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紐約人】「四維抗疫」的楊醫生

人氣 1923

【大紀元2020年05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今年三月份的時候,紐約城全體市民居家避疫。原本在曼哈頓麥迪遜大道定時出診的中西醫整合醫生楊景端也離開診所,回到賓州的家中給病人遠程看病。

給患者針灸的楊醫生。(楊景端提供)

作為精通中西醫兩門科學的醫生,楊景端發現大眾對防疫抗疫方面的知識很有限,就連政府也對武漢病毒的預防沒有頭緒,疫情發展到很晚了還沒有讓公眾注意隔離和戴口罩。

於是他就想在網上成立自媒體,傳授抗疫防疫的醫學知識。用他的話講,「從本質上講,人的健康是自己的事情,醫生應該是教育大眾,這才是醫生更重要的職責。」

他就在Youtube上開設了一個頻道,起名為「楊景端醫話」。他要把自己多年來對人體科學與中西醫的研究成果與公眾分享,希望對大家防疫有所幫助。

楊景端出身中醫世家,祖上是清朝皇帝御醫。其父是治療精神疾病的專家。他從小在看父親給病人治病中長大,13歲開始在用繩子扎起來的草紙上學習針灸,看中醫古書,按方子抓藥。

但是到上大學的時候,父親卻讓他上了第四軍醫大學學西醫,說他中醫學得差不多了,應該學西醫了。他全面學習了生理、生化、病理、藥理,以及內科、外科、婦科和小兒科等全套西醫知識。後來他又去澳大利亞悉尼大學與英國牛津大學學西藥,成了一名精通中西醫的整合醫學專家。

現在他是美國賓州楊氏整合醫學中心創始人和醫學主任、美國亞利桑那大學整合醫學中心教授、美國臨床針灸學院主席。

美國賓州楊氏整合醫學中心創始人和醫學主任楊景端。(楊景端提供)

「四維健康」理論

楊景端認為,現在社會上人們在抗疫問題上把精力放錯了方向。

「你看白宮的新聞發布會,每天就是呼吸機、抗病毒藥物和疫苗」,他在電話中對記者說,「可是以紐約為例,那麼多的呼吸機根本沒派上用場。一個是重症病人相對少,而且很多人上去就下不來了。」

「抗病毒的藥,到現在為止所有的效果都是好壞參半,不能確定療效;至於說疫苗,那更是遙遙無期的事情。」

經過多年的研究與實踐,楊景端建立了自己對人體的「四維健康」理論。即人體健康分四個層次,分別是結構的、生化的、能量的和精神層次的。

他解釋說,現代西醫多在結構和生化上治病,而且治療的是疾病的狀態和結果,不是疾病的原因。

「結構上,比如腿斷了我給你接上,身上長了瘤子我給你切掉,血管堵了我給你通開,這都是外科的手段;內科的手段呢,是生化層面的,你要發燒了,那我給你用退燒藥給停止了,如果你感染了就給你抗生素把細菌壓制一下……」

在這次的疫情中,呼吸機就是結構上的手段,而一些抗病毒藥則是生化上的方法。

另外他說,「現代的醫學和醫院關心的是重症病人,在搶救人;對於輕的病人,或者不嚴重到住院的病人,他們是不怎麼關注的。」

第三個層次的健康就是能量上的健康。這就是中醫關心的問題,就是有關人體的「氣」,關心疾病的原因,當然中醫的範圍也會涉及到第二層的生化方面。

「正常的生化醫學是營養,非正常的生化醫學是藥物。」他說,「中醫中藥是能量醫學,是平衡人體的能量水平的,西醫叫免疫力,中醫叫『正氣』。」

「病毒是一個不正常的能量,侵入人體後人體的能量就和病毒產生一個較量,較量的結果就會導致身體的能量失去平衡。那麼針灸和中藥就是要恢復這個平衡,它是起這個作用的,在恢復的過程中就是把正氣扶起來,把邪氣壓下去。」

