,怀特的确于1999年9月在《科學美國人》月刊上發表了一篇論述人類頭顱移植可能性的文章。對此,當時中外媒體曾進行了大量報道。但這些報道都提到,即使換頭成功,頸部以下也是全身癱瘓。而ABCNEWS的這篇文章有意隱瞞了這一點,給人以換頭技術又上一層樓的錯誤印象,故稱其為始作俑者并不為過。當然,《北京青年報》假新聞的資料來源不僅僅是ABCNEWS的這篇文章。

1999年9月15日《經濟參考報》刊登的有關報道還表明,猴子換頭并不那么成功。如果怀特的換頭術近兩年來突飛猛進的話,必然會在國際權威科學雜志上有所反映。然而,諸如美國《科學》、英國《自然》等著名刊物均查不到怀特的名字。可見編輯不了解國際科技的慣例,才鬧出這樣的笑話。當然,作為科幻小說來發表,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6。最能滿足國人虛榮心的假新聞——中國少女改寫牛津大學800年校史

近日,英國牛津大學頒發校長令,把博士學位和最高獎學金的榮譽授予來自中國齊齊哈爾第一中學的留學生吳楊,以表彰她在數學和電子計算机學科中獲得的优异成績。這是牛津大學建校800年來,第一次把這樣高的學位和獎學金授予給剛剛讀大學二年級的中國女孩。1997年6月,在齊齊哈爾一中讀高二的吳楊來到英國。在萊斯頓預科班學習一年后,于1998年10月以优异的成績被牛津、劍橋大學同時錄取,吳楊最后選擇了牛津大學。在今年6月進行的大學一年級期末考試中,吳楊在數學、計算机等11門功課中全部考得第一,這是牛津大學建校史上從未有過的。牛津大學破格授予吳楊博士學位,頒發給她6万英鎊的最高額獎學金。導師戴里克教授說,吳楊是他當15年博士生導師中教過的最好的學生。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這則消息早已不是什么新聞,而在2000年底就已“生產出品”:黑龍江日報社所屬的《生活報》2000年12月19日就以《這在牛津大學建校史上是第一次》為題,報道了這一消息。2001年1月23日《揚子晚報》也以《20歲鶴城姑娘穿上牛津博士服》為題予以報道。這兩條消息都比較簡單,字數不超過500字。但《中華新聞報》2001年2月2日的人物通訊《中國女孩改寫牛津校史》卻將此事放大,全文長達1900字。《家庭》雜志更是大手筆,2001年4月上半月號刊發長篇通訊《与母親拔河,她贏得牛津大學第73號校長令——平凡母親眼中的聰明少女成長實錄》。當然,這時還只是小打小鬧,并未轟動全國。而當7月12日新華网發表通訊《中國天才少女打破800年校史記錄》后,急速升溫。也正是在這篇通訊中,第一次明确報道說吳楊獲得6万英鎊的最高獎學金。《人民日報海外版》也不甘人后,10月12日以《“我是中國人”》為題予以報道,同日,人民网迅速轉載。11月18日中新网也予以報道,并稱消息來源是英國的《太陽報》。至此,經過國家級傳媒不斷确認和放大,使之成為轟動全國的特大新聞。

令傳媒難堪的是,《中國青年報》2001年11月23日發表故事主人公吳楊的聲明:一、我沒有獲得博士學位;二、我所學的學科——數學和計算科學不是百分制;三、所有關于我的新聞報道,記者均未親自采訪過我本人,成稿后也從沒有經我核對或同意;四、敬請各新聞媒體、雜志、网站不要再轉載關于我的這類文章。

《北京青年報》2001年11月23日發表牛津大學官方聲明:關于吳楊參加了11門功課考試的說法是不确實的,她在所有功課中都取得滿分的說法更是不可能的。為了表彰吳楊在第一學年取得的优异成績,學院授予她每年60英鎊的獎學金。而且,在牛津大學,任何人在沒有修完第一學位并且進行一段時間的研究工作以及提交相當水平的博士論文之前,都不可能獲得博士學位。另外,倫敦的《太陽報》也從來沒有發表過這樣的報道。

