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709律師不安全 中共高官能安全嗎?

人氣 336

【大紀元2020年07月10日訊】中共公安部一局,原來叫「政治保衛局」,後改稱「國內安全保衛局」,簡稱「國保」。據說現在改成「政治安全保衛局」。公安部一局是幹什麼?幹的事很多。比如,2015年在全國抓捕、迫害709律師,就是公安部一局參與乾的。

709律師是依法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法律人。迫害709律師是當今中共乾的最不得人心的壞事之一。公安部一局官員,讓709律師不安全,讓他們的親朋好友不安全。幹這些壞事的人,他們可能安全嗎?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做了虧心事,就可能經常擔心鬼敲門。一遇風吹草動,就會風聲鶴戾,草木皆兵,怕的要死。

今天是7月9日,是709事件5周年。讀了709律師王全璋的文章《政治、司法迫害要依法,要專業,要靠譜》,心裡非常難過。

王全璋律師是一位非常敬業的好律師。他被迫害的真正原因,是他依法維護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權益,或依法在法庭上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中共迫害王全璋律師,一方面,是為了打擊報復他,強迫他在法輪功問題上閉嘴;另一方面,也是警告其他律師,讓他們對中共迫害法輪功噤聲。

從王全璋這篇文章的標題,就可看出他的書生氣來。既然是政治迫害、司法迫害,怎麼可能依法、專業、靠譜?王全璋寫道:「這場始於五年之前的對人權律師的大抓捕,是由傅政華(孫力軍參與)決定、指揮的(天津二中院林崑語)」。「我於2015年8月3日晚12點30左右在山東濟南的一處露天的游泳場所游泳時被數十名蹲守人員抓捕,之後被更換了七處關押場所,先後安插了『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顛覆國家政權』三個罪名羈押。」

「在國家安全局看守所(審訊筆錄假稱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京安招待所、津安招待所(祕密關押機構,某武警訓練基地),我被進行了嚴酷的審訊,雖然經歷了許許多多生不如死的時刻,但是我所承受的、遭遇的,和我聽到的、了解到的、已經被曝光的酷刑事件相比簡直不值一提。」

事實上,王全璋受到的酷刑折磨也是非常殘酷的。此前,他接受日本共同社記者採訪時提到,2015年9月至2016年1月,他被關押在天津,在指定地點接受當局監視。他形容該地是「嚴刑拷打的溫床」。王全璋被關押在20平方公尺的牢房中,被兩名武警24小時監視,睡覺時不得翻身。曾被打耳光幾個小時。被命令雙手舉高站立15小時,他一旦放下雙手,就有人厲聲罵他「賣國賊」。他說,當時自己的「身體變得非常虛弱,甚至無法站立幾分鐘」。

祕密抓捕,到處更換關押場所,隨便扣罪名,刑訊逼供,讓你生不如死。這是占理的人幹的事嗎?中共對王全璋律師的迫害,從始至終,都是非法的,甚至是極端野蠻的。別的都不說,僅講兩點就足夠了:第一,王全璋被祕密抓捕後,長達1097天,仿佛「人間蒸發」了一般,他的家人,親朋好友,所有關心他的國內外人士,全都不知道他被關在哪裡,是死是活?第二,他的妻子李文足聘請的所有律師的所有合法權益全部被剝奪。不僅如此,這些律師有的被抓捕,有的被迫退出,有的被吊銷執照,程海律師的律師事務所甚至被註銷。

最終,王全璋律師被中共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罪名,非法判刑4年半。

在迫害709律師的過程中,公安部一局官員,事實上,淪為迫害好人的工具。迫害好人的人是什麼人?這些官員幾十年如一日充當迫害好人的工具,會變成什麼樣的人?必然是些臉厚心黑「壞透了」的人,否則,在那個位置上呆不了。原公安部副部長兼公安部一局局長孫力軍,就是這樣的人。這些「壞透了」的人,能指望他們維護「國家安全」、「政治安全」、「性命安全」?絕對不可能。

