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武漢女告政府瞞疫 法院拒立案

人氣 3416

【大紀元2020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常春、林岑心採訪報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1月份在武漢爆發,令千千萬萬家庭受害。受害家屬徐女士為家父亡故,狀告武漢政府失責,要求道歉、賠償。8月1日上午,徐女傳訊給記者說,「法院來電說不受理,會把起訴書原路退回。」

海外法律顧問、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索賠法律顧問團成員楊占青告訴記者,武漢市中級法院此舉非常過分,「徐女昨天(31日)接到法院電話通知說,要把她的起訴材料寄回去,說不符合立案條件,但沒有說明原因,也沒有提供書面裁定,法院此舉完全違反法律規定。」

記者29日訪問到徐女士,她提到父親亡故對家人打擊很大。徐女士說,「我父親本來身體就很好,我們感情很好,人突然就這樣沒了。」「母親因為遭受打擊,精神壓力非常大,身體差了很多,姐姐一直跟父親在一起,更難接受,現在精神狀況非常差。」

徐女士提到,她之所以選擇起訴當局,是因為當局沒有盡到告知群眾的責任,如果它告知疫情實情,民眾就會採取措施,「我們都是在無知的情況下被感染的。」「而且我父親感染以後,他不知道自己感染,然後繼續不採取措施,就會傳染給更多的人!」

「是政府的失職,直接導致我父親的死亡。」徐女士在海外法律顧問團的協助下,2020年7月20日,向武漢市中級法院提交起訴狀,要求武漢市當局府賠償180萬(人民幣)的醫藥費、經濟損失和精神補償。

武漢疫情受害者家屬徐女士7月20日郵寄起訴書。(楊占青提供)

發病至死亡兩週 無法見父親最後一面

她說,父親是1月16日開始出現感冒症狀,「那時候,我們不知道人傳人。只從媒體上得知,好像有傳染病,至於什麼病大家也不知道。聽說是肺炎傳染病,但是過幾天,政府又辟謠說沒有這回事。」「所以大家都沒放在心裡,沒當回事。」

父親一開始像感冒,到醫院打一個星期吊瓶,「差不多一個星期以後吧,就愈來愈嚴重。」1月25日父親發燒,去拍CT,顯示雙肺嚴重感染,需排隊做核酸檢測,26日下午做完核酸檢測,27日通知確診,但沒有醫院可以收治,多次撥打120求救,都被拒絕。

「定點醫院說沒有床位,也被拒絕了。」徐父從25日起高燒四天,29日才接到通知入院,到武漢市第三醫院光谷分院大廳等了5個小時,住進重症監護室。醫生31日通知家屬來院簽病危通知書,2月2日淩晨3點半,再接到醫院電話說,「父親已經病逝,說搶救無效,多重器官衰竭。」家屬趕去醫院辦手續時,「人都已經打包了」,沒能見上父親最後一面。

徐女士說,父親在染病前,身體非常好,69歲,常跟朋友活動,「他早上去舞廳跳老年舞,下午去麻將館打麻將。」「最有可能感染的地方在醫院,因為他感冒後去醫院打針時,大家都沒有戴口罩。」

起訴遭噤聲 其它家屬:當局手段卑鄙 追責到底

徐女起訴武漢市政府一案,經媒體披露後,遭到當局打壓。8月1日,徐女士傳訊告訴記者,法院擬退回起訴書,記者欲致電了解,聯繫不上她本人。楊占青說,「她肯定受到很大的威脅,她之前有提到社區(人員)找到她家裡面來了。」

另一名起訴武漢市當局的死者家屬張海告訴大紀元,徐女士起訴書遭到法院退回,不予立案,凸顯當局恐懼,「什麼叫不符合立案條件?證據我們都有,很典型的瞞報嘛!病毒造成這麼多人死亡,政府不願意協商,又害怕家屬起訴,還各方面打壓,簡直是沒把老百姓當人看。」

張海在6月12日向武漢中級法院郵寄起訴書,向武漢市當局追責,要求賠償200萬人民幣後,受到嚴厲打壓,當局以工作不保為由要脅,網絡上私人帳號也接連被封,不許他與海外記者聯繫。

張海說,「我三個微博被封號,新的微博號又被封,這說明這(起訴)對當局還是有壓力,所以他們想方設法把我發聲的平台給封掉,讓外界無法聯繫到我,這手段很卑鄙。」

張海質疑,「法院不予立案,應出具書面裁定通知書,口頭打電話無效,違反法律規定。」家屬們並不接受法院說法,擬向更高一級法院起訴,「不管他們怎麼封殺我,我就是堅決要追責。」

責任編輯:劉毅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視頻版】父母湖北雙亡 兒子欲狀告中共
武漢肺炎康復者故事  傳遞重要信息
狀告武漢政府 海外律師團提供訴狀模板
武漢肺炎覓因:歷史上的冤獄與天災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新聞看點】胡編稱等著擦槍 中美衝突誰勝算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國「淨網」可癱瘓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