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南海「逼宮」消息透視

人氣 22369

【大紀元2020年04月14日訊】中共人禍致大瘟疫蔓延全世界185個國家,192萬人被感染,12萬人死亡(由於中共數據是假的,實際感染和死亡人數更多)。

這一切,使習近平面臨空前未有的巨大壓力。在這個背景下,各種「逼宮」的消息滿天飛。

關於「促中南海換人」的最新消息

4月12日,有3個消息來源爆料,反習派與習近平鬥得很凶。

異議作家「老燈」在推特上發了一篇文章的截圖,其中談到:「目前國家已經到了最為困難和危機時刻」,換人的「基本條件已經具備」,「危機形勢需要大家放下一切分歧和利益考慮,共同促使『換人』的實現。」

新高地發推爆料說,「據可靠消息:從上週五(4月10日)開始,已將主要的反習的『紅二代』和前任中央委員以上的家進行了特殊保衛」。「胡(錦濤)提出了一個折中方案,不動習,讓李王(應指李克強、王岐山)主持工作,習退居二線」,「目前雙方正在協調」。

美國對沖基金首席執行官凱爾·巴斯發推文:「習(總)書記在中國國內遇上麻煩。據我的內部消息源,黨內精英希望習下台。廣東的精英階層(鄧大叔的家族)正在開始策反」。

3月21日,紅二代、香港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轉發一封要求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去留問題的信。信的最後說:「對習近平執政以來工作的評價,其重要性不亞於打倒四人幫。」

近期,陳平親上陽光衛視,製作《陳平有話說》節目,談他對中國時局的看法,已經說到第7期了。4月11日,陳平接受《看中國》記者採訪時說:目前中國已走到不得不變的關鍵時刻,「我希望習明白,如真的明白,就能成為英明領袖;不明白,那可能就是萬世罵名」。

2月4日以來,北京大學法學博士許志永、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中國著名地產商任志強、中央民族大學教授趙士林等,相繼發表勸習退位或猛烈批習的文章或信件。

如何看待這些「倒習」、「反習」消息

很多消息的真假難以確認,但這讓大家看到了中國面臨的巨大危機,人心思變。針對陳平3月21日轉發那封信,葉劍英元帥的養女、自由派作家戴晴認為,一大批曾在1980年代活躍的體制內改革派人士對中國當前狀況和未來發展憂心如焚。有人在當前這個時機表達訴求,就是希望改變,這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

具體而言,習近平前5年反腐打虎,得罪了一批嚴重腐敗分子,包括他們的總後台江澤民、曾慶紅。中共十九大以來,習在中美貿易戰、香港、台灣、改革、開放、法治、人權等問題上,都在往「左」的方向走,反習勢力範圍不斷擴大,原本對他寄予希望、支持他的一些人,逐漸走向他的對立面。尤其這次大瘟疫蔓延全球,成為二戰結束以來最大的災難,使反習的人更多,面更廣。

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派勢力,是習最大的政敵,也是最重要的「倒習」勢力。他們無時不刻都想把習趕下台,置習於死地。從2016年3月4日新疆無界新聞網發表「要求習下台」的公開信到現在,他們一直在海內外散布各種「倒習」消息。

在中共最高層,還有一部分曾經支持習的開明派,對習這兩年多的作為很失望。這段時間不斷有人放出關於胡錦濤、朱鎔基、溫家寶、李瑞環等不滿習的消息,某種程度上反映了這種傾向。他們希望在體制內做改革,但也深知中共積重難返。他們有不滿,但與江派有區別,至少沒走到「倒習」這一步。

紅二代已分化成三類:第一類,對習執政強烈不滿,但仍堅持老子打江山、兒子坐江山,希望繼續由紅二代、紅三代執政;第二類,屬於普世價值派,通過反思父輩走過的路,認清中共邪惡,與中共決裂,希望還政於民;第三部分,希望在保住既得利益的情況下變革現狀。

第一類人中,「倒習」的肯定不少,這些人不觸及到切身利益時,可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一旦觸及到切身利益,遇到適當時機,說翻臉就翻臉;第二類人,對於保黨的一切做法都是不認同的,只要習堅持保黨,他們肯定站在習的對立面。第三類人還沒走到「倒習」那一步。