楊醫生認為,「中醫中藥和西醫西藥不是一回事,它們各管一攤。不是說『中藥比西藥好』,也不是說『西藥比中藥好』。而是西醫管不了中藥的事,中藥也不管西藥的事。因為它們是在不同水平上的治病方法。」

他說,西醫是「單兵較量」,一個藥對著一個病毒去殺,藥在殺病毒的同時也把身體正常的好的細胞也殺死了,即所謂的副作用。所以西藥只適合於非常嚴重的病人、嚴重的情況,比如細菌感染、沒辦法控制的病毒感染,或者針對免疫細胞的因子風暴等,在這種集中的情況下西藥是可以用的。

那麼對於輕症的武漢肺炎患者而言,其實人體自己會自行恢復的,如果給他用藥,反倒會有傷害。「不能亂吃藥,有可能增加病毒受體,即增加病毒攻擊的渠道,反而有風險。」

他說,「我建議營養、針灸或中藥調養都可以,通過人體的能量平衡恢復健康和功能,這個副作用相對比較小;而且打坐也可以抗疫,這些都是現在人應該做的。」

 為什麼口訣可以治病

那麼最後一個層次的健康就是人精神方面的健康,也就是人的靈性的問題了,對應西方的醫學就是「身、心、靈」(Body,Mind and Spirit)中的「靈」的階段。

楊景端說,到了「靈性階段」,他就不是「專家」了。

「因為它牽扯到一個超出人界和科學的範疇了,進入靈魂的世界了,到這個境界的時候,我就不是專家了。因為那已經是神的世界了,那在神的世界裡,那就是另外一套說法和解釋了。」

但是他也可以從下一層的「能量」方面來試圖說明一些現象。

「自古就有口訣治病的說法,其實就是調動了宇宙中的一種能量,這種能量也就是中國修煉文化中所說的『功』,這個力量可比人體的「氣」要強大得多。」

楊景端說,在武漢肺炎爆發以來。他聽說了很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或者念「打倒中共惡魔」等句子病就好了的實例。作為一個醫生,楊景端完全相信這樣的事情存在,他用能量理論也可以解釋得通。

「語言和思想都是一種能量,思想靠語言傳播,語言是思想的載體,現代科學說思想是大腦的電波,也承認是一種能量。所以語言是帶有能量的。」他說,「那麼你如果念『法輪大法好』或者『真善忍好』這個宇宙的特性的時候,你就調動了宇宙中一種永恆的正的能量,就能克服身體裡的負面能量,就是中醫說的『邪氣』,就對疾病顯現出神奇的作用。」

不過他說,這個口訣對於不信神的普通人來說,人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容易相信這些的。而對於信神的人來說,口訣治病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不是有些醫護人員在醫院中跪在地上向神祈禱嘛,就是向老天求救,求得神的幫助。

認識中國古代醫學的過程

幾年前,楊景端把半生所學寫入了一本書,名為《臨床針灸和古代中國醫學》(Clinical Acupuncture and Ancient Chinese Medicine),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了。這是一本專門為西醫學習中醫的書,首次把經絡的真實狀態描繪出來。

楊景端著作《臨床針灸和古代中國醫學》。(楊景端提供)

在這本書裡,楊景端用一條條看上去閃閃發光的細線,畫出了人體的經絡示意圖,讓人直觀地看到這些存在於我們肉眼看不到的空間中的能量通道。

他在書中探討了西醫和中醫的關係與比較。他舉了幾個例子來說明他對中醫的認識過程。

楊景端記得很深的一件事,是在中國時的一個同事主治醫生的經歷。這位同事在急診室看病時,遇到一個病人是腦血栓,同時有高血壓。這個同事就開了一套方子,是活血化瘀的,因為要治療腦血栓嘛,從西醫的角度,有血栓當然要活血化瘀了。

楊景端認識中醫的高深經過一個困惑的過程。(楊景端提供)

但是楊景端感覺和中醫正好相反。因為從中醫辯證的角度看,病的原因是「肝陽上亢」和「肝風內動」,應該用「平肝潛陽」和「鎮風」的方法,而同事用的「活血化瘀」的藥物都是「芳香走竄」,讓內風更強了,這不和中醫的診斷矛盾了嗎?

