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侃:從大選看新聞自由與不自由

人氣 256

【大紀元2020年11月10日訊】本次美國大選是歷史上最盛況空前的,巫師出手,死人投票,在美國231年的大選歷史中,第一次出現了大選中大規模舞弊。加上媒體卻幾乎一邊倒,要麼是不報大選舞弊,要麼就是嘲諷那些說大選舞弊的消息。

在大選中,美國很多媒體和科技公司自動把自己擺在權威的發布者位置和引領大選評判方向的角色。在社會上,給人造成一種錯覺,它們是權威發布。這些媒體和科技公司一邊限制人們對大選的不公發出質疑的聲音,一邊又放任假民調來攪亂大選。

很多人知道不公、在選舉中有人造假,迫於這種鋪天蓋地的壓力,很多人噤聲;善良的人為此落淚,那不是因為得失而傷心,是因為委屈和不公,感到無處訴說,無力反抗,此時美國立國時確定的保護人權準則被踐踏,美國進入黑暗的時期。

媒體用假新聞左右大選,媒體不僅成了大選的造勢者,也成了勝負的評判者,媒體今天想成為決定誰是獲勝者,媒體成了這個時代最黑暗的勢力之一。

看到媒體片面的報道和造假的歡呼,讓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更感覺恍惚回到大陸。那麼相似,中共黨媒在美國紮根開花。

在中國大陸經歷過中共各種運動的人知道,中共在搞運動之前,或為了打擊誰、鎮壓誰、要出兵之前,都是輿論先行,操控輿論製造這種一邊倒的輿論攻勢,讓社會人人自危,讓被打倒者心理受到衝擊。今天,美國的媒體幾乎成了中國大陸媒體的翻版。媒體和科技公司從開始發布虛假民調,到掩蓋大選統計選票的詭異,再到因選票造假出現法律訴訟未決之前,發布大選獲勝候選人信息。造成一種既成事實的社會效應,同時給民眾造成一種輿論壓力。

人們不禁疑問,不是說美國有新聞自由嗎?

是,政府不能干預新聞、操縱新聞,還要受到新聞監督,這種新聞自由,美國在這些方面都做到了。看看美國的媒體的一些節目,幾乎每期都是挖苦嘲笑總統川普。民主國家就是有新聞自由,新聞自由就是新聞由社會來辦,是私人、民間的;在媒體進行客觀、公正報道時,雖然不同媒體有不同的立場、觀點,但通過所有媒體表述的事件,大家可以看到事件的原貌和真相。

那麼美國在這次大選為什麼出現了今天這種亂象,這不是新聞自由不自由的問題,是媒體行業丟棄了原則,媒體失去了道德造成的。在政府對媒體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媒體和科技公司利用美國制度,鑽法律的空子。

在普遍的造假與偏袒環境下,媒體不必遵守媒體行業的原則也沒有任何壓力,也不會因為虛假報道會給媒體帶來負面形象,造成競爭壓力,這使得媒體沒有了羞恥感,媒體行業更加墮落。

此時,把歷史上對媒體肯定的光環,毫無顧忌、毫不掩飾的戴在造假媒體頭上。左派媒體認為它們掌控了這一領域,可以按照它們的想法控制局面。

真正需要的是傳播真相的勇氣

美國的制度優勢就是憲法保護民眾的權利,除了通過法律途徑保護民眾選舉權不被侵害,還能用請願抗議表達訴求。

當媒體行業被左派壟斷,不能代表大眾聲音的時候,大家就要用自媒體轉播訊息,所有暗箱操作都怕被曝光。要讓真相傳播,讓所有人看到大選造假,這種造假是對所有美國人的傷害。

把造假者、干擾大選、偽造選票、破壞選舉的一樁樁事情揭露出來。要讓造假者、干擾大選、偽造選票、破壞選舉的那些人無處藏身。

黑暗不可怕,最黑暗的時候,就是黎明前。

真相的傳播打破左媒的壟斷,是衝破黎明前黑暗的有效工具。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讀者反饋選登:紐時召喚大紀元將其取代
【橫河觀點】美國某些媒體還是第四權嗎?
美國大選 專家:美媒左傾 凸顯遭滲透
周曉輝:美國總統大選反常現象多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思想領袖】用正義判斷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謎】神探李昌鈺 前世竟是他
【拍案驚奇】拜登喊軍事護台是口誤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