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春華急了:脫貧「收官之年」已成「收官之難」

作者:撣封塵

人氣 11890

【大紀元2020年08月25日訊】2020年12月31日,對中共和習近平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時間坎兒。因為到這一天,習近平高調推出的扶貧開發就要收官,是騾子是馬就要拉出來遛遛了。

【音頻版】

眼下8月下旬,距離歲尾還有約4個月時間,收官進入倒計時。本來,人們對黨媒既往報出的扶貧成果就大打折扣,在收官之年又遭遇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和半個中國的洪災拖累等等打擊,人們對收官的前景更不樂觀了。

8月18日,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組長胡春華,在京召開了「扶貧開發領導小組會議」;8月21日,他又召開了「克服疫情災情影響確保如期全面脫貧電視電話會議」。

僅隔3天,胡春華就同一主題連續召開了兩場會議,給收官希望渺茫的脫貧攻堅打雞血。胡對下面的要求直奔主題,簡單而又剛性——確保如期實現目標!

跡象表明,收官看來有點玄?

「扶貧」是習近平的政治形象秀

「小康社會」是鄧小平上世紀提出來的,中共十八大報告進而提出了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是中共繼1921拋出「共產主義天堂」的謊言之後,再次向民眾拋出的又一個大畫餅。

2012年12月,習近平上台之初,到河北省阜平縣考察扶貧工作時發表講話說,推進扶貧開發,幫助困難群眾特別是革命老區、貧困山區困難群眾「早日脫貧致富」,到2020年穩定實現扶貧對象「不愁吃、不愁穿,保障其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是中央確定的「目標」。

就像當初中共用「共產主義天堂」欺騙農民給它打天下一樣,習近平通過這段話,又給全國貧困農民拋出了一個虛幻的願景,鼓勵「韭菜們」快快成長,好讓「鐮刀」有個好收成。

習近平特別強調「革命老區」,無形中透露出一個祕密,正是當年中共的所謂革命戰爭和執政後的「社會主義制度」,加上它把億萬農民打入二等公民的另冊,才製造了今天中國的絕對貧困人群。

習近平為什麼在五年前提出脫貧收官時限呢?因為明年2021年就是中共所謂建黨100周年了,中共提出這個「百年目標」,目的是給中共「慶生獻禮」的;同時彰顯習近平的「一尊形象」。

脫貧驗收 地方官忙作假

眾所周知,中共官場造假實屬常態,造假基因在扶貧中也遺傳的相當強大。2019年12月1日,中紀委國家監委網通報了多個典型案例,其中包括江西省萍鄉市蓮花縣委原書記劉鄉,弄虛作假應付「貧困縣脫貧摘帽驗收檢查」受處分一案。

通報披露原委說,劉鄉應付驗收不僅有實踐,還有理論。他甚至總結了四條矇混脫貧檢查組的「過關祕訣」:人為控制抽檢比例;提前規劃迎檢路線;電話查訪確保百分百滿意率;配齊舊用品避免「穿幫」。

通報稱,劉鄉為了配齊舊用品避免「穿幫」,竟然花費153萬餘元為貧困戶購買舊的生活用品作道具。

來自廣東汕頭的郎先生說出當地實情:身邊很多人都下崗了,這邊工業區很多工廠都關掉了,「就他們說,要什麼達到小康水準啊,然後什麼上級的人來檢查,然後他們就會給他們發衣服,給他們打掃乾淨,讓他們演這場戲,所以他們的宣傳實際上都是演戲的。」

而一份來自四川達州體制內的「迎檢」消息,為郎先生的說法提供了佐證。該消息說,當地官員將事先了解到的上級檢查人員的套路,快速傳給手下,然後手下嚴格對照上級檢查標準,設計擺拍現場。比如他們會檢查吃(包括油、鹽、米、肉、蛋、菜)、穿(過冬的棉衣)、蓋(床上的被蓋),還要求裝米必須用米缸,盒子必須在合適的位置,包括家電,衣櫃內外、廚房、廁所等等。總之,檢查人員有多少套路,當地就有多少破解套路的反套路,可丁可卯,無疑對接,滴水不漏。

與扶貧造假並行的,是更可怕的強制「脫貧」。

《寒冬》曾有報導,為完成全面脫貧計劃,中共各地政府採取種種野蠻手段 「強制脫貧」,造成貧困戶負債纍纍,更有導致老人自殺身亡的悲劇發生。

2019年2月21日,河南省商水縣譚莊鎮某村一些村民發現,一名九旬老婦人在獨居的小屋裡懸梁自盡了。原因竟是由於當地政府為實現脫貧指標,命令她搬出小屋與子女合住,但老人跟兒子合不來,被逼無奈絕望而死。

河北省一位農民講述她「被脫貧」的慘痛經歷,聽來更是讓人心酸。她因丈夫臥病在床,一兒一女也都有病,家裡債台高築,醫療費和高利貸讓她精神瀕臨崩潰。

2016年,他們一家被列入貧困戶。當地政府為完成脫貧「任務」,多次逼他們搬離窯洞住進新房。但新房連窗戶都沒安,他們只好借錢裝修。新房牆上掛著一張2018年政府幫扶項目補貼卡,其中列著醫療保險、養老保險交費補貼、醫療保險交費補貼等內容,但其實他們一分補貼都沒拿到過。

