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方艙裡的紅色彌撒再顯中共邪教本質

人氣 2901

【大紀元2020年02月17日訊】現如今,如果有人在身患重疾的病人床前舉行儀式、唱「讚美歌」,必定會被認為,是源於西方宗教的一種祈禱行為。一般來說,出現這種場面往往需要滿足兩個條件,即病人瀕死以及禱告者本身就是宗教神職人員。

因此,可想而知,一旦這樣的場景出現在武漢的方艙醫院裡,人們的反應會有多麼驚愕。當看到中共官網播放的一段視頻顯示,「在位於武漢洪山體育館的武昌方艙醫院裡,眾多病人在一名醫護帶領下,戴著口罩向著中共血旗宣誓入黨,承諾『保守黨的祕密、對黨忠誠,永不叛黨』」;另一段視頻顯示,「新入黨的病友在方艙醫院內帶頭,數十人唱起了紅歌,就在旁邊的病床上,仍然躺著多名病人」時,不少中國人就立即跳起來驚呼,「神經病啊!」「雞皮疙瘩起來了!」「活人都給唱死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是有史以來最邪惡的鬼哭狼嚎,是實實在在的魔鬼之歌,死亡之歌,大病毒之歌!」「(是)追魂彌撒!」

中國人的驚呼一聲比一聲懇切,一句比一句精準,瞬間撕開了中共這個集古今中外之邪惡的最大邪教的畫皮。試問,中共若不是信撒旦的邪教,為何如此迫切的在「輕度新冠肺炎患者」面前搞「追魂」儀式?中共若不是魔鬼,為何要給「活人」唱「死亡之歌」?更何況,中共向來信仰「無神論」,又為何要在病人面前搞這種宗教味兒十足的「彌撒」?

這足以表明,中共內心並非真的相信「無神」。中共說「無神」,是出於蔑視正神、痛恨上帝、無視創世主的邪惡動機,其真實意圖是想讓自己被捧上神壇、奉為神靈。中共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按照《九評共產黨》一書所說,中共不僅「具足了宗教色彩」,更具有「邪教特徵」。

其一、中共有自己的「教義」,即「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氏『三個代表』,黨章」。不難看出,這些「教義」是不斷遭到不同的「信徒」編造和篡改而來。「從列寧以來的共產黨領袖們,還不斷……添加新的內容」,完全違背了最初的那個「顛撲不破的真理」。此外,其內容不僅「以階級鬥爭、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為中心」,甚至還要「強迫人民學習」。

其二、中共有「入教儀式」,即「宣誓,永遠忠於共產黨」。正教信徒們往往只在廟宇、教堂這類特定的、神聖的場所舉辦儀式,但中共信徒們卻大張旗鼓的、在社會各領域、甚至不分時間、地點、場合的大搞「入教儀式」。

尤其現在大疫當前,中共不忙著救人,反而忙不迭的讓醫護人員「宣誓入黨」。中共若不怕浪費寶貴時間、耽誤病人得到救治,又何必如此神速的打造醫院、增設床位呢?看來,中共並不相信人的力量,而只相信黨的那股邪性。當下人命關天,中共卻罔顧人命,只想著拉人「入教」,足見其乾的都是些索命、追魂的事兒。

其三、佈道、念經、唱聖歌,即「大會小會,領導講話」、「政治學習」、「歌頌黨的歌曲」。據中央通訊社報導,「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持續,一些地方的領導幹部則熱衷開動員會和宣誓」;「武漢一家醫院急診科主任反映,有領導到醫院開了3次會,每次都長篇大論宣讀最新文件和政策」;「有一次長達3小時,他不得不在會議途中帶走醫生」。

對於方艙醫院唱紅歌的那一幕,武漢作家方方近日在日記中寫道,「有官員,有醫護人員」;「他們都戴著口罩,對著一個個躺在床上的病人們放聲歌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歌雖然人人會唱,但有必要非在病房裡這麼高歌嗎?」僅這兩句話,就已經道出中共的邪教特徵了。

沒有哪一個宗教會強迫「人人會唱」聖歌的。而今在中國,人人都會唱歌頌「黨」的「紅歌」,不就是這個「黨」在搞「全民宗教」嗎?這本身就是一種強制性的邪教行為。

此外,在病房裡唱聖歌,那僅限於正教信徒為即將病死之人的靈魂能去天國而做的禱告,並非是無信仰者、尤其是「無神論」者所能為。然而,中共作為政黨,不僅大搞宗教儀式,甚至還編造所謂的「聖歌」來讚美自己,這其實就是在褻瀆神、侮辱神、蔑視神。中共這樣做,就等於承認了自己的邪教身分。

