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FBI欺騙參議院繼續通俄門騙局

人氣 1198

【大紀元2020年08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ian Cates撰文/秋生編譯)8月9日,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南卡羅萊納州共和黨)接受了由瑪麗亞·巴蒂羅姆主持的福克斯商業電視網「週日早間期貨」節目的專訪,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彈。

格雷厄姆透露,2018年2月聯邦調查局簡報人員故意對參議院特別情報委員會SSCI撒謊,謊稱英國軍情六處前間諜克里斯多夫·斯蒂爾的主要消息來源仍然保證以前所做的指控可靠,該指控曾被利用獲得監視令,通過前顧問卡特·佩奇對唐納德·川普總統的競選團隊進行監視。

事實上,斯蒂爾的信息來源是一個名叫伊戈爾·丹琴科的人。早在一年多以前,在2017年1月,此人的大部分偽造卷宗以及對卡特·佩奇的指控,都向聯邦調查局強有力地否定了對佩奇的指控。

斯蒂爾的頭號線人已經否定了對佩奇的指控,此事首次被披露是在去年12月,當時司法部總檢察長邁克爾·霍洛維茨發布了令人震驚的有關《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被濫用的報告。

對間諜門醜聞的調查已經持續三年多了,直到現在,聯邦調查局全力參與推動通俄門騙局的事實才得以真相大白。

間諜門的策劃者願意走多遠?

那就把真相徹底揭開:間諜門的眾多策劃者遍布於奧巴馬政府、司法部、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美國國會、國務院,甚至可能包括外國政府。他們如此堅決地要推動這個如今眾所周知的大騙局,以至於幾名聯邦調查局高級官員故意欺騙了參議院情報委員會。

格雷厄姆正在大聲要求公布參與這次騙局的聯邦調查局的簡報人員的姓名。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已經被一個又一個的醜聞所震驚,先是前參議院特別情報委員會SSCI安全主管詹姆斯·沃爾夫被發現向新聞記者泄露機密信息,隨後是最近發生的該委員會主席參議員理查德·伯爾(北卡羅萊納州共和黨)尷尬的離開。此前,聯邦調查局對他的住所進行了突擊搜查,以進行內幕交易調查。

就在兩週前有真相披露,聯邦調查局所謂的關於唐納德·川普和退休中將邁克爾·弗林的「防禦性簡報」,實際上是聯邦調查局針對川普的競選團隊開展的反情報調查的一部分,代號「交叉火力颶風」。

聯邦調查局在《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法庭上隱瞞了所謂的給斯蒂爾提供信息的人對信息的非常重要的否認,從而獲得了對佩奇進行監聽的授權的三次更新,這本身當然夠得上是醜聞了。如今有真相披露,該機構還故意就有關斯蒂爾的消息來源向美國國會做虛假聲明,這使得醜聞變得更加嚴重。

現在自然會出現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捲入這起醜聞的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的官員情願從事這種行為,想把監聽持續下去,甚至於包括故意對參議員撒謊,那麼他們還幹了哪些到目前還未被發現的事情?

正如我在最近的一篇專欄文章中指出的那樣,越來越多的人懷疑,所謂的川普與俄羅斯的選舉串通騙局只是一個幌子,掩蓋著某種更為陰險的事情。

在每一個關鍵時刻,這本來都可以通過常規的監督程序的正常制衡而得到制止,那麼騙局——由此產生的「合法監聽」——只能通過蓄意欺詐和隱瞞證據的行為才得以實施和維持。

前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和莎莉·耶茨最近在國會委員會作證時都堅稱,他們的下屬把他們排除在知情範圍之外。兩人都承認,如果他們當時就知道他們現在知道的事情,他們都不會簽署針對佩奇的監視令。

高級官員本應該負責監督這一史無前例的政府間諜行為,先是監視總統競選團隊,隨後監視總統的政府本身,然而卻發誓斷言是他們自己的下屬自作主張,把他們蒙在鼓裡。

斯蒂爾最令人驚訝的騙術

回想起間諜門醜聞的初期情形,以及把克里斯多夫·斯蒂爾當作是「詹姆斯·邦德超級間諜」等一切明顯荒謬的炒作,我現在覺得這一切都很滑稽。

斯蒂爾不是從互聯網上的無法證實的匿名博客文章中抓取一些名字,把它們塞進他的檔案中(比如他利用企業家阿列克謝奇·古巴列夫做的把戲),就是高談闊論,說些廢話,比如他對國務院官員凱瑟琳·卡瓦萊克喋喋不休地講:克里姆林宮施加影響力的活動的報酬是由俄羅斯駐邁阿密領事館支付的。

可是俄羅斯在邁阿密並沒有領事館。這一軼事在很大程度上概括了斯蒂爾為聯邦調查局和希拉里‧克林頓競選團隊所做工作的質量。

如果你能有一份這樣的營生,那可不錯,美國政府和政治競選團隊都願意出高價進行對手研究,似乎沒有人在使用研究結果之前真的去檢查它。

在斯蒂爾為了幫助啟動通俄門騙局而施展的所有騙術當中,最大的騙術是僱用了布魯金斯學會的一名低級研究助理,把他扮成一個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線人,據說他深得普京的信任。

和斯蒂爾本人一樣,丹琴科過去幾十年裡,就算在俄羅斯待過,待的時間也似乎非常少,這個問題我在最近的一篇專欄文章中提到過。

前聯邦調查局副局長安德魯·麥凱布發誓聲稱,如果沒有斯蒂爾提供給聯邦調查局的信息,監視佩奇的授權就不會被批准,他聲稱這些信息來自丹琴科。在監視令於2016年10月底提交給法院之前,聯邦調查局似乎沒有做出任何明顯的努力來核實丹琴科的指控。

直到三個月以後在2017年1月,聯邦調查局探員跟蹤找到了他,進行了一次採訪,得知,最好的情況是,斯蒂爾在酒吧喝酒時誇大了閒談內容。

最壞的情況是,這一切都是斯蒂爾編造的。

主流媒體仍然決心把間諜門裝扮成一個瘋狂的右翼陰謀論,但是,事實上,不斷出現的文件證據進一步表明,這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政治醜聞。

他們企圖忽視這一點,這只會讓他們自己的新聞可信度受到嚴重質疑。

原文To Keep Russiagate Hoax Alive, FBI Lied to Senate Intel Committe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布萊恩·蓋茨是德克薩斯州南部的一名作家,著有《沒人問我的意見……反正它就在這兒!》一書。可以在推特@drawandstrike上聯繫到他。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國人需要戰勝政治化的恐慌
【名家專欄】川普政治高招 媒體陷雙重標準
【名家專欄】改寫誹謗法  將真相帶回新聞界
【名家專欄】制止假新聞策略:起訴媒體
最熱視頻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思想領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顛覆美國
【新聞看點】美戒嚴?司法部發聲 習危機感超強
【拍案驚奇】中共爆華爾街叛國 周庭生日遭判監
【遠見快評】左媒露陷 巴爾想說什麼?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喬州大選舞弊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