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岸观察】佛州选情胶着 民主党公开买选票

人气 2339

【大纪元2020年09月23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西岸观察】,我是林骁然。今天是9月22号,星期二。首先继续一下美国大法官的话题,美国国会参议院资深共和党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昨晚在福克斯节目中说,共和党已经锁定了足够通过大法官的票数了,而左派抱有希望的摇摆票、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今天也公开表示,他支持在总统大选前推进大法官提名人确认过程的做法。也就说,共和党铁定守住了简单多数,就等川普公布提名人了。川普今天也发推说,会在本周六公布人选,具体时间待定。可以说,不出意外的话,共和党极有希望在大选日前将一位保守派大法官送进最高法院。

昨天我说了,民主党声称,如果共和党人强行推动参院表决,他们将“动用一切可能的选项”。现在来看,比较清晰的对策,不是弹劾川普,而是想方设法推动首都哥伦比亚特区和自治邦波多黎各独立成州,因为这两个地区一个黑人多,一个西语裔多,都是民主党的铁杆票仓。它们如果成为美国的第51个和52州的话,民主党最多会在参议院增加4个席位,这样就能制衡住共和党了。另外,民主党也酝酿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数,从9人增加到11人。

大家心里都清楚,川普的最新大法官提名如果获得通过,将产生深远影响。在未来几十年间,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对于自由派将取得6比3的绝对优势。这将影响奥巴马健保、堕胎、拥枪、移民等诸多议题的判决。民主党人显然不会坐视不管,也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民主党内部对此选项还没有达成共识,总统候选人拜登也没有对此表态,这一计划是否得以实施,也要看今年的大选结果。总统和国会都被民主党拿下的话,自然可行,但目前来看,一切还都是个假设。

“川粉”和“黑命贵”都没把病毒当回事

今天美国武汉肺炎的直接和间接的死亡人数正式突破了20万,这一数字提醒着美国人,疫情对美国社会所造成的无法挽回的损失,也提醒着人们,瘟疫没有走开,或许依然严重。但是,美国人里面有两类人不怕病毒,一类是“黑命贵”,他们随时聚集,上街抗议,打砸抢烧。一类是川普的粉丝,川普每天的集会造势活动,人山人海,他们不怕病毒。咱们就单从现象来看,他们确实没把病毒当回事,该上街的上街,该集会的集会。

当然了,这是我总结的,可能有人觉得拿“黑命贵”和“川粉”比不恰当,因为“黑命贵”是用暴力手法争取所谓的“种族平等”,这是正常的普通人所无法接受的。

可以说,今年美国大选前社会的意识型态分歧之严重,在美国历史上也是极其罕见的。“黑命贵”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极左理念和“川粉”所拥戴的爱国理念、保守价值观念完全站在了对立的两端。

我非常能理解川普支持者们的热情。奥巴马执政开始,美国社会就被“政治正确”化了,川普竞选之初,喊出建设边境墙的口号,就被贴上了种族主义的标签,因此所有他的支持者,谁敢平时带着MAGA帽,不被打被骂才怪。他们只能忍着,甚至接受民意调查都不敢透露自己会投票给川普。所以这些占多数的沉默者,就在2016年11月将川普送进了白宫,令媒体大跌眼镜、民主党摸不着头脑,几乎所有民调失准。

可是四年之后不一样了。川普粉丝们不忍了,他们更愿意公开表达自己的想法。哪怕瘟疫还在,他们也要出门,为川普摇旗呐喊,争取选票。“黑命贵”折腾的越厉害,他们就越有理由集会,做和平的抗议,热情更高,呐喊声更大。

格斗冠军考文顿喊话詹姆斯:没有骨气的懦夫

我想举一个体育界的例子。大家都知道,美国的体育界,从国家美式橄榄球联盟到NBA,几乎也都和好莱坞一样,成为了“政治正确”的场所。几乎都是反川和挺“黑命贵”,公开支持川普的明星大咖简直是凤毛麟角。其中最突出的一位是UFC终极格斗冠军赛的明星选手考文顿(Colby Covington)。他上周六(9月19日)刚刚赢得一场巅峰对决,击败了前次中量级冠军伍得利(Tyron Woodley)。

