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南海問題是中共脖子上的一道枷鎖

人氣 4087

【大紀元2020年08月29日訊】8月26日,美國首次對中共的南海「軍事化」 進行制裁,包括將參與南海爭議地區人工島礁建設的24家中國公司列入實體名單,及對一些中國公民實施簽證控制,並稱:制裁僅是開始。

同日,中共向南海發射中程彈道導彈。隨即,美國國防部確認發射四枚彈道導彈,譴責中共此舉進一步破壞了南中國海的局勢,並重申美方維護南海自由航行的承諾。此際,中共同時「四海軍演」,從北到南囊括了渤海、黃海、東海、南海,可以說,整個中國沿海幾乎都在進行軍事演習,台灣當然是被重點「關照」的對象,但主要針對美國。

南海現成了中美戰略軍事對抗的核心區,其問題之嚴重、嚴峻,超過了台海、東海。

為什麼這麼說呢?台海問題,中美之間還有個基本框架(美國的《台灣關係法》與中美三個「聯合公報」),雖然各有各的解讀,中共也不敢輕易武力犯台。東海問題,主要是釣魚島問題,釣魚島長期被日本控制,美國也確認《日美安保條約》適用於釣魚島,中共維持甚或加強海警船在釣魚島的巡航,只要不武力攻奪,都不是多大的問題。

唯有在南海問題(包括但不限於南海領土爭端)上,中美之間還沒有一個框架,沒有形成戰略均衡,雙方還在互動、對抗中摸索戰略邊界線。

南海問題繫於南海的巨大價值,這主要體現在如下三個方面。

第一,南海是中共確保「第二次核打擊」的堡壘海區。原子彈出現後,世界進入核「恐怖均衡」時期,而擁有「第二次核打擊」能力是確保「恐怖均衡」的必要條件。中共為叫板美國,長期大力發展「第二次核打擊」能力,核心環節是發展戰略核潛艇,而南海面積達350萬平方公里,平均水深1,212米,尤其是南海中部的南海海盆水深在3,400米至3,600米,是戰略核潛艇的理想的藏身之所。相較而言,渤海平均水深約18米, 黃海平均水深44m,都不行;東海平均水深在1千餘米,但北有日本(日本的反潛能力世界首屈一指),南有台灣,也不適合做堡壘海區。中共近年來之所以忙不急待地在南海「種島」(現已基本完成),就是要把南海圈為內海,建成堡壘海區。

第二,南海的海上戰略通道價值。南海是位於東亞和東南亞之間的陸緣海,半封閉,被中國大陸、台灣、菲律賓群島、馬來群島及中南半島所環繞,為西太平洋的一部分。它為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間重要航道,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道之一。據世界海運理事會統計,全球有25%的海上航運量要經過這裡運往各大洲,其中,中國60%的外貿運輸、日韓兩國85%以上的石油、美國西太平洋原料貿易的90%,都要經過該地區。

作為海洋大國、全球大國、當今唯一的超級大國,維護全球關鍵航道的航行自由是美國不容妥協的國家核心利益。1903年11月,時任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就巴拿馬獨立問題發表談話說:「確保於我關鍵海道的友好可控,乃是關乎合眾國生死的重大利益。」這於南海亦然。美蘇冷戰期間,1986年2月,美國海軍宣布將控制世界上16個最具有戰略價值的通道。現在,中美新冷戰,美國斷無可能容忍中共的南海霸權。這符合美國一貫的全球戰略:第一,占絕對優勢的海權;第二,對歐亞大陸主要區域的主導權(以防止西歐或東亞出現一個占絕對優勢的國家)。

第三,南海擁有極其豐富的多種戰略資源。例如,根據中共國土資源部普查數據,南海大陸架已知的主要含油盆地有十餘個,面積約85.24萬平方公里,幾乎占到南海大陸架總面積的一半。其中,南海石油儲量至少230億-300億噸,約占世界石油儲量的1/4以上;天然氣20萬億立方米,堪稱第二個「波斯灣」。又如,南海海底蘊藏有大量的可燃冰(即「天然氣水合物」 , 燃燒產生的能量比煤、石油、天然氣要多出數十倍,而且燃燒後不產生任何殘渣),資源量約達194億噸油當量,相當於南海深水勘探已探明的油氣地質儲量的6倍。此外,南海的多金屬錳結核礦的儲量也極其豐富。等等。

南海在中美戰略軍事對抗中的價值,主要聚焦於前兩個方面,這就表明了中共與美國戰略衝突的剛性,難以調和。這就是本文所說的南海問題的「嚴重性」。下面再談南海問題的「嚴峻性」。

第一,中共在南海問題上已獲得某些先手優勢。這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其一,中共的南海軍事化已初步完成,造成既成事實。今年還有兩個公開動作引起南海問題相關方關註:三沙市設區和公布南海部分島礁及海底地理實體標準名稱。

其二,中共在經濟上已經拴住了東盟,造成了深遠的戰略影響。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於2010年1月1日起全面啟動。根據中共海關數字,2019年年中國—東盟外貿總額首次突破6000億美元大關,增長9.2%,是與中國外貿增速最快的地區,是大陸第二大貿易夥伴,占大陸外貿總額的近七分之一。2020年上半年,東盟更進一步,超過歐盟,成為大陸最大貿易夥伴。中共認為,從經濟增長前景、勞動力供給和成本、雙邊國際分工以及區域經濟一體化各方面來看,雙方貿易發展前景依然廣闊。現在,東盟基本意願是「經濟靠中共,安全靠美國」,不願在中共與美國之間選邊站。這並不利於美國推行「印太戰略」。

