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廢除印花稅 挽救澳洲經濟衰退?

在澳洲,印花稅是由各州和領地政府獨立決定的,因此不同省分的印花稅率是不相同的,一些州政府會向首次購房者提供印花稅減免優惠。(簡玬/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10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芊儀綜合報導)九月初,澳洲第二季最新的國民生產總值(GDP)出爐,如預期下降了7.4%,成為過去60年中澳洲GDP最大的跌幅。這個由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讓莫裡森政府大傷腦筋想盡辦法刺激經濟,印花稅改革是否能在這個非常時期力挽狂瀾,拯救正走向經濟衰退澳洲呢?

印花稅是甚麼?

印花稅(stamp duty)是在房產交易、抵押貸款和汽車登記交易中政府所徵收的稅收(也叫做轉讓稅, transfer duty)。房產印花稅是根據該房產的市場價格或實際支付價格來徵收,兩者取較大值進行計算。這意味著,房產價值越高,印花稅越貴,而在房地產買賣中印花稅由買方支付。

在澳洲,印花稅是由各州和領地政府獨立決定的,因此不同省分的印花稅率是不相同的,一些州政府會向首次購房者提供印花稅減免優惠。

另外,由於家庭成員之間的房產轉讓或是親人過世、離婚而做出的房產交易,有些州政府會豁免印花稅的徵收。

印花稅對各州帶來多大的財政收入?

印花稅也是各州基本建設稅收最大財源。2018-2019財政年度,新州房產印花稅財政收入為74億澳元,維州為60億澳元,昆州則為30億澳元,至於其它州及領地政府則共計26億澳元,就僅是房產買賣的印花稅一年就為國家帶來190億澳元的豐厚稅收。

不過房市從2017-2018年度逐漸疲軟,前幾年這項稅收的總額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再者,這項稅稅從疫情開始,由於封鎖期間不允許開放房屋展示及拍賣活動,房產交易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超過60%,政府印花稅收也大幅減少。

印花稅為最不穩定的「低效稅」之首?

今年一項由新州政府委託進行為期一年澳洲稅制檢討中,報告結果建議廢除印花稅。該項報告由聯邦科學及工業研究組織(CSIRO)主席兼前澳洲電訊(Telstra)行政總裁托迪(David Thodey)所主導,同時研究一系列印花稅如何影響房地產交易效率。

可想而知,新州政府印花稅改革又再一次被提上檯面作為政府一項主要稅務改革。

另一方面,悉尼大學政治經濟學的高級講師布萊恩(Gareth Bryant)博士相信,強有力的論據都支持州政府和領地政府在買賣房子的印花稅上的稅制改革。

他表示,這項印花稅不僅使得政府的稅收不穩定,而且此稅額是可觀的,能起到左右民眾買賣房子的決定,成爲不利於房產市場成交量的因素。「各州都太過依賴房市蓬勃發展所帶來的稅收,它是高週期性的行業」。意味它極易受到市場需求以及經濟環境的大幅度影響。

一份新州財政報告顯示,「個人住房印花稅特別的高,它也增高了購屋的價格,因此,不利於人們換小房或搬到更近於工作、學校和家庭」的需要。

試想一對年輕夫婦不需要巨額的存款,或許就可以從退休的老夫婦那裏買到適合的房子,離學校和工作地點都很近。這種一舉兩得的方式,是否也增加了人們的幸福感和生活滿意度呢。

遭受第二波疫情重創的維州,其財務司長帕拉斯(Tim Pallas)說:「我們將改革經濟運轉的方式,不會做出任何錯誤的決定」,「州政府稅收來源需要重新改革」(意指印花稅)。

