撣封塵:江青「醋罈子」的能量究竟有多大

人氣 988

【大紀元2020年03月16日訊】

「蝶戀花」打翻「醋罈子」

1957年,毛澤東一首懷念亡妻楊開慧的詞作《蝶戀花·答李淑一》,一不小心打翻了老婆江青的「醋罈子」。江青「一哭二鬧三上吊」,跟毛澤東大潑一場。作為對毛的回敬,江青想寫信給前夫唐納重敘舊情,但唐納已移居海外。苦於不知道唐納的聯繫方式,於是,江青寫信給她跟唐納共同的老熟人、電影藝術家鄭君里,請鄭幫忙聯繫唐納。因此事牽扯到毛澤東,鄭君里深感惹不起,弄不好要拍腦袋的。所以,鄭君里沒有照江青說的辦,當即把那封信給燒了。

江青野心心病

江青雖然貴為「毛夫人」,但她有一塊心病揮之不去。江青在上海灘那些年,雖然影藝走紅,但個人生活卻很爛,聲名不佳。後來到延安,原來的藍苹改名為江青,可抹不掉的是歷史與記憶,以前的老熟人時不時在眼前晃來晃去……

文革前,毛澤東出於對付劉少奇等政敵的需要,想利用江青,對江青在政治上開始鬆綁,江青想當「紅都女皇」的野心逐漸膨脹。於是,江青千方百計尋找機會,一方面偽造自己的歷史,一方面企圖銷毀對她不利的一切證據,這其中就包括她寫給老友鄭君里的那封信,等等。

張春橋出馬

1966年6月,張春橋奉江青「諭令」,召見鄭君里。當時,鄭君里已被打成「黑線人物」。張春橋直截了當地說:「江青同志現在的地位不同了,她過去還有一些信件等東西在你家裡,存藏在你家裡不很妥當。還是交出來,交給她自己處理吧。」他聲調裡居然有商量的語氣,陰陰地透著一股殺氣,鄭君里當即答應。

鄭君里忐忑不安地回到家中,和妻子黃晨翻箱倒櫃,把有關江青的照片、剪報、手稿、信件等資料收拾了一大包,交給上海市委辦公室轉張春橋,並附了一封信給江青說:「請你處理吧。」江青收到張春橋轉來的東西並不滿意,顯然還有什麼東西使江青放心不下。

江、葉密談

張春橋出馬沒最終搞定,江青著急上火,想來個快刀斬亂麻。1966年10月4日,江青親自跑到毛家灣林彪府上找葉群,一陣寒暄之後,江青向林彪附耳低語:「我們要談點女人間的事。」林彪心想:這個江青又要搞什麼鬼名堂。

葉群引江青來到臥室。江青剛坐下,便開口問道:「你說什麼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葉群笑而不答,她想看江青嘴裡吐出什麼象牙來。江青一針見血:「文化大革命,就是用革命的手段,把你要打倒的人統統打倒。」葉群聽罷,深深地點了點頭。

江青直言不諱地說:「你把你的仇人告訴我,我幫你去整他們;我把我的仇人告訴你,你幫著我想辦法打倒他們。」葉群一聽江青有求於自己,滿心歡喜:「好啊,江青同志說得好,你有什麼吩咐,我保證完成。」

江青也不含糊,向葉群列舉了一串「仇人」名單……江青特別點明,這次登門的要緊之處,在於儘快找到兩封信:一封是1936年6月藍苹寫給唐納的火熱情書;另一封就是前文提到的江青因吃醋寫給鄭君里的那封信。

江青密托葉群說:「我有一封信,在上海一個電影導演鄭君里手上,也可能在趙丹、顧而已、陳鯉庭、童芷苓等人手上,這些人都串在一起,你想個辦法,給弄回來。」葉群很爽快地應承下來,心裡卻打著小算盤。

空軍司令出馬

第二天,葉群找來空軍司令員吳法憲,把江青所託如此這般跟吳一說,商議了具體方案。當即,吳法憲親自打電話給在上海的南京軍區空軍副政委江騰蛟,要他進京聽令,並叮囑保密。江騰蛟馬上飛赴北京,先向吳法憲領受任務,又晉見了葉群。葉群對江騰蛟說,江青有一封信落在了鄭君里、顧而已、趙丹等人手裡了,具體是誰手裡不清楚,所有有疑問的人都要搜查。一切「文字材料」,不論是書信、筆記,還是日記等全部收繳,片紙不留。最後,葉群不忘重申:「一定要保密!」

