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岸觀察】佛州選情膠著 民主黨公開買選票

人氣 2334

【大紀元2020年09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西岸觀察】,我是林驍然。今天是9月22號,星期二。首先繼續一下美國大法官的話題,美國國會參議院資深共和黨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昨晚在福克斯節目中說,共和黨已經鎖定了足夠通過大法官的票數了,而左派抱有希望的搖擺票、共和黨參議員羅姆尼(Mitt Romney)今天也公開表示,他支持在總統大選前推進大法官提名人確認過程的做法。也就說,共和黨鐵定守住了簡單多數,就等川普公布提名人了。川普今天也發推說,會在本週六公布人選,具體時間待定。可以說,不出意外的話,共和黨極有希望在大選日前將一位保守派大法官送進最高法院。

昨天我說了,民主黨聲稱,如果共和黨人強行推動參院表決,他們將「動用一切可能的選項」。現在來看,比較清晰的對策,不是彈劾川普,而是想方設法推動首都哥倫比亞特區和自治邦波多黎各獨立成州,因為這兩個地區一個黑人多,一個西語裔多,都是民主黨的鐵桿票倉。它們如果成為美國的第51個和52州的話,民主黨最多會在參議院增加4個席位,這樣就能制衡住共和黨了。另外,民主黨也醞釀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數,從9人增加到11人。

大家心裡都清楚,川普的最新大法官提名如果獲得通過,將產生深遠影響。在未來幾十年間,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對於自由派將取得6比3的絕對優勢。這將影響奧巴馬健保、墮胎、擁槍、移民等諸多議題的判決。民主黨人顯然不會坐視不管,也不會善罷甘休。不過民主黨內部對此選項還沒有達成共識,總統候選人拜登也沒有對此表態,這一計劃是否得以實施,也要看今年的大選結果。總統和國會都被民主黨拿下的話,自然可行,但目前來看,一切還都是個假設。

「川粉」和「黑命貴」都沒把病毒當回事

今天美國武漢肺炎的直接和間接的死亡人數正式突破了20萬,這一數字提醒著美國人,疫情對美國社會所造成的無法挽回的損失,也提醒著人們,瘟疫沒有走開,或許依然嚴重。但是,美國人裡面有兩類人不怕病毒,一類是「黑命貴」,他們隨時聚集,上街抗議,打砸搶燒。一類是川普的粉絲,川普每天的集會造勢活動,人山人海,他們不怕病毒。咱們就單從現象來看,他們確實沒把病毒當回事,該上街的上街,該集會的集會。

當然了,這是我總結的,可能有人覺得拿「黑命貴」和「川粉」比不恰當,因為「黑命貴」是用暴力手法爭取所謂的「種族平等」,這是正常的普通人所無法接受的。

可以說,今年美國大選前社會的意識型態分歧之嚴重,在美國歷史上也是極其罕見的。「黑命貴」發動「文化大革命」的極左理念和「川粉」所擁戴的愛國理念、保守價值觀念完全站在了對立的兩端。

我非常能理解川普支持者們的熱情。奧巴馬執政開始,美國社會就被「政治正確」化了,川普競選之初,喊出建設邊境牆的口號,就被貼上了種族主義的標籤,因此所有他的支持者,誰敢平時帶著MAGA帽,不被打被罵才怪。他們只能忍著,甚至接受民意調查都不敢透露自己會投票給川普。所以這些占多數的沉默者,就在2016年11月將川普送進了白宮,令媒體大跌眼鏡、民主黨摸不著頭腦,幾乎所有民調失準。

可是四年之後不一樣了。川普粉絲們不忍了,他們更願意公開表達自己的想法。哪怕瘟疫還在,他們也要出門,為川普搖旗吶喊,爭取選票。「黑命貴」折騰的越厲害,他們就越有理由集會,做和平的抗議,熱情更高,吶喊聲更大。

格鬥冠軍考文頓喊話詹姆斯:沒有骨氣的懦夫

我想舉一個體育界的例子。大家都知道,美國的體育界,從國家美式橄欖球聯盟到NBA,幾乎也都和好萊塢一樣,成為了「政治正確」的場所。幾乎都是反川和挺「黑命貴」,公開支持川普的明星大咖簡直是鳳毛麟角。其中最突出的一位是UFC終極格鬥冠軍賽的明星選手考文頓(Colby Covington)。他上週六(9月19日)剛剛贏得一場巔峰對決,擊敗了前次中量級冠軍伍得利(Tyron Woodley)。