考文顿是公开的川普的铁粉,2018年获得临时冠军时,曾到访白宫向川普献上自己的冠军腰带。川普和两个儿子——小川普和艾里克,都是他的粉丝。而伍得利则力挺“黑命贵”。他们二人不仅在网络上你来我往地互呛,也把这次比赛当成了双方价值观的碰撞,因此相当吸引媒体和观众的眼球。结果考文顿训练的更在状态,5轮比赛只用了4轮不到就轻松取胜。他就打断了伍得利的肋骨,对方不得不终止了比赛。

考文顿获胜后,身披国旗发表感言,也不忘再次力挺川普。

考文顿说:“女士们,先生们,沉默的大多数人已经准备好欢呼了。如果你认为这仅是一场小胜,那就等到11月3号,当川普对上拜登,那将是场压倒性的胜利。”

考文顿还说,他要把这场比赛的胜利献给美国的执法人员,也就是警察们,他说如果没有你们,社会就不会安全。他还将矛头指向篮球明星詹姆斯,他说“那些所谓的清醒的运动员们,他们简直太恶心了,特别是那个没有骨气的懦夫詹姆斯”。

关于詹姆斯,我在之前的一期节目中专门讲过他。弗洛伊德事件之后,他就公开表态支持“黑命贵”了。黑人青年布莱克被枪击之后,他带头要在NBA罢赛以表达对警察执法的不满,最终因为涉及大量的罚款,和面临广告商的压力,罢赛行动不了了之。詹姆斯随后又号召追随者投票,

明星参与政治,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不公不义发声,这完全没有问题。可是詹姆斯的争议之处在于,他是持有双重标准的。黑人被警察枪击了,他不管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那些人到底有没有犯罪,只看表面的结果,就大声疾呼要削减警察经费,甚至解散警局,在全社会制造反警氛围。而当警察被人故意开枪袭击的时候,他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最近他所在湖人队主场城市洛杉矶两名县警被恶意开枪攻击,当地的县警局局长就向他喊话,为什么不利用其影响力,也为这两名警员办场募捐呢?另外,詹姆斯此前攻击火箭队总经理莫雷为香港人反送中发声,也被批评只认钱,在人民币面前丧失了原则。这也就是为什么考文顿隔空向詹姆斯喊话了,说他是“没有骨气的懦夫”。

为拉选票 民主党花钱替佛州重刑罪犯还钱

考文顿和詹姆斯,一个右一个左,政治立场截然相反。双方都希望自己支持的候选人能赢。年薪3700万美元的詹姆斯显然更有实力,今年媒体都在报导,他出钱支持的一个组织正在大选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为民主党拉票。他和彭博社大老板麦克·彭博(Mike Bloomberg)、歌手约翰克·莱贞德(John Legend)一道投资两千万美元,帮佛州刑满释放的重罪罪犯还清罚款,然后让他们注册成民主党选民,为拜登投票。据说,他们最多能争取到4.4万张选票。

根据《华盛顿时报》的报导,已经有民众收到了匿名手机短信,以詹姆斯的名义,要求推荐有需求的人。按照佛州法律,重刑罪犯只有在刑满释放和还清罚款之后才资格投票,据说这样的潜在选民,在佛州有7万人。民主党为了胜选,不惜自己花钱帮这些人还钱。因为佛州太关键了,从历史记录来看,共和党候选人要想赢大选,就必须拿下佛州的29张选举人票。一旦佛州失守,那就悬了。2016年,川普在佛州仅比希拉里多了11万票,因此,民主党绝对会想尽一起办法在这里狙击川普。

在这里提一下,民主党这种作法并不违反法律,但是这种作法难免受到道德上的谴责。他们嘴上说,是为了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有投票权,但大家心里都清楚,民主党看重的是选票,看重的政治利益。那些人之所以要被罚坐牢,被罚款,是对他们所犯下的罪行的惩罚,是受害者及其家人所追求的公道。你替他们把钱还了,他们还能真正的洗心革面洗心吗?这确实很荒唐。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如果喜欢我的节目,就请点赞、订阅和转发吧。咱们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王曦#

相关新闻
前川普新闻秘书访谈:在白宫的生命之战
美国人对BLM支持度下降 种族歧视是烟雾弹
川普:推选最高法院大法官 刻不容缓
麦康奈尔:参院将为川普提名大法官投票表决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胡编花式叼盘改了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皮肤干燥发痒?一碗银耳汤解秋燥 润肤抗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