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竹寺的傳說 莫為人世幻景迷失了自己

文/杜若

蕭靈威從金竹寺回到人世間,親身感受了時空的變幻,無論三天還是三年均是一瞬。(gowithstock/shutterstock)

  人氣: 967
【字號】    
   標籤: tags: ,

明清時候,民間流傳著一個金竹寺的傳說。一個行俠仗義的年輕人,手刃淫賊後,四處逃亡。在一位白衣老僧的開導下,年輕人來到「金竹寺」,金竹寺的方丈為年輕人展現了二次幻景。

經歷奇異的時空穿越後,年輕人的結局如何?

古諺說「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水滸傳》中,魯達(魯智深)因打抱不平,出拳打死了惡霸鎮關西,為躲避官府緝捕,到文殊院出家。不過,文殊院的首座、維那等僧人見魯達「形容醜惡,貌相凶頑」,不像出家人,擔心日後會受到牽連,建議智真長老不要收留他。智真長老認為魯達心地剛直,「雖然時下凶頑,命中駁雜,久後卻得清淨,正果非凡」,於是力排眾議,為魯達剃度,賜法名「智深」。

後來魯智深醉鬧五台山,智真長老喝止了他。為其修書一封,讓他前往東京大相國寺,投奔智清長老,並贈送他四句偈言「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水而興,遇江而止」。

昔日彪悍莽撞的花和尚,向來快意恩仇四處闖禍的魯智深,在紅塵奔走了一遭,剝離層層塵埋,顯露出深藏的佛性,最終明心見性,歸於正道。

清朝時期,文人宣鼎也記載過一則快意恩仇的故事,不過過程與魯智深有很大差異。一個行俠仗義的年輕人,手刃淫客後,被官府明令抓捕,四處逃亡。他是如何度過了人生危機?

故事從宣鼎小時候聽說過的一件事開始。

據說揚州地下有一座寺院,叫作金竹寺,可惜沒有人知曉它的來歷。有一年,宣鼎去拜見親族長輩楊慧生,談話間談到金竹寺。

據楊慧生說,明朝末年,有個行俠仗義的年輕人蕭靈威,因為老愛打抱不平,與不少人結怨。仇家要報復他,差點害了他的性命。蕭靈威不敢待在家鄉,就逃到了別縣。

有一天,蕭靈威在月光下行走,忽然聽到一陣悲悽的哭聲。他循聲走進一間茅屋,看到一對母女。詢問她們,原來她們的富鄰魏虎兒垂涎少女的美貌,準備強娶她。此人貪淫好色,風流成性。少女悲憤不從,好幾次都想自殺,但魏虎兒已經選好良辰吉日,準備搶婚,母女二人無依無助,相對痛哭。

蕭靈威聽罷二人的哭訴,轉身回到旅館,在袖內藏好利刀,來到魏虎兒的住處。看到他正擁著豔姬飲酒作樂,旁邊還有狎客陪同。談話間,魏虎兒說道,如果東鄰家的女兒還執意不嫁,就將她投到冰窖裡活活凍死。

為免東鄰的少女羊入虎口,蕭靈威現身手刃惡霸,並如實在牆上寫下「殺人者蕭靈威」,寫完,縱身一躍登上屋頂,逃離當地。

蕭靈對路不熟悉,這時,前方突然出現一個白衣人手持蓮花燈為他引路。蕭靈威跟在白衣人後面,只覺行走如飛。天亮一看,已經身在該縣五百里之外。這時白衣人倏忽消失了,只留下那盞蓮花燈掉落在荒草中。眼看著燈焰就要熄滅,蕭靈威上前定睛一看,卻發現那個微光不是燈,而是一錠銀兩,就撿起來作為盤纏。

後來官府捉拿蕭靈威的風聲越來越緊。為免被抓,蕭靈威改名換姓,渡過了長江。他聽說浙江天竺山菩薩最為靈驗,就虔誠地到那裡進香禮佛。蕭靈威進香後,暫時居住在山寺中,發願悔改,默求眾神庇護。他學著佛門弟子的樣子,每天虔誠地頌詠佛經。