這是讓他當時很困惑的一件事。後來他漸漸窺測到中醫的深奧與西醫對中醫的認識不足。

一天父親在給他講解精神病和高血壓的關係時,說:「有些精神病和高血壓是一種病。」

這讓他很納悶,因為他認為精神病是腦神經的問題,而高血壓是心血管科的,這是兩個科室的病。而父親卻說:「不,都和肝有關。」

後來當楊景端1987年在牛津大學做訪問學者時,他的一個課題是研究一種西藥對神經遞質(血清素)的影響,血清素有很多受體,每個受體有很多亞型;他研究的這種藥有穩定情緒的作用,他想知道這種藥對受體有什麼影響,當他大量搜索文獻的時候,發現很多關於這個血清素受體的研究都發表在一個叫《高血壓》的雜誌上,也就是說研究高血壓的人也在研究神經遞質;而他這個研究精神的人也在研究神經遞質—————這說明什麼呢?

他想起了父親當年所說的高血壓和精神病是一回事的說法,他的研究過程顯示了這兩種病有共同的病理基礎,如果發生在心血管系統,它導致的就是高血壓;如果發生在大腦可能就表現成精神問題。

父親說的是對的。那是他第一次體會到中醫的博大精深。

楊景端說,原來一切在中醫中早就有了,西醫現在是再認識。(楊景端提供)

還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中醫總是講「腎藏精,精養髓,髓生血」,也就是血和腎有關。而西醫講的是,血是骨髓造出來的。然而後來西方醫學家發現腎臟產生一種激素——「促紅細胞生成素」,這個東西是促進骨髓造血的,這說明西醫也發現了腎和血的關係。現在「促紅細胞生成素」已經成了血液病的一種藥了。

「中醫對很多事情的認識早就在那裡了,而西醫對人體疾病是慢慢地重新發現,是一個『再發現』的過程。」楊景端說,「雖然中醫已經知道了,但是中醫不能夠說服現代的人,因為摸不著看不見,所以現代人需要重新開始探索,重新發現。」

用英文教授中醫

關於人體的健康與醫學,楊景端說,這只是個治病的問題,用中國古代醫學家孫思邈的話說,只是「下醫」而已,而「上醫治國,中醫治人,下醫治病」。

他結合現在的中共病毒說道,「『上醫治國』,中共的國家政策才是真正影響人民健康的根本。」如果沒有中共的隱瞞與拖延,也不能造成瘟疫如此的爆發。

「其它國家也一樣,如果沒有和中共關係走的這麼近,也不至於讓瘟疫攻入自己的國家危害人民。所以制定國策的人才是真正影響老百姓健康的人。」他說。「台灣不就是『上醫治國』治得好嘛,遠離中共,不相信中共,防疫成果給世界樹立了模範。」

如果「上醫治國」,楊景端開玩笑說,「我的節目應該讓川普看」。他也不是完全開玩笑,因為他雖然目前只是用中文來講人體的健康科學,但他確有計劃將來用英語開課,把他終生研究的成果和收穫分享給美國人以及全世界的人。

「這些是我在中醫西醫中做這麼多年後,對中國傳統智慧和現代西醫了解到的知識。那麼既然我有這樣的條件,我覺得我就有這個責任,把這些知識反饋給社會,反饋給民眾。」他說。

「楊景端醫話」網址: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E7WneiakoyykXzhktMHYhg

責任編輯:楊亦慧#

相關新聞
【疫情中的紐約人】市長和猶太人的「戰爭」
【疫情中的紐約人】大流行中的「重新思考」
【疫情中的紐約人】為善最樂的旅館老闆
組圖:疫情趨緩 紐約人聚集公園享受春光
最熱視頻
車評:新舊之間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驚奇】逃離中共體制成潮流 下一個是誰?
【西岸觀察】是誰創建美國?1776 vs 1619
【新聞第一現場】金斯伯格去世 微信正式被禁
【十字路口】中共24年最激烈挑釁 欲台海開戰?
【羅廚尋味】粥燙東星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