在中國,國家級媒體的地位和權威是無可置疑的,但誰能料到三大權威媒體竟會聯手發布假新聞?而正是由于這些權威媒體的推波助瀾,才使得這則地方性的假新聞沖出中國,走向世界,在國際上造成惡劣影響。就連很多從未受過系統新聞學教育的普通讀者都紛紛質疑,而我們媒體的把關人卻篤信不疑,端的是匪夷所思!在互聯网上,我們還查到了華西网2001年1月17日發給《吳楊,改寫牛津800年校史的中國女孩》作者的退稿信。我們更不明白,連一個地方性小网站的編輯都棄之不用的假新聞,為什么國家級權威媒體的編輯們卻如獲至寶,難道他們果真高人一籌、慧眼獨具?

7。最令人作嘔的假新聞——女大學生狀告爸爸的吻

2001年9月1日,湖北某知名大學99級女生艷艷將一紙訴狀遞交到湖北秭歸縣人民法院,狀告爸爸的吻。

從小到大,艷艷的爸爸一直親吻艷艷。隨著艷艷長大成人,日益厭惡爸爸的吻。今年8月25日,剛剛入睡的艷艷再次遭到爸爸偷吻,异常憤怒的她從家里逃到學校,在師生的幫助下寫好了上訴書,狀告爸爸多次強行吻她,導致其心理發生變异,嚴重侵犯了她的人身權。有關專家稱,此類案件在國內尚屬首例。武漢大學法學教授陳正明表示,艷艷的父親對艷艷的行為屬于侵犯了女儿的人身權,并造成了較為嚴重的后果,理應受到法律的制裁。湖北大學心理學教授、湖北省高校心理衛生協會副會長嚴梅福認為,艷艷狀告爸爸一案是一起典型的心理傷害事件。在我國,父女關系長期被掩飾,但其背后卻是复雜而微妙的。艷艷的父親對女儿的愛,既有親情血緣關系之下的撫愛,同時滲透著對青春逝去的留戀,還夾雜著他希望從女儿身上尋找歡心的欲望。他不健康的心理傷害了正在成長中的女儿,導致艷艷的心理病變。

始作俑者是2001年9月7日的《羊城晚報》,作者為武漢某高校碩士研究生吳鋒。9月15日以后,眾多网站轉發此消息,全國為之轟動。9月21日《長江日報》發表報道《女大學生狀告爸爸的吻,假的》。該報記者董曉勛覺得此文有些离奇,便分別与文中提到的湖北秭歸縣人民法院、湖北大學心理學教授嚴梅福先生打電話詢問此事,不料對方都十分肯定地說:我們不知此事,也沒有接受任何人就此事的采訪。然后,記者又直接找到該文作者。据作者講,這篇稿子的線索是一個与他關系很要好的女同學提供的。他感到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新聞線索。經過几天的思考、寫作,他將初稿交給女同學看后,連女同學自己都說:這太离奇了。他自己也這樣想:只要認真看几遍就會覺得這是一個假新聞,肯定發不出來。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在他發給《羊城晚報》不到1個小時,就收到對方回信說要發表。但沒過多久,對方又說要等法院判決后再發。可不知什么原因,這家報社過了几天后就發出來了。吳鋒說:這篇稿子中,除了這位女同學說她爸爸愛親吻她之外,其他都是編造出來的。至于為什么選中湖北秭歸縣,是因為那儿很偏僻,看到報道的人可能會少些。同一天,《楚天都市報》記者經過實地采訪,也發表報道? 

“宁信其無,不信其有”,這是中外新聞界的至理名言。但是,現在有不少媒體卻反其道而行之。連造假者本人都認為一眼就能看穿的假新聞,卻被一路放行。其實,拆穿西洋鏡并非難事,只消一個電話打給湖北秭歸縣人民法院,便可知真偽。但不知為什么,那些上當受騙的媒體沒有一個這樣去做。是舍不得出電話費呢還是“周瑜打黃蓋”?