這天,他偶爾遊覽山嶺,看見山洞中有一老僧正盤腿坐著,眼睛似乎閉著。老僧見到蕭靈威到來,突然猛喝一聲:「富豪強娶,與你有什麼關係?」

蕭靈威一聽,頓時猶如冰水灌頂,心裡害怕老僧會泄露祕密,心裡萌生歹意。老僧再次大聲呵斥他:「呸!白衣人拿著蓮花燈為你指引,你還把他看成仇人嗎?」蕭靈威忽然明白救他脫險的是何人,又驚訝又感激,跪倒在地上說:「弟子知罪了,您法力宏深,一定能有始有終幫我渡過困厄。」

老僧說:「這兒不是你的容身之處。不如你替我捎封信到揚州金竹寺,把它交給鐵方丈。你在金竹寺潛身三天,災難就會遠離你。」說著從袖中取出一封信,嚴密封好,然後交給蕭靈威,叮囑他:「趕快走!不要回頭!」蕭靈威不停地叩頭感謝後,拿著書信急速動身了。

走了十多天,蕭靈威過了長江,到達揚州。他到處打聽,可是誰也不知道金竹寺,他心急如焚。他不敢住在城裡,寄宿在鄉村,夜裡到東關浮橋上散步,突然看見一個和尚提著包裹走過,有個小和尚提著燈籠在前面引路,燈籠上寫著幾個大字「金竹禪院」。蕭靈威只稍微凝神細看,那燈火已經飄忽東去。他緊緊尾隨,一直走了四五里路才追上他們,這時三人已經身在山谷中。

和尚問蕭靈威為什麼要尾隨而來?蕭靈威氣喘吁吁地說出天竺山遇到老僧之事,並交給他那封書信。和尚說:「我當是誰啊?原來是白衣豁棘尊者。」於是讓蕭靈威與他們同行。

不一會兒,就走到一座大寺院。月色朦朧之中,只見鐘樓、藏經閣均嵯峨聳立、瑰偉壯麗。提包僧進房稟告方丈,蕭靈威拱手站在竹叢旁敬候。但見風篁煙筱,文秀琤璁,一片靜謐。但因方丈已經入定,提包僧只將信留在桌上,請蕭靈威到寺內住宿,明天再拜見方丈。

第二天,方丈並沒有召喚蕭靈威。蕭靈威看到寺裡的僧人古貌古心,老少各異。但與浙江天竺山裡的僧眾卻又感覺不同。

蕭靈威在金竹寺住了三天。那天夜裡,他突然聽到寺內傳來誦經、念佛聲,以及撞鐘敲木魚的聲音,像是在開大道場。於是他披上衣服,穿上鞋,悄無聲息地走出去想看一看。當他走進正殿,忽然所有的聲音頓時消失了。大堂上沒有一尊佛像,滿地鋪著好看的地毯,到處燈火輝煌,一群男女正在歡愛。

蕭靈威看到眼前的景象,非常震驚,繼而怒不可遏,不禁大喊:「如此昏亂污濁,算什麼世界!」忽然,他聽到背後有人大喝一聲:「呸!天地之中,天地之外,天地所成,不都是男歡女愛。俗子無知,竟大驚小怪!」

蕭靈威轉過身,看那人穿著紫色的袈裟,露著光頭,臉圓如滿月。旁邊的提包僧向蕭靈威說,這就是本寺的鐵方丈。蕭靈威心裡雖然惱怒猶存,卻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雙手合十向他禮拜。鐵方丈攙他起來,帶他走進方丈室,對他說:「剛才你所看見的,只是幻景罷了。有智慧的人見了,會大徹大悟;愚笨的人見了,會勃然大怒。不值得大驚小怪。」蕭靈威默不做聲,不敢說話。

接著,鐵方丈曉諭提包僧說,帶他去重新看一下水晶域(大殿)。靈威走出方丈禪室,重新回到大殿,只見滿堂燈火全都熄滅了,剛剛的一切人物景象全都不在了,只有佛像聳立著,佛龕上的油燈忽明忽暗的閃爍著。

這時,蕭靈威忽然聽到雞鳴聲,鐵方丈傳話送客。提包僧親自採了一叢竹葉送給蕭靈威,說:「這些竹葉送給你作為禮物。」蕭靈威把竹葉藏入袖中。提包僧送他出門,蕭靈威一看,門外與來時所見的景象又截然不同。