早在2012年,首都行政區(ACT)政府就已經開始實施在二十年間以土地稅逐漸取代印花稅的政策。個人住房所課徵的印花稅逐年下降,並且從2018年7月起,房價低於150萬的商業房產印花稅已經完全免除了。首度進行逐年下降的印花稅已經對房價產生增長的效應,專家預估接下來三個財政年度,每年房產將上漲7個百分比。這也能解釋首都第二季的GDP下滑比例為全國最小,僅2.2%。

免除印花稅對消費者的好處

從今年八月一日起,新州政府完全免除第一手買家購買新房而且房價在80萬以下的印花稅,賦予了買家更大的購買能力並加速買房。根據政府網站計算顯示,85萬澳元的房產,徵收的印花稅超過33,500澳元。

新州州長貝麗吉克蓮(Berejiklian)表示,「成千上萬的民眾將看到他們的銀行存款由於這一個改變而受益,這將使得更多的人獲得開啟新家前門的鑰匙」。

在一份2017年新州財政報告中預估,完全免除房產印花稅制將增加高達25%房產的交易量,表示每年增多七萬棟房產成交量。

影響:土地稅及消費稅將上漲

專家與學者建議以土地稅及消費稅來取代印花稅,以彌補州政府在稅收方面的損失。

四大會計公司之一的普華永道(PwC)做了一項在新州免除印花稅的稅收模擬方案,發現政府從該稅收減少的財政收入,可由增加消費稅(從10%升至12.5%),並延伸至新鮮食品、健康和教育等方面,每年可回補400億澳元政府稅收(新州128億,維州100億及昆州79億)。

另外,該模擬方案還發現,如讓民眾自主選擇支付印花稅,或者選擇每年繳交較低金額的土地稅。後者(每年付土地稅)最終比前者少付一定金額。舉例來說,位於悉尼一棟中位價的房子,印花稅大約為5萬澳元左右;而選擇繳土地稅最終可節省1萬澳元。

澳洲AMP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奧利弗(Shane Oliver)同樣認為稅制改革是合理的。他認為,在澳洲相較於消費稅(GST)這種間接稅收(*indirect tax),我們非常仰賴於所得稅,這包括個人所得稅和企業所得稅。他分析到其中的利弊,相較於課徵所得稅,消費稅是一種更為有效而穩定的稅收。後者都會因景氣變動導致稅收額有所增減(例如經濟不景氣公司倒閉、員工解僱,導致整體所得稅收大幅度下滑),並不穩定。而消費稅是於購買商品時所課徵的,即使經濟不景氣有些食品及物品仍需要購買,因此以消費稅籌措的稅收相對穩定。

奧利弗先生在表明支持用土地稅來取代印花稅的同時,他也警告如免除印花稅政府的財政稅收在一段過渡時期裡將會大幅下滑。因此,提高消費稅或許可補足這段時期所損失的稅收。

然而,目前為止聯邦政府對於增收任何額外的疫情稅收或調高消費稅都不感興趣。

悉尼大學高級講師布萊恩博士也建議,澳洲州政府可以用土地稅制取代印花稅。他解釋,轉而徵收土地稅最大的好處是它依照土地的價值而不是看市場價值來徵收,因此不會妨礙人們對土地開發。

布萊恩博士還説,「第二個贊同土地稅的主要的原因是它是循序漸進的,因此這是一種把我們稅制徵收轉向那些富人,進而也對貧富懸殊的問題做出了應對措施」,「第三個原因是它對於澳洲州政府來說是更為穩定的(稅收)財源。這是因為土地預估價值相對於房屋價格和房屋市場成交量,更趨於穩定」。

他強調,印花稅豁免在自住房和投資房兩者應該有區別。他認為相較於投資房,強有力的論據都是支持免去自住房房主的印花稅。他表示,印花稅在投資房產市場在扮演有效反週期效應的角色。

挽救澳洲經濟首先要擺脫疫情的影響,使得百業復甦正常營業。另一方面,或許由稅制改革免除印花稅,提高民眾的購買力能刺激房產市場的蓬勃發展,成為攪動經濟的一股活水。◇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