8。最荒誕不經的假新聞——一男子游悉尼因好色兩腎被偷

 新加坡男子艾里克李,今年28歲。抵達悉尼后的第3天晚上,他獨自來到位于悉尼市南部著名的“金絲雀”酒吧,一名衣著性感的白人女性主動接近他。兩人來到一賓館內,那女子為艾里克端上一杯含有高濃度安眠藥和麻醉劑的飲料,艾里克毫不猶豫地喝干了。約1小時30分鐘之后,艾里克慢慢清醒,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躺在房間附設的浴缸中,浴缸里全是冰塊,把他全身都冰紫了。他撥打000(000是悉尼市的急救熱線)后得知,自己的腎臟已經被人偷走。几分鐘之后,艾里克被送往悉尼市高山私人醫院。他在接下來的几周內都要靠管道維持泌尿系統的正常工作。他在等待有人能捐出一個健康的腎臟或盡早輪候到義務捐出的腎臟,但希望很渺茫。

悉尼警方表示,近日已接報數起類似的器官被盜案件,怀疑這些事件是同一團伙所為,并有可能与當地黑社會有關,因為每個案件的設計都惊人的相似。

2001年10月2日,《南方都市報》刊登了題為《男子一時好色兩腎被偷悉尼頻發器官盜竊案》的文章。正當這篇文章在网上風行時,當即有网民在北大未名站公告版上指出,這是假新聞,因為他的朋友兩年前就告訴過他類似的故事。

其實,這個故事最早流傳于美國新奧爾良,至今已有10年之久。有個名叫Jan Harold B runvand的人專門做過研究。當時,傳說中的主人公往往是給朋友打電話求助,而不是打報警電話。到了1995~1996年,傳說又加進了打911報警電話的細節。以后,傳說又不斷發生變化,所謂偷腎的地點也轉向一個個特定城市——休斯頓、奧斯汀、悉尼

据美國器官資源共享中心(UNOS)官方网站的一篇文章透露,偷腎新聞和吸血鬼傳說及“貓王”再現傳聞一樣,經久而不衰。1991年4月,美國《華盛頓郵報》首次刊登一篇關于偷腎流言的調查報告,作者順藤摸瓜,追根求源,終于啼笑皆非地發現,偷腎故事原來出自一部被退稿的電影腳本!

1997年4月4日,美國腎臟基金會在官方网頁上(http://www.kidney.org/general/news /28.cfm)對盜腎事件鄭重辟謠,對肆意傳播虛假信息的行為予以公開譴責。美國腎臟基金會主席溫迪布朗博士指出,盜腎故事毫無根据,純屬捏造,無聊的江湖傳奇已經變味,帶有血腥气味。對于盜腎故事的科學性,溫迪博士更是嗤之以鼻。她指出,腎臟移植是一個非常复雜的過程,僅器官匹配性一項就需要諸多檢查,而這一切都必須在取腎之前進行。因此,即便犯罪團伙私下盜取了器官,腎移植手術的成功率也是微乎其微的。

憑借著互聯网,假新聞加快了傳播速度。但是,憑借互聯网,我們也完全可以識破假新聞。只要我們在搜索引擎中輸入“kidney(腎臟)、theft(盜竊)和bathtub(浴缸)”,就會出現近1000項查詢結果,不但能發現盜腎的故事是一條徹頭徹尾的假新聞,而且還可以知道這個彌天大謊在西方至少已經流行了10年之久!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有識之士早已在互聯网上設立了許多揭露這种“小道消息”的网站和网頁,反复提醒善良的人們不要上當受騙!但我們的編輯卻依然上當!不知這些上當的編輯們是否知道“搜索引擎”的這一強大功能?看來,評新聞技術職稱時要加試電腦,實屬必要。

