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李文亮死後被搶救 武漢方艙真相

人氣 11989

【大紀元2020年02月0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武漢的瘟疫蔓延情況仍然讓人憂心。真實的感染數字、死亡數字,我們外界無法掌握,但是能從當局公布的一些另外的數據中,看出疫情蔓延的現狀。

武漢方艙醫院條件惡劣 疫情持續蔓延面臨軍管

除了修建主要收納重症患者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兩個專科醫院外。武漢市還將洪山體育館,武漢客廳,武漢國際會展中心三個地方開闢為所謂的「方艙醫院」,總計床位大約3,800張,用於收治輕症患者。說輕症可不是說疑似病例,是被病毒感染的確診患者,只是發病症狀還相對比較輕微的。

但是這還不夠,2月5日開始,武漢還在江岸、礄口、漢陽、江夏等八個地方再建8所方艙醫院,合起來就是11所,同時要在全國各地調去2,000名醫護人員,支援武漢。開闢11所「方艙醫院」,調來這麼多醫護,說明大量確診輕症患者需要集中收治。

《華爾街日報》2月6日報導,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大增,湖北省的醫療系統不堪重負,有些一線的醫護人員已經拒收患者。武漢目前的20多家定點醫院,已經無力收治確診輕症患者,只能接收重症或危重患者。

2月6日,倫敦帝國學院的傳染病學專家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估算,目前在中國,每天新增感染者可能有5萬人,同時沒有證據證明傳染的速度已經下降。

現在,已經有患者被收進方艙醫院。不知道是醫療資源緊缺,還是時間緊迫,或是其它原因,有患者公開抱怨,這些方艙醫院的條件很差。

一個人在微博上說,自己小姨是武漢礄口區被確診的輕症患者,晚上被送到一家民營醫院,凌晨被叫起來,說轉去條件好的大醫院,結果發現就是在「武漢國際會展中心」開闢的「方艙醫院」。

這名患者說,這裡完全不是新聞上說的那樣,她遇到的問題包括,電線短路停電,電熱毯無法使用,去上廁所,結果是上千人用一個廁所,屎尿便池外面都有了。患者還透露說,醫護人手有限忙不過來,吸煙設備嚴重缺乏。在這樣的背景下,已經在裡面的確診患者,咳嗽聲此起彼伏。不止這樣,這名患者擔心,裡面的人會因此交叉感染。

另一名患者,2月6日凌晨進入方艙醫院,也在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的,也是說上千人用一個廁所,已經有人隨地小便、吐痰,就地刷牙洗臉。

我們還看到在方艙醫院裡面的人傳出的一些視頻,其中有的患者情緒很不好,已經開始踢椅子發洩。

還有人錄下裡面有人爭執的畫面。錄影的人說:已經有人開始砸東西了,這搞不好你看著,非要出事和炸鍋的。

也有人拍攝了內部環境,介紹說:上廁所還要在外面200多米以外,外面下著大雨。本來指望進來醫院好了的,這還XX了(聽不清),全都是這種病人……又沒藥吃,又沒針打,全都是這樣的人,有的甚至比我還重一點。又沒隔離,就是這樣一個板子……救救我,向社會上反映一下。

此外呢,還有一段影片在網上受到關注,轉載的人說,這是武漢一間方艙醫院的工作人員所說的情況,他是這麼說的:重症患者我們不收,生活不能自理的,我們也不收,走路走不了的,生活不能自理的,這裡不是醫院,這只是個「隔離點」,出了事沒有任何人對你負責,我們也擔不起這個責任。你來了,只能在裡面安安心心地進行隔離,而且不能出來。(如果我媽媽要打針怎麼辦?),那也解決不了,因為我們這沒有任何的救助設備。藥吃完了,只能讓家屬聯繫醫生護士,(然後)來送。

這段影片所說的情況,到底是不是就是指武漢的「方艙醫院」,或者說到底指的是哪家「方艙醫院」,視頻中的內容沒有交待,我們沒法獨立查證。但是這段影片卻反映出,當前面對疫情,一些患者所面臨的實實在在的困苦。

這還僅僅是在武漢,相對來講,從全國範圍看,武漢得到的支援,還算是多的。在前一天的節目裡,我們用了一句話:治武漢易,治武漢周邊難。如果武漢周邊的瘟疫像武漢一樣嚴重,那該怎麼支援呢?很不幸的是,武漢周邊一些地方的情況,也正變得複雜。

在一段傳出來的影片中,我們聽到了這樣的事情:

男醫生:說黃岡很嚴重,說三個人民醫院,用了三層樓,收的全都是發熱的。不敢報,說是,現在這個病情很嚴重,真的。

這是在武漢的兩名醫生之間的對話,男醫生是從上級領導那裡得知,這個黃岡的情況。

面對疫情的蔓延,接下來,怎麼辦呢?