蕭靈威一路行走,直到天亮辨識到行路,他已置身甘泉山下。再一看,袖中的竹葉已經掉了一半,而剩餘的竹葉都是金葉子。當他再入城後,發現在金竹寺中只待了三天,剎那間人間已經過去了三年。蕭靈威賣掉金竹葉,改名換姓經營起小本生意,獲利頗豐,於是又開設了古董店,家境逐漸地殷實起來。

一天,蕭靈威在街上看到一個女乞丐帶著女兒乞討。女乞丐見了蕭靈威叩首說:「恩公尚好?」原來她們就是他先前搭救的孀婦和少女。經詢問,惡霸魏虎兒死後,他的兒子告到官府。後來官府抓到一個凶手,和蕭靈威長得一模一樣。後來凶手被斬首,頭落地後,屍身卻消失了。這對母女感謝恩公大義,於是想盜出人頭好好安葬,但剛剛挖開土,那人頭忽然變成一盞蓮花燈飄離。官府聽說,也沒有再深入追究。母女害怕遭到株連,於是逃離家鄉,在此城乞討維生已近三年。蕭靈威也訴說自己遇見老僧的種種奇事,互相感慨,驚歎不已。

後來蕭靈威就娶了那個少女為妻,並竭盡全力奉養丈母娘。後來蕭靈威參軍,立了大功,官至崇明守備。兩夫妻平時虔誠事佛,每次蕭靈威遇事發火時,夫人在旁總是小聲地說一聲「金竹寺」,蕭靈威就會想起過往,轉怒為笑。

這位行俠仗義的年輕人,在金竹寺的大殿看到了人世的幻景,從金竹寺回到人世間,親身感受了時空的穿越,無論三天還是三年均是一瞬。這場奇特的人生經歷,或許開導了他——人人都是生活在幻景之中,但回到人世間的他,依然需要妻子常常提醒;或許這也開導了我們,不時要自我提醒,莫要再為了人世恩怨,迷失了真正的自己。

(據《夜雨秋燈錄》卷7)@*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雙鳳忽然栩栩活了起來,飛落在庭院當中,鼓動雙翼如在等待。女子就攜著蘋香的手各騎在一隻鳳上,隨後乘雲向高空飛去。
  • 范小仙向他作揖告別後便登上布橋,聳身一躍上了空際,人影依稀。突然布掉了下來,范小仙也墮入水裡,狂風挾著巨浪兩三捲,人和布都消失無蹤。
  • 真是稀奇!兩家本是同根,一家在高郵,一家在海濱,都以行善獲得善報。一家飛來十八隻仙鶴,另一家來了五隻鹿。一家顯貴,一家富足,多麼不謀而合!
  • 小六正在門外偷看,忽然從樹後走出來幾位美人,全都梳著古妝,看著他微笑著,彼此悄然耳語。他從沒有見過這番景象,心中十分迷惑……
  • 蓮花婷婷玉立,根勁直,出污泥而不染,以蓮花象徵貞潔的芳魂,吳貞女當之無愧。
  • 清朝初年,安徽天長的老書生劉公在他人生最困難的時候,遇到了一件奇事,他通過了考驗,這讓他的人生有了轉機。古代的故事中,常常能看到神仙在凡間助人,可是他們都不會顯現真容,才能考驗人心的真貌。
  • 李家產婦難產,已經煎熬了二天,腹部奇痛無比,胎兒卻遲遲不落。他們請了醫生催產,醫術用盡,胎兒還是出不來。奇異的是,當眾人趕到寺院,把豬肉吃完後,胎兒才呱呱落地。
  • 僧人忽然跳到舟上,瞬間身體縮成一尺長,向眾人拱手,說了一聲:「珍重!」,就隨著馳騁的風帆漂流而去。當一陣鼓聲大震,眾人再一看,已經不見僧人蹤影。回首看看几案上的盤杯,也全都消失了。
  • 古人曾記錄過一些天界的事情與人類的關係。在《列子.湯問》中有一段紀錄......
  • 天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這是宋朝邵雍《梅花詩》的前兩句。詩句立意高遠,氣勢弘闊,讀來簡練,卻意味深遠。這一天問的背後,包含著千百年來對生命的探索。上述文中,歷代文獻對天裂天眼開的記載,或許也是人們心靈深處蘊藏著返回天庭的久久夙願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