9。最令人扼腕的假新聞——廣西高考狀元淪為劫匪

廣西某大學學生蔣傳炳因為家窮,去年到順德打工攢學費,但打工時被机械壓斷右手五指。今年7月份高考時,成為廣西理科狀元,報考清華大學。體檢時,由于右手五指殘缺,被退了下來,后被廣西民族學院錄取。因家貧如洗,只好輟學到廣東省茂名市“淘金”,干起劫車搶錢的勾當,近日落入法网

有關消息是人民网于2001年11月20日22:27首先刊發的,標題是《身殘家貧輟學“淘金”廣西一理科狀元淪為劫匪》,電頭為“人民网茂名11月20日電”,作者是陳又新、楊振文。不料,《南國早報》 2001年11月22日刊發報道《廣西“高考理科狀元輟學淪為劫匪”子虛烏有》:昨天上午11時許,記者撥通廣西民族學院學生工作處的電話。梁老師十分明确地答复:今年廣西民院錄取的新生中,絕無廣西高考理科狀元,也沒有叫蔣傳炳的。下午,記者又從廣西招生考試院獲悉,2001年廣西高考理科最高分者,是并列第一的呂姓女孩和黃姓男同學。下午5時左右,記者与廣東省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電話取得聯系。該分局辦公室史主任告訴記者,消息是他的一名同事与當地某報社一記者所采寫,該同事已出差,具體情況他不太了解,依稀記得那名自稱“蔣傳炳”的犯罪嫌疑人說在廣西民院讀過兩年書。記者把這一說法反饋回廣西民院。昨晚將近11時,記者再次從廣西民院獲得消息:經查,該院化學系有一個高年級學生叫蔣傳炳,但該生為人老實,表現良好,身體健全并無殘疾,入學至今一直端坐在廣西民院課堂,既非當年高考狀元,亦從無輟學之舉,劫車搶錢更屬無稽之談。

11月23日,《南國早報》再次報道《“高考狀元淪為劫匪”真相:劫匪冒用兄長名字》:原來,在茂名劫車搶錢的,根本不是所謂“廣西高考理科狀元”,而是全州人氏蔣燈。昨日下午5時許,在獲知記者從南宁挂電話到茂名查證此事后,楊同志會同有關辦案人員再次提審蔣燈。此時,蔣燈才道出自己的真名,并坦白使用了其兄長——在廣西學院讀書的蔣炳的身份證,說自己高考考了第一名乃是吹噓出來的。楊同志承認,僅憑犯罪嫌疑人口供而未及時向廣西方面查證實情就草率成文,自己的确負有責任,并對可能給廣西造成的一些影響表示歉意。

因為讀不起書,所以不得不輟學;因為輟學和受到某种歧視,所以備感金錢的重要;因為夢想著有錢和改變自己生存狀態的渴望,最后鋌而走險。這樣一套完全合乎邏輯的故事模式,正中編輯下怀,難怪類似的假新聞源源不斷。這不得不讓人感慨万分:不是編輯太無能,而是造假者太狡猾。

10。最敢開國際玩笑的假新聞——湯加出現反華風潮

据《新西蘭先驅報》報道:到目前為止,已有大約100宗湯加人襲擊中國人的案件發生,其中有些案例是焚燒中國人開的商店。湯加移民部門主管蘇珊娜弗圖說,600多名華裔店主及其家人將在一年期內离開湯加。据報道,造成反華情緒一是因為該國民眾普遍擔心這些中國店主日益增多,會支配這個國家的經濟;二是因為湯加失業率增加了一倍。報道稱該國每年2000名畢業生中,只有四分之一無需前往新西蘭或其他國家就能夠找到工作。

2001年11月22日,中新网轉載當天《新西蘭先驅報》報道,稱“湯加出現一股反華風潮,湯加當局限令六百多名華人离境”。隨即,各大新聞网站紛紛跟進,這條消息在网上迅速傳播。中國駐湯加王國大使館的一名官員當天在電話中向香港《文匯報》記者表示,這是不實報道,目前湯加境內的華人居民与當地居民“相處得很好”,并表示“華人在當地的經商活動很正常,也很安全”。23日下午,《北京青年報》記者分別打電話到中國駐湯加大使館和外交部美大司核實這條消息的真實性,均得到了“此報道不實”的回答。