【1】

幾天前的2月4日,又有所謂「傳謠者」被武漢公安抓捕,並刑事拘留,傳謠者後來說,承認消息是「自己編造」。那他編造了什麼消息,要被公安抓去呢?2月3日晚,有一則消息說:武漢周邊部隊開始集結,各連鎖酒店全部被政府徵用,如果10號疫情不好轉,解放軍進(武漢)城全面接管, 每天的菜解放軍按你家人口按需配給送你家裡,封戶。

中共軍隊有關控制疫情的行動,當局宣傳中也不是沒有提到。

1月24日,央視新聞聯播報導,軍委後勤保障部牽頭,展開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聯防聯控工作。

1月26日,中共軍中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前往武漢,提到「要做最壞打算」。

2月2日,中共中央軍委批准,根據中部戰區命令,駐湖北軍隊成立抗擊疫情運力支援隊,已經開始承擔武漢市民生活物資配送的供應任務。當天,這個隊伍已經出動50輛卡車,將200多噸生活物資,送進武漢各處。

同時,新成立的火神山醫院,也完全是軍醫接手,是從各處調去的1,400名軍醫。

以上這些消息,已經證實軍隊在部分參與武漢的防疫工作。如果現有的防控措施還是無法控制瘟疫的蔓延,那麼下一步,軍隊更大範圍地介入,並不能排除這種可能。而且當局完全不需要告訴你,我要軍管,可能就直接派軍隊去運作了。

「軍管」本身這個詞,就帶有一點恐怖的意味,不然公安也不用那麼緊張去抓傳謠者,還要傳謠者自己說那些話是編的。除了像所謂「謠言」說的,軍管要封戶,由軍隊按需配給飯菜;「軍管」還意味著人們可能失去更多的行動自由,你違規出門面對的,可能不是社區管理員,而是荷槍實彈、穿著防護服的軍人;而且中共人權紀錄糟糕,雖然大陸很多人不明說,但心裡很明白,誰知道真的軍管,當局為了防止疫情擴散,會發生什麼呢?因此,「軍管」也成了一個敏感詞,所以公安趕緊抓人闢謠。

但是,當局的闢謠,到底是闢的是真相,還是謠言,老百姓已經十分懷疑了。

【2】

1月初,因為在微信朋友圈警告,SARS已經在武漢出現,要大家注意。「李文亮」等8個武漢的醫生,被武漢公安抓為傳謠言的典型,李文亮自己就被公安找去訓誡。但是後來,風向轉變,8個謠言者被大陸的最高法院,還有環球、人民日報等大的喉舌媒體,先後發出消息,為他們洗白,說雖然病毒不是SARS,但這種消息傳出來,有助於公眾及時防禦,不應按謠言處理。8個人格低下的造謠者,轉眼就變成了英雄。這在過去70年間,屢見不鮮,打倒你的、平反你的,全都是他們,壞人好人都一個人做。

但是洗白已經晚了,8名造謠者之一的李文亮醫生,還沒有去感受被平反後,做英雄的榮光,就已經在2月6日晚上,因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去世,年僅34歲。

有的人可能說:不對!後來不是說他所在的武漢市中心醫院還全力搶救嗎?經搶救無效,直到2月7日凌晨2點58分去世。

本來啊,大陸的媒體們,也是報導說2月6日晚去世,很多中國網友在悼念李文亮的同時,表達對當局不滿,大量相關貼子被刪除。突然大陸多家媒體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不對,還在搶救!看來,李文亮是死得其所啊,黨和國家如此照顧,為了搶救一個一度被指是造謠者的生命,也是拼盡力氣了,是吧。

但是,李文亮同事和當地民間發出的消息來看,故事好像不是這麼美妙。

從曝光出的李文亮醫囑記錄來看,從2月6日上午10點38分之後,已經沒有任何醫囑內容的記錄,直到晚上21點08分,才又出現記錄。大陸媒體一開始說李文亮是晚上21點30分去世,後來又說沒去世,是在搶救。從這些醫囑記錄來看,21:33分,醫院給李文亮插管,似乎確實在搶救李文亮。