舊債加新債,生活更困難。村長還要求他們,遇上級檢查就說年收入幾萬元,生活和孩子上學都有政府補貼。就這樣,他們成為又一個「成功脫貧」的家庭。

習近平頂雷 胡春華可能被背鍋

面對收官可能會泡湯的現實,中共高層有兩個人最為吃緊。一個是習近平,不管這扶貧幾分虛幾分實,反正大話是吹圓了,當前形勢下,他一定會備感壓力山大。他就得千方百計為自己圓這個場,給政敵看,給百姓看,甚至有可能給大洋彼岸的美國看。二是胡春華,身為「扶貧組長」,「習一尊」把這個差事交給他,作為傳說中的「王儲」,說什麼也不能在這關鍵時刻掉鏈子;而且,弄不好還要替習背上半個黑鍋。

為了避免下不來台的窘境,習近平明裡暗裡沒少動作。今年3月,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正處峰值,習近平主持召開「脫貧攻堅會」放出狠話,強調脫貧必須在年底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

今年南方多地持續多日的洪災,習近平一直保持沉默。7月12日,他突然打破沉默說「防汛形勢十分嚴峻」,緊跟著來了一句「防止因災致貧返貧。」由此可見,半個中國泡在水中無足輕重,他念念不忘的,還是他的扶貧收官

然而,畢竟人算不如天算。美中貿易戰及多輪制裁、中共病毒及世界追責、香港抗爭,加之洪水、冰雹、地震、蝗蟲等等,天災人禍連綿而至,中共內外交困,習近平焦頭爛額。習近平藉以露臉樹威的扶貧收官這一手段,很可能轉手成為打臉的巴掌。

中央狂抓 地方抓狂

外出務工是貧困農民「增收」的重要渠道。然而,今年的疫情卻阻滯了源頭活水。

官方數據顯示,去年全國有2729萬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而這些家庭三分之二左右收入是來自外出務工。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前一些貧困勞動力尚未外出;而且企業普遍不景氣,造成一些貧困勞動力在外務工找工作困難,貧困人口就業增收壓力加大。

今年7月,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接受《證券日報》專訪時說,「疫情對脫貧攻堅的影響是很大的」,他說,「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受阻,全年務工時間相比往年少了1個月到2個月」。這可能是個相當保守的說法。

今年6月,國務院扶貧辦發布了《關於及時防範化解因洪澇地質災害等返貧致貧風險的通知》。

通知提到,做好外出務工貧困勞動力穩崗就業工作,防止因災、因疫等造成返鄉「回流」。對已「回流」的貧困勞動力,積極幫助他們解決困難,鼓勵再次外出務工增加收入。

習近平頂雷壓力山大,地方官員怎會輕鬆?胡春華開會催陣,地方官員就得自我加鞭。誰收官要是收不好,就可能收誰的烏紗帽。

安徽新政明確,「對災後繼續選擇外出務工就業的貧困勞動力,給予一次性交通補助。根據成功轉移就業的貧困勞動力人數,按照每人500元的標準給予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就業補助。」 此外還提出,對貧困勞動力創立企業註冊成功並正常經營6個月以上的,給予5000元一次性「創業獎勵」。

「勞務輸出大省」河南也在持續加碼。河南明確各類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等市場經營主體,凡吸納貧困勞動力穩定就業6個月以上者,給予一次性吸納就業補貼,補貼標準由每人1000元提高到2000元。

而對取得工商、稅務登記且有固定經營場所,穩定經營6個月以上,帶動當地3人以上就業且簽訂1年以上期限勞動合同者,給予一次性創業補貼的標準由5000元提高到10000元。

據世界銀行(WB)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按中共官方宣稱的貧困線標準,中國還有3.1%的人口處於貧困線以下,人數逾3000萬,這些人口的年均收入在2300元以下。

2020年元旦,習近平在「新年賀詞」中表示,要如期實現中國農村貧困人口的全部脫貧。

筆者認為,當2020年12月31日這一天到來的時候,無論脫貧指標是否真正實現,中共官媒都會說「完美收官」,至少會說是(因為疫情和洪災影響等原因)「基本實現」。

讓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朱穎 #

相關新聞
胡春華敏感時刻添新頭銜 傳四中全會晉陞政治局常委
習近平6年「脫貧」期限近 各地政府忙造假
顏丹:說說中共的「脫貧攻堅戰」
千載雲:中共內外交困,是末日快到了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藍天」灰犀牛卻隱現
【新聞看點】「北京討厭就對了」印度主播嗆中共
【方菲訪談】程翔:百年香港為何傾覆於旦夕(1)
【秦鵬直播】美台聚關島軍事抗共 中共被嗆喜劇國
【橫河觀點】多西辭CEO 推特走向引熱議
馬仲儀:香港公民社會消失 赴英國執業守醫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