其四、中共「鼓勵為教犧牲」。毛澤東說,「中國死3億人沒關係」;鄧小平說,「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江澤民說,「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在這些「不怕犧牲人命」的政令指導下,「2003年『非典』流行時,中共讓年紀輕輕的護士小姐們『火線入黨』,然後封閉在醫院中護理『非典病人』,將這些年輕人推到面臨生命危險的最前線」。

如今,新冠病毒來襲。首當其衝被中共犧牲的,仍是醫護人員。當下醫院人滿為患,越來越多的醫生、護士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身體和精神上都飽受摧殘。更不幸的是,醫療物資也一直處於緊缺、告急的狀態。這導致大量的醫務工作者得不到防護,甚至已到了肉搏、送死的地步。

但此時,中共還繼續麻木不仁的將各地醫護人員調往武漢馳援,不惜把18歲以下的孩子「推到面臨生命危險的最前線」。據海外人士郭文貴爆料,「現在上前線最多的是大連人,是遼寧人」;「遼寧省的副省長和現在遼寧省省委政府,就是拿著遼寧和遼寧的孩子,遼寧的護士,遼寧的警察,來讓自己的烏紗帽安全」;「這些孩子懂啥呀,穿著制服,拎個箱子戴著口罩,……就上了戰場」;「我告訴大家,派到武漢的人全是犧牲品」。

郭文貴還呼籲,「打開防火牆,讓全世界知道真相,讓湖北人知道真相」;「知道真相了,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保護自己」;「隔離並沒有讓你解決問題,解決問題是讓大家知道真相,讓全世界的力量給你來解決問題,找到解藥」。

問題是,「找到解藥」就相當於點了中共的死穴。中共寧可不要解藥,也不會讓自己人為泄漏病毒的害人行徑曝光。為了維護自己的「偉、光、正」形象以及政權穩定,中共向來都不怕犧牲老百姓的性命。於是,在中共肺炎爆發的這段時間,中共只在隱瞞、撒謊,數據造假上「吃勁」,根本不去考慮中國民眾的生死。

其五、即便在生死攸關時,中共也不忘「扼殺人性」。網文《李文亮不是英雄,他就是你和我》中有句話說,「他只是做了每一個正常人最應該做的事情。知道了內部信息,先告訴親戚朋友注意安全,幾乎任何一個人,都會這麼做」。一個醫生只做了「一個正常人最應該做的事情」,等來的卻是警察的訓誡、「造謠者」的污名,請問,這個國家還有人性嗎?中共不讓正常人活得像個人樣,不就是因為其自身禽獸不如、堪比魔鬼嗎?

信仰「無神論」、繼承撒旦信徒馬克思的衣缽、招引「共產邪靈」;中共大搞「政教合一」,形式上不是宗教,卻仰賴宗教形式。如今看來,它最擅長的就是拉人「入教」,唱紅歌、搞「追魂彌撒」。中共假裝有信仰,背地裡卻把壞事做絕、惡事做盡;說它不是邪教,都沒人相信。

最近已有醫護人員在推特上疾呼,「應該動員所有能念經做法事的和尚道士喇嘛們組織起來支援武漢」,因為「冤魂野鬼太多了,夜空中滿是他們的哭喊……」這裡的最關鍵就在那個「冤」字,它是對中共邪教最有力的控訴。

讓大量的民眾含冤而死,此非邪教、惡黨所不能為。要知道,死於中共肺炎的中國人只是70年來,枉死於中共暴政下的一小撮「冤魂」而已。中共給自己葬送的冤魂做「彌撒」,是連人的靈魂都不放過的。至死都跟中共走,能去天堂?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視頻:方艙醫院入住現場 負責人:出事不負責
【一線採訪】方艙醫院條件惡劣 患者情緒失控
王赫:方艙醫院是醫院、隔離點、集中營?
千百度:方艙醫院內幕:沒電沒藥沒暖氣沒吃的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軍疫嚴峻 習近平怯步軍營?
【重播】川普聽「強力緝毒行動」匯報並講話
【珍言真語】袁弓夷:中共自曝其醜 引美英制裁
【羅廚尋味】櫛瓜扣花菇
【珍言真語】鄭達鴻:保全港人自由意志 黑暗中前行
【紀元播報】反中共滲透《外國代理人法》成熱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