中共企業界,因為近幾年中共不斷「割韭菜」,國進民退,不少企業界人士很反感。企業界「倒習」之人可能不少。任志強的反習文非常尖銳。他不是一個人,背後站著一批在國內外有影響的億萬富豪,在大陸有,在香港很多,在海外也不少。任志強被抓後,網上傳出五十多名頂級企業家聯名通過李克強轉遞致習的公開信,提出釋放任志強等九大訴求。

是否有50人聯署?他們是誰?我無法置評。但是,以不同方式力挺任志強的人肯定不少。香港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轉發那封信,親自錄製《陳平有話說》系列節目,就是對任志強文章的有力呼應。陳平代表了香港及海外一批企業家。

底層民眾中反習的聲音不斷出現,比如,有人公開喊出「習近平下課」等。對多數底層民眾來說,更關心的是自己的切身利益。「倒習」,發發牢騷可能,真這麼說,這麼做,是極少數。

中南海政局走向

無論國內還是國外,都曾寄希望中共通過自身改革,走向「依法治國」、「市場經濟」。但是,到2020年,這個幻想已破滅。

就「依法治國」來說。只要中共當政一天,它就會堅持「黨領導一切」,黨必然高於法,權必然大於法。黨領導立法、執法、司法,黨領導公安局、檢察院、法院,黨既當運動員,又當教練員、裁判員。這就註定中共不可能「依法治國」。相反,黨成為冤假錯案的總製造者。71年的「黨天下」,冤假錯案遍中華。

就「市場經濟」來說。目前中共的經濟,是計劃經濟的弊端與市場經濟的弊端結合的怪胎。中共權貴家族壟斷了中國最賺錢的行業,他們習慣於以權謀錢,以錢謀權,錢權交易,權色交易,既不願與民營企業家公平競爭,也不願與外資企業公平競爭,習慣於「獨此一家,別無分店」,討厭「貨比三家,挑來選去」。到今天,中共統治下,市場經濟已走入死胡同。

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中共政權與人類社會的正常政權有根本區別,它像一個「附體」,附在中國人身上,不停地吸中國人的血。比如,美國人納稅只需養一個政府,不用養民主黨、共和黨。中國人納稅,在養一個龐大政府的同時,還要養中共的各種機構及其官員,如黨委、紀委、政法委、人大、政協、工會、團委、婦聯及其官員等。為什麼中國人的稅費那麼高?這是根本原因。

養他們做好事也行,偏不,他們全是壓迫納稅人的。中共官員肯定要求他們的老婆孩子對他們講真話,但是,他們掌控的宣傳機器全是講假話的,他們掌控的專政機器專門打擊講真話的。「上級壓下級,一級壓一級,一直壓到種田的;下級騙上級,一級騙一級,一直騙到總書記」,就是當今中共現狀的真實寫照。

中共當政71年,吸血太多,欠血債太大,從頭到腳,都是黑乎乎的。現在,它一動念,肯定是壞念;它一幹事,肯定是壞事。中共腐敗的癌細胞已從骨髓擴散到表皮。中共已徹底喪失自我革新能力。換個張近平、李近平都一樣,任何人都無力回天。

但是,不作不死。中共還會不停地「作」下去。從2016年3月至今,「逼宮戲」已經上演好多回了,近期出現一個新高潮。加上國際追責和索賠的壓力越來越大,國內各階層反抗的壓力越來越大。上、下、左、右、內、外的壓力,正不斷向習近平聚集。

這種壓力積累到今年,已接近一個臨界點。但是,現在,習近平仍掌握著軍權。中共信奉「槍桿子裡面出政權」。誰掌握軍權,誰就是真正的老大。鄧小平可以不當總書記、國家主席、總理,但中央軍委主席,他必須當。經過軍隊反腐和軍改之後,軍隊高層基本上都換成習的人。習在軍隊的地位仍然基本穩固。

因此,我認為,換人的可能性不大。一種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最終迫使習近平不得不改弦易轍,或更強硬地對對手進行反擊。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習近平與兩口「大黑鍋」
【翻牆必看】分析:留給習近平的時間很少了
港媒:習近平管得了譚德塞 管不住任志強
周曉輝:川普不再掩飾不滿 美中或出大事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有冇搞錯】美國大選 決定人類未來之戰
【新聞大家談】亞利桑那見聞 紐時爆民主黨全輸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竊權 天才博士駁拜登勝選
【重播】密歇根就大選計票問題舉行聽證會
【重播】三名爆料人現身揭郵寄選票舞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