但根據武漢當地李文亮同事和民間其他人的消息,李文亮是當晚8點半,人就沒了。後來迫於壓力插管,還有ECMO葉克膜,全都用上了。

另一則消息裡,有李文亮的同事說,剛剛得到確切消息,是心跳停了才插管,另一人說,你們有什麼需要在朋友圈呼籲的,組織好,大家商量好一起發,看他們怎麼刪我們的貼,要是把我們都訓誡了,看誰跟他們上前線去。也有人發消息說:按領導指示,不能死啊。也有人在聊天室說:領導說,還要再搶救搶救。

一名跟李文亮同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的護士,說自己進入李文亮所在的ICU時,只看到一具蒼白的身體,心外按壓機還在不停敲打,心跳停這麼久,已經沒有意義。

有人在2月7日凌晨0點24分發微博介紹說,不要上ECMO,心肺復甦很痛的,每一下要把胸肋骨按下5釐米,求求你們不要再為面子好看,為了第二天可以發出「經全力搶救還是未能挽回XX」的脫罪通告,去侮辱他的屍體了。

不過,像我們剛才說的,幾個小時後,院方還是發出消息「經全力搶救無效」云云。

事到如今,不知道是不是李文亮身邊的同事又在造謠。如果沒有造謠,那麼「搶救死人」,無法成為佳話,只能是笑柄和引來更大的憤怒。

一時間,中國的網絡上,出現了很多敏感詞。

例如,中國人醒來,我們要言論自由!政府欠李文亮醫生一個道歉,等等;甚至有人貼出了有關六四的照片。但是大量相關貼子已經被刪除,李文亮去世的消息,也從微博熱搜榜的第一位,1,586萬人關注,迅速下跌,變成只有190萬人關注。

如果李醫生泉下有知,如果時間能倒流,也許他不會在去年8月14日轉發「我是護旗手」,還有「我也支持香港警察」的貼文,而是像現在的很多網友一樣,發出「我們要言論自由」

很多人以為李文亮是武漢人,實際上,他是遼寧省錦州人,東北人,後來考大學和工作,才去的武漢。說到這,在武漢,還有一個東北人,最近也是焦點。巧的是,他跟李文亮一樣,也是34歲。

【3】

陳秋實,是黑龍江省人,他本是一名大陸的律師。去年8月他去了香港,說是要作為公民記者,實地調查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真實情況。當時我們《新聞拍案驚奇》,還做過一期他的專題節目,叫「大陸律師肉身翻牆歷險記」,很多人看。因為陳秋實發出的視頻,很多跟官方不同調,後來被當局給叫回內地去了。據他自己說,也找他「喝茶」了,但後來人身安全似乎沒出大問題。

經歷幾個月之後,到1月23日武漢傳出封城消息,陳秋實又馬上去了武漢,隨後他開始不定期發布視頻,宣傳自己所見所聞。期間,出現了對他的爭議。特別是,在一次跟武漢「口罩哥」聯合直播時,提到了「統一」問題,被一些台灣網友罵翻,也有很多人說他是大外宣、高級宣傳工具;當然,他也在一段視頻中,傾訴自己的辛苦,甚至在視頻最後喊出:我連死都不怕,我怕你共產黨嗎?對於跟他一樣在武漢拍視頻爆料的小老百姓方斌,已經先後兩次被公安找上門,一次被帶進公安局,很多網友認為這是爆料帶來的代價,但是陳秋實怎麼還沒被抓?陳秋實也在最近一期視頻中回應了有關大外宣的質疑,他沒有說太多,但當然是否定了這種指控,他反問,總想著他要被抓,是什麼居心?

真真假假,爭論中,2月6日晚,陳秋實發了一條推特,附帶的微博截圖,正是我上面引述的一名患者家屬,透露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有關當時真實現狀的內容。陳秋實只發了一句話:稍等我去核實一下。

過了大約9個小時,我們沒看到陳秋實的新的爆料,陳秋實的推特帳號上,出現了他的媽媽,他的媽媽對著鏡頭說:我是秋實的媽媽,今天晚上,秋實說,他要去方艙醫院,之後呢,晚上7、8點鐘,到現在2點了(2月7日凌晨),一直聯繫不上。秋實的媽媽希望特別是武漢的朋友,幫她尋找兒子的下落。