中國駐湯加使館的樊先生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此條消息出自英國《每日電訊報》駐湯加記者之手。事情真相是:湯加的移民法早就規定當地的批發、零售等行業為本地人保留,但是由于執行中的一些問題,包括中國人在內的一些外國人也逐步進入這一市場。基于這樣的情況,當局已經修改了移民法中有關外國人取得湯加移民簽證的條款,其中包括:只有掌握特殊技能的外國公民才能取得湯加工作簽證;重申外國眾所周知,外交無小事。對中國的新聞媒體來說,《新西蘭先驅報》的報道充其量只能算是新聞線索。不管這條線索是真是假,都必須深入采訪,予以核實。這是新聞學的最基本常識。如果這條線索是真的,中國讀者更想了解我外交部門將采取何种措施保護湯加華人的利益;而如果是假的,讀者當然想知道假新聞出自何方。可惜的是,中國的新聞媒體僅僅滿足于做“二道販子”,一轉了之,而不想去掌握第一手資料,這顯然大失其職。特別是涉及外交大事,如此轉載,更是草率。尤其須引起警惕的是,假新聞竟從國內新聞蔓延到國際新聞,居然開起國際玩笑來!可見假新聞不除,民無宁日,國無宁日!

轉自《凱迪網絡》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假新聞是這樣造出來的”–當事人談1400例 (1/14/2002)    
  • 電視台是這樣偷拍、偽造關于我的新聞的 (12/30/2001)    
  • 分析家﹕中央電視臺用軟刀子挑戰江澤民 (12/30/2001)    
  • 死人復活﹕ CCTV《新聞聯播》再次拋出假新聞 (12/29/2001)    
  • 法輪功開始全面搜集鎖定假新聞的制造者﹑傳播者 (12/28/2001)    
  • 老百姓對大陸電視假新聞的評論 (12/24/2001)    
  • 中央電視臺造假新聞不小心又露馬腳 (12/16/2001)    
  • 張藝謀談”撞人事件”:假新聞會傷害中國電影 (12/16/2001)    
  • 【讀者來信】讓獨裁者品償窮途末路的悲哀 (11/24/2001)    
  • 龔智超被淘汰出局?九運會頭條假新聞激起憤慨 (11/20/2001)    
  • 對人民日報的三點質詢 (10/30/2001)    
  • 被傳將出演《英雄》 金喜善怒斥假新聞 (10/29/2001)    
  • 唐山看守所逼迫犯人造假新聞詆毀法輪功 (9/22/2001)    
  • 德國媒體報道中國大陸假記者假新聞 (9/10/2001)    
  • “我們又不是煉功的”– 揭露假新聞几則 (9/6/2001)    
  • 章子怡:我絕對沒有“耍大牌”,全是假新聞! (7/26/2001)    
  • 吳宗憲自導自演設計反制狗仔隊 (6/28/2001)    
  • 桑普拉斯打假新聞:我要打到不再對网球有興趣為止 (6/26/2001)    
  • 身份證替代戶口簿? 一條假新聞全國都心跳 (6/22/2001)
  • 相關新聞
    身份證替代戶口簿? 一條假新聞全國都心跳
    桑普拉斯打假新聞:我要打到不再對网球有興趣為止
    吳宗憲自導自演設計反制狗仔隊
    章子怡:我絕對沒有“耍大牌”,全是假新聞!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8·11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至4萬
    【紀元播報】中共高調宣傳北斗導航 疑竊全球數據
    【紀元播報】印度將查孔子學院 涉清華等十所中國高校
    【新聞看點】微信是橋是獄?兩大危害遭美制裁
    【時事縱橫】美觸中共紅線?川普拜登大選對陣
    【拍案驚奇】黨媒自曝醜事 美使館改標有深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