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黨領導一切」是關鍵。黨領導一切,就必然凌駕一切之上。黨必然高於法,權必然大於法。中共憲法規定,全國人大是「中共國」的最高權力機關。那麼,作為「中共國」最高權力機關的最高領導人,全國人大委員長和中共中央總書記,哪個地位高,哪個權力大?對中共政治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中共中央總書記比全國人大委員長地位高,權力大,全國人大委員長必須服從中共中央總書記領導,必須跟中共中央總書記「保持高度一致」。

黨領導一切,意味著黨領導立法,黨領導行政,黨領導司法。黨領導公安局,黨領導檢察院,黨領導法院。黨既當運動員,又當教練員,又當裁判員。按照常識,裁判員必須獨立於運動員、教練員,才可能做到公開、公平、公正。如此一身而三任,在一個人身上,當角色和利益互相衝突、打架的時候,怎麼可能做到按規則辦事?怎麼可能做到公開、公平、公正?

不受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敗。這是鐵律。中共堅持「黨領導一切」,意味著黨主宰一切。

黨決定整某人時,中共的黨員、黨的官員、黨的組織、黨的機關,公、檢、法、司等,都變成中共整人的工具。所有法律法規,公、檢、法、司都可以不遵守。中共迫害709律師是這樣,迫害法輪功是這樣,迫害新疆維吾爾人,也是這樣。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的公、檢、法、司,就變成了專門製造冤假錯案的機器。

黨不想整某人時,即便他犯了天大的罪,所有黨員,中共所有的組織——黨小組、黨支部、黨總支、黨組、黨委,中共的所有機關——人大、政協、紀檢、監察、公、檢、法、司、黨報、黨刊、電台、電視台,等等等等,所有監督機制,全都裝聾作啞。

比如,1999年12月9日及以後,江澤民將170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無條件送給俄羅斯等國。這是什麼性質的問題?這是嚴重危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的犯罪行為,是喪權辱國,嚴重危害國家利益、人民利益、子孫後代利益的賣國行為。但是,這一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賣國行為,是得到黨認可的。黨認可了,所有黨員、黨組織、黨的機關,公、檢、法、司,所有黨媒,全都不認為這是犯罪、這是賣國。中共所有的監督機制全部自動失靈。誰敢依法揭露江澤民的賣國行為,中共的公、檢、法、司,隨便找個藉口,就可將他治罪。

堅持「黨領導一切」,意味著黨說白的是黑的,全黨、全軍、全國人民都必須跟黨說白的是黑的;黨說黑的是白的,全黨、全軍、全國人民都必須跟黨講黑的是白的。

中共當政71年,堅持「黨領導一切」71年的後果是,造成了大量人格分裂、毫無道德感的腐敗黨員、官員、組織、機關。還是舉江澤民賣國的例子。江澤民是當代中國最大的賣國賊,還要逼迫全國9000多萬黨員陪著江澤民一起賣國。賣國賊是好人嗎?絕對不是。

堅持「黨領導一切」71年的結果是,中共變成了全世界欠血債最多的政黨,全世界最大的賣國政黨,全世界破壞傳統文化最邪惡的政黨,全世界最大的國家恐怖主義政黨,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這樣一個政黨,不僅讓14億中國人不安全,讓70億地球人不安全,中共黨內所有人,包括中共黨魁在內,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

歷史已經發展到「天滅中共」階段。誰堅持保這個壞事做絕的黨,誰就會整天提心吊膽,擔心性命不保。要想保命,唯有徹底解體中共,按照天理人心,建立一個能夠確保每個人都享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的新中國。

莎士比亞的著名劇本《哈姆雷特》第三場第一幕有一句名言:「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對於9000多萬中共黨員來說,現在,就面臨著這樣的抉擇:保黨,沒命;保命,沒黨;沒有別的選項。

在老天爺最後淘汰中共前,希望良知尚存的中共黨員,都認真考慮一下這個問題,為了自己,也為了自己的父母家人,子孫後代,作出正確的抉擇。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重慶4任公安局長 4條「人權惡棍」
王友群:由港版國安法想到一起涉國安大案
王友群:中共搞的國家恐怖主義害人害己
王友群:中共正處在最後解體的前夜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