考文頓是公開的川普的鐵粉,2018年獲得臨時冠軍時,曾到訪白宮向川普獻上自己的冠軍腰帶。川普和兩個兒子——小川普和艾里克,都是他的粉絲。而伍得利則力挺「黑命貴」。他們二人不僅在網絡上你來我往地互嗆,也把這次比賽當成了雙方價值觀的碰撞,因此相當吸引媒體和觀眾的眼球。結果考文頓訓練的更在狀態,5輪比賽只用了4輪不到就輕鬆取勝。他就打斷了伍得利的肋骨,對方不得不終止了比賽。

考文頓獲勝後,身披國旗發表感言,也不忘再次力挺川普。

考文頓說:「女士們,先生們,沉默的大多數人已經準備好歡呼了。如果你認為這僅是一場小勝,那就等到11月3號,當川普對上拜登,那將是場壓倒性的勝利。」

考文頓還說,他要把這場比賽的勝利獻給美國的執法人員,也就是警察們,他說如果沒有你們,社會就不會安全。他還將矛頭指向籃球明星詹姆斯,他說「那些所謂的清醒的運動員們,他們簡直太噁心了,特別是那個沒有骨氣的懦夫詹姆斯」。

關於詹姆斯,我在之前的一期節目中專門講過他。弗洛伊德事件之後,他就公開表態支持「黑命貴」了。黑人青年布萊克被槍擊之後,他帶頭要在NBA罷賽以表達對警察執法的不滿,最終因為涉及大量的罰款,和面臨廣告商的壓力,罷賽行動不了了之。詹姆斯隨後又號召追隨者投票,

明星參與政治,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為不公不義發聲,這完全沒有問題。可是詹姆斯的爭議之處在於,他是持有雙重標準的。黑人被警察槍擊了,他不管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那些人到底有沒有犯罪,只看表面的結果,就大聲疾呼要削減警察經費,甚至解散警局,在全社會製造反警氛圍。而當警察被人故意開槍襲擊的時候,他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最近他所在湖人隊主場城市洛杉磯兩名縣警被惡意開槍攻擊,當地的縣警局局長就向他喊話,為什麼不利用其影響力,也為這兩名警員辦場募捐呢?另外,詹姆斯此前攻擊火箭隊總經理莫雷為香港人反送中發聲,也被批評只認錢,在人民幣面前喪失了原則。這也就是為什麼考文頓隔空向詹姆斯喊話了,說他是「沒有骨氣的懦夫」。

為拉選票 民主黨花錢替佛州重刑罪犯還錢

考文頓和詹姆斯,一個右一個左,政治立場截然相反。雙方都希望自己支持的候選人能贏。年薪3700萬美元的詹姆斯顯然更有實力,今年媒體都在報導,他出錢支持的一個組織正在大選關鍵搖擺州佛羅里達為民主黨拉票。他和彭博社大老闆麥克·彭博(Mike Bloomberg)、歌手約翰克·萊貞德(John Legend)一道投資兩千萬美元,幫佛州刑滿釋放的重罪罪犯還清罰款,然後讓他們註冊成民主黨選民,為拜登投票。據說,他們最多能爭取到4.4萬張選票。

根據《華盛頓時報》的報導,已經有民眾收到了匿名手機短信,以詹姆斯的名義,要求推薦有需求的人。按照佛州法律,重刑罪犯只有在刑滿釋放和還清罰款之後才資格投票,據說這樣的潛在選民,在佛州有7萬人。民主黨為了勝選,不惜自己花錢幫這些人還錢。因為佛州太關鍵了,從歷史記錄來看,共和黨候選人要想贏大選,就必須拿下佛州的29張選舉人票。一旦佛州失守,那就懸了。2016年,川普在佛州僅比希拉里多了11萬票,因此,民主黨絕對會想盡一起辦法在這裡狙擊川普。

在這裡提一下,民主黨這種作法並不違反法律,但是這種作法難免受到道德上的譴責。他們嘴上說,是為了所有符合條件的人都有投票權,但大家心裡都清楚,民主黨看重的是選票,看重的政治利益。那些人之所以要被罰坐牢,被罰款,是對他們所犯下的罪行的懲罰,是受害者及其家人所追求的公道。你替他們把錢還了,他們還能真正的洗心革面洗心嗎?這確實很荒唐。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如果喜歡我的節目,就請點讚、訂閱和轉發吧。咱們下期再會!

責任編輯:王曦#

相關新聞
前川普新聞祕書訪談:在白宮的生命之戰
美國人對BLM支持度下降 種族歧視是煙霧彈
川普:推選最高法院大法官 刻不容緩
麥康奈爾:參院將為川普提名大法官投票表決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簡浩名:善惡有報 林鄭命運由天定
【新唐人晚間新聞】嫌犯被釋後性侵老婦 紐約保釋法惹議
【重播】川普北卡集會演講 數萬人參加熱情高漲
【薇羽看世間】美議員:全方位強化對台關係
【新聞看點】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勝選率大增
【拍案驚奇】五中前習換將 共和黨提滅共目標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