10月9日凌晨,抄家開始。上海空軍警衛排戰士化裝成紅衛兵,一些被挑選出來的空軍幹部子女參雜其中。江騰蛟下達了五條「軍紀」:一,只要書信、筆記本、照片等文字材料,其他一概不抄;二,有人問就答是「上海紅衛兵總指揮部」;三,帶隊負責人暗帶手槍,但不准隨便開槍;四,軍用卡車牌照號碼換下來或用紙糊起來;五,對行動的隊員只說「空軍有一份設計藍圖或絕密文件失落到這些人家裡」,天亮前四時必須全部撤回。兵分五路同時行動,直撲鄭君里、趙丹、顧而已、陳鯉庭、童芷苓家。

三更夜半 「鬧紅鬼」

江騰蛟是抄家總指揮,坐鎮上海巨鹿路空軍招待所,跟前兩部電話:一部直通北京,隨時向葉群、吳法憲請示匯報;一部對五路人馬發號施令。

9日凌晨一時左右,十幾個戴著遮住大半個臉的大口罩、臂掛「紅衛兵」袖章的年輕人,鬼鬼祟祟地進了武康大樓,當即把門一鎖,留專人看押電梯員,再控制住電話避免走漏風聲。他們上了樓,敲開鄭君里家門,門窗有人把守,開始抄家。搜查者的行動詭祕、迅速、熟練、仔細,每一個角落,甚至連鄭君里的衣服、鞋子也搜了個遍。臨走扔下一句話:「不許把今晚的事情講出去,否則就要小心你的腦袋。」

天亮之前,五路人馬幾麻袋資料編號後,運到空軍招待所,江騰蛟指定的親信進行翻查、收集、整理,最重要的材料單獨存放進一個包裡。

天亮後,上述五人所在的派出所和街道,紛紛向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委報警說:一夥不明來歷的人,不知為何抄家,他們半夜行動,鬼鬼祟祟……上海有關方面馬上追查,但沒有找到任何線索。後來,參與的空軍幹部子弟向他們露了底:說是上海空軍乾的。一看這來頭兒,追查立即停止了。報告很快傳到了被蒙在鼓裡的張春橋、姚文元耳朵裡,當時張、姚正在南京。當他倆弄清是葉群在背後指使,並與江青有關後,即下令手下人「不要再管了。」

江騰蛟帶上所有戰利品飛赴北京。抵京後,直接向吳法憲匯報。遵照葉群、吳法憲的囑咐,全部材料被封存進空軍保密室,不許任何人拆閱。其中最重要的一包材料被葉群拿走,第二天葉群打電話給吳法憲、江騰蛟說「上面非常滿意」。所謂「上面」即指江青。從中可知江青已看過葉群帶去的材料,顯然她要的東西大部分已在其中。至此,江騰蛟鬆了口氣,為自己的前程而竊喜。

1967年1月初的一天,這些讓江青寢食難安的材料被付之一炬。

尾聲

死的材料被化作青煙,隨風而逝,但活著的人怎麼辦呢?1967年11月26日,經張春橋批示,鄭君里、顧而已、趙丹等18人被隔離審查。

1969年,鄭君里患肝癌慘死獄中;顧而已因無法承受非人折磨而自殺;趙丹等人出獄時已是風燭殘年的老人了。這正是——

毛痞戀花打醋罈,江妖掩丑鬧翻天。
葉魅助虐陰風號,蛟怪督陣惡瀾掀。
三更夜半鬧紅鬼,十八冤獄鐵窗寒。
歸根結底誰之罪?共產邪靈禍人間!

參考資料:
原載《世紀風采》月刊2001年第1期
作者:孟冬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江青被稱「瘋女」 聞賀子珍回國方寸大亂
中國現代「閃婚」鼻祖:毛澤東與江青
自殺前恨死鄧小平 揭秘江青「絕命書」
網絡瘋傳江青寫給毛澤東的第一封情書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3.31疫情追蹤:美逾3000人死亡
【直播回放】3.31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拍案驚奇】中共欺詐術面面觀 紅二代染疫死亡
疫情下 經營14年的鄭州「金博大」商城關門
【有冇搞錯】沒有信任的制度 很快崩潰
【珍言真語】吳明德:二次大蕭條將發生在中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