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废除印花税 挽救澳洲经济衰退?

在澳洲,印花税是由各州和领地政府独立决定的,因此不同省分的印花税率是不相同的,一些州政府会向首次购房者提供印花税减免优惠。(简玬/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10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芊仪综合报导)九月初,澳洲第二季最新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出炉,如预期下降了7.4%,成为过去60年中澳洲GDP最大的跌幅。这个由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让莫里森政府大伤脑筋想尽办法刺激经济,印花税改革是否能在这个非常时期力挽狂澜,拯救正走向经济衰退澳洲呢?

印花税是什么?

印花税(stamp duty)是在房产交易、抵押贷款和汽车登记交易中政府所征收的税收(也叫做转让税, transfer duty)。房产印花税是根据该房产的市场价格或实际支付价格来征收,两者取较大值进行计算。这意味着,房产价值越高,印花税越贵,而在房地产买卖中印花税由买方支付。

在澳洲,印花税是由各州和领地政府独立决定的,因此不同省分的印花税率是不相同的,一些州政府会向首次购房者提供印花税减免优惠。

另外,由于家庭成员之间的房产转让或是亲人过世、离婚而做出的房产交易,有些州政府会豁免印花税的征收。

印花税对各州带来多大的财政收入?

印花税也是各州基本建设税收最大财源。2018-2019财政年度,新州房产印花税财政收入为74亿澳元,维州为60亿澳元,昆州则为30亿澳元,至于其它州及领地政府则共计26亿澳元,就仅是房产买卖的印花税一年就为国家带来190亿澳元的丰厚税收。

不过房市从2017-2018年度逐渐疲软,前几年这项税收的总额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再者,这项税税从疫情开始,由于封锁期间不允许开放房屋展示及拍卖活动,房产交易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超过60%,政府印花税收也大幅减少。

印花税为最不稳定的“低效税”之首?

今年一项由新州政府委托进行为期一年澳洲税制检讨中,报告结果建议废除印花税。该项报告由联邦科学及工业研究组织(CSIRO)主席兼前澳洲电讯(Telstra)行政总裁托迪(David Thodey)所主导,同时研究一系列印花税如何影响房地产交易效率。

可想而知,新州政府印花税改革又再一次被提上台面作为政府一项主要税务改革。

另一方面,悉尼大学政治经济学的高级讲师布莱恩(Gareth Bryant)博士相信,强有力的论据都支持州政府和领地政府在买卖房子的印花税上的税制改革。

他表示,这项印花税不仅使得政府的税收不稳定,而且此税额是可观的,能起到左右民众买卖房子的决定,成为不利于房产市场成交量的因素。“各州都太过依赖房市蓬勃发展所带来的税收,它是高周期性的行业”。意味它极易受到市场需求以及经济环境的大幅度影响。

一份新州财政报告显示,“个人住房印花税特别的高,它也增高了购屋的价格,因此,不利于人们换小房或搬到更近于工作、学校和家庭”的需要。

试想一对年轻夫妇不需要巨额的存款,或许就可以从退休的老夫妇那里买到适合的房子,离学校和工作地点都很近。这种一举两得的方式,是否也增加了人们的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呢。

遭受第二波疫情重创的维州,其财务司长帕拉斯(Tim Pallas)说:“我们将改革经济运转的方式,不会做出任何错误的决定”,“州政府税收来源需要重新改革”(意指印花税)。

早在2012年,首都行政区(ACT)政府就已经开始实施在二十年间以土地税逐渐取代印花税的政策。个人住房所课征的印花税逐年下降,并且从2018年7月起,房价低于150万的商业房产印花税已经完全免除了。首度进行逐年下降的印花税已经对房价产生增长的效应,专家预估接下来三个财政年度,每年房产将上涨7个百分比。这也能解释首都第二季的GDP下滑比例为全国最小,仅2.2%。

免除印花税对消费者的好处

从今年八月一日起,新州政府完全免除第一手买家购买新房而且房价在80万以下的印花税,赋予了买家更大的购买能力并加速买房。根据政府网站计算显示,85万澳元的房产,征收的印花税超过33,500澳元。

新州州长贝丽吉克莲(Berejiklian)表示,“成千上万的民众将看到他们的银行存款由于这一个改变而受益,这将使得更多的人获得开启新家前门的钥匙”。

在一份2017年新州财政报告中预估,完全免除房产印花税制将增加高达25%房产的交易量,表示每年增多七万栋房产成交量。

影响:土地税及消费税将上涨

专家与学者建议以土地税及消费税来取代印花税,以弥补州政府在税收方面的损失。

四大会计公司之一的普华永道(PwC)做了一项在新州免除印花税的税收模拟方案,发现政府从该税收减少的财政收入,可由增加消费税(从10%升至12.5%),并延伸至新鲜食品、健康和教育等方面,每年可回补400亿澳元政府税收(新州128亿,维州100亿及昆州79亿)。

另外,该模拟方案还发现,如让民众自主选择支付印花税,或者选择每年缴交较低金额的土地税。后者(每年付土地税)最终比前者少付一定金额。举例来说,位于悉尼一栋中位价的房子,印花税大约为5万澳元左右;而选择缴土地税最终可节省1万澳元。

澳洲AMP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奥利弗(Shane Oliver)同样认为税制改革是合理的。他认为,在澳洲相较于消费税(GST)这种间接税收(*indirect tax),我们非常仰赖于所得税,这包括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他分析到其中的利弊,相较于课征所得税,消费税是一种更为有效而稳定的税收。后者都会因景气变动导致税收额有所增减(例如经济不景气公司倒闭、员工解雇,导致整体所得税收大幅度下滑),并不稳定。而消费税是于购买商品时所课征的,即使经济不景气有些食品及物品仍需要购买,因此以消费税筹措的税收相对稳定。

奥利弗先生在表明支持用土地税来取代印花税的同时,他也警告如免除印花税政府的财政税收在一段过渡时期里将会大幅下滑。因此,提高消费税或许可补足这段时期所损失的税收。

然而,目前为止联邦政府对于增收任何额外的疫情税收或调高消费税都不感兴趣。

悉尼大学高级讲师布莱恩博士也建议,澳洲州政府可以用土地税制取代印花税。他解释,转而征收土地税最大的好处是它依照土地的价值而不是看市场价值来征收,因此不会妨碍人们对土地开发。

布莱恩博士还说,“第二个赞同土地税的主要的原因是它是循序渐进的,因此这是一种把我们税制征收转向那些富人,进而也对贫富悬殊的问题做出了应对措施”,“第三个原因是它对于澳洲州政府来说是更为稳定的(税收)财源。这是因为土地预估价值相对于房屋价格和房屋市场成交量,更趋于稳定”。

他强调,印花税豁免在自住房和投资房两者应该有区别。他认为相较于投资房,强有力的论据都是支持免去自住房房主的印花税。他表示,印花税在投资房产市场在扮演有效反周期效应的角色。

挽救澳洲经济首先要摆脱疫情的影响,使得百业复苏正常营业。另一方面,或许由税制改革免除印花税,提高民众的购买力能刺激房产市场的蓬勃发展,成为搅动经济的一股活水。◇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