直到北京時間2月7日早晨,我們截稿的前夕,陳秋實還是沒有下落。有別人用陳秋實的帳號分別用中文和英文發了尋人的信息。中文的寫著:陳秋實手機依然處於打通無人接聽的狀態,他媽媽和家人朋友們非常焦急。

有的觀眾也問過我,說大宇你對陳秋實是什麼看法。說實話,我被他感動過,也對他懷疑過,但我現在沒有答案。我只能說,不要看他的人,如果他曝光的某一段信息,你看到了這個信息,傳遞出了,你在別的地方看不到的當地某種程度的真實,那這就足夠了。

海外著名漫畫家「變態辣椒」,也發了一則推文,舉了這麼一個例子。他曾和一位名叫吳淦的大陸民運人士合影,坐牢前一直在網上很活躍,跟陳秋實一樣高調,惹來非議,有人就問:他怎麼還不坐牢?結果2017年12月26日,吳淦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了8年。

【4】

武漢這個疫情爆發後,看到好多民間發出的視頻和消息,我就有點感慨,很多畫面,不應該是老百姓自己,拿著手機去拍的,還得冒著被指責傳謠言乃至被抓的風險,在微信、微博、網絡上傳播,應該是由國內的媒體和記者去拍,公開的報導出來。

大家知道嗎,這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重大的新聞事件,正是各大媒體,派出記者、主持人、製作人、攝影團隊,不同媒體比著進行直播,爭著去報導第一線的實情,解答民眾最關心的疑問,對帶有懸疑的東西,派記者明查暗訪,爆料獨家消息。各個媒體拚第一手資料,努力向外界傳播消息。同時,政府官員,定時定點,或者說怕感染,用特殊的方式,定時向媒體匯報工作進展,讓更多人知道,防疫工作到了什麼程度。這都是很正常的。

但是到現在,真正反映民情、反映問題的,卻變成小老百姓自己偷拍往外傳。真正的內地大媒體,畫面上報導的,基本上都是另外一種場面。啊軍醫飛機場列隊,火速增援現場;空拍機徐徐上升,在火神山醫院建設現場飛起來了,哇,上百台重型機械車一起工作,場面壯觀,這老百姓看了,對政府多有信心啊,是吧;然後再去倉庫,拍到成堆成堆的藥物資源;然後大領導去現場,大家眾星捧月,環伺周圍,領導問:有沒有困難?大家異口同聲:沒有!

這樣的新聞,誰都會做!但是沒有價值,恰恰這些「表面文章」後面的那些東西,才是新聞價值所在。內地媒體很少觸及,或者說,沒有自由去觸及。觸及到,過後可能也被刪稿。比如財經雜誌《統計數字之外的人》,北京青年報的文章《受訓誡的武漢醫生:11天後被病人傳染住進隔離病房》等等,這些文章發布後不久,就被刪掉了。

當局刪控言論比過濾病毒還要快,不是沒原因。1月26日中共成立應對瘟疫的「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有9個人,組長是李克強,副組長是主抓宣傳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7名成員中,還有宣傳部長黃坤明,外交部長王毅,公安部長趙克志,還有此前擔任統戰部部長、現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孫春蘭,擔任過國安委辦公室副主任、現任北京市委書記的蔡奇,另外還有中央辦公廳主任和國務院秘書長。

大家可以看到,這個小組內,除了國務院高級官員,就是公安、宣傳、外交,還有國安和統戰背景的人員。可是看不到有真正權威的醫學背景的人在其中,所以現在海外有很多報導在質疑嘛,這個小組到底是防疫為主,還是維穩為主。

說到這,我又想起在武漢遭遇維穩的另一個人,方斌。截至發稿,他還安全在家,只是警察一撥一撥地拜訪,希望他能閉嘴。但方斌發出的聲音,只能更讓他們振聾發聵!

(視頻)「病毒無論怎麼肆虐,可是暴政的邪毒,暴政的殘酷,遠遠大於病毒的殘酷。大家一定要有信心,我們一定能剷除暴政。」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時,不要忘了在訂閱按鈕旁邊,點擊小鈴鐺圖案,及時收到我們上傳視頻的通知。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好,感謝收看,下期節目,再見!#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拍案驚奇】中共肺炎疫情 連帶三大併發症
【拍案驚奇】中共病毒發現者文章揭示什麼?
【拍案驚奇】武漢重症者或被軍管 有另種病毒?
【拍案驚奇】方斌爆武漢三實情 美治病有良藥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重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慶典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新聞第一現場】52國與中港簽引渡條約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