其三,中共削弱了東盟國家抵抗中共的意志。這最突出表現在菲律賓的轉向上。菲律賓長期走在抵抗中共的最前面,2013年1月22日,就南海領土爭端正式向聯合國海洋法法庭提請針對中共的「仲裁」。中共僵硬的執行「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的「三不」政策。2016年7月12日,國際仲裁法庭對南海仲裁案做出「最終裁決」,判菲律賓「勝訴」,這使中共非常被動。但是,杜特爾特就任菲律賓總統後,在中共的統戰攻勢下,中菲、美菲關係逆轉。

其四,中共主導「南海行為準則」 (COC)談判,目前進入案文審讀階段,中共聲稱要三年內完成。

第二,美國長期對中共抱有幻想,實行綏靖政策,對南海問題缺乏必要的警惕性,被動應對,川普政府現在奮起直追,但需時日。

隨著中共軍力的膨脹,幾十年來美國的亞太安全戰略,被迫從尋求確保台海兩岸軍事平衡,退到維持中共與東亞軍事強國的軍事平衡, 再退到阻止中共抵消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優勢。

2017年川普執政以來,形勢才有根本性改變。川普就任美國總統第一年,就提出「印太戰略」,來罩住中共。美國國防部2019年6月公布《印太戰略報告》,幾個月後,美國國務院又公布《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促進共同願景》(A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Advancing a Shared Vision)報告。但受多方面限制,「印太戰略」的全面推進並非迅猛,相對而言,只有在戰略軍事維度上進展可觀。僅就南海而言,主要表現在如下四個方面。

第一,加大南海「自由航行」力度。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海、空軍巡航南海的計劃採取的是「個案處理」的方式;2017年,川普政府改為制定年度計劃,一次性獲得總統批准。2018年的南海自由航行的頻率和烈度明顯加大,基本每8週一次。今年7月21日在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主辦的視頻會議上,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稱,美軍2019年在南海開展了自由航行計劃實施以來次數最多的行動。ABC稱,埃斯珀暗示將開展更多類似行動。

第二,加強「前沿存在」。例如,2018年美軍先後有4個航母打擊群、4個兩棲戒備大隊以及多艘核潛艇、30架次B-52H轟炸機前往南海及周邊地區開展戰略威懾活動。又如,今年以來,中共利用疫情大秀肌肉,美軍加大反制力度。7月6日,「里根」號和「尼米茲」號航母打擊群在南海開展了一次「雙航母」演習。這是自2014年來,美國海軍在南海首次舉行雙航母軍事演習。7月17日,美國太平洋艦隊在其官網上發布消息稱,美國海軍的「尼米茲」號和「里根」號兩個航母戰鬥群當天在南海再次開展了「高端雙航母」演習。

第三,美國2018年宣布退出中導條約,目前正計劃與一些亞洲國家討論部署陸基中導問題,抵消中共所謂的導彈優勢。

第四,今年7月 13日,美國政府首次否認中共「南海領土」主張。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指,中共正以「霸凌」方式企圖控制南海,「世界不會允許北京把南中國海當作其海上帝國」。蓬佩奧指,美國與東南亞盟友與夥伴站在同一陣線。此前,兩年一度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因中共的南海軍事化,美國取消了對中共的邀請。2019年11月19日,美菲兩國國防部長在會談中確認1951年《美菲共同防禦條約》適用整個太平洋地區,包括南中國海。美國正在加強和調整與相關印太國家的關係,構建更強有力的聯盟體系。

綜觀中美在南海的表現,當今的南海的戰略態勢不能說不嚴峻。尤其,進入2020年以來,大瘟疫肆虐世界,中共正在利用疫情的機會窗口進行新一輪「海上擴張」。在中美新冷戰的大背景下,以上這些都使得南海成為中美戰略軍事對抗的核心區。

就南海態勢的未來走向而言,本文以為,中共雖有某些先手優勢,卻難以對抗美國的全面優勢。關於美國的全面優勢,這裡只強調三點,第一,美國在軍事科技方面的絕對優勢,中共常規武器裝備總體至少落後美國10-20年,核武就更不用說了;第二,美軍戰力的全面優勢,中共軍隊幾十年沒打過仗,還在「軍改」和消化「軍改」中;第三,美國在印太的聯盟優勢,中共孤家寡人。

美國過去因為對中共抱有幻想,睡了幾十年,有優勢沒運用;現在醒過來了,開打新冷戰,輔以時日,其全面優勢充分發揮出來,南海問題將變成套在中共脖子上的一個枷鎖。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美外交官:或就南海問題 制裁中共官員
【十字路口】川普若連任 中共掃下歷史舞台?
【新聞看點】美日印澳结盟反共 北京4招難脫困
【十字路口】中共南海射導彈 香江危機再起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四川瀘州6級地震 人禍還是天災?
【新聞看點】澳洲造核艇日本劃紅線 習再喊備戰
【財商天下】北京動戰備儲油 失大宗商品定價權
【秦鵬直播】多國合圍成功 中共樹敵策略失靈
【橫河觀點】美英澳聯盟威懾中共|米利密電北京
【重播】美澳4部長記者會 誓言攜手抗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